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被拐女的爱恨人生

点击:
长得如花似玉的女大学生韩香在一次单独外出游玩时,被两个人贩子挟持拐卖……
于是发生了一系列曲折离奇、哀怨动人的故事

『1』第1章

驮岭村一大早就鸡飞狗跳,闹得跟鬼子进村似的。米多村长的大媳妇要生孩子了,这是值得庆贺的事。米多村长一大早就端了条竹凳子坐在大门口,等候佳音。

乡亲们相互转告着这一令人振奋精神的喜讯。米多村长的大媳妇关了这年把,一年多来米家生怕她趁机逃跑,雇着大伙儿轮番看守,劳神费力的,多辛苦。现在好了,总算老天不负?#34892;?#20154;,种下了米家的种,有结果了。这回村里又可以少个光棍,多个人口了。

想当初,米多村长为了娶大媳妇花了多少心?#21450;。?#31859;多村长想起来就?#34892;?#24515;酸,好在现在大媳妇怀胎十月,有了米家的后代,不枉他一片苦心。

米多村长家一口气生了三个小子,听说生第二个时,他还没觉得生小子有什么不好,还老在人前炫耀,等生第三个时他就明显觉得不对劲儿了,因为老大开始风长,有了小伙子的成型,开始对女人感兴趣了。他原?#24043;?#29983;个女儿的,谁知第三个生下来又是个带柄的。米多村长想到这事就发起愁来。

看到大儿子成型,米多村长开始琢磨给儿子娶媳妇的事。令他头痛的是,驮岭村位于海拔800多米的?#32467;?#37324;,离镇二十里路,来去都是蜿蜒小路,这崇山峻岭、穷乡僻壤的,哪个姑娘愿意嫁到这儿来啊。村里老少总共才两百余口人,已经有十多个光棍了,再加上他家那三口,那还不增乱。

早听说本地姑娘知道一点驮岭村的都不敢往这村里跑,为什么呢,那姑娘一去,还不成了?#21069;?#20809;棍的口中?#22330;?#30424;中餐,一帮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姑娘,浑身上下看个透,哪个姑娘受得了啊。所以只要是没出嫁的女人,不管大小,都对驮岭村嗤之以鼻、避而远之。曾有胆大的姑娘到驮岭村探个究竟,不想谁走漏了风声,姑娘一到村口,就给十几号人团?#30460;?#20303;了,都对着她虎视眈眈,瞎起哄。姑娘找了个机会,撒腿就跑。

其实驮岭村?#21069;?#20809;棍爷也?#33618;?#20040;坏,只不过长年呆在深山老林里,少看到女孩,这姑娘一来,大伙儿都想引起她的注意,给自己娶老婆找个机会罢了,也没别的恶意。可姑娘不同,这场面看来挺吓人的,胆都提到嗓子眼儿了,不跑才怪呢。

米多虽为一村之长,娶媳妇的事却也无能为力,驮岭村的姑娘谁都不愿嫁在本村,都想到外面享福去。老大都三十好几了,娶媳妇的事儿还八字没一撇,怎不叫人犯愁呢。村里平日里剩下的也就是老弱病残和男人,个别有出息的?#25165;?#23665;外当?#24863;?#20102;,还有的跑山外闯世界,也没想过要回来。米多村长不禁为村子的将来犯愁,娶不来媳妇怎么传宗接代啊。

再说说米家那三小子,老大、老二只上过三年小学,老三天赋特好,人聪慧厚道,村人皆钟爱有加,夸将来必有出息,故米多村长咬了咬牙,把他送到山外继续读书,算老三福气好,后来有好心人专门?#25163;?#20182;上学。这老三也争气,上了初中,又上高中,最后又考上省城一所重点大学,成绩一直都非常优秀,成为全村的骄傲,也成为全镇的骄傲。米多村长更是把三儿子当宝贝,整天儿挂在嘴边。

说来米多村长还是?#20284;?#22909;,那天到镇上赶集,碰到一老朋友。老朋友挺热情,见着他老?#27602;汀?#22079;……嘿……老米”叫个不停,米多村长一心想着娶媳妇的事儿,老朋友嘿了半天,也没动静,急得老朋友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使劲摇了一下,他才回过神来,也“嘿嘿”了两声,回叫了声“老棍”。

