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中国骑兵

点击:
在冀鲁豫漫无边际的青纱帐间,曾经穿梭着一支被命名为“中国哥萨克”的骑兵,他们是八路军一二九师骑兵团。这支部队在抗日烽火中屡立战功:夜袭阳明堡,设伏七亘村,扬威神头岭,截敌长乐村,挺进冀南平原,诱伏香城固,鏖兵白晋路、正太路,攻南关,打榆辽,激战关家垴,开辟太岳、中条山抗日根据地……直到把日本侵略者赶出去。
在1952年国庆阅兵大典上,他们跨着骏马,亮出军刀,骄傲地向世人宣布:中国骑兵不输哥萨克!

引子

抗日战争期间,冀鲁豫战场上曾经驰骋着一支被老百姓称为“黑马团?#34180;ⅰ?#32418;马团”的队伍,他们的番号是八路军一二九师骑兵团,前身是中国工农红军骑兵第三团。

这是一支战功卓绝的部队,也是唯一一支以乘骑作战方式坚持到抗日战争最后胜利的红军骑兵团。在华北平原敌后抗战的艰苦环境中,骑兵们付出巨大牺牲并迎来了最终的胜利。他们剽悍的骏马和?#20142;?#30340;军刀曾经是八路军主力部队的象征。在他们飘扬的战旗上,大写着“胜利冠军”和“哥萨克骑兵”的光荣称号。1952年,他们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骑兵第一师的成员,参加了国庆阅兵大典。

时光荏苒,随着骑兵这个古老兵种退出现役,当年英勇的骑士早已经离开了战马。今天,我们只有借着一位老战士的故事,回到八路军骑兵中间,重温那段血雨腥风的峥嵘岁月,感受抗日战场上的艰难困苦,体会英雄们的悲愤和欢乐……

第一章 当八路去

1937年,十九岁的刘春雷在石家庄?#22659;?#34903;①?#39563;?#39277;庄当学徒。

【① ?#22659;?#34903;:今石家庄市中山东路。】

他是河北南宫县人,家里有十多亩薄田,还开着一家豆腐坊,应该算是小康人家的子弟。京汉铁路、正太铁路相继通车以后,石家庄?#35825;?#23450;县的一个小村子变成了?#34987;?#30340;大城镇。刘家老人瞧着眼热,就把孩子送到城里学手艺。

?#39563;?#39277;庄是个半大不大的二荤馆子,虽?#35805;?#19981;了鱼翅燕菜,但一般的山东口味还算地道。店铺里窗明几净,十几张桌子铺着台布,墙上挂着仿制的名人字画,伙计们也?#24080;?#24471;干净利落。刘春雷十六岁进门当学?#21073;?#22836;一年在伙房拉风箱;第二年上大灶蒸馒头;到第三年就跟着掂弄炒菜锅,什么爆炒双脆、滑溜鱼片、软炸里脊之类已学得有模有样,眼看就能出师了。

可就在这时候,“七七事变?#21271;?#21457;,卢沟桥那边打起来了。饭馆里的客人议论纷纷。有的说,宛平县刨出个石狮子,背上写着“东瀛人有二百年?#35828;溃?#22825;意难违?#34180;?#26377;的说,小日本的腿粗,胳膊短;?#23649;?#21385;害,手上功夫弱,二十九军大刀队正是鬼子的克星,专砍他们的脑袋……

顾?#22303;?#22825;,伙计们不能插嘴,?#33618;?#22312;私底?#36335;?#22016;咕。饭馆的老板倒是满不在乎:“石家庄这里,奉军走了晋军来,北军过了南军到,各路兵马那么多,?#21476;?#20960;个小鬼子不成?”

转眼到了9?#36335;蕁?#24418;势不对了,国军的人马确实不少,可都在往回跑。马厂丢了,沧县丢了,日本人眼看就要到石家庄。街上到处是溃散的败兵,个个垂头丧气,都说?#35805;?#27861;、挡不住。饭馆老板这时候?#19981;?#20102;,赶紧?#24080;?#32454;软准备带着家人逃到西安去。西安是千年古都,能避鬼。当年八国联军打过来,慈禧老佛爷也是在那儿躲着的。

临走之前,老板给伙计们预支了三个月薪水。按他的估计,不出一百天,日本人就会?#32439;摺!把?#20154;就是要钱。到时候国民政府再签个倒?#22266;?#27454;,这事?#36864;?#36807;去了。?#19968;?#20102;这么大岁数,什么没见过!”

