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單身隱私

點擊:
第1章無怨無悔

在如花的歲月里,我得到過深切的愛,這就夠了

已經3年沒聽到他的消息了。不知到道他在哪里,生活得怎么樣,是否還記得我這個癡情女子。這一切對我已經不再有意義,我已經習慣了無愛無恨,平靜如水的獨身生活,不想有什么人重新走進我的生活,讓我再受那般傷害,但我至今仍然無法恨他,他畢竟是我此生唯一愛過的人呵!

已經3年沒聽到他的消息了。不知道他在哪里,生活得怎么樣,是否還記得我這個癡情女子。這一切對我已經不再有意義,我已經習慣了無愛無恨,平靜如水的獨身生活,不想有什么人重新走進我的生活,讓我再受那般傷害,但我至今仍然無法恨他,他畢竟是我此生唯一愛過的人呵!

認識他是在我上大學一年級的時候。我來自蘇北一個小縣城,那是個很閉塞的地方。可不知為什么,我從小就愛看些在別人眼里深奧乏味的哲學、宗教一類的書,我的許多想法都很難和同學、父母溝通。當我走進這所著名的江南學府,我面前呈現出一個全新的世界,終于找到可以在同一個層次上交流的人,這使我感到由衷的喜悅,曾經孤癖、內向的我開始越來越多地參與社交活動。

在一個朋友的生日聚會上我認識了他。他是浙江人,當時在我們那兒的藝術學院進修,瘦瘦高高的,很有一種江南人的柔韌和挺拔。那天我們聊的挺多,他記下了我的宿舍號,以后就隔三差五地到學校來找我。他給我看他的畫,談他對現代美術流派的看法,我給他看我的詩,告訴他我喜歡讀的書。我們常常在學校的大操場沿著跑道邊走邊聊,直到深夜他才騎車回自己的學校。我不是那種溫柔、敏感的女孩,那時我對男女之情幾乎一無所知,只知道思考哲學問題,所以遇到他,我只覺得是找到了一個可以談心的朋友,并沒有意識到這意味著什么。

有一天,他帶我去他的老師家玩兒,回來的路上經過一個公園,他提議進去坐坐。那時天已經黑了,不過和他在一起我并不覺得害怕。我們走上一個小山坡,在一片空地上坐下。不知怎么我們談起了體育課上的趣事。我告訴他我會倒立,他讓我做給他看,我就真的來了個拿大鼎。正當我為自己的“功夫”驕傲時,他突然蹲下來吻了一下我的嘴唇,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我愣住了,我趕緊站起來,衣兜里的零錢、飯票散落了一地。我怎么也沒想到,我的初吻居然是在這樣的情形下來臨的.他有點手足無措地站在那兒,看著我說:“你別生氣,我是真的喜歡你。

我只有跟你能這么談得來。”在此之前,我沒有跟哪個男孩子來往這么密切,更沒有男孩子吻過我,我還沒法準確地判斷,我是不是愛上了他,至少我很愿意和他接近,我想這就是愛情的開端吧。他見我沒生氣,就走過來,緊緊地摟住我。第一次被一個男孩子擁抱著,我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溫暖。

從此我們成了戀人,他帶給我一種全新的幸福感。我發現他是那么有情趣的一個人,我們整夜整夜地在郊外山坡上度過;他會借著月光為我采來野花編成花冠,點上簧火和我相偎而坐,給我講他童年的故事,還會給我一個個熱烈的長吻;不過他從來不提出過分的要求,所以和他在一起我總有一種安全感。我開始用新的眼光看待人的身體,我的和他的;

肌膚相親給我帶來那樣無以倫比的奇妙感受,我越來越離不開他了。我幻想大學畢業后就跟他去他的故鄉,但一談到這件事他卻總是說這是不可能的。他總是委婉他說我們不合適結婚,更適合做情人或是朋友,我隱隱覺得,他是那種有頭腦卻不能完全擺脫傳統的人,遲早會娶一個賢妻良母式的女性.每每想到這些,內心就掠過一絲暗淡,但我們之間難得的默契又讓我忘記了這些.我想那些都是很遙遠的事,別讓它們妨礙我今天的幸福吧。

我們度過了一個學期快樂的時光,到了暑假,我戀戀不舍地和他分手,回到家里等待他的來信。可他沒有像我們約定的那樣給我寫信,在我連發3封信后仍杳無消息,整個假期我被一種不安的情緒籠罩著。好不容易熬到開學,回到學校就看到他寄到那兒的一封信。我驚喜地把信拆開,沒想到內容卻讓我一下子跌進深淵。原來,假期里他結識了一個賢妻良母式的女孩,打算和她結婚。他說因為婚事他要在家耽擱一陣,這學期就不來進修了。

我不想怪他,因為他并沒有欺騙我,但我怎么也沒想到,這一切會來得這么快.我實在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一下子病倒了。我發了高燒,很多天沒去上課,虛弱得幾乎出不了門。一日三餐都是由好心的同學幫我從食堂打回宿舍,我只是終日坐在床上以淚洗面。過去的美好回憶像針扎著我的心。我真想給他寫信,甚至飛到他的身邊,懇求他改變決定,但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我必須接受這令人痛苦的現實,而無論如何,我都無法恨他,他已經成了我心靈的一部分。

也許時間總能醫治痛苦。過了幾個月,我漸漸恢復了正常的生活,補上了拉下的功課,有空的時候也開始和一些朋友來往,但愛情的事似乎已與我無緣。生活不可能總是那么平靜的,又過了一段時間,我認識了一個搞音樂的年青人,在一個月圓的晚上,他約我去郊外錄音,在一座古塔下,他向我毫無保留地傾吐了愛情。

