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極品小郡王

點擊:
新世紀五好老男人穿越了,爹死了,娘也沒了,十幾個嬌滴滴的姨娘,一個比一個生的風姿綽約。
這風韻,正對口味,只可惜——
妾生我未生,我生妾已老。恨不同時生,日夜化蝶棲芳草。
身為小郡王,大片的山河湖泊等著他去繼承,一輩子的錦衣榮華等著他去享受。
作為女皇前男友的兒子,他表示壓力很大。

☆、第一章 女皇前男友的兒子

韓健死了,死的很窩囊。

韓健是個老實的好男人。

韓健三代單傳,從他往上,三代都是木匠,到他這一代,老爹還是想讓他繼承祖業。韓健讀書時成績優秀,不愿當個敲錘子的。他報考大學時選擇了土木工程。

他完成了從木匠到泥瓦匠的華麗轉變。

三十多歲,韓健活的碌碌無為,小工程師一名,工資勉強養家糊口,除了喝點小酒和看足球,他也沒點別的愛好。

中國男足第二次殺進世界杯,韓健一激動,喝大了,然后就掛了。

韓健不禁悲哀,中國足球踢的差,愁人;踢得好,害人。

韓健的一生短暫而又無趣,不偷不搶,不坑不蒙不拐不騙,為人實誠,待同事友善,鄰里和睦,家庭幸福,身體倍棒,吃嘛嘛香……

他唯一的缺點就是喜歡喝點小酒。煩心了喝點,高興了喝點,有朋友一起喝點,一個人小酌也要喝點。

這一喝,喝出事來了。

“酒精中毒!”醫生在病危通知書上簽了字,臨走,醫生發現這個將死的病人,臉上還掛著笑容。

“死的很安樂,沒遭罪。”

“不過哥們,好死不如賴活著,有下輩子,少喝點。”

……

……

韓健稍微有意識,他感覺全身有一種緊縛感,粘糊糊的。

被捐給醫院當標本,泡福爾馬林里?

他的意識斷斷續續,他盡力要睜開眼睛,日復一日。他告訴自己,老子不能死,老子這輩子還沒活夠。

終于有一天,他感覺身體超脫了某種束縛,然后他睜開眼了。

多么美妙的一天,陽光,穿過窗欞的格子,灑在他臉上,讓他眼睛睜不太開,溫暖和煦的午后,如果有點小酒就更棒了。

好了傷疤忘了疼,韓健總是如此。迎著和煦的陽光,呃,活著的滋味真好。

等等,眼前這兩個晃動的黑乎乎的是什么東西?

兩個腦袋,不對,是三個,很多個腦袋。

美女護士!?

素顏闌珊,國色生香美人坯子,只是神容有些凄切。他一邊感慨意醫院護士的素質高,一邊在琢磨著她們在為何要抹眼淚。

護士小姐真是多愁善感,看我醒了,替我開心?

韓健張開嘴,嗓子被舌頭堵住,只發出“嗯”一聲,他正感覺哪不太對勁,突覺下身涼颼颼的。

誰在撥弄我小xx?

“是個男孩。”

“怎么不哭?”

“苦命的孩兒,生來就沒有爹娘,我們會待你視如己出。”

完蛋了,完蛋了。

韓健在心里對自己說,可千萬別是剛下來的崽。

老婆女兒,我愛你們。老爹,你欠我的一百塊賭債還沒還呢。老板娘,說好月底的獎金呢。老板,我可沒對不起你,雖然老板娘總**我。

好閨女,中國隊奪得大力神杯,家祭無忘告乃翁……

不走黃泉路?不喝孟婆湯?

“快看,他好像在動。”

“快抱緊他,可能是餓了,想吃奶了。”

“去哪去給小家伙找奶水?”

韓健感覺自己很無助,就這么被個穿著古裝的美女抱著走來走去,掙扎也無用,剛出生的嬰兒沒長牙,舌頭不聽使喚,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最后突然一個肉乎乎的大東西擺在面前,他張口吮了下去……

跟誰為難,別跟肚子為難。

只有吃飽了肚子,才有力氣發牢騷。

……

……

歲月如同殺豬刀,紅了櫻桃,綠了芭蕉。春去冬來,轉眼韓健來到這個世界已有三年。

三年嬰孩時期,對于普通人來說,那就是南柯一夢,能回憶起來的片段,也許只有一星半點。但對于韓健來說,這三年度日如年。

三歲的韓健,已經會說話了,咿呀學語。家里的女人很高興。

但韓健真正會說話,已經是快三年前的事,等他理順了舌頭,說繞口令也能說的很流利。可問題是他不想被人當成是怪胎。

通過三年的觀察,韓健發現身邊的情況很復雜,復雜到他要消化很久。

對于一個三歲嬰孩來說,本來做不了太多事。凡事就怕有心人,韓健從還不會走路,就對書本很感興趣。于是他了解到很多沒聽家里女人說起的秘密。

他是個遺腹子,老爹死在戰場上,而老娘,在生他的時候因為難產死了。

沒爹沒娘,對別人來說,是很痛苦無奈的事。但對于韓健來說,卻是好事,至少他不用再去承擔一份感情包袱。

老爹地位很高,是魏朝的郡王,鎮守著魏朝的東垂。

這個魏朝,不是三國的魏,也不是南北朝時期的北魏。這是個歷史走上岔路的時代,在這時空里,秦漢是存在的,甚至也有三國鼎立。但諸葛亮六出祁山,把曹魏給滅了,后來諸葛亮廢了劉禪,自己當了皇帝。

