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逍遥游(月关)

点击:
阴差阳错,误入大唐。这里有丰神如玉的李淳风,这里有腹黑闷骚的袁天罡。这里有婉媚无双的小高阳,这里有豆蔻十三的武媚娘。既来之,则安之,且看他一恩一仇、一情一梦、一信一诺间,如何嬉闹贞观,玩转大唐!

第001章 我有个秘密

“人,是?#30097;?#30340;!但,也不是?#30097;?#30340;!”

经过几个月的牢狱生活,再说起这件事时,李鱼就像说起别?#35828;?#25925;事,语气淡然,毫不激动。牢房的天窗就开在他头顶三丈处,月光从天窗里透下来,一束锥形的清光正笼罩在他身上。

他单足?#23454;?#32780;座,头披散,凌乱的间?#19988;?#24352;颇为俊俏的脸庞,周正而精致的五官,双眼熠熠有神,鼻梁挺拔,尤其是唇形优美如弓,是俗称的丘比特弓型唇。

在他身?#25300;?#22352;着七个狱友,摸着肚皮的屠夫老范,扣着脚丫子的船老大刘云涛,光头僧人大弘,一部美髯的戏园子康班主,容貌俊俏仿若女子的华林,瘸子马浑儿,魁梧粗壮的金万两。再加上李鱼,恰似八仙。

八个人俱都身穿白色囚服,蓬头垢面。月光下的李鱼和月光之外的他们,形像上呈现出明显的层次感,人人静坐,仿佛一副颇具禅意的油画,如果不是正有几只苍蝇在他们中间飞来飞去的话。

李鱼一抬手,施展出他在牢里几个月练就的捕蝇无影手,轻而易举地挟住了一只苍蝇,仿佛迦叶拈花般抬头仰望,天窗外正有一轮明月高?#36965;?#26446;鱼悠然吟道:“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23637;?#20154;。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好诗!好诗啊!”

刚刚还一脸呆滞的犯人们仿佛突然被激活了,立即鼓掌叫好!

大唐可是诗的国度,虽说这些犯人里边未必有一个正儿八经的读书人,但耳濡目染之下,他?#19988;?#30693;道有人吟诗的时候是该大声鼓噪喝彩的,要不然……显得他多没文化。

李鱼一脸不屑,斜眼瞟着他们,嗤地一声冷笑:“叫什么好?这诗好在哪里,你们懂吗?一群土包子,装什么雅人?#20426;?br />
众犯人讪讪地放下手,羞愧地低下了头。

李鱼继续鄙夷:“你们知道这诗是谁写的吗?#20426;?br />
屠夫老范小心翼翼地问:“这个……正要请教!”

“那个人……”

李鱼抬了抬手,刚要讲讲诗仙李白的生平经历,忽然想到现在是大唐贞观六年,李太白还没出生呢,不由得悲从中来,黯然叹道:“那个人……哎!还未出世呢……”

李鱼张开挟住的两指,?#23194;?#33485;蝇飞了起来。目光追寻着苍蝇盘旋飞去的痕迹,眼神也渐转迷离起来。

李鱼不是这个时代的人,?#26082;?#22320;说,是他的灵魂不属于这个朝代。他还能记起一些前?#23601;?#20107;,他记得他?#19988;?#21315;多年后的人,他穿越时空的?#19988;荒輳?#32654;国刚刚大选换?#20439;?#32479;,新任第一公主大长腿高?#32617;担?#37027;气质那风度,迷得他直冲川普喊岳父。

可他却记不住自己以前的身份、有过哪些家人,以及他如何穿越而来。也许是穿越时空时伤了脑子吧,他现在只记得自己的本名叫杨冰,而不是现在这个身份----李鱼。

关于李鱼的身世,他倒是记得清楚,应该是附身时继承了李鱼此?#35828;募且洹?#26472;冰附著在李鱼身上时,李鱼正紧握着一口杀猪刀趴在地上,?#37117;?#36824;在滴血。在他面前,一个身穿赭黄色牛皮铠甲的将军躺在血泊当?#23567;?br />
他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旁边一群身穿赭黄色军装的大唐士兵给打晕了,等他再醒过来,已经被关进了利州大牢,被判处死刑。

