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抗戰雙子星

點擊:
飛龍特戰大隊的兩名精英隊員,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之中偶遇一陣怪霧,霧氣消散之后,他們倆卻發現,自己竟然身處1937年深秋的華北平原,自此,兩人開始了自己的抗戰人生。

第1章 這是哪里?

2017年8月4日,華國南部戰區司令部機密室,有人送來了了一份秘密檔案。

檔案袋上,寫著大大的“絕密”兩個字。

和平時期,好久見不到這種能歸類為絕密的檔案了。

因此,接到檔案的檔案員,好奇之下,偷偷打開了檔案袋。

檔案袋里面除了正規的檔案之外,還有一張紙,上面記載著:某年某月某日期間,飛龍特戰大隊某小隊執行境外清繳毒販任務,順利完成,幾部無一傷亡。

但撤退過程當中,該小隊隊員隊員凌寒、張俊杰,代號“07”、“09”,離奇失蹤,活不見人死不見尸。

經查詢無果之后,列入失蹤人口紀錄。

“這兩人也真夠倒霉的!”

檔案員把檔案袋再次封好,隨手放在了桌子上,還不忘嘟囔一句。

“我擦,洞拐,這是什么地方?”

一名手持零三式突擊步槍,身穿叢林迷彩服、作戰靴,頭頂迷彩戰術頭盔的年輕人,一副見鬼的表情,看著眼前的崇山峻嶺,不敢置信的問著旁邊的同伴。

“你問我我問誰去?

真他瑪德見鬼了,怎么一片白霧飄過,咱倆就到了這么一個鬼地方了?”

說話的人跟之前的年輕人同樣裝束,所不同的是,他背后的戰術背包上面,還搭著一支經典的ak47突擊步槍。

“不對,洞九,你看一下,這里的地形不對,而且,空氣中明顯有硝煙的味道”

洞拐突然警惕的對身邊的洞九說道。

這兩人,赫然正是失蹤的凌寒與張俊杰。

被毒販圍攻的時候,極度喜歡收藏各種名槍的凌寒,為了撿一支毒販遺落的ak-47,也就是他背上的那一支,冒險向回突進了一段距離。

作為凌寒的搭檔,也是他的好兄弟,張俊杰自然不會看著凌寒一個人身涉險地,緊跟在凌寒的身邊,為他打著掩護。

如愿搶到了那支ak47跟幾個彈夾之后,兩人不敢怠慢,按照預定計劃之中的安排,向預設地點緊急集合過去。

但是,在路上,突然起了一陣濃霧,把兩人的視線完全給遮蔽住了。

在這片濃霧之中,兩人驚訝的發現,別說先進的衛星定位系統了,連最基本的戰術指南針都失去了效果,就是頭盔上的無線電通話器,也罷工了。

兩人明白,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貿然亂闖,兩人八成是要迷路的。

不得已之下,兩人只好臨時找了個掩體,打算等濃霧散去,設備恢復正常,再向預設地點轉進,跟大部隊匯合。

可誰知道,等迷霧散去,兩人卻來到了這么一個鬼地方。

兩人現在所處的位置,不再是之前的熱帶雨林,而是身處在一個破敗的村落之中,兩人的身后不遠處,就是一座古廟,前邊還有幾顆葉子已經枯黃了的梧桐樹,一陣風吹過,傳來沙沙的響聲。

再看地上,除了殘枝敗葉之外,赫然還有著一個個的彈坑,有的還在冒著一縷一縷的黑煙,周圍散落著形狀各異的彈片。

最關鍵的,地上還伏著兩具尸體。

為什么說是尸體,那是因為那兩人的身體早就已經殘破不堪,身下還有血漬在不斷洇出。

但最讓凌寒兩人吃驚的是,那兩具尸體的裝束,土灰色的老式軍裝,綁腿,破舊的千層底布鞋,兩桿老掉牙的步槍扔在尸體不遠處……

“寒哥,難道這里是片場?”

張俊杰也注意到了那兩具尸體,有些納悶的問道。

聞著空氣中的硝煙跟血腥味道,凌寒神情凝重的搖搖頭,說道:“片場不會有這么真實的效果。”

正當張俊杰要繼續開口的時候,一陣嘈雜的腳步聲傳來,從古廟的墻角,拐出七八個人來,全都是穿著土黃色的軍裝,手里挺著長長的帶有刺刀的老式步槍,頭頂黑乎乎的鋼盔下面,還有著兩片屁股簾子,最前面的那個,步槍上還挑著一面惡心的大姨媽旗子。

“鬼子?”

凌寒跟張俊杰一驚。

眼前這群人的裝束,跟影視劇里面的日本鬼子幾乎一模一樣。

難道這里真的在拍抗日劇,找的群眾演員倒是不錯,一個個矮墩墩的,還真象那么回事。

“啪、啪”兩聲槍響。

那群鬼子裝束的人也已經發現了發現了這邊的倆人,一言不發就舉起手里的槍開始開火了。

“快閃!”

凌寒一個激靈,閃身躲到了一顆大樹后面。

尼瑪!

竟然是實彈!

“俊杰,不對,這里不是片場。

我看,咱倆八成是穿越了。”

沒少看這方面小說的凌寒,有些郁悶的對同樣躲在一棵大樹后面的張俊杰說道。

張俊杰這時也已經反應了過來,時間、地點、周圍的環境,無意不說明,倆人似乎真的穿越了。

“寒哥,鬼子快上來了,現在怎么辦?”

