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天降陰緣:鬼夫太兇猛

點擊:
我被鬼壓床做了一場春夢后,生活中出現了一個奇怪男人總對我動手動腳,甚至還想……

卷一:正文 第一章 鬼壓床

恍惚中,一雙冰冷的手抓住了我的手腕。

然后,那冰冷的手順著我的手腕慢慢向上游走,像是在撫摸一件稀世珍寶一樣緩慢而細膩的拂過我的每一寸肌膚,一直溫柔地摸到了我的肩膀手指都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似乎想要沿著肩膀向下繼續摸去……

“誰?”

我努力的想睜開眼睛,卻發現眼皮好像被強力膠粘在了一起,怎么也睜不開。

“停下!”

我想大叫,卻驚恐的發現我的喉嚨好像被什么東西堵住,任我聲嘶力竭卻根本發不出一點聲音!然而那雙手卻一點沒有要停下的意思,手指輕松的跳開了我睡衣的肩帶,隱藏在睡衣下的皮膚立刻暴露在冰冷的空氣中。

“住手!流氓禽獸!“

想不到這種入室猥褻的事件竟然發生在我的身上!

我在心里不停的咒罵著這只猥瑣的手,嘴上卻是發不出一點聲音。身體上仿佛被壓了千斤重物,就連動動手指都成了奢望。

那只手卻沒有停下來,而是順著肩膀向下滑去,摸到了我的胸口,然后輕輕撫摸著,就像是撫摸一塊極其易碎的珍寶般,冰涼的指腹一寸一寸的在我皮膚上滑過。

我想要尖叫,可仍舊發不出一點聲音。

身體在那雙手的撩撥下誠實地有了反應,而胸口的那只手似乎玩弄夠了,徑直順著我的身體滑到了我平坦的小腹并且并沒有在那里停下,而是繼續向下游走。

我頭皮一下子就麻了,拼命想要從床\上爬起來。

“你很美味,只是不知道吃起來味道如何?”可就在這是,耳邊忽然響起一聲富有磁性的男聲,那聲音低沉而清冽,很是好聽,宛若珠玉落盤之聲。

“你才美味!你全家都美味!”我聽到這樣的聲音,內心的恐懼少了許多,憤怒地想要大吼出來,卻還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這可不是一個俘虜應有的態度。“

我怔了一下,這人能聽到我心里說的話?!

“乖乖的別反抗,讓我吃了你”

男人低沉且略帶沙啞的嗓音里似乎帶著無盡的誘惑,冰冷的手順著我的肩膀下滑……一陣酥麻如觸電般的感覺席卷全身。

“我警告你別亂來啊!我男朋友是警察,小心他抓你去坐牢!”

“你男人?”男人的聲音里多了幾分戲謔,“可在我看來你還是白璧,你哪來的男人?”

雖然我的警告沒有起到太大作用,但卻讓他的手暫時停了下來。

“你到底是人是鬼?”

我在心里問完這句話之后,對方明顯怔住了,半晌之后才幽幽的嘆了口氣,隨后便陷入了沉寂。

那種重物壓身的感覺突然消失,我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而這個時候我才發現天已經大亮了。

我抬眼看了看門口掛著的玉佩,那是大伯送我的‘辟邪玉’,按他的說法,一般的鬼祟是進不了我的房間的。除非是那些法力高強的厲鬼,但如果一旦碰上了厲鬼,那玉佩就會變色,變得晦暗。

可那玉佩晶瑩如故,也就是說剛剛只是我做的一個噩夢而已。

抹了把冷汗穿衣起床,匆匆洗漱之后,我來到了店里。

我家是經營喪葬用品店的,而且這是我家的祖傳職業,從我的曾曾祖父開始,我家就是這附近方圓百里有名的陰陽先生。

到了我這一代,家里就只有我這一個女娃,大伯總是在哀嘆說這祖傳的營生到我這里就算斷代了。

陰陽先生這個職業有個不成文的規矩,那就是‘傳男不傳女,傳長不傳幼,傳內不傳外’。所以我父親兄弟三個,只有大伯繼承了我爺爺的衣缽,而我父親開了家古玩店,我的三叔則當了警察。

我上個月剛剛大學畢業,但因為我學的考古專業很冷門,所以到現在也沒找到合適的工作,只能在大伯的店里幫忙打理生意。

打開門之后,我拿著雞毛撣子在店里撣了一邊塵土,便拿著手機坐在門口的搖椅上刷起了微博。



一陣急促的剎車聲在我耳邊響起,接著一陣灰塵便撲面而來。

“咳咳”

我被塵土嗆得從搖椅上站了起來,看著門前停著的那輛黑色的賓利轎車。黑色的賓利轎車后面還跟著幾輛黑色奧迪,可顯然這輛賓利車是領頭的。

正當我疑惑地打量著這幾輛轎車的時候,黑色的賓利車已然打開了車門。一個保鏢模樣的人站在車后座門口,神態十分恭敬。

隨即,一個身穿淺藍色西裝的男人從車上走了下來,那人個頭很高,足足有一米八的個子,身形精瘦,淺藍色的西裝明顯是高級私人定制,西裝完美的服帖在那人的身上,將他寬肩窄腰的精健身材體現的淋漓盡致。

男人的長相也很英俊,眉目若畫,臉龐輪廓分明,英挺的眉宇下有著一雙狹長古典的鳳眼,皮膚凝滑白皙,五官生的又精致,簡直像是盧浮宮畫像里走出來的美男子。

我大學讀了四年也沒親眼見過這么帥的帥哥啊,不禁看得有些呆了。而那男人四下看了兩眼之后便徑直向我走了過來。

男人走到我面前停下,漂亮的鳳眸直直地凝視著我,深邃的眸光落在了我的身上,有些焦急地問道:“姬先生可住在這里?”