再過了幾十年,諸葛亮的兒子把江東也平了,統一了天下。而后又過了幾百上千年,朝代更迭了幾次,才到了魏朝。

跟韓健熟知的北魏相類似,魏朝也是占據了江北,是為北朝。而在華夏的江南,是另一個王朝,名為大齊。

北魏南齊。

韓健了解到,北魏的皇帝是女皇,這個女皇,還跟他有點“關系”。

老爹名叫韓珪,是將軍出身,少年得志,累計戰功為郡王。韓珪,跟曾為長公主的女皇關系很**,聽說曾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

但后來老爹選擇了老娘作為妻子,至于原因,韓健無從知曉。但韓健隱約感覺出,應該跟女皇登基有關,老爹不想當女皇的“寶寶”。

女皇應該對此事很氣憤,在老爹跟老娘成婚后不久,女皇就賜了很多京城里的名媛給老爹當妾。這些女人,就是韓健平日里需要面對的姨娘。

從二姨娘,到十二姨娘,一家子女人。

老爹一時間消受不起,他跟老娘感情很深,趁著這些名媛還沒送上門,他就隨軍南下出征南齊,從此一去未回。據說是死在了金陵之戰,尸體都沒運回來。他成了遺腹子,而家里的姨娘也成了**。

韓健了解到,女皇在被他老爹韓珪拋棄以后,一直云英未嫁。

這是要多么苦大仇深?

韓健意識到,他是小郡王,以后是大魏朝東南六郡十七州八十二縣的主人,一輩子不用再操勞就會有錦衣榮華給他享受。

但他也是女皇前男友的兒子,這是個很危險的身份,也許在將來的某日,女皇看他不順眼,就把他干掉了。

☆、第二章 偷雞賊

韓健不想當怪胎,但郡王府一家女人眼中,他就是個怪胎。

韓健出生后不久,姨娘和丫鬟便發現他不會哭,怎么逗也逗不笑。不會哭笑,這樣的嬰孩基本被定義為“傻子”。但小韓健平日的所為,卻并不傻。

韓健每次要大小便,都會“喂喂”叫兩聲丫鬟,開始時丫鬟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等習以為常,別人就知道,他一“喂喂”,就要換新尿布。

韓健雖然不會哭笑,卻好像很“善解人意”,聽到別人說什么,總會豎著耳朵聽,時常還會作出嘆息和類似自言自語之舉。他不到周歲學會走路,兩歲還不會說話就已經抱著書本死盯著看,他的種種表現很像個小大人。

更讓一家女人不解的是,小韓健居然挑食!

緣起韓健一歲時換了奶娘,府里新找來的奶娘,怎么喂奶他都不吃,這讓家里的姨娘和丫鬟很著急。最后韓健自己也忍不住,憋出個“丑”,家里的女人一驚,難道這就是小韓健絕食的理由?

后來府里選奶娘,都要經過小韓健的把關。只有韓健手指頭選中的奶娘,他才肯吃奶。

等換過奶娘,韓健的胃口才稍微好了些,到他兩歲,韓健原本的奶娘又生了個女兒,再來王府當奶娘,他的食量才逐漸正常下來。而此時,他已經開始喜歡吃米粥就咸菜。雖然經常不消化拉肚子,但他仍舊吃的很帶勁。

到三歲時,韓健開始“咿呀學語”,逐漸會叫姨娘,沒人的時候滿院子溜達。家里女人很高興,因為這說明韓健不但不傻,而且很聰慧。到四歲,韓健已經經常偷跑出王府大門,到外面“結交朋友”。

韓健想的是,就算不能為成年以后發展幾個狐朋狗友,也要找幾個玩伴,令童年不至于孤單。

韓健身為小郡王,手上總有些好東西,會讓外面的孩子覺得吸引,比如說麥芽糖。

“現在,我問你們問題,你們誰回答的好,有糖吃。回答不好的,靠邊站!”

當他被一群大他一兩歲的孩子圍著,會像一個教父一樣,用他自己的辦法來**這些孩子加入他的“門派”。

“你們說,我們腳底下的大地,是方的,還是圓的?”

一群孩子,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顯然這問題超出了他們認知范圍。對于一些四五歲大的普通孩子來說,玩才是最重要的,誰會管這些?

“是……方的。”終于有個聲音,從孩子堆里發出來,說話時很肯定,“先生說,天圓地方,所以,我們腳底下的大地是方的。”

韓健很高興,終于不再是獨孤求敗。

一個五六歲,臉盆很大的小子,流著鼻涕和哈喇子出來,一身破舊卻很干凈的衣衫。

“錯,是圓的。”另一個聲音響起,“我爹說了,我們腳底下,就是個球。”

另一個小子走上前,看上去跟韓健同齡,個子不高,一身白衣,身上的衣衫是很細的料子,背了一把木劍,好像個游方的大俠。

阮平和司馬藉,是這兩個小孩的名字,也是韓健用麥芽糖結識的死黨,一直到后來,都追隨在他左右。

阮平是個孤兒,在襁褓時被一個教書先生收養,所以從小便掉進書袋里,他不笨,卻認準死理。在韓健看來,這小子被儒家思想荼毒太深。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