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婚凉故人来 第159节

点击:


他将我揽进怀里,这半天几乎是?#24576;?#19981;喝又在奔波的状况终于有了反应,我忍不住将大半个身子靠在他的身上,任由他强劲的力量将我带到沙发上。

“暂时别说话,你先休息一下。”

他的眸子紧紧定格在我的脸上,透过他的瞳孔,我看见一个面容狼狈苍白的?#32422;海?#24930;慢闭上眼,我张嘴小声呓语着:“我眯一会,你记得看看橙子有没有发烧……”

“好。”

宋未臣低下头爱怜地吻了我的额头。

悠悠转醒,我迷茫地看着洁白的天花板,嗓子传来一阵疼痛,办公室刺眼的灯光已经被关上,只留下一盏昏黄的台灯,侧过头,我看向书桌。

“喂,妈,嗯,迟一会回去,你不用等我……”

他刻意压低的声音显得更加低沉,我静静听着他和?#25991;?#30340;对话,一言不发。下午?#25991;?#30340;行径已经让我觉得恶心。

见他挂?#35828;?#35805;,又抱着小橙子回到办公桌上,他右手看文件,左手抱着她,那一瞬间,百般滋味从我心头涌了出来。他这么好,我有什么道理要因为别人和他生气呢?

唇瓣抖动,我像蚊子一样呐呐道:“宋未臣……”

他猛地抬起头:“你醒了?”

“嗯,我渴了。”

“好。”

他几步过来将宝宝放在我的身边,我低下头看?#25490;?#20799;,她已经醒了,正转着黑葡萄一样的眼珠看着我,然后发出咯咯的笑声,心中一喜,她这是好了?

急忙摸摸她的纸尿裤,很干爽,他换的?

“小橙子没事,你别担心,喝点水。”他将杯子递到我的面前,目光温柔地看着我。

我摸了一下,嘟嘴说道:“你又不是医生,怎么知道她没事?水烫了,我要温的。”

他慢慢收回举着杯子的手:“我去换。”

男人逆来顺受的行为让我惊诧不已,抬头看了一眼他离开的背影,我瞬间生出一些愧疚来,懊恼的拍了拍头,我忍不住暗骂?#32422;?#19968;句。

“现在呢?”

随意碰了一下:“差不多吧。”

原本想捉弄他的心,见到他这么认真的样子,突然淡了许多。靠坐起来,我双腿拱起,正好让他坐在我的腿边。

他?#32426;?#24494;皱:“今天发生什么了?橙子为什么突然?#29616;?#21040;要去医院?”

“她上午哭个不停,我担心她会不会有其他问题,就着急去医院了,医生说她肠胃消化不良,可能……可能和我吃的东西有关。”我低下头,声音里带着愧疚。

“下次再发生这样的情况,你一定告诉我知道吗?”

他洁净的手掌捧起我的脸,语气不容置喙。

“你还说呢,为什么我打电话给你,你一直都不接。”用力推他?#35805;眩?#25105;心里的那?#25490;?#28779;又燃了起来。

他顿了一下,薄唇轻启:“下午开会手机静音,刚刚才看见,对不起,下次不会了。如果还有这样的情况,你喊家里的司机送你出去。”

“不?#33579;?#25105;?#32422;?#20063;可以。”

心中不爽,他的建议我都不想采纳。

“听话。现在好点了吗?”

在心里白了他一眼:“我本来就没事,你别大惊小怪的。”

话是这么说,但我心里?#25925;?#24525;不住的开心。

?#30333;擼?#25105;们回家吧,我让王妈给你煲了汤。”

怔怔地看着他,我张了张嘴,特别想说能不能不回去……男人的敏锐超出我的想象,他眯着眼睛打量着我:“怎么了?今天是不是还发生了其他事情?”

“没有,没发生什么,不是说回家吗?#23380;?#21543;。”

起身的时候,身后的宋未臣打量的目光还紧紧锁在我的身上,叹了一口气,我?#25925;?#21676;牙没和他说。

夜越深,风越冷,裸露在外的肌'肤稍微接触一点,就像刀刮过?#35805;悖?#25105;看着身旁始终穿着一件?#32435;潰?#19968;件大衣就完事的男人,又低头看看?#32422;海?#35065;得跟个粽子似的。

“在这等我,我去开车。”

这个点,还有加班的人出现在大厅里,看见宋未臣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将目光驻足在我们身上,想起?#32422;?#36825;臃肿的身材,我急忙垂下头,推搡他:“你快去吧。”

他轻笑一声,居然上前一步将我和橙子搂在怀里:“我都没?#24736;?#20320;嘀咕什么?”

大厅里驻足的几个人顿时发出惊呼一声,我脸色一红,向他胸膛捶去:“快走快走。”

回到宋家的时候,已经是十点了,宋宅一片寂静,但通亮的大厅让我知道还有人在。

“回来了?”

?#25991;?#19981;知道是?#20154;?#26410;臣?#25925;塹人胃福?#20294;绝不是在等我,视线从我身上划过,片刻未曾停留。

宋未臣慢条斯理地将手中的东西放下:“嗯,妈,橙子今天不舒服您知道吗?”

