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天下王者

點擊:
元末天下,群雄并起,江山如畫,美人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朱元璋、張士誠、陳友諒、徐達、常遇春、劉伯溫、王保保,
皇圖霸業爾虞我詐,百年江山真龍何在?
特種兵蕭云一朝遭雷擊,穿越到了元末群雄爭霸的年代,
從此騎戰馬披鐵甲,刀槍空中舞,氣吞萬里如猛虎,
他俠骨柔情,流連于花叢之中,在那個風云變幻的時代如魚得水。
一朝得遇,風云際會,皇圖霸業笑談中,美人入懷江山逝!

第001章:天降驚雷

九月,艷陽高照,火辣辣的陽光透過樹葉層層的縫隙照射了下來,照在他光滑得如蛇一般的古銅的皮膚上。

“哎,真他娘的舒服啊?”蕭云正懶洋洋的躺在水里,將一雙充滿強勁的右手高高地撬在打桶上,嘴里舒服的吐著氣,熱氣騰騰的水霧迅速的將他強壯的身軀淹沒在水霧之中。

蕭琴今年二十三歲,因長期暴曬的黝黑皮膚閃耀著古銅色的光彩,他或者算不上什么英俊的小生,但將近一米八的身高,沒有半分的多余的脂肪堅實凸起的肌肉、一雙虎目閃爍著皎潔的光芒,高大鼻子,國字型的臉上,渾圓的顴骨配上一張似笑非笑的嘴角,居然有一股說不出的魅力。

這會兒的他心里覺得舒服極了。這么熱的天,世上還有什么比在大桶里泡過熱水澡更令人心情暢快呢?他整個人似乎都已融化在水里,瞇著雙眼,望著頭頂上的樹葉。

樹葉縫隙里,閃爍著幾縷強勁的陽光,讓他有些睜不開眼,他暗罵了一聲:“晦氣”正想換個位置。

忽然,一道刺眼的閃電一閃而過。

緊跟著“轟”的一聲巨響。一聲驚雷劈打在那顆大樹上,大樹被這驚雷所迫,居然發出“轟”一聲,晃了晃。蕭云暗罵一聲“我靠!剛才還好好的天,怎么說變就變啊,也不跟我商量商量,真是的。”罵歸罵,身子卻如狡兔一般自大木桶跳了出來,光著雪白的屁股正望大樹外逃離。

“轟”

驚雷一聲跟著一聲。

蕭云光著屁股快速的沖出了大樹底下,嘴里正嘀咕的暗罵著什么,忽然一聲驚雷自蕭云頭頂一閃而過。跟著“轟”的一聲,蕭琴尚未反應過來,嘴里“啊……?”的一聲,蕭云一頭栽到地上。

當蕭云的父母聞訊領著人趕來,抱起光著屁股的蕭云時,氣息奄奄的蕭云囁動著慘白的嘴唇,喃喃地說了一句話,蕭父滿臉淚痕的傾下耳朵,仔細聽著,蕭云戰栗了一下身子,方才回過一絲氣息,努力地把話說清楚了:“爸……爸……這是什么雷啊……我……得找它說理去……好端端的干嘛劈我啊……”

“你說,你說,云兒,爸爸聽著吶。”蕭父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望著懷里的蕭云,顫抖著聲音不住的道。

“大熱天……這雷聲……怎么往我身上劈啊……我可……沒干什么虧心事……?爸……你可以定要好好追究……追究……這雷聲……的責任……?”

“這……?”蕭父面露難色的道:“云兒啊,這雷聲……雷聲……打死人只能算天災啊……不受法律責任……這事……?”

“那……我不是白死了……嗎……我心不甘啊……?”