这老棍说来?#39184;?#26377;传奇,原来也在驮岭村呆着,后来不知托了谁的路数,到镇上摆了个摊儿,卖起了狗皮膏药,还顺便儿搞点测字算命之类的,算是脱离苦海了,遗憾的是年过半百了也没找着个媳妇,所以大伙儿见着他都叫他老棍,叫着叫着连真名都淡忘了。老棍从山里出来已经四十出头了,那时镇里未出阁的姑娘都嫌他老,不愿嫁给他。

就这样搁着,好不让他烦恼。相比,米多村长就?#20154;以?#22810;了,娶了老婆不说,还一口气生了三个儿子,这是米多村长在老棍面前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以前米多村长就老拿这个跟他开涮。老棍则一提起这事就伤心恼火。

可这回老棍看上去很开心得意,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36137;?#22909;像也黑了许多,米多村长想大概是染的。还穿了件西装,只是?#34892;?#30385;,米多村长猜大概是小伙子穿扔的。不过看样子,老棍定是碰上了爽心事。

米多村长忽然觉得心里?#34892;?#19981;舒畅,怕老棍真碰了什么好事,超过自?#28023;?#24819;想自己为那三个小子娶媳妇的事犯愁,老棍却过得越来越惬意,他?#34892;┒始?#36215;来。但?#25104;?#21448;不好表现出来,只好佯装同乐的样子,客套地向老棍问了声“什么事啊,这么称心”。老棍一听,马?#20384;?#20102;兴致,其实他巴不得米多村长这?#27425;?#19968;声,他可以把乐事说个痛快。

原来老棍最近讨了个老婆,?#38599;?#24180;轻漂亮的。米多村长正疑惑着,老棍却卖起了关子,故意闭嘴不说了。米多村长只好夸奖了老棍一番,说他艳福不?#24120;?#26377;能耐。接着轻声轻气地问老棍:“你这婆娘是从那儿讨的?”老棍这才继续说下去,说他这老婆是从贵州那边讨来的,说准确点是买来的,花?#20284;?#21315;块钱,他这半辈子的积蓄呢。

老棍?#26376;?#26469;的女人是一百二十分的满意,日日关在房里嬉乐,这不,他这会儿出来逛,那女人还在屋里呆着呢。按老棍的话说,这女人刚来那会儿?#34892;?#28872;性,死活不肯与他同床,可经过他调教,这会儿乖多了,让她呆哪儿就呆哪儿。老棍还说将?#27425;?#20182;添个传宗接代的,这事就更美了。老棍讲得头头是道,唾沫溅了米多村长一?#22330;?#31859;多村长本来觉得?#34892;?#21388;恶,可一想到儿子的事,心里?#36763;似祝?#20063;就不觉得脏了。
 

『2』第2章

米多村长听着觉得玄乎,这老婆还有从外地买的,真稀奇了。他马上托老棍帮他大儿子找一个。老棍说这事好办,找人干就得了,他也是邻镇一个称“香姨”的女人给搞的,他只稍把钱给那香姨送去,过不多久,香姨就给他领了那个女人。老棍说有专门卖女人的,只要给他捎个信儿,钱?#24613;?#22909;,什么样的女人都能买到。那卖女人的老棍看到过,咋一看也跟普通人一个样,没什么特别,他就搞?#24187;?#30333;咋就有那么大的能?#20572;?#33021;搞女人来卖。

米多村长听了觉得很满意,看来他儿子娶媳妇的事有着落了。但仔细一想,又觉着价钱?#34892;?#36149;,问老棍能否讨价还价,便宜一些。老棍?#30340;?#35201;看女人的好坏,年轻漂亮的,自然抢手,价格也就高些,样子难看些或年龄大些,结过婚的,价位就低些。总之,这一要看货色,二要看你讨价还价的能耐。米多村长听了,“哦哦”应了应,转头揣磨起这事来。

米多村长?#32654;?#26829;陪他到香姨家看看,老棍倒也热心,忙带路往香姨家赶。?#20284;?#36824;算不错,香姨刚想出门,不想一头撞上了他俩正?#30097;?#38376;来。老棍把米多村长的事儿跟香姨说了,香姨听了一?#30007;?#33071;,说这事儿包在她身上了,价钱七千块钱,一个字儿不能少。米多村长本想跟她讨价还价,可老棍在场,也就不便多说,知道还了也是白还。他心一横,说中,就这样定了。

