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最強特種兵王

點擊:
軍刀榜,東象、西虎、南狂、北妖,我就是兵王葉凡,綽號【南狂】。
一雙鐵拳,一把軍刀,傲視群雄,舍-我-其-誰!
作品標簽: 熱血、特種兵

第1章 我是養豬的

“佳靜賓館”在西海市絕對是名不見傳的小賓館,全算下來也就二十間房,但因為它座落在國道旁,再加上到附近的大學城只有十多分鐘的路程,所以生意還算紅火。
此時,賓館的前臺處,一個渾身肥肉的六十來歲老頭,懷里摟著一個二十七八歲的漂亮女人,正跟前臺內的年輕人叫嚷。
“100塊?呸,就你這破賓館,一晚還要100塊!?你當是宰豬啊。”
“老頭子,100塊是一分鐘之前的價格,現在漲價了,150塊,愛住不住。”
年輕人叫葉凡,二十五歲,嘴角叼著一根煙,一邊玩著電腦,一邊瞄著老頭懷中的漂亮女人。
嗯,準確的說,應該是在瞄著那女人胸前半裸的雪白,貌似看到高興時,還會沖女人露出一個陽光燦爛的笑容。
不過,當他看向那老頭時,笑容立即變了樣。
怎么說呢,就是笑容和眼神中有一股子邪性,看著會讓人覺得這家伙不好惹,整不好下一秒他會從腰后抽出刀子來砍人。
渾身肥肉的老頭就是忌憚他這點壞相,所以忍住沒有破口大罵,但對方看自己女人的眼光讓他很不爽。
更讓他不爽的是,身旁的女人好似乎蠻喜歡這小子的味道,竟隱隱有點眉來眼去的跡象……
這才幾分鐘啊,難道就對上眼了!?
該死的女人,等會再好好收拾你。
老頭暗罵了一聲,扯開嗓子沖葉凡吆喝道:“你這是什么態度,把你們老板叫來。”
“老板!?嘿,哥就是老板,想告狀是吧。”
葉凡忽然彎腰撈了一把,隨即抓上來一只拖鞋,咣咣就往外走。
“嘰嘰歪歪,沒完沒了,一大把年紀了,竟然糟蹋這樣的好百菜,不賞你幾拖鞋,就對不住我的良心。”
老頭聽明白了,這家伙是準備拿拖鞋打自己啊……還發什么愣啊,跑吧。
他立即扯著身邊的女人就往外跑,那速度,要多快就有多快,完全不像一個六十幾歲的老頭。
“他娘的,有種你別跑。”
葉凡拿著拖鞋追出店面,可惜那老頭早已一溜煙跑出了老遠。
“瑪蛋,跑的比哥還快。”
葉凡嘀咕了一聲,轉身準備繼續回去玩游戲,但前臺旁已多了一個人。
一個女人,二十八、九歲的樣子,正抱著胸,挑著眉頭靠在收銀臺上。
要說她長相、身段和氣質,絕對會讓人第一時間想到一個詞:嫵媚!
真的很嫵媚,貼身紫色長裙下的身段像熟透的櫻桃,凹凸有致的同時,還透著一股子少婦成熟后的勾人韻味。
而她的臉蛋極像江南水岸邊的春色,哪怕板著臉,但她那微微上翹的嘴角,杏仁一般俏美的眼瞳,以及那像是撥動著春意的柳葉眉,都透著一股子勾人心魂的動人魅力。
尤物,上等尤物,最容易讓男人獸性大發的那種。
此時,這尤物正冷眼盯著門口的葉凡,忽然冷冽笑了笑,哼道:
“葉凡,你能耐啊,我才到洗衣房去了一趟,你又攆走了一個客人,真是可以啊,上班才三個月不到,你已經攆走十波客人了,成功的突破到了兩位數,我要不要去買個禮花慶祝一下。”
“老板,這可怪不得我,這色老頭帶著這么一個漂亮的女人來開房,居然還舍不得出房費,100塊錢而已,左磨右磨硬要打六折,太他娘的摳門了,我是替那美女不值,再說了……”
“葉凡。”
“到。”
老板娘沈韻本是想劈頭蓋臉狠狠罵一頓眼前這渾蛋,但看到他應“到”時站到筆直的身板,不由得又哭笑不得。
“你說你以前在部隊是當兵的,怎么我覺得你就像個混世魔王呢?”沈韻很是不解感嘆道。
“韻姐,我在部隊是養豬的,這跟當兵不當兵沒什么關系。再說了,那些豬一個個兇猛得很,沒點脾氣管不往,所以……你應該能理解吧。”
“……”
沈韻一陣無語,也一陣無力,狠狠剮了葉凡一眼后,走回收銀臺里。
她一邊收拾著桌上的煙灰缸,一邊問道:“236號房間怎么樣,去看了嗎?可不能出事。”
“還沒呢,我剛替你在這里守著,還沒來得及去看。”
“那你還磨蹭什么,趕緊去看看。”
葉凡晃蕩著要往收銀臺內走,但沈韻挑著眉毛瞪了過來。
她可沒好態度對待葉凡,主要是這小子不罵不行,稍微對他溫柔點,他立即把自己當老板一樣,高興的時候,還沒羞沒臊的吆喝沈韻干這干哪。
這哪是給人打工的態度啊!
沈韻有時候真懷疑葉凡是不是被部隊清退出來的,或者是在部隊的時候,就是這樣欺負那些豬嗎!?
當然,有時候她也會疑惑,自己這三個月是怎么容忍下來的?怎么還沒有把他辭退?
難道是因為他那股有些讓自己心顫的邪性?
還是他不經意間獨自蹲在窗臺上抽煙的那股落寞?
先不想這些吧。
沈韻看到葉凡仍是往收銀臺里走時,頓時有些冒火,正準備一腳踢過去,葉凡卻忽然掛著滿臉燦爛笑容道:
“韻姐,我先把游戲退出來,等會就上去看看,你不要生氣,很容易長皺紋的。”
“滾,少拿游戲蒙我,你那些瞎七瞎八的網站我已經全把它關了。”
想起網頁上那些晃眼的圖片,沈韻不由得滿臉黑線,真想一腳把葉凡踢到外太空去。
但葉凡仿佛看不見沈韻的臉色,仍是湊到電腦前看了看。
這個時候,他那只右爪子竟偷偷摸摸向沈韻的臀上蹭去。
啊哈,這哪是看電腦啊,分明是想揩油。
可惜,沈韻早有提防,一巴掌拍飛了他的爪子,怒罵道:“信不信我剁了你這只豬腳?”
“不信。”
葉凡仰著頭瞪著沈韻,一臉不咸不淡的壞痞相。
沈韻火冒三丈,就要暴走,然而,葉凡卻一溜煙跑出了收銀臺,屁顛往樓上跑,嘴里還無恥叫著:“韻姐,你逃不掉的,總有一天我會爬上你的床。”
“……”
沈韻一陣頭大,搓著額頭四處掃了一眼,發現沒其他人時,不禁隱隱松了一口氣,隨即又意味難明的笑了一下。
而葉凡已經晃蕩到了236號房間外,他彎著腰,做賊一般偷聽著房內的聲音。
“嘖嘖,好大的動靜,那女的受得了嗎?”他兩眼放光詭笑道。