饭庄关门歇业,学徒也就当不成了。于是,刘春雷?#24080;?#19996;西回南宫老家去。

南宫这地方属于直隶省,巨鹿故土,历史悠久,人杰地灵。三国时候出了个武将文丑,被关云长一刀给砍了?#24187;?#22269;时出了个军阀刘珍年,又被蒋介石一枪给毙了;如今只有个唱京戏的尚小云还活得挺好,?#20843;?#22823;名旦”里头武功第一,?#19978;?#20013;看不中用。所以,刘春雷回到家乡时也没有什?#26149;?#30340;计划,每天跟着父亲?#21335;?#36214;集卖豆腐,打算等日本人走了以后再接着学炒菜,然后自己开个饭馆什么的。

一天,胡彦明和几位师兄弟找来了。

河北乡间有练武的?#20843;祝?#23567;伙子刘春雷也学过几?#23567;?#22826;祖翻拳?#34180;ⅰ?#19977;皇炮锤?#34180;ⅰ?#36213;子龙大枪?#34180;?#36825;胡彦明算是他的师兄。胡彦明家里穷,从小在估衣铺(卖旧?#36335;?#30340;店铺)里做杂工。东家儿子的腿脚有残疾,由他每天背着去上学。先生?#37096;?#30340;时候他就站在外面听。放学的路上有人欺负残疾少东家,东家又叫他去练武当保镖。结果几年下来,少爷的本事没啥长进,当小伙计的倒学了个文武双全。

胡彦明进门就问:“?#22346;?#38215;的事,听说了吧?”

1937年10月12日,日军在距离南宫县不远的藁城县制造了骇人听闻的?#22346;?#38215;惨案。两千五百?#35828;?#38598;镇,竟有一千五百多人被残?#34180;?#28040;息传开以后,老百姓都有点半信半疑的,因为谁也想不到天底下居然会有这么兽性的军队。

“是真的?”

“真的,”师兄弟们嚷了起来,“有人去看过,被吓成傻子了。尸首堆成了垛,脑袋挂在树上,血水都流到镇子外边了。……狗日的东洋鬼子,真是不分?#20449;?#32769;少,见人就杀?#21073; ?br />
“小鬼子是想灭我们的种,窝在家里躲不了灾,要找靠山,要抵抗才行!”

?#20843;?#22836;是一刀,伸头也是一刀,咱们投军去!”

“精忠报国,精忠报国!国家?#36865;觶?#21305;夫有责!”

敢情这日本鬼子不仅是要钱,还要咱们的命?#21073;?#21016;春雷也被?#22346;?#38215;的消息激怒了。大家?#38469;?#23398;武之人,能有这份志气,他也不能当窝囊废,当即击掌同意一起去投军。

可是,正规国军早?#22242;?#24471;没了影,眼下,去投哪支部队才好呢?#30475;?#20249;犯了难。

这时候,外面到处都在拉队伍。五花八门的纵队、支队招牌多得数不清,征兵的人在桌上摆着油饼筐,谁去报名就给几个大饼子。只是,这些“油饼部队”服装?#21191;搖?#20891;纪败坏,各路?#20843;?#20196;”不带兵、不打仗,却忙着娶小老婆。结果弄得是兵比枪多、官比兵多、姨太太?#30452;?#23448;还多,别说打日本不中用,?#22303;?#32769;百姓也不待见。

服装整齐、声势浩大的队伍倒确实有一支,那是八?#36234;?#30340;?#20658;?#31163;会?#34180;?#39046;头的人物叫做“法师?#20445;?#25140;着法冠,穿着道袍,手里拿着青龙宝剑,口中念念?#20889;剩?#22068;里还能“噗噗噗”地喷火。?#20658;?#31163;会”的喽啰们都穿红衣裳,戴红头巾,胸前还围着个红肚兜,上写“封枪不发,化弹为泥”两排字,据说可以刀枪不入。当时,相信这玩意儿的人还真不少,刘春雷他们?#25165;?#21435;参加。

到了?#20658;?#31163;会”的香堂,走进一间小黑屋,里面烟雾腾腾,气味呛人,一个油头粉面、妖里妖气的女?#35825;?#38506;着“法师”烧大烟。刘春雷定睛一看,认识。抽大烟的这位外号叫做“小罗成?#20445;?#24179;素玉面兽?#27169;?#26159;个有名的二流子。大家心里一激灵,赶紧退了出来。

刘春雷的堂姐刘彩霞从街上路过,看见几个小伙?#35825;?#22312;?#20658;?#31163;会”的香堂门口,立刻变了脸:“春雷子!你要是敢跟着‘小罗成’混,今后就别认我这个姐!”

