皮肤
字号

地府我开的

点击:
意外之下得到了神秘地府,成就新一任阎王的叶凡,惊讶发现,原来各种历史名人,乃至是传说中电影动漫里的牛人,都能拉到现实里成为他的手下。这不,身穿反浩克装甲,领着一群X战警、阴阳师、神将乃至是漂亮妹子的叶凡,真真是牛大发了。更有齐天大圣亲身附体,手?#25112;?#31629;棒,横扫诸天!

第1章 这碰瓷的技术,高!

叶凡感觉自己这辈子真的不算白活了。!

个月,他又一次的完成了人生的一个小目标,赚了一百个亿。

前几天,银联储的大佬邀请他共进晚餐,只求他不要丧心病狂的引领又一次世界经济危机的到来。

在刚刚,他很无情的甩?#35828;?#24180;大学时期和他青梅竹马,有着山盟海誓的女朋友,?#29275;?#29993;的很无情,甚至于还对其在言语进行了诸多的羞辱,紧跟着是永远不再见的那种。

“哥们,哥们,醒醒,醒醒,我们这都打烊了,那个,帐结了吧。”

一家苍蝇馆子里,店老板推了推连吃小龙虾都恨不能将虾壳里的汁水吸的一干二净,打扮的却是斯斯的叶凡。

不过这时候的叶凡心情可不怎么好,为什么梦境和现实总是有着极大的差距呢,这晚了好不好,做个幸福的美?#25105;?#35201;被人打搅,太不舒坦了。

“那个,你这总共消费了一百零一元,你看看对不对,我们这店小利薄的,但看在你刚刚被女朋友给甩了的情况下,那一块我们不要了。”

店老板拿出?#35828;?#26469;,放在了稍稍有点清醒,脸皮不算太厚的叶凡面前。

“那个,醒酒汤有没有,没有的话,给我杯可乐也成。”

叶凡抹了一把脸,脸颊?#20849;?#26434;着淡淡的泪痕,被他一呼啦下,倒是看的不甚清晰起来。

“有的有的,给。”

将店铺都?#24080;?#24178;净了,等着打烊的老板娘飞速的把一瓶可乐送了过来,一边还不忘打量一下这小伙子,嘀咕?#29275;骸?#38271;得不错,是没钱,刚刚那小?#23601;?#20063;太势力了,小伙?#24433;?#24819;开点吧,现在的小姑娘不都这样么,认钱不认人,拜金的很。”

“嘟囔啥呢,去去去。”

老板不悦的瞪了老板娘一眼,浪费了一瓶可乐!

见老板娘讪讪一笑,他才看着叶凡,说道:“小伙子,结账吧,这可乐当送你了,一百块。”

灌了一口可乐的叶凡,点?#35828;?#22836;,从皮夹子里拽出了一百块拍在了饭桌,这才拎着新买没多久的公包,耷拉着脑袋走出了这家苍蝇馆子。

“老婆子?#24080;?#19979;,咱们也?#27809;?#20102;。”

身后店老板催促着老板娘?#24080;白牛?#22806;面的叶凡,拎着一罐可乐和新买没多久的公包,一脸惆怅的走在略有些阴暗的街道,浑浑噩噩。

“说什?#29943;?#30431;海誓,说什么青梅竹马,都他喵的扯淡。”

一向斯,不?#19981;?#21160;粗的叶凡,若不是感觉可乐罐子里还有半拉没喝,恐?#30053;?#23558;其丢飞出去了。

“这才毕业小半年,我叶凡是没家境,没钱,没地位,可那又怎么样,莫欺少年穷,风水?#33267;?#36716;,指不定哪天我发了。”

“说什么只是看我长得不赖,拿我当炮友,什么感情都是闹着玩的,现实点,去你大爷——”

“老子一个月的零花钱不过千八百的,为了给你买个肾机,老子省吃俭?#20204;?#24037;俭学兼十几分差,换来的是什么,是你的一句呵呵,还什么现在都更新换代了,肾6已经过时了,流行肾7了,我去尼美——”

