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才小毒妃

点击:
第1章 惊悚,要嫁人了

二十一世纪,东海市高级私人医院院长办公室。

“啪”一声,一份厚厚的病例被狠狠摔在桌子上,林院长面色铁青,怒不可遏,“韩芸汐,李先生可是凌云集团的董事之一,他拥有我们医院40%的股权,你必须给他优先?#25165;?#35299;毒!”

面对院长的滔天大怒,韩芸汐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很平?#30149;?br />
“林院长,很抱歉,李先生中的是慢性蛇毒,非紧急情况我这里不?#24066;?#25554;队。”

她长?#20204;宕科?#20142;,一双大眼睛,一对小梨涡,年纪轻轻便以惊人针术天赋闻名中医界,是罕见的解毒的高手,不管是对付动物毒素、植物毒素、化学毒素还是人体内毒素,都是她的强项。

“你这里?你搞清楚,这里是凌云!”院长愤怒?#38376;陌付?#36215;。

“院长,我再重申一遍,李先生不是急症,不管他是谁,在医生面前,人人……”

韩芸汐的话还未说完,院长便厉声打断,“够了,别跟我说什么医生面前人人平等,只有男女之分。韩芸汐,我告诉你,马上?#25165;?#35299;毒,否则,从今天起,滚出医学界!”

警告她?

本以为韩芸汐会害怕,可是,她却依旧平静从容,态度认真,“林院长,在我面前,也没有男女之分,只有两种人,我想救的和我不想救的,李先生我不救,请另请高明!”

她说完,礼貌一笑,转身便走,看似瘦弱的身子优雅而从容,恬静美好中自有一种不容忽视傲骨。

然而,当轩韩芸汐打开门?#20445;?#26519;院长却勃然大怒,“韩芸汐,你敢这么对我说话,你给我站住!”

说着,随手将桌上的病例夹朝她后脑?#33258;?#26469;,韩芸汐一怔,只觉得一股湿热感从后脑勺缓缓流下。

她?#34892;?#38169;愕地转头,可是,都还来不及看林院长一眼呢,整个人便瘫了下去……

三千年前,天宁国。

韩芸汐从花轿里迷?#38498;?#31946;醒来,听到周遭一片喜庆,吹唢敲锣打鼓声此起彼伏,而眼前一片黑。

怎么回事?

韩芸汐将罩在脑袋上的东西扯下来一看,顿是倒抽了口凉气,这……这不是?#25165;?#21527;?

下意识仰头又低头,发现自己一身凤冠霞帔,宛然是个正出嫁的新娘子……醉了!

花轿一颠一颠的,让韩芸汐头疼起来,而这个时候,?#21543;?#30340;记忆也一段段涌入脑海。

无疑,她穿越了,而且一穿越就要嫁人了!

原主是天宁国医学世家韩家的嫡女,?#27493;?#38889;芸汐,因为生母医术?#35828;?#25937;活?#35828;?#26102;的皇后,也就是现在的太后,被指腹为婚给当时的七皇子,也就是现在的秦王龙非夜,当?#34987;?#34987;传为一段佳话,韩家也因?#35828;?#20301;飙升。

可谁都不知道韩芸汐一出生就克死亲娘,还长成了一个不懂医术的废材丑女,婚事因此一拖再拖成为秦王的禁忌,偏偏前些日子秦王惹恼了?#23454;郟实?#19968;纸令下,月底之前择日完婚。

今日,正是大婚的日子。

秦王龙非夜少年封王,是皇位之争中仅存的皇子,年纪轻轻才二十出头,论辈分却是如今唯一的皇叔,可谓天宁国位高权重第一人。

秦王府在城南,韩家在城?#20445;?#33457;轿得由北往南穿城而过,秦王成婚,即便本人没露面却依引得万人空巷,全城轰动。

就在韩芸汐整理这些记忆信息的时候,喜乐戛然而止,只听喜婆大呼,“不好了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第2章 羞辱,明日再来

大喜日子,身为喜?#21866;?#28982;当街高喊不好了?明显是?#23460;?#30340;呀。

韩芸汐正想掀帘子瞧瞧怎么回事,转念一想,身为新娘子这么不顾礼数当街露面,岂不得被古人一人一口唾沫淹死?