可怜的杨冰,刚刚穿越就摊上了人命官司,目前为止,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完全是靠李鱼的?#19988;?#20197;及在监狱中与他人进行的接触。

李鱼,十九岁,剑南道利州人氏。

六年前,原隋朝大将李圆通的儿子,如今的大唐利州都督李孝常反了,麾下叛军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判军小头目石三为了省下一双皮靴的钱,杀死了李鱼的父亲,皮匠李老实。

李孝常兵败后,新任利州都督武士彟到任,召辑亡叛,安抚地?#21073;?#36867;上山去的石三趁机带了些?#20540;?#19979;?#21073;?#25237;靠武都?#21073;?#25671;身一变又成了官兵,居然还得到一个执乾长的官?#21834;?br />
李鱼没有忘记父仇,六年前他才十三岁,就已矢志复仇。六年间,他不断寻访技击高手学习武艺,共计拜师十八人。六年后,他已成大成人,也终于找到机会,在闹市街头手刃石三,为?#21103;?#20102;仇。

杨冰被关进大牢后?#27492;?#27492;事,认为李鱼应该是在刺杀石三之后,在士卒们的暴打中当场就丧了命,而他不知因何缘故,好死不死地附在了李鱼的身上,结果替李鱼承担了杀?#35828;?#32618;名。

做为一个穿越者,杨冰当?#24187;?#30333;“穿越第一守则”就是不能暴露自己的真正来历。可他在利州被捕入狱,又被押解到长安,关进长安县狱,辗转数月,明天就是九月九秋决之期了,若再不说,他的穿越重生之旅,就如一个泡沫,消逝的将无声无息。

“这个秘密,我本来不想说的,可明天就是秋决之期了,我若再不说就永远没有机会了,我不想被装进棺材的时候,还无声无息,没人知道我来过……”

李鱼仰望明月,眼泪湿润了。

他慢慢说起自己莫名来到这个世界的经历,说到悲伤处,不禁潸然泪下,但众狱友的?#20174;?#26174;?#24187;?#26377;被他带入同一情绪,众人都?#19988;?#33080;的热切,屠夫老范兴奋地道:“那你快说说,你说的那个时代,和现在有些什么不同?#20426;?br />
李鱼的精神恍惚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我们那个时代啊,已经没有?#23454;?#20102;。人口呢,比现在多了好多,房子越建越高,有的比山还高。我们买东西都不用去店里了,在家打开一面像镜子似的东西,就能从中选择想买的东西……”

李鱼想到什么说什么,杂七?#24433;说?#35828;了很久,直到发现大家望着他的目光有些古怪这才住口。

屠夫老范摸了摸满是脂肪的肚子,?#24352;?#22320;点头:“小李很有想法!”

船老大刘云涛扣着脚丫子,凑到鼻子底下嗅了嗅:“故事很有趣呢!”

李鱼:……

盘坐在李鱼对面的美髯公康班主拍了拍李鱼的肩膀:“李家小哥儿,你若能侥幸不死的话,记得去道德?#36824;?#26639;园找我二弟!”

李鱼吸了吸鼻子,泪光莹然地问他:“你是哪位来着?#20426;?br />
康班主一抛美髯,含笑道:“老朽?#35828;?#24503;?#36824;?#26639;园的班主,如今我那戏班正由我二弟打理着,李家小哥儿,你很适合做说书人?#29275; ?br />
李鱼:……

僧人大弘挠了挠大光头,疑惑地问李鱼:“李家郎君,你识字吗?#20426;?br />
李鱼犹豫了一下,字他当然认识,不过这个年代还都是繁体字,他大多认得,可要写出来未免就吃力了,所以……他现在应该算是个半文盲?李鱼斟酌了一下,?#35834;?#22836;道:“识得一些!”

大弘和尚恍然:“原来如此,难怪你能编得出如此有趣的故事。”

李鱼:……

船老大刘云?#25105;?#22836;叹息道:“可惜,装疯卖傻是没用的!”