就在兩人說話的這幾秒鐘里,那群鬼子并沒有閑著,不斷有子彈從兩人身邊飛過,而且還架起了輕機槍,開始掃射了起來。

“grd!先打了再說!”

感受到子彈劃過身邊打來的灼熱感,跟熟悉的硝煙味道,凌寒對張俊杰大喊一聲。

同時,凌寒手里的03式突擊步槍,“嘩啦”一聲,已經推彈上膛了。

側過頭來,凌寒用眼角的余光觀察著鬼子的動靜。

隨著后邊的鬼子趕過來,鬼子的人數已經增加到了十幾個,應該是一個標準的日軍戰斗班。

此時,在唯一的一挺歪把子輕機槍的掩護下,那些步槍手正彎著腰往兩人這邊靠近,并不時的開上一槍。

腳后跟一發力,凌寒的身體迅速的趴臥在地上,手里的突擊步槍也同時舉了起來。

“噠噠”、“噠噠噠”、“噠噠”,連續幾個短點射,凌寒果斷的一個翻滾,來到了另一棵樹后面。

以凌寒的身手,雙方相隔不過百十米的距離,剛才的幾個短點射,鬼子已經被干掉了三個人,剩下的那些全都緊急臥倒,開始向凌寒的方向不斷射擊。

這時,張俊杰悄無聲息的從另一側探出頭來,手里的突擊步槍以鬼子機槍手為中心,直接來了一個長點射。

“噠噠噠!”

不到兩秒鐘的時間,大半個彈夾的子彈已經把鬼子的機槍給籠罩在了里面。

頓時,鬼子的機槍啞火了,就連機槍指揮跟兩名副射手,也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第2章 明白了

趁著機槍啞火的功夫,凌寒再次閃身而出,跟張俊杰一起,夾攻趴在地上的幾個小鬼子。

毫不意外的,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兩人已經把地上的六名鬼子全都給干掉了。

沖張俊杰打出一個掩護的手勢,凌寒小心翼翼的舉著突擊步槍,離開了自己的藏身地,向鬼子那邊走過去。

怕眼前的鬼子沒死透,隔著還有二三十米呢,凌寒毫不猶豫的用手里的突擊步槍挨個點名。

凌寒可是直到,抗日戰爭時期,華夏部隊的官兵,經常有人在打掃戰場的時候,死在那些鬼子傷兵的臨死一擊之下。

相比保全自己的性命,凌寒并不覺得這么十幾發子彈是在浪費。

補完槍之后,凌寒來到那些鬼子尸體跟前,開始翻找了起來,希望能找出一點有用的東西來。

一摸鬼子的口袋,凌寒拿出一個蓋著大紅戳的小本子來。

鬼子的士兵證。

凌寒眼神一凝,這果然是真正的鬼子。

確認了鬼子的身份,凌寒不再遲疑,連忙打開士兵證查看了起來。

作為飛龍大隊的一員,必要的外語是需要掌握的,凌寒跟張俊杰在選擇第二外語的時候,不約而同的選擇了日語,因此,對于士兵證上面那些蝌蚪文字,凌寒還是可以很順利的辨識出來的。

第10師團,第8旅團,步兵第39聯隊,第二大隊,第四中隊,第一小隊,一等兵,小野四郎。

看到這里,凌寒終于確定無誤了,自己跟張俊杰就是穿越了。

略一停滯,凌寒開始發瘋一般在小野四郎的身上翻找起來,想要找到其他能告訴他某些訊息的東西。

翻完了小野四郎的身上,凌寒有開始去吉特幾個鬼子身上翻找。

功夫不負苦心人!

終于,凌寒在一個撕鬼子身上找到一張匯款憑證,那上面的日期,赫然寫著:1937年10月10日。

這下,凌寒明白了,自己兩人這時穿越到了1937年的抗日戰場上,結合鬼子的番號,那閑著應該是在魯西北的德州地區。

凌寒在軍校讀研的時候,雖然本身屬于戰術指揮系的,但沒事的時候,他也喜歡去軍史系聽課,還跟軍史系的幾個講師混的挺熟。

凌寒記得,鬼子的第10師團,是在七七事變之后,大約8月中旬,在天津大沽口登錄的,并開始向南攻擊,一路打到了臺兒莊,才因為過于驕狂,讓華夏軍隊取得了臺兒莊大捷。

第10師團,屬于日軍17個常設甲種師團之一,裝備精良,被日軍作為現代化師團的樣板,現任師團長磯谷廉介中將,號稱是日軍內部的三大“華夏通”之一。

“俊杰,搞明白了,趕快過來,跟我一起打掃戰場。”

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凌寒第一時間就決定了,先爭取適應這個時代再說。

而說到眼前,就是如何從鬼子群中跑出去,保住自己兩人的性命。

挑著身材比較高大的鬼子兵,凌寒先扒了兩套軍裝,然后,開始搜集那些鬼子身上的給養,往自己的背囊里面裝。

那邊的張俊杰,也是跟凌寒一般的作態,全是先挑著事物跟飲水,直到塞滿了自己的背囊才罷手。

接著,兩人一人拿起一條三八大蓋,有搜集了一部分彈藥,這才從容的向村落外圍走去。

十分鐘之后,當聽到槍聲的鬼子趕到的時候,原地已經只留下了13具尸體,散落在那里。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