?#33618;?#20316;罢,不动声色听着,外头的动静听来,明显围观了不少人。

“哎?#21073;?#38169;了,咱们走错路了,刚刚?#27465;雎房?#24471;?#22812;?#25165;对,咱们给左拐了!”喜?#25293;?#35821;气,就差哭天喊地了。

“我当什么事大惊小怪的。这条路?#26448;?#21040;秦王府。”

“就是就是,王婆婆你老糊涂了不是,大喜的日子说什么晦气话,刚刚不也是你指的左拐?”

……

轿夫你一言我一语说起来,王喜婆却连连跺地,“我就是老糊涂?#25628;剑?#22351;事了!从这里走,至少还得一个时?#21073;?#26032;娘子会错过吉时的!”

这话一出,瞬间全场鸦雀无声。

吉?#38381;?#20107;,别说在古代,在现代都很多人讲究的。

半晌,一个轿夫才怯?#25317;?#38382;了句,“那……那退回去?#22812;?#21543;?”

“说的什么话?”喜婆狠狠跺脚,脸上厚厚的脂粉因生气都裂开了,“新娘子不能回头的,更不能走回头路,你这是诅咒新娘子被休回去吗?”

这话,让轿夫哑口无言了。

韩芸汐在轿子里连连翻白眼,这个媒婆明显是?#23460;?#35201;让她迟到的,秦王府没来迎亲队,新郎官也没来,?#22242;?#20102;个喜婆过来。

这还没进门呢,就给了她一个下马威,误了吉?#20445;?#26085;后秦王府要有什么不吉利的事情,还不都得推卸到她头上来?

韩芸汐恨不得下轿说不嫁,当街甩掉新郎官,可是,她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娘家有豺狼,婆家是虎豹,继承了韩家废材丑女这个身份,她胡来不得。

唯有走一步算一步,?#20040;?#26159;太后赐婚,?#23454;?#36131;令,她倒要瞧瞧秦王府敢拿她怎么样?

媒婆和轿夫商量了许久,最后?#33618;?#32487;续往?#26696;下罰?#22235;个轿夫不要命地跑,把韩芸汐颠得够呛。

但是,最终还是错过了吉?#20445;?#36275;足迟到了半个时辰。

秦王府一丈高的气派大门紧闭,?#22303;?#20391;门?#36393;?#37117;关上,门口围满了京?#21069;?#22995;,早就指指点点议论开了。

“听说韩芸汐可丑了,怪不得秦王连露个脸都不乐意。”

“?#21595;牽?#36830;天下第一美人都想着嫁入秦王府,韩芸汐算什么?我看就算进去了,也是守空房的命。”

“还别说,人家面子大着呢,迟了半个时辰才来。哎呦,等着我这腿都酸了!”

……

如果是以前?#27465;?#38889;芸汐听了这些话,岂不得哭死?可惜,现在的韩芸汐已经不是以前?#27465;?#30031;畏缩缩,自卑自弃的可怜虫了。

她无关痛痒,一边摩挲着脸颊上的瘤,一边?#33145;傲?#32541;隙看出去,只见秦王府大门空?#21561;?#30340;,没有任何一点喜庆的装饰,如果不是花轿临门,谁都不知道这?#21307;?#26085;娶?#20303;?br />
冷冷清清的场?#28216;?#30097;是在告诉韩芸汐,她是不受?#38431;?#30340;,送上门来人家都不要。

王喜婆正在敲门,没敢用力就轻轻地敲,半晌,大门没动静,侧门却开了,一个老守门奴站在门内,没走出来的意思。

王喜?#24085;?#24537;跑过来,很有职业素养,欢天地喜笑得特喜庆,“新娘?#25317;?#21862;!新娘?#25317;?#21862;!”