“宁座宝马车哭,不座自行车笑,怎么不哭死你——”

嘟嘟囔囔走了一大段黑路,叶凡感觉自己的心里好受?#35828;悖?#21487;他又感觉自己很可笑,一个大老爷们的,不是一段几年的感情吗,有什么放不下的。

可往昔的记忆碎片像是幻灯片一样,不停的在他的脑海里?#20102;缸牛?#22238;放?#29275;?#25381;之不去,抹不掉。

“老子怎么这么多愁善感的,又他喵的流泪了。”

说到底,终究是几年的感情,哪里是能说放放的,他叶凡可没她辛筱琪那?#27425;?#24773;。

十字街口,一道身影忽然朝着走起路来有点?#24590;?#30340;叶凡撞了过来。

?#38738;輟?br />
一声脆响,一个不大的雕塑跌落在地,摔破了一角。

“我的家传宝,我的家传宝啊,混?#21834;?#20320;撞掉了我的家传宝,赔钱,赔钱——”

声嘶力竭的咆哮,将还有些醉意的叶凡叫的清醒了些,他身体猛地一抖,坑爹呢,什么家传宝?

不顾那人?#21653;?#25341;着他的胳膊,叶凡低头看了一眼过去,只看到地一尊黑不溜秋的阎罗象底座摔碎了,虽说做的栩栩如生的,但这玩意怎么也不值个钱吧,这是花鸟古玩市场里的次品货,用来忽悠人的。

“我说大哥,你别坑我啊,我刚刚失恋好不好,现在你?#20849;摇!?br />
叶凡见这撞他的人一脸的激动,解释道:“刚刚明明是你撞得我,这,这事怎么能赖我。”

“我什么时候撞的你,明明是你这?#19968;?#21917;的醉醺醺的往我怀里撞的,哦,你是看我一个人势单力薄吧,你想欺负我——”

欺负你?

叶凡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位,身高起码一?#35013;?#19977;开外,身强体壮的,哥们我才一米七六,瘦的还跟个猴似的,大哥,搞清楚,谁欺负谁啊!

可不等这?#19968;?#35805;音落下,这黑漆嘛唔的路边真的是见了鬼了,不大会的功夫出来了好几个人,一脸的鄙夷,冲着他指指点点的。

?#30333;不?#20102;人家的传家宝,还喝了酒,这小子人?#20961;?#34892;啊。”

“是,撒?#21697;瑁?#20154;家指不定要靠着这传家宝救命呢。”

“看这小子人模?#36153;?#30340;,谁曾想是个二赖子,还想赖账。”

“怪不得被女朋友给甩了,活该!”

“呸——”

哪跟哪啊!

听着路人的喧嚣,叶凡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他貌似被碰瓷了。

虽说碰瓷多数都是老人碰车,可这帮?#19968;?#20284;乎玩的更溜啊,直接?#31192;?#21697;来碰瓷了,玩的这么高大尚真的好吗,太欺负人了。

“要不,找警察?”

叶凡试?#21483;?#30340;说了一句,掏出自己那台老式的能当砖头用的诺基亚要报警,顺带着也让这帮?#19968;?#35265;识一下,他到?#23376;?#22810;穷。

“报什么警啊,这大晚的,小伙子要不这样吧,赔钱吧,我这传家宝也不算多值钱,但看你也没什么钱,要不这样,不多,五千块!”

那起初撞人的?#19968;錚?#21644;周围的不少人,皆都是一脸鄙夷的看着还在用诺基?#20146;?#22836;的叶凡一眼。

穿的斯斯的,怎么这么穷!

“五,五千——”

叶凡下意识的紧了紧自己的公包,那里是他这两个月的实习工资,正好五千块,还想给父母寄回去,剩下的交房租,之后的在想着自己的生活费呢。

这要是交出去,他接下来的日子可怎么过。

人群里有眼尖的,察言观色的本事倒是不小,冲着自己的同伙划了下叶凡的手提包。

“小伙子,这可是我的传家宝啊——”

“你干什么?你在这样我可叫了,我要报警!”