“为啥?”

“黑夜里摸香,跟着他学不出好样来!”

原来,?#20658;?#31163;会”的“法师”一般是在晚上升坛讲经(因为这时候变戏法比?#20808;?#26131;),?#20449;?#20449;?#39556;?#22312;一个黑屋子里,好色之?#39556;?#26102;常借着烧香祷告之际,行一些不规矩的举动,被称为“摸香?#34180;?#22240;此,正经人家的女子不会到?#20405;?#22330;合去,更不会和这些二流子打交道。

彩?#32487;?#22992;是远近有名的美人,她丈夫是南宫县头号商铺“生恒百货”的大伙计。小两口?#38469;?#26412;分体面的人物,平日里最好面子最讲究礼节,自然不能容忍自己的堂弟与“小罗成”之类的痞子有接触。

找不到合适的军队,只好各自回家,刘春雷照旧推着小车卖豆腐。


当时,整个华北乡村都处于无政府状态,各种名目的地方武装打着“保?#19968;?#20065;”的旗号划分地盘,强取豪夺,和土匪军阀没什么两样。这些队伍一旦遇到日本人,不是望风而逃,就是卖身投靠,实在让老百姓非常失望,于是很多人都认为中国就要亡了。

血性青年们不服这口气,可一时间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就在大?#19968;?#24656;焦?#34180;?#20030;棋不定的时候,一支新的军队出现在华北大地。

1938年,?#30053;?#36947;司令员率领东进纵队挺进冀南大平原,一二九师政治部副主任宋任穷也带着一支骑兵部队来了。随着冀南抗日根据地的建立,老百姓知道了一个响亮的名称——八路军。

?#30053;?#36947;司令的队伍刚到,就在平乡县设伏,歼灭一个日军中队;接着,八路军骑兵团又在石家庄外的公路上打掉一个日军小队。百姓奔走相告,?#32769;?#33509;狂。“如果你看见过几十个日本兵就把上千号国民党军队追得到处跑,你就会知道什么叫揪?#27169;?#22914;果你看见一个日本人在街上走,所有的中国人都得向他鞠躬,你就会知道什么叫亡国奴;如果你东西被抢了、房子被烧了,这时候有人挺身站出来,哪怕他只消灭了一个鬼子,他也是咱们老百姓的救星!”

一时间,?#30053;?#36947;的名声在河北被?#24904;?#22825;神,八路军也在民间流传中成为了天兵天将。

1938年5月,一二九师骑兵团来到南宫县,刘春雷第一次见到了八路军。看见骑兵们策马驰骋的英姿,他羡慕极了,发誓一定要加入这支威武神气的抗日队伍。

骑兵团此番到南宫县,除了创建抗日根据地,还有另外的原因。

八路军初建之时,下属三个师的骑兵部队都只是营级编制。直到1938年2月,奉刘伯承师长、邓小平政委之命,一二九师骑兵营才正式改编为骑兵团。编制升格了,上级所提供的却只是一纸命令而已,需要补充的装备和人员,都得由部队自己想办法——这是?#33162;?#20826;军队的老规矩,以前?#38469;?#36825;么办的。

可这事轮到骑兵头上就有点难了。枪支弹药可以向敌人要,新兵?#37096;?#20197;在当地招,但战马?#26149;?#25104;问题。靠缴获吧,一时半会儿也做不到,遇不上敌人骑马,上哪里缴获去?花钱买吧,马匹加装?#35813;刻?#38656;要一百多块大洋。刘伯承师长一个月的津贴才三元钱,土八路如?#25991;?#26377;这么多?#24335;穡?br />
想来想去,只有号召民众主动捐献战马。

可是,走捐献战马的路子也得有条件。一是要有时间。想?#20137;?#32769;百姓把大牲口捐出来,非得做深入细致的宣传动员不可,仅靠战斗间隙的三言?#25509;?#26159;办不到的。二是要选择比?#32454;?#35029;的平原地区开展工作。山区穷地方的马匹少,老百姓想捐也捐不出来。
黑龙江22选5平台
快速赛车开奖网址 排列五走势图500期走势图带连线 500万彩票网澳客网 极速时时彩app下载 辽宁11选5走势图360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百度 平码复式3中2组数算法 玩pc蛋蛋的赚蛋技巧 好运快35分开奖结果 北京11选5加奖详情 足球指数足球即时指数 贵州11选5任五遗漏一定牛 彩客网电子现金劵 雷达体育 广东彩票app掌赚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