她皱眉看了我一眼:“不舒服?有这回事?我不知道啊,陈妍没和我说,。”

我错愕地看着?#25991;福?#25105;是没想到他回来会问她,但也绝没想到?#25991;?#23621;然否认了。气氛一时凝结。恰好,王妈这时候走过,我恨不得让宋未?#21450;?#21018;刚的问话再重复。

“王妈,宋然今天生病了,你知道吗?”?#25991;?#21898;住王妈,她一副不知所云的样子,让我的脸顿时沉了下来。

王妈看看我们三个人,半响才小声道:“确实听见小小姐有哭,但是不舒服……夫人我也不知道。”

“那就对了,宋然不舒服你怎么不说呢,你看未臣?#25346;?#20026;我们虐待孩子呢,你下次可得注意点,说话别说一半,让人误会。”她语气中带着强烈的责备和不满。

我没有理会?#25991;?#30340;话,反而是抬头嗔了一眼宋未臣,微微?#32963;?#20102;声音:“宋未臣,我又没说妈知道了不管,你干嘛这样问,你看妈现在都生气了。”

话音?#31456;洌?#19977;道视线就齐刷刷地看向我,我咬牙?#21644;?#36814;向他们的目光。

宋未臣将我们的神色收进眼底,良久才说道:“妈,是我问的不对,陈妍确实没说什么。”

“未臣你……”

“妈不早了,您早点休息吧。”

?#25991;?#30634;了我一眼,神情再也没有之前那么盛气凌人。

忍?#25490;?#27668;走进房间,房门关上的那瞬间,我直接将东西都摔在?#35828;?#19978;,胸膛也不禁一起一伏……

“怎么了?”

第264章 重男轻女

“怎么了?”我讽刺地看着面容沉着的宋未臣:“宋家原来这么重男轻女,幸好你是个儿子。”

他蹙眉,不悦看了我一眼:“你这话什么意思?”

心中一火,我忍不住?#32963;?#20102;声音:“什么意思?我不信你听?#24576;?#26469;,橙子生病你妈真的不知道吗?”

可这?#25490;?#28779;就像打在了棉花上,宋未臣只是越过我将橙子轻轻放在了小床上。我怔怔地看着他的背景,目光微闪,我突然觉得一切很没劲。

“算了,当我没说过吧,我去洗澡了。”

低低的声音,像是对他说也像是对?#32422;?#35828;。

背对着他,我的肩膀都耷拉下来,支撑着那么久的精力一下子消失殆尽。

身后传来一阵短促的叹息声,我脚步一顿,余光看见宋未臣的影子朝我走来,我的心一颤,步子怎么?#25165;?#21160;不了。

“陈妍,世界上的事情不可能完美,你明白吗?”

他的胸膛慢慢覆上我的后背,将我圈在了他的怀?#23567;?br />
喉咙发紧,嗓子眼更像被什么堵住了无法说话。

“我知道你可能会受一些委屈,所以我尽可能的站在你这边保护你,但是从你答应进宋家的这一天,你就应该知道,会有很多无法控制的事情出现在你的面前,你要如何面对这些事情,不仅仅是我一次两次的维护便可?#36234;?#20915;,如何平衡?#25925;?#35201;靠你。”

他低沉?#24049;?#30340;嗓音回荡在我耳边,没有任何旋律,却像一首能?#35805;?#25242;人的歌曲,让我的心一点点沉淀下来。

眼睑下垂,我看着他环绕在我腰上的胳膊,慢慢消化他少有的这样细碎言语的安抚。

房间里静的可怕,钟表的声音一针一针的走动的声音都听得见。

良?#33579;?#25105;才动了动嘴?#21073;骸?#25105;真的可以面对吗?我也不知道了……”

“我相信你。”

“嗯。”

没想到他几句话就轻而易举化解了我的怒气和不甘,闭起眼,我感受这短短?#22868;?#30340;转变,他说的我都懂。

生活不仅仅是我和他,还会产生各?#32622;?#30462;。

但是让我放弃和他在一起?不,我在心里拼命摇头,这辈子我都不想放开身后的男人。

我明显感觉身后的宋未臣在听见我这句好后,松了一口气,鼻尖微酸,我想起?#32422;?#24403;初说的话,?#32422;?#26159;如何在他面前信誓旦旦地说要得到他母亲的?#19981;?#30340;呢?

轻轻地吐了一口气,我眼中?#20937;?#29409;黠的笑。

“可是怎么办,我?#25925;?#24456;难受……恐怕是好不了了,诶。”

我的声音里刻意透露出委屈和沙哑,听起来像是随时会哭出来,果然,身后的人一听见,高大的身影顿时僵硬起来。

他慢慢收紧放在我腰间的手:“陈妍,我……”

在他看不见的地?#21073;?#25105;嘴角勾起,但声音却?#37027;?#28155;加了一些哽咽:“你什么,反正你们都欺负我。”

但好戏还?#24576;?#23436;,门外就传来?#35785;诉说那?#38376;声。

?#21543;?#29239;,是我。”

我的面色不禁一冷,王妈这个点过来?她刚刚在楼下附和?#25991;?#30340;事情,让我对她的那点好感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

我闭紧了嘴?#20572;?#21407;来?#24613;付号?#23435;未臣的心也没有了。

“王妈,什么事情?”

门外静默了一会,半响才回道:“您晚上吩咐熬得汤已经好了,我盛了一些过来,你们要不要……”

王妈的声音越说越低,最后我都快听不见了。

心里微动,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隔着门,我好像都察觉出她那份小心翼翼。身后的男人没有再说话,似乎在等着我的决定。

“进来吧。”

轻轻挣脱开宋未臣的手,我已经收敛住脸上的冷意。

房门打开,王妈面色有些不自然的站在门口,我心里仅存的那点怒气也被她的神情消磨了。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