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絕對榮譽

點擊:
這是一支代表著特種作戰最頂尖的水準小分隊,猶如皇冠上的明珠,但又是一支不存在于任何正式文件中出現的分隊;所有關于這支分隊行動的報告無一例外都會加蓋“絕密”印章,它沒有番號只有一個代號——203。
這支分隊每一名成員都恪守同一信念——“我唯一的遺憾就是只有一次生命可以獻給祖國!”
一次秘密行動中,203部隊第3分隊隊員秦飛遭遇意外,被部隊認定為“犧牲”,意外地流落他國。
活下去,成了首要的任務。
大難不死的秦飛走上了重歸榮譽的漫漫長路…

第1章 被驅逐的偵察兵

嘭——

D集團軍偵察營小會議室內,軍直偵察營教導員王增明一掌重重拍在桌上。

白瓷杯哐當地跳起來,茶水淌了一地。

“秦飛!你知不知道這樣做的后果是什么!?”

整個小會議室里回蕩著王增明的怒吼。

“報告教導員!我知道!”

“你還沒意識到這次問題的嚴重性!別以為自己是個人才我就不敢拿你怎樣!告訴你!我可以馬上處分你!甚至讓你卷鋪蓋走人,讓你強制退伍!”

“報告教導員!我知道問題很嚴重!也很清楚后果!但我不后悔!讓我再選擇一次,我還會這么干!”

上等兵秦飛的聲音比王增明還大,站在自己的教導員面前,他倔強得像一塊花崗巖。

“你——”王增明氣得滿臉通紅,渾身微微發抖,氣得話都說不出來。

“馬上給我滾!滾出去!”憋了幾秒鐘后,王增明一咬牙,指著門口吼道。

“報告教導員!我是人!我有手有腳!我不會滾!只會走!”站在桌子對面的秦飛卻沒挪動半個腳掌,態度壓根兒不像一個犯了嚴重錯誤的士兵。

王增明覺得全身的血朝腦袋上涌,也許下一秒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帶兵帶了18年,他頭一次遇到敢于當面頂撞上級軍官的士兵。

作為偵察營教導員,王增明感到自己的權威已毫無底線地被秦飛挑戰。

如果不能狠狠處理眼前這個兵,往后這支隊伍就沒法帶了。

會議室里死一樣靜,只有兩人濃重的呼吸聲。

窗外的風停了,午后的營區靜悄悄,只有遠處訓練場上偶爾傳來幾聲吆喝。

良久,王增明終于控制住自己洶涌的情緒。

“我用自己的政治前途保證!”

他伸出手,帶著濃重煙味的指頭幾乎戳在秦飛的鼻尖上。

“有我王增明在偵察營做教導員一天,你永遠沒機會再踏入這個大門一步!

停頓了一兩秒,王增明幾乎跳起了起來,再次咆哮。

“永遠——”

……

卡車上。

上等兵秦飛渾身一震,緩緩睜開雙眼。

視線里一片漆黑,只有自己的95式自動步槍橫放在大腿上。

抬起頭,墨綠色的篷布遮住了星空,車廂里漆黑一片,顛簸的卡車哐當哐當地有節奏搖晃著。

他暗暗嘆了口氣。

“原來是做夢……”

被趕出偵察營下放連隊已有半個多月,偵察兵的生活成了遙遠的過去式,現在自己是戴罪之身,還在等待集團軍的處理結果。

也許……

也許真的像教導員王增明說的,再也回不去了……

如果真的回不去……

他又暗自嘆了口氣,不愿意往下想。

要說和教導員發生正面沖突真有后悔的地方,那就是自己強硬和倔強也許會導致軍旅生涯畫上句號。

至于事情的起因,秦飛卻從未后悔。

正如在偵察營的小會議室里自己說過的那些話,就算時間倒流重來一次,仍舊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沒有半分猶豫!

他輕輕挪動一下身體,忽然聽見車廂角落里傳來低低的交談聲。

“班長,那個家伙是從我們軍直屬偵察營下放過來的?”有人操著河南口音小聲在問。

“嗯,是真的。”黑暗中,班長尹顯聰朝秦飛看了一眼,向詢問自己的兵豎了豎大拇指,“那可是個猛人!”

“嘖!”河南口音的兵吧唧下嘴,對班長的話顯然不相信,“集團軍偵察營的猛人會來我們三炮連?班長你別把我當新兵蛋子,凈吹牛咋呼人……”

撲——

話音未落,尹顯聰冷不丁伸出手,閃電般在河南兵的鋼盔上敲了一下。

“誰有閑心跟你扯犢子?我說是就是,我見過他!去年底全軍訓練尖子比武,我被抽調去搞保障,這事你忘了?”

“咦?好像還真有那么回事。”河南兵似乎有些信了。

尹顯聰又看了看秦飛的位置,似乎想確定對方是不是還在睡覺,然后再次豎起了大拇指:“他可是全軍偵察兵比武的這個,多項比武成績破了集團軍的記錄……”

“嚇!第一名?”旁邊另一個外號小胖的江西兵嚇了一跳,吐了吐舌頭說:“我看他上等兵軍銜,這才入伍第二年吧?偵察營那里可是高手云集的地方,老兵士官一大堆,何況下面師旅團的偵察兵都不是吃素的,憑他能拿第一?”