第2章 太不地道了

沈韻最終還是不放心,跟著葉凡上了樓,主要是擔心葉凡又折騰出什么事情。
等她到二樓時,隔老遠就看到葉凡撅著屁股貼在236號房間的房門上,似乎聽得正高興。
她躡腳走過去,壓著嗓子問道:“什么情況?”
“很震撼!”
沈韻杏目一瞪,狠狠在他腰間掐了一下。
葉凡咧笑一笑:“就是兩人的動作幅度很大,不知道用的是什么姿勢。”
“……就這些嗎?”
“那女的好像在掙扎。”
掙扎?
沈韻眉頭皺了起來,她之所以叫葉凡上來探聽情況,就是因為房內的一男一女開房的時候顯得有些不正常。
準確的說是,那女人的情況有些不正常,臉色蒼白,眼神渙散,似乎有些神智不清的樣子。
如果這女的真的像葉飛所說的在掙扎的話……
“葉凡,敲門,看看什么情況。”
“好呢。”
葉凡果斷“咣咣”敲起房門。
不一會兒,門拉開一條縫,一個黃毛青年探著腦袋瞅了葉凡和沈韻一眼,語氣很沖道:“干嗎?”
“砰!”
葉飛二話不說,一腳踹在門上。
門后的黃毛青年始料不及,一屁股跌坐在地。
葉凡和沈韻趁機進了房間,往床上一看,只見一個年輕女人披頭散發,t恤的領口被撕開了一道口子,露出胸前的一片誘人溝壑。
她正掙扎著從床上爬起來,隱約可見臉上一片青紫,嘴角還掛著血跡……
“救我!”
她搖搖晃晃往葉凡這邊跑,結果腳下一踉蹌,往地上栽去。
葉凡搶先一步扶住她,軟香入懷,伴隨著一股刺鼻的酒氣。
而這時,那黃毛青年已經從地上爬起,幾步沖到葉凡面前,徑直一拳打向葉凡面門。
“他m的,吵老子的好事,找死。”
罵倒是罵得夠兇狠,拳頭也夠利落,但旁邊的沈韻冷不丁的一記撩陰腿。
“嗷嗚~嗷嗚!”
黃手青年一聲慘叫,兩手捂在襠間,夾著雙腿在原地蹦來蹦去。
“滾,不然我報警了。”沈韻冷喝道。
“你個…嗷嗚……你個臭婊-子,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謝大將的人,敢管老子的事,信不信我搞得你家敗人亡。”
“m的,管你是謝大將還是謝小將,竟然敢恐嚇韻姐,吃我一拳。”
葉凡果斷一拳砸向黃毛青年,嚇得那黃毛青年趕緊雙手護臉,結果……
襠間突然一陣巨痛,低頭一看,尼瑪,兩腿間多出一條腿……撩陰腿,明明說是一拳,怎么變成一腿了,好陰險啊。
“嗷嗚~嗷嗚!”
黃毛青年疼得臉都變形了,再次捂著襠部亂蹦。
“傻-逼,聲東擊西都不知道。”
葉凡不屑罵了一聲,氣得黃毛青年臉蛋更是扭曲了。
“你…你……”
“你個毛線啊,再他m的嘰嘰歪歪,我敲碎你兩顆dd。”
葉凡左手抱著女人,右手從桌面上拎起一個空啤酒瓶,照著黃毛青年兩腿間晃來晃去。
黃毛青年身子一哆嗦,夾著屁股跑到了門外,正準備罵幾句時,只見葉凡右手一甩,手中啤酒瓶呼呼飛來。
“梆!”
黃毛青年腦門一痛,眼內金星直冒。
他哪還敢說半個字,一路踉蹌跑到樓梯口,這才清醒些許,當即破口大罵道:“我艸-你大爺的,此仇不報,老子就不叫吳三,m的,你……。”
還沒罵完,忽然看到葉凡從門內探出腦袋……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