蕭云踹著氣悠悠的嘆息了一聲,一縷幽魂,就此飄然而去。

蕭云慢悠悠的回醒過來,全身肌膚疼痛欲裂,駭然發覺自己正躺在一張破舊的木床上,他努力的張開雙眼,但雙眼的眼皮猶如被人拉著一般,勉強的睜開了一道細微的眼縫,模糊中,勉強看到了一個女子,正朝自己走過來,跟著臉上一涼,然后“嗯”的一聲,昏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少日子,蕭云迷迷糊糊之中,隱隱的覺得有一個女子對他細心服飾,為他擦拭身子,喂服湯藥,也不知就這樣渾渾噩噩額之中過了多少時日,終于在一個月明星稀的晚上,他終于艱難的睜開了雙眼,他醒了過來!

“好了,好了,他醒了,他醒了過來!”伴隨一個女子聲喜悅上,蕭云緩慢的睜開了雙眼。

“公子,你終于醒了,可嚇死奴家了!”一個甜蜜的女子俯身過來,柔聲道,說著便將碗里的一碗羊奶遞送了過來:“來,喝點奶!”

蕭云一口氣將碗里的羊奶喝得底朝天。

“好,多喝點,多喝點,能喝東西就好了!”女子語氣之中帶著驚喜。

蕭云咳嗽了兩聲,微微吸了口氣,方扭過臉望了一眼四周,眼前的景象讓他倒吸了一口涼氣。

“天啦,這是什么地方!”

他躺在一張不大的硬板床上,身上蓋著厚厚的棉被,被子上還帶著女子身上特有的淡淡香味,顯然這床棉被是這女子所有。蕭云用力的吸了幾口氣,這才移動著雙眼,打量起來,這里只不過是一間簡陋的小屋,除了一張木床外,屋子里幾乎什么都沒有,顯得說不出的冷清,說不出的空虛,唯獨灶臺上那股熱氣騰騰的大火,還讓人感到一絲生氣。

蕭琴看著這種原始的房屋,心中一寒。

“這是到了哪兒啊?難不成到了地府,難道這就是閻王殿,可閻王好歹也是一個芝麻官,不至于這么慘吧?”

木門“咿呀”一聲,一陣腳步聲響起。

蕭云豪好奇的扭過目光望向了木門,燈光下,只見一個穿著粗布麻衣,頭戴白色頭巾,額前的長發從中間分開各自拉向耳邊與兩鬢只見相交,編制兩天烏黑的大辮子,遠遠望去,猶如兩根大麻花一般,蕭云喉結動了動。

那女子似乎看在眼里,蘋果一般的臉蛋淡淡的露出了一絲笑意,手中捧著一個碗,盈盈碎步朝自己走來。

她鵝蛋臉兒兒十分清秀,雖身穿粗布衣衫,但姣好的身段依舊掩藏不住,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正怯生生地看著他。

蕭琴倒吸了口涼氣,心道:“爺爺的,這女子也太好看了點吧?若是身材再高一點的話,整個一個林志玲啊!”

極度虛弱的身體支撐著這么望了一會兒,又開始搖搖欲倒了,那女子見狀,嚇了一大跳,急忙走了過來。移前跪下,纖手輕輕的伸出放在他的額頭上,很快臉上蘋果一一般的臉蛋露出了一絲甜美的笑意,以悅耳的聲音道:“好了,總算退燒了?”

蕭云“啊……?”的一聲,又昏了過去。

渾渾噩噩的也不知過了多久,蕭云再次醒了過來,刺眼的陽光急刺他的雙眼,他瞇著雙眼讓雙眼適應了強烈的陽光后。才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目光移動的自房屋內四處尋找了一番,卻發現,屋內靜悄無人。

經過連番的休息,感覺精神比起上次要好多了,他雖搞不清楚自己為何會死而復活,但他天生樂觀的性格立馬起了作用,暫時拋開了心中疑慮,勉強的爬了幾下,鉆出了被窩,才發現自己不知給誰換上一身古代的衣服,只不過那衣服比起自己的身材要小了好幾碼,看著自己一身怪模怪樣的古代袍子,蕭云只感覺渾身的不自在,心底嘀咕了道:“爺爺的,這是哪個朝代的服飾,難看死了!”壓著脫下來的心思,走出了木門。

第002章:山中幽谷

門外,刺眼的日頭透過層層的桑樹葉照射了進來,蕭云看得心頭一緊,罵道:“不會又來個驚雷吧?”

