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尋龍筆記

點擊:
搬山派起源古老的西域部落,因受某種詛咒年齡一般不超過60歲,以盜墓為業,擅長生克制化之術,行蹤隱秘難尋,許多年來很少與外人相通,但他們所做只為求取“雮塵珠”不為財物。
傳聞“雮塵珠”是地母所化的鳳凰,自商周時代起,就被認為可以通過這件神器,修煉成仙,有脫胎換骨之效,但是需要在特殊的地點,才能發揮它的作用。
在一個搬山派傳人的帶領下,一群盜墓賊游走幅員遼闊的華夏大地,開啟了一座座被塵封的皇陵巨冢,在古老的陵墓當中,斗鬼斗怪斗人心,尋找著生死輪回的奧秘。

第一卷 血染落鳳澗  第1章 父親的遺物

在三百六十行當中,盜墓這個行業,說的好聽點就是劍走偏鋒,實則就是一些偷古人遺物的賊,嚴重的話來說,就是盜竊國家地下寶藏來維持生計的閑散人員,簡稱罪犯。

有道是行行出狀元,盜墓這種社會文化現象,從古至今都沒有停止過,從大量考古資料和新聞報道中不難發現,一座座或大或小的墓葬被偷盜、破壞。

據記載,在春秋時期“禮壞樂崩”的社會變化后,開始興起墓葬之風,與此同時盜墓行為也日益盛行。

而南北風俗又有不同,南方把盜墓叫倒斗,北方則叫挖墳,實則干的都是同一件事情,盜取墓葬中的陪葬品,用來交換金錢。

隨著歷史的車輪滾滾而來,盜墓逐漸成為了一份職業,甚至是官職,也就有了分門別派一說,大體有四大門派,分別是摸金、發丘、搬山、卸嶺。

這個故事要從我爺爺開始說起,他出生于軍閥混戰末期,參軍便是抗日驅趕侵略者,接著又去參加了抗美援朝,能活著回來,簡直就是祖墳冒青煙的大造化。

本來是個戰斗英雄回歸的大團圓結局,但是故事從這里才剛剛開始……

我沒有見過爺爺,因為在我爸十幾歲的時候,爺爺便離鄉背井,從此再也沒有回家,當時社會原因,只能認定為人口失蹤,所以只剩下奶奶帶著父輩一行子女六個人,艱難地維持著生活。

而在我十六歲的那一年,父親和大伯也同時離開家鄉,說是到外地做生意,可從此音訊全無,同樣的經歷再度發生再我母親和我的身上。

母親在回憶父親的時候,她說我父親出走的過程,在某種程度上和我爺爺很相似,而當時基本還不夠成熟的我,并沒有當做一回事,直到四年之后的那一天,也是我這一生最難忘的一天。

那天,父親突然間出現在我們母子的面前,這本來是個皆大歡喜的場面,但是此刻的他,滿臉滿脖子都是奇怪的“紅瘢”,就猶如有一些人酒精過敏之后,滿身紅一片白一片的樣子,模樣非常駭人。

在和母親交談了片刻當中,父親一直咳嗽不止,他把我叫到了身前,將一顆橙紅色的珠子放在我手中,那顆珠子大概只有拇指大小,通體都是流暢的花紋,只有一處有著如同一顆永遠不會閉上的眼睛一樣的紋路。

“大寶,這是……”父親剛想囑托些什么的時候,他的口里忽然噴出一口血,那血的顏色至今我還記憶猶新,并非是通常的血紅也不是淤血的漆黑黑,而是一種不同尋常的黃色。

同時,父親的呼吸衰竭,整個人痛苦不堪,躺在地上抽搐了沒有幾下,從此便撒手人寰,這件事情對于我的影響太大,怕是此生都不會忘記,想來他當時必然異常的痛苦,自我安慰的話來說,那就是時間并沒有持續太久。

正是因為這顆來歷不明的珠子,在我上大學的時候,便報考了歷史和考古,但是天意弄人,因為自己在這方面的天資有限,并沒有考上,母親因為供我上學,已經再負擔不起我重考的資金,不得已的情況下,我放棄了學業,開始學人做生意,主要是古玩交易。

在倒騰了幾年之后,在當地也有了一家自己的小鋪子,可是隨著古董行業的蕭條,大城市都不是那么好做,更不要說我身在這樣的小縣城中,眼看著連房租水電都交不起了,我不得不前往南方去尋求貨源。

干我們這一行的都知道,南方十萬大山,有著數不清的古墓,而那邊也是盜墓成風,有些人家自然會有一些老物件在手中,也不用多說,只要碰到這么一兩件,那就應了我們行業的一句話,便是“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

我選擇的地點是天府之國——四川。

事不宜遲,我是說走就走,在坐著火車到達當地之后,便進入鉆進了大山當中,老話說“山東叫山,全是平原,四川叫川,全是大山”。

一路上幾經輾轉,當我坐著老牛車上,路上崎嶇的厲害,幸好沿途的景色不錯,山上種滿了山茶,綠油油的且很整齊,這讓我一個來自北方的小伙子感到很是新鮮。

到了一個名為“南越”的小村莊,整個村子里邊只不過十幾戶人家,值得一提的是,到達這里還要經過一條鐵索橋,我第一次發現自己居然異常的恐高,看著橋下湍急的河水,我生怕哪一塊泛著綠毛的木板被自己踩壞。

在村頭,一個胖子正和當地人聊著,他一口的京腔,光著膀子,左右肩膀上都是老虎模樣的紋身,脖子上還掛著拇指粗的金鏈子,怎么看都不像是本地人。

我走了過去,便聽了個大概,這個來自北京的胖子是到這里來自駕游的,車放在幾十公里的小鎮里邊,聽人說這里有古玩,所以就來碰碰運氣,誰家有就拿出來,他一定給對方一個合適的價格。

很顯然,我沒想到自己來這么偏僻的地方,居然都被人截胡了,不過有道是價高者得之,我這次過來可是懷揣了好幾萬的現金,以及那些以高利貸方式借給我錢的那些親戚朋友的期盼呢!

