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婚凉故人来 第15节

点击:


“不放!”

偏偏宋未臣却不配合,声音没有任何温度:“连怀孕这事情,你都瞒着我,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没跟我说?要不是刘易轩来闹,你是不是打算瞒我一辈子?”

面对宋未臣言辞戾急?#38393;?#38382;,我无言以对。

难不成,用孩子作为筹码,换取他放弃叶娉婷,然后飞上枝头变凤凰?

真可笑,我需要的,从来就不是宋未臣的同情与怜悯……

而是他给不?#35828;?#29233;情,也是我不?#30097;?#27714;的爱情……

“谁说这个孩子这个是你的!”

当我看到颜愠之的时候,一个可怕的念头在脑海盘旋,我忍着心痛,笑着说:“跟我上床的男人,又不止你一个。”

既然不能拥有他,不如断掉,所有不切实际的念想,解脱?#32422;海?#20063;放过宋未臣吧,他跟叶娉婷才是一对!

“你说什么!”

宋未臣咬着牙,一把捏住我的下巴:“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他真狠,我的下巴都快?#33618;?#30862;了。

可是比得上我的心疼么?

颜愠之刚?#20174;?#36807;来,马上将我们分开,我在宋未臣可以冷酷的眼神中,一把搂着颜愠之的手臂,笑的妩媚动人:

“难道忘了那一天刘易轩下药的事情?这个孩子是他的。”

颜愠之低头看?#23435;?#19968;眼,不愧是久经商场的生意人,在听到这么刺激惊人的话,还能保持镇定。

他煞有其事的对宋未臣说,“本来想?#20154;巫?#35746;完婚后,再跟你说的,没想到闹出这样的乌龙,真是不好意思。”

颜愠之笑的真切,连我都仿佛觉得是真的一样。

被人摁住的刘易轩,突然说:“什么药,我没有下过,陈妍,你别血口喷人!”

因为宋未臣正用冰冷地眼神死死盯着我:“你再说一遍,孩子到底是谁的?”

我?#38393;猩凉?#19968;丝犹豫,但?#25925;?#29408;了狠心,咬牙道:“我确定,是颜愠之的。”

当我回答完这句话,宋未臣眼中的怒气瞬间疯狂而至,我甚至听见他紧握地双手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他不顾众人的眼神,一步?#24576;?#25105;走来,我?#38393;?#19968;颤,就想要往后退,但不知道怎么了,腿却像灌了铅一样迈不动。

“未臣!”

这时候叶娉婷略带焦急的声音,传来她几步跑上前拉住宋未臣的胳膊。

“未臣,你怎么了?这里这么多人,你不要犯糊涂!”

宋未臣的母亲和叶娉婷的父亲也在他的身后,没想到宋母居然还记得我,看她的神色,应该是察觉出了什么,我低下头,有点不敢和她直视。

唯一庆幸的是,他们的出现阻拦了宋未臣,他被三人围在中间根本无法分身来找我。

“陈妍,你怎么样?我?#21364;?#20320;离开这里。”

颜愠之低沉地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抬头看?#25628;?#21018;刚被我利用的他,?#38393;?#26377;些?#25954;猓骸?#21018;刚不好意思。”

他莞尔一笑:“这里这么?#36965;?#25105;们走吧。”

我环顾了?#38393;埽?#28857;?#35828;?#22836;,再留下去也只是给别人看我的笑话而已。

刚想转身与颜愠之一起离开,迎面一个人影快速向我冲来,我?#38393;?#19968;惊,瞳孔放大,想极力避开但已经来不及!

“啊!”

我弯腰捂着肚子,小腹传来一阵阵剧痛,我咬紧牙痛的说不出话来,?#25104;?#30636;间苍白如雪,虚?#39038;?#30528;?#33251;?#27969;了下来……

是刘易轩那个疯子!

他一拳打在我的肚子上。

“呕……呕……”胃里再次翻江倒海,我来不及跑到洗手间就吐在地上。

“陈妍,你怎么样!”

颜愠之离我最近,他急忙走到我的身边,焦急地问我。

刘易轩在一?#38405;?#31505;:“陈妍,我让你在我面前嘚瑟,现在报应来了吧,哈哈哈。”

这些意外只发生在一瞬间,我被颜愠之扶起来,但是因为小腹密密麻麻的疼痛已经说不出话。

不远处的宋未臣显然也看见了刚刚发生的事情,他眸中顿时风暴四起,丢下身边围绕着他的家人,大步朝我的方向走来。

我原以为他是想走过来和我说话,却没想到,他直接走到刘易轩的面前,一拳打了上去!

刘易轩瞬间被打倒在地上,他是在帮我出气吗?

我虚弱地倚靠颜愠之身上,即便小腹越来越痛,?#38393;谢故?#24525;不住?#31185;?#19968;阵阵暖意。

“走,你不能再拖了。”

还没?#20219;曳从?#36807;来,就一阵天旋地转,身后的颜愠之就直接打横抱起我,向外走去。

他将抱坐在车上,边启动?#24213;?#36793;对我说:“我?#21364;?#20320;去医?#28023;?#20320;忍着点。”

不管他出于什么心思接近我,但是现在他都是在?#20219;遥?#25105;有气无力地回道:“谢谢你。”

我仰躺在颜愠之的车上,情况并没有变好,除了小腹的疼痛,头也开始晕起来,颜愠之一?#39134;?#23558;?#24213;?#24320;的很快,我的意识也越来越迷糊,只知道他再次将我抱下车,焦急地让医生快来……却再也提不起任何精神。