谁知,那老奴才瞥了花轿几眼,不屑道,“太妃有令,误了吉?#20445;?#26126;日再来!”

说罢,“啪”一声就把门关上了。

第3章 不走,姐不好惹

周遭先是一片?#21866;玻?#38543;即便爆发出了一阵阵大笑。

这估计会在天宁国历史上记上一笔吧,居然让新娘子明日再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周遭的看客们都笑抽了,?#22303;?#36865;亲?#28216;?#37324;不少人?#36393;?#19981;住笑出声,任谁都是头一遭遇到这种事。

花轿里,气定神闲的韩芸汐终于缓缓地眯起了双眸,秦王府,欺人太甚!

王喜婆灰溜溜地走回来,唉声叹息,“哎?#21073;?#22826;晦气了,我当喜?#25293;?#20040;多年,就没见过这样的!回去回去,赶紧回去!”

然而,就在轿夫重新抬起轿子的时候,韩芸汐厉呵了一声,“等等!”

呃……

谁说话?

众人停住,四下张望,找不到说话的人。

“王婆婆,?#22836;?#20320;去问问,明日几时来?”韩芸汐再次开口,语气平静却透着一股不容违逆的威严,声音不大,却让周遭众人听?#20204;?#28165;楚楚。

一时间众人都不可?#23478;?#22320;看向了花轿,这真是韩芸汐在说话吗?这种情况下,她不是该?#20302;?#21741;了吗?居然还敢说话,而?#19968;?#35828;得那么大声?

“王婆婆,你还愣着作甚?难道要本小姐追究你带错路的责任吗?”韩芸汐骤然厉声。

王婆婆始料未及,吓了一大跳!带错路是太妃交待的,秦王府自然不会追究她,但是,韩家真追?#31185;?#26469;,她也得吃不了兜着走?#21073;?#21040;?#27465;?#26102;候,太妃才不会保她呢。

这韩芸汐怎么突然变厉害了?

王婆婆也顾不上那么多,急?#26412;?#24212;,“是是!大小姐稍等稍等。”

“?#35785;诉耍?rdquo;这会儿敲门口不温柔了。

还是?#27465;?#32769;门奴开的侧门,“干嘛呢,让你们明日再来没听明白吗?”

“新娘?#28216;?#26126;日几时呢!?#22836;?#36890;报一下太妃。”王婆婆好声好气地求。

老门奴诧异了,这新娘子有点意思,“等着吧。”

王府的后花园亭子里,宜太妃正和几个?#20037;?#22827;人搓麻将,全?#24187;话?#23094;儿?#38381;?#20214;事放心上。

?#23454;?#20146;政后,先皇留下的几位太妃死的死,守陵的守陵,就这宜太妃母凭子贵,没人敢动,连太后都对她礼让三分,三年前嫌皇宫住得闷,搬到王府和儿子住。

侍女猫着腰过来,低着头在她耳畔禀,“主子,新娘?#28216;?#26126;日几时来?”

宜太妃正在下牌的手一僵,转头看来,“你说谁问的?”

“新……新娘子。”侍女还是压低声音回答。

“胆子不小?#21073;?rdquo;宜太妃纳闷了,只是忙着打牌也没放心上,随口说了句,“还是已时。”

?#26159;?#26970;时间又怎么样,明日来,还得让她迟到。

文章地址:

  • 共1330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下一页
  • 返回目录
  • 黑龙江22选5平台
    德克萨斯扑克下载 四肖中特期期准资料 三张牌游戏顺序 福彩3d开机号南方彩 玖体育比分 广西快3开奖号码 六合彩特码资料红叶高手 福建11选5遗漏排行 浙江快乐12预测 3d开机号对应365金码号 足球视频直播网 京东商城的京东彩票入口在哪 北京胜平负比分直播 下载诈金花 3d试机号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