“這鬼天氣,怎么這么熱啊,要是有瓶冰鎮紅茶喝喝就好了!”

順眼往天空望去,但見天空藍的可以,大朵大朵綿羊一般的白云在天空飄來飄起,看得蕭琴心中大為震動,這一刻,他知道自己真的鬼斧神差的回到了古代了,否則怎么會看到這種一塵不染的天空呢?

自顧自憐了一會兒后,心情也好了起來,加上休息了好幾日,體力也迅速恢復了過來,好奇心大起:“救我的那個女子倒地是何種相貌呢?她怎么會救了我呢?”

蕭琴沿著欄桿走出了木屋,原來這里是一個幽靜的小山谷,一道溪水自門前順流而下,涓涓的水聲,透著寧靜和祥和,不遠去傳來陣陣的女子的歌唱聲,聲音不大,但帶著歡快,“那女子會不會在溪水的下面呢?”蕭云在心中不斷的嘀咕,雙腿早已不由自主的沿著溪水望前面走去,溪水的兩側多是桑樹,桑樹上多處留有被采摘的痕跡,顯然這里似乎有人養蠶,蕭云順著喪兩岸的桑樹循著歌聲一路走去。

也不知走了多久,忽然見溪水的中處有一片密林,多是桑葉樹,密林不大,由于溪水的長期滋潤頗為繁密,蕭云沒有一絲疑惑,走入了密林,自從十六歲那年被父親送入了部隊后,以后的日子他多數都是在郁郁蔥蔥的森林里過的,這會兒進入了密林猶如回家了一般。他在密林里足足走了有小半個時辰的工夫,淙淙的流水聲已經傳入耳中。一想到那清澈甘甜的溪水和那朦朦朧朧的美女,不禁加快了前進的腳步。

進了密林的深處,這才發現密林的深處有一個深水澗,由于地勢凹凸不平加上溪水的常年的沖刷,形成了一個天源的小湖,小湖的四周都是茂密的桑樹,這里若不是有溪水引路,要找到這里還真是不易,從幾顆大樹的老根低下鉆過,小湖已然在眼前,

蕭云打量了一番后,見沒人,心中嘀咕道:“咦,奇怪了,明明聽到那歌聲是自這邊傳過來的,怎么這會兒沒有了,難道剛才是我的幻覺不成?”想了半響也想不明白,眼看湖水清澈見底,頓時起了洗一個澡的念頭,見四周沒人,將自己的外衣脫掉丟在了老樹上,隨后將自己的臉深深的埋進了清澈見底的湖水里,冰冷的湖水沖刷著他的臉,蕭云只感覺有一股涼意從腦門一直透到后腦勺,慢慢的游遍了全身,片刻后,他才猛的將臉從湖水里抬了起來,猛了吐了口氣,伸出右手在臉上摸了一把,隨后把頭探出水面的正前方,打量著水中的景色。

忽然不遠去“嘩啦”的一聲巨響,蕭云直覺眼前一道白光一閃,猶如一道閃電,蕭云頓時嚇了一大跳,心道:“不會吧,還來!”正吃驚之余,只見小湖的另一頭一個渾身雪白的女子正從水底“嘩”的一聲,竄了出來,魚一般的游到了對岸。蕭云沒想到大白天的還有如此美事,一雙眼不由自主的望了過去,白雪一般的后背,加上微微翹起的臀部和一對渾圓修長的美腿還殘留這淡淡的水珠,

頓時引起了蕭云的反應,不知是好久沒見女孩子了,還是生理反應,蕭云的下面的銀槍居然無恥的硬了起來,蕭云暗罵了一聲:“無恥”想移開目光,無奈目光絲毫不為意志轉移,盯得比先前還要猛。

那女子用岸上的毛巾輕輕的擦拭著光滑的身軀,蕭云的方向正好如她斜對著,在她擦拭身軀的時候,恰到好處的看了個遍,下面的銀槍頭早已火一般的在燃燒。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