他并不介意我的經歷,只希望他的愛心能使我重新開始生活,我被感動了,投入了他的懷抱。從此我們日日相伴,他總是很驕傲地向人介紹我是他的女朋友。他當時已小有名氣,但我漸漸感到他身上缺少一種內在的東西,像一棵爛了心的大白菜。

我和這位音樂家相處了一段時間,突然聽說我以前的朋友要來出差了。這消息令我心里一動,說不清是期盼還是想逃避,回宿舍的路上常常在想,會不會他就在那兒?有一天,他真的在那兒了。

當一個日日思念又不敢思念的人真的在面前時,我的感覺竟是那樣平靜,這兩年的分離似乎不曾有過,我們的見面好像是早已約定的。

那個晚上我們又是在那個熟悉的山坡上度過的,我們像以前一樣嬉戲、溫存。我沒有問他現在的生活,我不想了解那些,只希望在這短暫的時間里,他對我來說,能像以前一樣,我真切地感覺到,我的心里是無法再有別人了。第二天,我給那個年青的音樂家寫了封信,坦率他說明了一切,我感激他的真情和好意,但遺憾的是,我是個無可救藥的懷舊者。

美好的日子在我從來就是短暫的,他又要走了。我不想去管別人會怎么看,也不愿去想等待下一次見面對我會是多么漫長與痛苦,我只知道這是我內心深處唯一渴望的事,他是我真正接受、并且唯一能接受的人。

我的大學生活在這聚短離長之間悄悄接近了尾聲。我選擇了北京做為我今后生活工作的地方,希望到那里發揮自己的特長,認認真真做點事情。畢業前夕,他趁出差的機會來看我,并提議利用我去報到之前的時間去蘇州鄉下玩幾天,我當然也是求之不得。

我們在晨曦中踏上列車,我心中有一種度蜜月的感覺。我知道,這真的會成為我的蜜月。

從蘇州市里轉乘長途汽車,我們到了一個古老的小鎮。這里風景優美,民風淳厚;我們手牽手,走在潔凈的石板路上,隨意地流覽街旁的小店鋪,仿佛到了一個屬于我們的世界,黃昏來臨,我們去找旅館。我主動要了個雙人單間,他有點吃驚地看了看我,我沒說什么。我們放下行李,吃了點東西,就去鎮外的湖邊散步。這個夜晚似乎與以往我們共度的時刻有所不同;我們彼此對視,又不知說些什么,也許是因為我們都在等待那個終于要來的時刻吧。

回到住處,簡單的漱洗之后,我們相偎坐在沙發上,他輕輕問了一句:“你真的想好了?”我沒有說話,只是但然地望著他,深深地點了點頭,他一下子把我抱上床,一邊吻我的頸項一邊解我的衣扣,幫我脫掉衣裙和內衣,我就這樣第一次完全地裸露在他面前了。他的眼睛熱烈地愛撫著我的身體,不放過任何一個地方,女性至深的羞怯與驕傲交織在一起,令我臉頰絆紅。我也第一次完整地看到一個男人的軀體,他修長的身體健壯而不失柔和,令我陶醉。他溫柔地撫摸我,引我進入暴風雨的前夜,待我身心都做好準備之后,他開始走進我神秘的處女地。我感到自己被開啟了,他進入了我身心最深處,這一切伴隨著至深的痛苦,但這痛苦更讓我刻骨銘心地體會到那無比的幸福感,那是我在此之前完全無法想象的幸福與快樂,我完全無法控制自己,不顧一切地叫喊著,呼喚著他的名字。我把自己徹徹底檔地獻給了他,仿佛成為上天的祭品那樣神圣而悲壯,我終于成為我至愛的男人的女人,我此生無悔。

我們過了一周瘋狂而纏綿的日子,又到了分手的時候,我知道今后見面的機會不多了,內心的痛楚不必多說;但這幾年里,我已漸漸成熟,學著承擔自己的選擇,至少我還能支持自己,不久我就到了這個北方都市開始工作了。

后來,他寫信告訴我他準備去東歐發展,接下來的信就是一切手續就緒整裝待發時寫的了。他說對前途并不敢抱太大的希望,不一定能和我保持經常的聯系,但無論走到哪里,都會把我記在心里。

北京并沒有留住我的心,這里的一切那么陌生,我想除了他再沒什么令我牽掛的事了。不久,一個同學介紹我去深圳大亞灣的一家外資企業工作,那兒地處海濱,待遇優厚,于是我欣然前往。這里緊張的工作、規律的生活使我的心情日趨平靜.這時同一個公司的一位年輕的工程師由于工作的關系漸漸和我熟悉起來。我們是蘇北老鄉,在這個遠離故土的地方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他的性格單純而隨和,給我一種輕松的感覺,我們一起買菜、做飯、逛街,我幾乎習慣了這種循規蹈矩的生活,甚至答應和他結婚。

生活總是讓人難以預料。正在我開始安于平靜的時候,突然接到他的一封信,信中說他一個人在那兒很累(他妻子為帶孩子留在國內)希望我能出去幫他,還說可以幫我辦出國的手續。這封信勾起了我以往的夢想,我真的能和他在一起了嗎?我不知道,但禁不住想做最后一次嘗試。

我對那位年輕的工程師說北京原單位有些善后事宜要我去辦,就回去辦申請護照的事去了。因為對方提供的邀請材料不合規格,需要他寄來新的材料,我請朋友打電話找他,不料回答是此人已搬走,去向不明。我早聽說在國外人們生活很動蕩,常常搬家,可實在沒想到事情竟這么不湊巧。由于我在北京沒有固定住址,他無法找到我,在大亞灣我也沒有很要好的朋友可以轉達消息,我們就這樣失去了聯系。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