从香姨家出来,两人各自散去。老棍赶回镇里,米多村长急着往家赶,他要把这好消息告诉他婆娘,并?#24613;?#38065;去。

米多村长从镇里出发,走上山道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好在有月亮,快到十五了,那月亮光照着,看得着路。不过米多村长还是遇到了一些麻?#24120;?#39318;先是他看到?#39134;?#27178;着一条绳子,他用脚轻轻一拨,却不料那绳子倏地蹿起,原来是条蛇,幸亏他躲得快,没被伤着,后来看到这样的绳子,他再也不敢拨了,只轻轻跨过去。

再是一?#24187;?#22836;鹰,似乎总跟在他身后叫,“嘀谷……嘀谷”,叫得他?#36137;?#19968;根根竖起,毛骨悚然。最令人恐怖的是经过那一块坟山里,平时村里人白天都不敢往那儿多停留,?#30340;?#26159;吊死鬼出没的地方。一?#39134;?#24515;惊胆颤的,米多村长恨不得一脚跨进家门口。等米多村长回到家的时候,看月亮的位置,他知道已经半夜三更了,可家里灯还亮着,婆娘还在等着他,担?#20146;?#20182;呢。

米多村长一回家就把在镇上碰着老棍还有娶媳妇的事儿跟婆娘说了,他婆娘一听也乐得可以。第二天一早米多村长就又跑到镇里,到信用社把全部积蓄取了出来,又把家里存着的一些草药拿到镇上卖了,七零八落借?#35828;悖?#20945;足?#20284;?#21315;块,在老棍的带领下,给香姨送去。香姨收了钱,说让他回去等两天,货马?#31995;健?#39034;便说一下,他们暗地里做这交易时,都不称那为女人,而是货。这也算是他们的暗语吧。

香姨还算?#27531;?#29992;,过了两天果真带了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到他?#36965;?#36793;上还有两个粗壮的男人,夹着姑娘,那镜头象绑架似的。米多村长没有多想,他对着姑娘上下打量了一番,十万分的满意,又叫来大儿子看看,大儿子更是眼睛直勾勾的,看得垂涎欲滴。米多村长手掌一拍,说值。

香姨他们放下姑娘就回去了,临走甩下一句话“这姑娘你可要看好,要跑了钱是不退的”。

米多村长让姑娘进屋歇息,可姑娘硬撑着,死活不肯进屋。米多村长只好跟她解释说,她已经是米家的媳妇了,今后就是一家人,不要有什么其它的想法。姑娘听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米多村长见她哭得伤心,没有办法只好好生劝她先跟他老伴儿睡。

让香姨这么一说,米多村长心里?#34892;?#24551;虑,心想原来这用七千块买到手的媳妇还会跑走啊,把他吓了一身冷汗。那七千块钱可是全家所有的积蓄啊,还欠了些债,要万一人财两空,叫他一家以后怎么活呀。米多村长想来想去,觉着还是小心点儿好,决定到村里找几个人来守住姑娘,除大儿子,老二太年轻,老三在外读书,老伴儿得上山干活,还得洗衣做饭,挺忙碌的,无暇守住姑娘。他?#24613;?#25226;这事儿落实到村民?#39134;?#21435;,发挥集体的作用。

米多村长召集全体村干部,通知全体户主,召开户主会议。没有人知道这次?#36125;?#21254;地召开户主是轧上什么事儿。台下村民议论纷纷,人头窜动。这是米多村长预想到的结果。他手里端了个茶缸,晃悠着走上台,一手伸出向大伙儿挥挥手,示意安静下来。台下果然静了下来,一个个伸着脖子踮着脚跟,?#24613;格?#21548;米多村长宣布什么重大新闻。可过了一会儿,台上米多村长那儿又没动静了,他觉得这事儿?#34892;?#35828;不出口,心里蹩屈得慌,一时竟说不出什么话来。于是台下又开始紊乱起来。
黑龙江22选5平台
重庆时时彩后二投注技巧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6场半全场第13091期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1758期!!经典!!七星彩坐标 福彩3d跨度走势图彩经网 网上斗地主赌博游戏 香港赛马会生肖板 福建36选7开奖今晚开奖结果记录 黑龙江十一选五结果 吉林快3手机形态走势图 中国福彩网app 福彩中奖52亿领奖视频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同步 一起买彩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