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出租妻子的绿爷们——当代的另类大款

点击:
让妻子当小姐、做二奶,以供自己花天酒地的无耻男人的故事

『1』第一章

在我的脑海里,从来没有要写这篇东西的念头,要不是意外地和杭得权相识,恐怕一辈子也想不到在这方面做点儿文章。那是六月八号的下午,我搭车去作协取证,路上听说一位我非常?#19981;?#30340;作家在方汇大?#20204;?#21517;售书,到了方汇一打听,才知道是误传。走出方汇书城,跳上606路空调车再去作协。

办完事出来,碰上一位朋友,被拉去侃了一阵,走出朋友?#36965;?#22825;已经不早了,为了早点回?#36965;?#25307;手叫来出租车,上车时本能地?#24187;?#21475;袋,发现钱包丢了,搜遍所有口袋,也没有凑够打的的钱,回去向朋友借又不好意思,于是,就走到巷口的公共汽车站。

虽然是周末,路上的人车却出奇地少,公共车开得很快,到了冈家堡天才黄昏。下了车后,我快步朝小区的胡同口走去,刚到人行道上走了两?#21073;?#23601;被一辆抢道行驶的小汽车挂了一下,踉跄了几步后,一个坐蹲倒在地上,手上的东西撒了一地。司机吓坏了,慌忙刹车下来,把我拉起来,问?#30097;?#30528;没有,要不要上医院看看。我活动了几下身子说:“没事儿,你走吧。?#26412;?#24367;腰捡拾地上的东西,司机也帮着我拾捡。

上个礼拜,电脑软驱坏了,我去电子市场买软驱,走了五个地?#21073;?#34987;偷了七次,小偷不但搜刮尽我放在几个口袋里的“银两”,还把我的会员证顺手牵去了,为了采访的方便,只得补办一个,中午才接到取证的电话。当杭得权发现我刚刚取回的会员证时,眼睛突然一亮,脸上溢满了?#32769;病?#20182;打开那兰色的小本本看了半天,在确定不是假货后,双手递给我,接着便握住我的手说:“韦老师,您好,我叫杭得权,也是一个文学爱好者,见到一个真正的作?#36965;?#30495;是三生?#34892;已剑 ?br />
由于盗版盗印猖獗,打击不力,加上商人、明星和政客们都把出书作为时尚和?#25226;?#21517;立万”的主要手段,我国的作?#36965;?#38500;了少数几个超级大腕儿外,绝大多数的物质生活捉襟见肘,不少作?#19968;?#20026;温饱和子女的学杂费而苦苦煎熬,被人们称为不识时务的傻子疯子。听他那样说,我自嘲地说:“什么真正的作?#36965;?#19981;过是一个真正的以敲打键盘胡口的可怜文虫而已。”

杭得权说:“韦老师您太自谦了,你们是社会的引导者、开路人,灵魂的工程师,我要请您吃饭,之后,我还要请教您写作的诀窍和?#35760;?#21602;?”

我是个?#35805;?#20132;际的人,加上太忙,在单位除了同事家的红白喜事儿外,平常不吃任何人任何?#38382;?#30340;请,冲着杭得权那句?#21543;?#20250;的引导者、开路人,灵魂的工程师”,我毅然答应了他。?#30097;?#20102;杭得权的车,见是奥迪a8,就问:“做的什么生意,效益不错吧?”杭得权说,我什么也不做。见我奇怪,他半天没有说话,之后,便问我什么时候开始写作,代表作是什么,第一篇作品是什么时候发表的?我一一作了回答。十几分钟后,他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看着前方说:“韦老师,我说我是个绿爷,您相?#24597;穡俊?br />
“绿爷?”我一怔,“这是什么工作?#21073;俊?br />
“您觉着很奇怪,是吗?”杭得权看着后视镜说,见我点头,他接着说,“这是遭社会,尤其是男人们鞭挞唾弃的一行,?#38750;?#22320;说,就是让老婆去做‘二奶’做‘小姐’,以共自己花天酒地,尽情享乐,自己给自己戴了无数顶绿帽子的男人。”