“我親眼看到的,還能假?”尹顯聰白了小胖一眼。

“可怎么落咱們連隊里來了?”小胖不解。

尹顯聰說:“也許……也許是下連隊鍛煉吧……”

第一個開口的河南兵大嘴嘎嘎笑了,他并不相信尹顯聰的話,這顯然為維護秦飛的自尊。

“嘿嘿,班長別扯淡。我看他是不是犯了什么錯誤被人踹到咱這里來了……”

尹顯聰正準備開口,急促的防空警報聲撕破夜空,打亂了寧靜。

嗚——

“空襲!空襲!注意隱蔽!”

前面引導車的擴音器里傳來空襲警告。

車隊中的團級防空火器全部急速進入戰斗裝填。導彈車的發射架噴出長長的尾焰,在火控雷達的引導下,嗖嗖地刺向長空。

通通通——

大口徑防空機槍同時噴出火舌,密集的交叉火網映紅了整片天空。

“下車!下車!”

車上的士兵手忙腳亂地跳下車,全體離開公路尋找隱蔽物。

轟——

轟——

轟——

剛剛躲進路邊的溝里,導演組預埋的炸藥紛紛引爆,火球從四面八方騰起,氣浪將泥土卷到半空,撲頭蓋腦地落下,悉悉索索砸在路邊的車上。

秦飛趴在一條半米深的土溝里,土屑悉悉索索落到背上,有些鉆進了脖子里。

他小心翼翼地抬起頭,看到不遠處一輛扒掉了軟篷的軍用越野車卷著滾滾黃塵飛馳而至,停在幾百米外,車上有幾個帶著紅色袖章的軍官拿著夜視望遠鏡朝這邊觀察。

果然是天殺的導演組參謀!

秦飛心中暗暗罵了句。

從前天進入演習開始,藍軍的空襲和各種導演組模擬的狀況層出不窮,光空襲一項都已經達到三次。導演組的人似乎在變著法子折騰參演紅軍,讓所有人一刻都不得安生。

空襲持續了十多分鐘,周圍總算安靜下來。

“呸呸呸——”尹顯聰搖頭抖掉滿頭滿腦的土屑,吐出嘴里的沙子,從隱蔽處站起來罵道:“導演組這幫孫子真他媽變態!玩得跟真的一樣!”

大嘴的脾氣就沒那么好了,直接破口大罵:“那幫天殺的是名副其實的神經病!從昨天到現在,這都第幾次了!我們走到哪藍軍炸到哪,像廁所里的蒼蠅一樣,趕都趕不走!”

“累死我了!”小胖扔掉身上的裝具,哈欠連天一屁股坐在地上:“兩天了!足足兩天了!我都沒好好睡過一個囫圇覺,導演組不是空襲就是化武襲擊,要么就是奔襲要么就是機動,藍軍的影子都沒見著就挨了幾次次揍,打仗有這么打的嗎?”

“我老鄉寫信告訴我,他們旅之前也來過這里,不過下場也很慘。據說這個綜合對抗基地成立以來,到這里參加演習的紅軍部隊就從沒勝出過。這里根本不是演習場,是又名的紅軍墳場,進場首先給你炸廢嘍,然后直接通訊癱瘓空軍完蛋,讓你變成瞎子聾子,可藍軍卻是導演組親生的,各種爽,各種開掛!”

當所有人發牢騷時,停在遠處的導演組吉普車轟一聲重新發動,朝車隊飛馳而來。

這次轟炸不知道又得宣布減員多少了,秦飛心想。

從昨晚到現在,自己所在的這個裝甲2團在各種不著調的折騰中已經損失了30%兵力。

還沒進入交火區就折損三分一兵員……

媽的,藍軍果然是導演組親生的!

插著小紅旗的敞篷越野車從秦飛身邊貼身擦過,車上四個穿著03迷彩服的軍官,右臂上套著紅袖章,上面印著三個大大的白字——導調組。

“你們看!導調組那幫神經病來了!”

紅軍的大頭兵們呼啦啦都圍了過來,站在車邊死盯著那輛導調組的車,眼里都快噴出火來。

越野車停下,幾名軍官跳下車,其中一個拿著本子在記著什么,還有一個拿著個手持數據終端機似乎在計算著什么。

很快,秦飛看到2團團長許志遠朝這邊跑來。

雙方敬了禮。導調組帶隊的少校面無表情的撲克臉,像個討債鬼般說道:“22師裝甲2團遭藍軍大規模空襲,人員減員30%,彈藥車遭到直接命中,損毀彈藥30%,武器裝備損壞27%……”

說到這兒遁了一下,朝后面的車隊掃了一眼,拿著筆在空中虛點了幾下,數了幾個數,再次扳起撲克臉道:“團屬炮兵營減員百分之75%,防空火力損失95%。”

“什么!?”紅軍參演部隊22師1團團長許志遠脫口驚叫起來:“扯蛋!”

第2章 損失慘重

許志遠無法接受判定結果。

“我說參謀同志,你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弄錯了!?我方防空火力已經發現藍軍敵機并且進行火力攔截,士兵及時跳車分散隊形就地隱蔽,損失怎么會這么慘!?”

“沒算錯,這次是30架美制B-2隱形轟炸機用激光精確制導炸彈對你們進行空襲,你們團的雷達雖然能發現對方的B-2轟炸機,但攔截時機太晚,別人已經飛到你的頭上了才發現,何況你們團屬防空火力面對B-2隱形轟炸機根本沒技術優勢。所以,這樣的結果很公道。”少校參謀臉上爬滿了狡猾的笑。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