這個胖子也很快發現了我,我們兩個同為外地人,而且做這一行沒有別的,就是話特別多,我本來以為自己夠多了,沒想到這家伙的話比我還多。

“兄弟,雖然看你這文縐縐的樣子,但也不像是來這里寫生啊!”胖子就跟我聊天,隨手還丟給我一罐燕京罐裝啤酒。

我接到手里,象征性地舉了一下,笑著說:“跟你一樣!”

“說嘛呢,你這就跟賣冰棍的老太太似的,人家喊賣冰棍賣冰棍,你來一句跟他一樣,你這不擺明是要搶生意嘛?”胖子笑呵呵地打趣道。

我喝著啤酒問他:“收到什么東西了沒?”

“毛也沒收到一根。”胖子無奈地嘆了口氣,不過他馬上又表情一變,指了指遠處水邊洗衣服的幾個姑娘說:“但這里的妞是真不錯!”

我看了過去,長相中等,但身材極好的鄉下姑娘,正挽著袖子和褲腿洗衣服,露出的小臂和小腿,那個干凈利索那個綽約白嫩,不愧是南方姑娘。

坐在路邊的大青石上,男人之間,酒一喝多那肯定不分你我,熟悉之后,我才知道這個胖子叫“胖虎”,地道的老北京人,也就是說他們祖上至少三代以上都生于北京葬于北京的那種。

到了晚上,我們兩個借宿到村長家里,我第一次見識到了沒有電的地方是怎么生存的,他們點的還是那種老舊煤油燈,最好的也是一盞老保險燈,簡直打破了我以前對這個世界的認識,胖虎更是眼睛瞪的和銅鈴似的,他生活在北京,更加難以置信。

但我們兩個在這陌生的環境里邊,還是異常的新鮮和興奮,尤其想到白天那些水邊洗衣服的姑娘,估計至少堅持住個個把月,絕對不是問題。

胖虎這家伙跟村長買了一只羊,只花了兩百塊錢,直接就在院子外面架起了篝火,說要給全村來個烤全羊開開齋,他什么想法我能不知道,我對女人不是特別的感興趣,但也不反感,也就沒有拆穿他不懷好意的齷齪行為。

在村長的通知下,全村的人都來了,他們還帶了自釀的酒,我要給老鄉們錢,但是他們都擺手不要,說我們請他們吃羊肉,他們請我們喝酒是應該的。

胖虎很快跟村里的姑娘們聊的火熱,他畢竟是大城市來的,見識也廣,說實話他個人長得不像虎,更像是頭豬,但絲毫不影響他在這里的地位。

自釀的酒很容易上頭,沒一會兒我和胖虎就喝多了,在大姑娘們歡聲笑語下,村里的人也逐漸散去,那只可憐的羊只剩下一堆骨頭,不得不說村民的戰斗力實在彪悍。

胖虎又丟給我一瓶酒:“張寶,我叫你寶子吧,你做這個行當多久了?”

目力透過茂密的樹冠,我望著蔚藍天空上的銀河:“三年多了。”說完,我回過神看向他:“你呢?”

“我嘛……”胖虎笑呵呵地回答:“我的職業可跟你不一樣,咱們已經是兄弟了,我也就實話告訴你,我是個倒斗的。”

“盜墓賊?”我直接脫口而出。

“我草,這話從你嘴里說出來怎么那么難聽啊?胖哥我可是有名號的,我是堂堂正正的摸金校尉。”胖虎說著,將他脖子上的金鏈子丟給我看。

我之前的目光一直放在他的金鏈子上,根本沒有注意下面銀色胞漿的小吊墜,此刻借助篝火的光芒一看,果然是個摸金符,而且還是那種相當有年頭的老物件。

“還真是穿山甲爪子做的。”我入手就發現了。

“行家啊!”胖虎對我豎起了大拇指,很快就把金鏈子搶了回去,好像生怕我不給他似的:“祖傳的摸金符,實話說吧,我最近手頭有點緊,過來想碰個好墓,你也沒收到上面東西,要不咱們兄弟明天一起進深山里邊碰碰運氣,怎么樣?”

我沒有允諾他,而是試探性地問她:“那你盜過的墓一定不少吧?”

胖虎自然和我開始吹起來,什么小墓無數,皇陵重冢他都去過好幾個了,然后就開始給我講起來他盜墓的所見所聞,搞得他在古玩古董方面,比我這個職業古董販子都見識廣。

我也是閑的無聊,明知道他的話十分里邊不知道有沒有一分真,還是聽得津津有味,全當是睡前故事來聽。

“既然你這么見多識廣,看看我這個物件。”我也是喝多了,便從脖子上面講父親臨死之前交給我的珠子,放在了他的手里:“你認識這東西么?”

胖虎入手一看,眼睛一亮:“我靠,雮塵珠啊!”說完,他整個人一愣,然后很嚴肅地盯著我:“寶子兄弟,這東西哪來的?”

第一卷 血染落鳳澗  第2章 雮塵珠

我就把父親的事情大概說了一些,問他:“什么是雮塵珠?你知道這東西的來歷?”

“原來你家老爺子的遺物啊!”胖虎說這話的時候對我挑了挑眉毛:“他真的沒有告訴你這東西是干什么的?”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