绿爷就是这种人,真是匪夷所思?#21073;?#25105;不禁目瞪口呆。

我看着杭得权,半天没有言语。杭得权也没再说什么。三分钟后,我们到了一家我这辈子还没有见过的高级饭店,杭得权给我点了一桌子我连名字都叫不上的好菜。

吃完饭出来,天已经很晚了,杭得权得知我一个人在家后,说他也一个人在?#36965;?#36992;请我到他家去玩。孩子在上大学,轻易不回来,爱人刚刚去了娘?#36965;?#25105;没有了牵?#36965;?#23601;随他到了他在南郊的家。杭得权把车停在楼下的车库里,领着我来到一个有防盗和?#36234;?#31995;统的门前,他按动一串密码,门轻轻地打开了,我随着他进去,在房里转着圈儿。他的房子很大,简直像个迷宫,是由两个?#35805;?#19977;十多平方米的大房间打通的,屋内的装修极其豪华,大屏幕的家庭影院立体环绕系统和标准的卫生间,都是两?#20303;?br />
在一间很大的卧室里,摆放着两张大床,一张是水床,一张是据?#30340;?#38450;癌治癌的红豆衫木的性爱双人床,我轻轻在水床上按了一下,它就忽悠忽悠地颤抖起来,在卧室的墙上,挂满了歌星影星和全裸的美女照……我就像进了大观园的韦姥姥,有点目不暇接。他家家具的高档和齐全,也是我这个穷酸从来没有见过的。?#20197;?#21497;了他家的豪华后,我们就一起洗澡,之后并排躺在他那宽大的水床上,东鳞西爪、海阔天空地谈了起来。

当然,谈论最多的?#25925;?#20889;作。大概杭得权觉着得到了我的“真传”,对我非常地感激热情。第二天,他又要拉我喝酒,我说早上喝酒不好,下次吧。杭得权说,不要紧,喝醉了再睡,我还有重要的话要给您?#30340;亍?br />
他说着,又把我拉进了酒馆。我要是睡足了,也就二三两的酒量,欠了觉,沾酒就醉。昨晚没有睡好,我不敢喝酒,可拗不过杭得权的苦劝,勉强喝了一点,立即就头荤脑胀起来,爬在桌上动弹不得。杭得权见我真的不行,自己把一瓶五?#25954;?#20840;部下?#29301;?#21448;匆?#39029;?#20102;一点儿?#20849;耍?#25226;我扶上车,又回到他的家里。

我悃极了,一觉醒来,天又黑了,不知是杭得权的酒还没?#34892;眩故?#20182;认为不吐不快,他说:“韦老师,听您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要是早点儿遇到您,?#19981;?#25104;为作家的。”我应付地点?#35828;?#22836;,他接着又说,“我的长相虽然困难点儿,可我也是一个有志的青年?#21073;?#24744;想不想知道我是怎?#20174;?#34987;大家公认、崇敬的‘作家’,变成一个人人唾弃的绿爷吗?”

在我们的国度里,一个有血性的男子,对妻子给自己戴了绿帽子,都是无法容忍的,除了非要离婚不可的,绝不会在人前谈论或者倾诉他的“委屈”,他的提问,?#20197;?#20040;回答都不合适,主要是怕回答不好,引起他的不快。可杭得权并不需要我回答,说:“今天,我就把我如何由一个想当作家的有志青年,变成一个无耻的、寄生虫?#35805;?#30340;绿爷的故事告诉给您,您如果想写这方面的东西,?#20197;?#32473;您介绍几位朋友,向社会倒一倒我们这些人的苦楚?”

一个作家所担负的使命是特殊的、神圣的,他的事业赋有挑?#21483;?#21644;前瞻性,其重要性也是非凡而不可忽视的,不管作家的名气大小、成功与否,社会和人民都不会忘记他(她),发现一个?#27424;?#38452;暗的社会现象,在感到沉重的同时,更应该去了解它、揭示它,把它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为它营造一个净化它的社会环?#24120;?#20351;它尽快地减少消失而尽一份力量,这是一个作?#20197;?#26080;旁贷的义务。于是,我说:“好吧,你说。”

随着杭得权的讲述,我走进国有企业中绿爷的群体里,在他的帮助下,我接触了几十位绿爷,这篇文章,就是根据发生在那些绿爷身上的故事,挑出几个典型的、具有代表意义的事例整理而成的。
 