我感覺臉上有些發燒,這男人長得實在太妖孽了!

“我伯父不在,不過如果你買東西的話找我也是一樣的。”

“你是他什么人?”

“哦,我是他侄女”

“帶她走。”

我話還沒說完,這男人就對著身后的兩個手下一擺手,隨后我就被那兩個膀大腰圓的男人一左一右架住了胳膊,架起我就往車上走。

“喂你們干什么?光天化日的”

我一邊掙扎一邊大聲抗\議,但根本沒起到任何效果,我直接被塞進了這輛賓利車中。

“你們是什么人?再不放開我就報警了!”

上了車之后,我大聲呵斥在我旁邊坐著的妖孽男。

“你大伯是我們公司的建筑顧問,而且他交代過如果他不在,一切事情都由你來解決,我付了錢,你們就得為我工作,天經地義。”

“收你錢的又不是我?我憑什么給你工作?”

“你家的店面所占的那塊地皮是我的,而且我隨時可以把它收回拆掉,這樣可以么?”男人斜睨著看了我一眼,目光中透出幾分戲謔。

我頓時敗下陣來,訕笑道:“我就是隨便問問……不過話說你想要我幫你做什么?”

“到了你就知道了。”男人說完便不再理我,瞇起了眼睛開始閉目養神。

我撇了撇嘴,長得好看了不起么?拽的跟二五八萬似的!

車子顛簸了十幾分鐘才停了下來,男人自顧自的打開車門下車,完全沒有半點紳士風度。

我隨后跟了下來,這才發現我眼前的地方是個正在開工的工地。

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小跑著過來拿過兩頂紅色的安全帽分別遞給了我們,一臉無奈的說道:“孟總,我們真的是沒辦法了,這些老百姓死活不讓開工,眼看著工期就要到了,這……”

這個姓孟的男人瞟了這個西裝男一眼,淡淡地哼了一聲。

就是這一聲冷哼,西裝男的臉色頓時垮了下來,額頭上也冒出了細密的冷汗。

“張志達,如果什么事情都需要我孟鴻宣親自處理,那你這個項目經理存在的意義是什么?”

“孟總,我真的是沒辦法了,我已經報了警了,可是警方也管不了……”

“記住,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男人聲音不大,但語氣中卻帶著殺伐果斷的堅決。

我放眼望去,一大群人正圍在一個大坑的周圍,手里拿著木棍鐵鍬等工具對著施工的工人虎視眈眈。

“姬小姐,現在該你上場了。”孟鴻宣抬手指了指那些圍觀的人群,“這是我公司的工地,現在在這里挖出了一個墳墓,麻煩你去跟這些人說一下,就說這里以前只是個亂葬崗,并不是誰家的祖墳。我知道你的家族上百年來一直住在這里,你的話他們應該能信。”

一股厭惡感油然而生,我當下拒絕道:“我的家族的確一直住在這里,可是我真的不知道這里以前是不是亂葬崗,你這不是讓我撒謊嗎?”

孟鴻宣閑適地聳了聳肩,不疾不徐地說道:“你的伯父欠了我不少錢,如果你不按我說的做,我想我會考慮控告他詐騙。”

此時我恨不得把他那張俊臉狠狠的捏爛,這男人要不要把要挾表達的那么明顯啊?

我咬了咬牙,把他撥到一邊徑直向那個大坑走去。

就在我離這個大坑還有二十幾米的時候,一股異樣的味道緩緩地出現在我的周圍。

這個地方有‘那種’東西!

求支持,求收藏。

卷一:正文 第二章 墓地驚變

身上頓時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這是我與生俱來的一種能力。

我能聞到各種東西的味道,能吃的、不能吃的、活物、死物。我能通過味道分辨一切,能通過味道解讀一個人的心情,在我的世界里不存在沒有味道的東西,包括鬼魂。

鬼魂的味道很特殊,孤獨、彷徨、不舍、甚至是怨恨。

我非常確定眼前絕對是一個墓地,但奇怪的是,我聞到的卻不是鬼魂身上常有的那種孤寂陰冷,而是一種興奮,一種狂喜。

懷著忐忑的心情走到那些圍堵的人面前,壯著膽子大聲說道:“我是南門姬家的丫頭,姬明遠是我大伯。”

這些人基本上都是一些上了年紀的老人,他們一聽到我大伯的名號,不由自主的對我放低了戒備。

其中一個拿著鐵鍬的老大爺走過來問道:“姬家丫頭,你是來給這些‘挖挖’們解圍的?”

“不是的,我是考古專業畢業的,我只是來看看這里到底是什么。”

老大爺一聽,馬上就拉著我走到了大坑邊上,指著大坑對我說道:“你看吧,我這個不懂什么考古的老頭子都知道這里不能亂動!”

我順著老人的手指向大坑望去,心跳驟然加速起來。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