魁梧的金万两打了个哈欠:“故事也听完了,大?#20197;?#28857;睡吧,明儿早上吃过断头酒,打起精神好?#19979;罰 ?br />
金万两说完,猪一般往地上一倒,马上打起了呼噜。

李鱼一脸茫然,这就完了?我下了好大决心才说出深藏心底的大秘密,你们居然浑若无事地就睡了?这分明就是七头猪啊!明天就要被杀头了,可这几头猪今夜居然还能睡得如此安详?!

第002章 贞观六年的那轮月

李鱼看看七倒八歪地躺下的众人,气极败坏地重申道:“各位,我可不是这个朝代的人,我来自一千多年后啊!”

瘸子马浑儿抓过一块青砖当枕头,闭着眼睛漫不经心地道:“那又怎样,还不?#19988;?#34987;砍头?#20426;?br />
李鱼愤怒地说道:“我是冤枉的!”

金万两香甜地打着呼噜,船老大刘云涛枕着手臂,懒洋洋地抖着二郎腿:“你说你是冤枉的。可人是你这个身子杀的吧?#20426;?br />
李鱼用力点头:“对!但是……”

刘老大打了个哈欠:“那么官府现在要处死你这个杀了?#35828;?#36523;子,有什么不对?#20426;?br />
李鱼登时呆住,一时竟无言以对。

大弘和尚叹了口气,双手合什,宣了一声佛号:“阿?#28382;?#20315;。就算如你所说,可如今你既然占了人家的身子,自然就得承担人家的业果,又有什么冤枉的呢?#20426;?br />
大弘和尚摇了摇头,也倒头睡下了。

性情模样都仿若女子的华林见李鱼呆呆怔,不禁生起同情之心,他也认为李鱼是在胡诌,意图为自?#21644;?#32618;,但大家都?#19988;?#27515;掉的人了,未免同病相怜。他叹了口气,轻声问道:“你既然觉得自己冤枉,有跟官府说过吗?#20426;?br />
李鱼看了看?#39663;?#20498;头睡去的众人,茫茫然地道:“连你们都不信,我纵然说了,官府会信么?#20426;?br />
瘸子马浑儿嘿地一声,道:“那又何必再说?睡吧,今天睡下,明天还能起来。明天睡下,咱们就要长眠不起了。”

?#22253;?#20027;叹息一声,小心地把他的大胡子在胸前铺好,双手交叉放在腹部,仰卧着,安祥地睡去。

李鱼感到一阵乏力,沉默半晌,?#19981;?#32531;地倒在?#35828;?#19978;。是啊!明知道无论怎样挣扎都?#19988;?#27515;,还有什么好说?可他不?#24066;哪牛?#20182;想叫人知道,他曾经在这里存在过。

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如果自始?#26519;?#19981;曾有人知道他的存在,那到这世上走一遭,又有什么意义呢?可是,同牢房的这七个人,明日一早也?#19988;?#19968;道上法场的,说给他们听又有什?#20174;茫?#36824;不?#19988;?#26679;要把这个秘密带去阴曹地府?

李鱼仰卧着,两行清泪缓?#21495;老?#33080;颊。

天空一轮清冷的明月,清冷的月光撒在他的身上,李鱼仰望着清冷的月光,喃喃自语:“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尼玛,我是今人,我是见过古时月的啊!”

***   ***   ***  ***   ***

九月初九是常参日。只有在京五品以上官及供奉官、员外郎、监察御史、太常博士临堂朝参。常参不用摆大?#38054;蹋?#20165;处理紧要大事,全部过程只是从?#21280;?#21040;辰正大约大半个时辰。

李世民临朝,将当?#32617;?#35201;大事处理一番,便罢了早朝,转到紫宸殿,太监呈上御?#29275;?#26446;世民用罢早?#29275;?#23433;公公便捧来厚厚一摞奏章,毕恭毕敬地道:“圣人,这是刑部呈来的大理、京?#20303;?#19975;年、长安等狱疏决人犯的名单,还请圣人?#28147;觶 ?
黑龙江22选5平台
江苏时时彩平台 ag真人娱乐投注网 羽毛球比赛规则 见过最牛的两码中特 湖南幸运赛车计划 山东十一选五前三遗漏数据 京东彩票投注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查052 围棋少年第三部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爱乐彩 生肖中特 里昂阿贾克斯分析 湖北11选5是什么时候开始 黑龙江p62走势图大全 山西体育彩票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