『2』第二章


杭得权出生在五里县一个偏僻的农村,一九八八年考上了金州农业机械学校,分配到当地一个农业部所属的农用机械厂工作,实习了?#33618;?#21518;,调到车间技术组当技术员,由于有了充足的空闲时间,他重新捡起了他的爱好——写作。杭得权一写十年,不但没有发表一篇豆腐块,把工程师的晋升也给耽误了。杭得权长相平?#21073;?#24037;作平?#21073;?#19977;十郎当了,?#25925;?#20809;棍一条。

他工作不怎么样,长得也塌鼻子小眼儿的,没有一点迎人之处,可却写得一手好字。有一天,车间主?#20301;?#33503;世把一本八十年代的《机械研究?#26041;?#32473;他,指着里面一篇论文说:“杭得权,我要评高工,你把这篇文章给?#39029;?#19968;遍。”

如今的国有企业中,车间主任就是土?#23454;郟?#40644;苟世让他给抄写文章,杭得权有点儿受宠若惊。两个月后,高工批了下来,由于杭得权是有功的“文抄公”,黄主任不但奖励了他一支大中华烟,他们在饭店吃饭的时候,他还破天荒地叫上了他。这次做“枪手”,使杭得权受到了启发:

大学本科毕业的领导都抄袭,我杭得权一个小小的中专生,为什么不能抄袭呢?于是,他找来一本《机?#20498;?#31243;师》,把上面一篇论文抄袭后,投到一个不太出名的相关?#21448;?#19978;,发了头条,杭得权拿着发表的论文,又给了黄苟世两千元红包,在黄主任的努力下,杭得权被厂里破格批准为工程师,工资长了?#35805;?#20108;十多元。

抄袭不但有了名声,还得到了甜头长了级,可把杭得权高兴坏了。

高兴了一段时间后,杭得权心里就琢磨开了:“?#39029;?#34989;了一篇论文,不但得了?#35805;?#20803;的稿费,还评上工程师长了级,如果大量抄袭,岂不是名利双收,要发大财了?”他认为这是一条宽广的、无穷无尽的发财之路,从此就大干起来。他不但抄袭论文,也抄袭小说故事和散文,收益非常可观。

发表了文章,有了名气,腰包也鼓了起来,他就买了一台电脑,彻底告别了“爬格子”的生涯,把在报纸?#21448;?#19978;抄袭,变成从网络上抄袭,他把别人的文章?#22870;?#19979;来,换上自己的名字,一次投给十家二十几家刊物,?#33618;?#22810;时间,杭得权就挣了几个万元的稿费,是他上班的四倍还多,于是,他干脆辞掉工作,在厂子?#21592;?#30340;农村租了一间房子,做起了?#30333;?#19994;作家”。

随着文章的不断发表,他成了当地的名人,不时被一些厂矿、学校请去给他们的文学爱好者讲课、谈创作经验。在回农机厂讲座的时候,他得到政工部一位姑娘的青睐,谈了不久,二人就结了婚。

随着讲课、座谈的增多,杭得权认?#35835;?#24456;多文学青年,其中一个叫荀捷的姑娘非常突出,很得杭得权的赏识。这姑娘只有十九岁,个子较高,身材?#36136;菔手校?#38754;容漂亮,性感迷人,言谈举止透出干练和?#32654;保?#22905;嫣然一笑,媚丽欲绝,看一眼就会消魂?#27490;牵?#24536;乎所以,是当地少有的大美人儿。由于她酷爱文学,耽误了其他课程,没有考上高中,在街上开了一?#20197;?#36135;店。

她把杭得权当成了路遥、贾平?#24049;?#26410;来的马尔克斯,经常拿着习作去请杭得权润色指点。?#33618;?#20043;后,妻子在发现杭得权是个大“文贼”的同时,也发现了荀捷凸起的肚子,她在抓了二人的现行后,一纸状子把杭得权告到法院。妻子虽然大学本科毕?#25285;?#21487;?#36710;?#27604;荀捷却差?#35835;耍?#26477;得权就痛快地接受了离婚。离婚后,他就和被父?#29238;?#20986;家门的荀捷结了婚。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