第27章 危机

直到我躺在床上的那一刻,身体被放松,我强撑地意识终于消散,但是在昏睡前,我隐约听见她流产了几个字,然后我就再没有任何意识。

我被喉咙一阵干渴刺激醒,动了动?#32422;?#30340;嘴?#21073;骸?#27700;……”

“你醒了?”一阵温声从耳边传来。

我转了个头,涣散地眼神终于有些对焦,是颜愠之。

“你还在?”我的声音暗哑无?#21462;?br />
“来,你先喝点水。”他扶起我,将冷热正好的水递到?#23435;?#30340;嘴边。

我?#39068;?#26479;水都喝下去了,舔了舔嘴唇觉得好了很多。

“你好些了么?我喊医生帮你看看。”他将我轻轻放下,转身又出去了。

等到他离开病房,我动了动手轻轻抚上我的腹部,昏睡前,医生的话再次在我脑海中响起,我的第一个孩子真的离我而去了么?

我闭起眼,胸口传来尖锐的疼痛,眼角不自觉渗出一滴泪,?#38393;?#23545;刘易轩的恨再次加深,但一切已经无法挽回了,毕竟我犹豫过不要他了不是吗?

可是,直到真的失去了宋未臣的骨肉,我才追悔莫及。

没一会儿,颜愠之就和医生一起来到了房间,医生对我检查一番:“这位小姐已经没有大碍,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回去多静养几天。”

“好,谢谢医生。”

孩子的失去让我无暇顾及其他人,包括宋未臣,但是我没料到颜愠之会一直陪在我的身边,他什么都没有多说,直到第二天,“陈妍,要不你和我回去住几天吧。”

我失神看着?#24052;?#30340;眼睛动了动,他的话在我?#38393;?#25472;起一番涟漪,如果是之前我可能会拒绝,可是现在还会有更好的选择吗?

我不想回去让妈妈担心,但是宋未臣……

这两天他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给我,何况他已经订婚了,我怎么还能再去找他。

“好,那麻烦你了,我就在你那暂住几日。”

颜愠之见我答应了,对我温柔一笑:“那我帮你收拾东西。”

跟着他回了公寓后,我因为刚刚小产所以人很容易疲惫:“颜愠之,我想去休息一下,给我一个?#22836;?#23601;好。”

“好,我带你过去。”

这样顺从地他让我很惊讶,毕竟他是恒颜的总经理。

“你?#20154;?#19968;会,待会吃饭我叫你。”

我点?#35828;?#22836;,将被子蒙在?#39134;希?#23601;这样静?#37027;?#22320;睡过去了,再醒来时已是天黑。

颜愠之好像掐好时间一般,我刚醒他就敲起。

“进来。”

我见他在手中正端着一个冒着热气的瓷碗,还传来阵阵香气。

“醒了?我做了一碗皮蛋瘦弱粥,你尝尝。”

他走到我跟前,坐在我的床边,离我很近,将我身后的靠垫扶起,又想扶起我。

我的精神已经大好:“不用了,我?#32422;?#36215;来。”说完,我就坐起来靠在身后的靠垫。

可颜愠之还没完,他端着碗勺子中盛起?#38393;?#36824;很滚烫,他低头轻轻吹了?#25285;?#26469;,喝一口。”

粥的热气弥漫在我和他?#38393;?#38388;,朦?#25163;校?#20182;那双眼睛肆无忌惮地直视我,束缚在我的身上:“我?#32422;?#26469;吧。”

颜愠之眯了眯眼,我无视他的眼神,直接拒绝了他。

喝完粥,我又继续拱进被窝中,他伸手将我身上的被子盖好,突然他双手撑在我的枕边,将我整个人禁锢在他的身下:“我就在你隔壁,有事喊我。”

我只是打算在颜愠之这里借住几日,并不想与他真正地发生什么,我垂下眼睑,“好,我有事会喊你,出门的时候帮我把灯关掉。”

生疏地话语打散了房间里的?#29992;粒?#20182;毕竟救?#23435;?#19968;次,我不想直接和他有冲突,我想不是?#24213;?#37117;能听出我话中的意思。

没想到颜愠之趴在我的身上轻笑一声,将我有些凌乱地发丝捋在耳后:“好,那我等你来找我。”

说完就起身出去了。

自从那以后,我就尽量避免与颜愠之的接触,在他这里住的几日,我除了悲伤第一个孩子的失去,?#38393;?#36824;惦记那日宋未臣的婚礼。

这日清晨,我和颜愠之一同坐在客厅里吃早餐,我骗了他几眼,见他心情不错,清了清嗓子忍不住问他:“颜愠之,宋未臣的订婚宴后来怎么样了?”

颜愠之拿着叉子的手一顿,他抬头玩味地看?#23435;?#19968;眼:“怎么,在我这儿,还这么想念他?”

“不……不是,我只是有些好奇。”

“你身体还没好,多关心关心?#32422;?#21543;。”

他三言?#25509;?#25171;发?#23435;遥?#25105;被他的话一噎,?#38393;?#30693;道他这是不?#25954;?#21578;诉我,就没有在说话。

之后我又硬着头皮问了他两次,他均是以差不多的理由打发?#23435;遥?#21482;是他越不说,我?#38393;?#23601;越惦记这件事。

在颜愠之的公寓呆了一个星期后,身体也好的差不多了,见他今日没什么事,一直在客厅看书,我终于决定和他提出离开:“颜愠之,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明天我就离开吧。”

“什么?”颜愠之从书中抬起头,他挑了挑眉:“若是我不放呢?”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