“报啥警啊,这么大晚的?#22836;?#20154;家可不好,你说是不?”

“是,小伙子,赔钱吧,看你斯斯的怎么这么墨迹!”

“你们这是明抢,我,我跟你们拼了!”

“哎呦,不错啊,还想动手?”

“动手怎么的,钱是我的,明明是你?#20146;?#30340;我——哎呦——你们这是明抢——卧槽——”

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是四五个人的对手,哪怕叶凡梦里把自己当成了超人,可现在他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这帮强盗,这帮有点高大的古董碰瓷团伙,将自己的手提包夺走,打开,顺带着搜刮完了里面最后一毛钱。

除了这些,他们还帮他开了瓢,鲜血顺着脸颊滑落。

“得了,这传家宝送你了,走了哥几个,?#28874;?#21435;,哈哈哈——”

“咱们去小贝家?#21069;桑?#21548;说来了个不错的姐妹,很不错哦!”

“成,去小贝家。”

带着怨念,憎恨,愤怒,叶凡?#20811;?#30528;这帮?#19968;?#36825;么大摇大摆的走了。

报警,有用吗?

手机都被摔碎了,拿什么报警!

有些苦涩的捡起了地的公包,准备离开的叶凡,但心里还是有些怨念的看向了那个摔破?#35828;?#24231;的阎罗象。

抓起地的阎罗象,叶凡并没有注意到,自己那被开了瓢的额头有鲜血洒落在了阎罗象。

“你,值五千,我去尼美——”

恶狠狠的将这阎罗象甩飞出去的叶凡,这才吁了口气,一脸惆怅的朝着出租屋走过去。

?#30149;?br />
起初被叶凡起码丢出好远的阎罗象也是见了鬼,从天而降,?#20204;?#19981;巧的砸在了他的?#24742;牛?#36825;一?#36965;?#36830;带着他的人都没影了,像是?#31350;?#28040;失了一样。

第2章 地府我开的

“地府重建?#20302;?#24320;启……”

“成功检测宿主叶凡,绑定……绑定身份阎罗王。 ”

“绑定成功。”

“地府生成……地府生成完毕……请宿主查收。”

?#20843;俊?br />
?#24742;?#31946;糊,叶凡?#36361;?#30528;从地爬了起来,脑袋还有点晕乎乎的,听到耳畔传来了古怪的声响,一脸的郁闷。

什么情况,难不成失血过多了,晕过去又做梦了?

可是他记得自己晕迷前,貌似被什么砸了脑袋!

“本?#20302;?#20026;最为伟大的天道亲自制作,鉴于宇宙一片混?#36965;?#22312;无地府可言,为了弥补天道之不足,应运而生,特?#39034;?#29616;。”

充斥着麻木的电子音在脑海里呈现,叶凡一个鹞子翻身,哎呦,我的老腰——

从地?#24742;?#31946;糊爬起来的叶凡,一边拽着有点酸疼的腰部,一边听着脑海里那高大尚的自我吹嘘,一时间有点懵。

?#20843;?#20027;为本地府终生掌权者,请宿主为了成为一名合格的阎罗王殿下,努力吧!”

好二的台?#30465;?br />
“不是,你说我是阎罗王?”

叶凡整个人都不好了,难不成哥们挂了!

麻麻,我还没有尽孝,原谅儿?#24433;桑?#22823;姐,我看不到你出嫁那天了,老爸,以后少喝点酒,对身体不好啊。
黑龙江22选5平台
尤尼克斯羽毛球 湖南快乐十分0113065 p3开机号试机号开奖号码走势 北京十一选五出了全单 深圳风采2019093 浙江快乐彩开奖记录 国内意甲直播版权 英超图片 河南22选5走势图首页 七星彩排列五走势图 幸运农场走势结果图 麻将聚会 北京快3开奖l结果一定牛 重庆时时彩平台出租lm0 360导航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