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前妻,偷生一個寶寶!/偷生寶寶,前妻別玩了

點擊:
那晚,他走錯房,她吻錯人,肚子里悄然萌發的種子將兩個陌生人緊緊捆綁。
華麗別墅,夜夜冰涼,懷孕五個月意外流產。雨夜,剛剛流產的她被棄之荒野,遭人毒打……
*
24歲再遇,他對狼狽不堪的她步步緊逼。昏暗的房間里最后一顆紐扣落地的聲音,亦是她最后的尊嚴碎裂……

①此番外女主有心計,非小白,有血有肉有痛,亦有淚,不喜慎入。
②此番外僅滿足作者變態心理,惡趣狗血,不喜勿噴,噴了也白噴。
*
作者標簽:侯爵 豪門 虐戀 未婚先孕

 查她

有一種人,他的體溫是冷的,他的心是冷的,他的愛亦是寒冰。這種人叫:龍裴。

有一種愛,喜歡你只是為了犧牲你。對你好是為了對你更殘忍。這種愛叫:龍裴。

——題記

秋天的深夜,磅礴大雨像奏響哀涼的音樂,風里透著刺骨的寒意。

顧明希一手抱著蘇煙,一手撐傘,站在路旁等了近一個小時,沒有等到一輛車子經過。

蘇煙高燒一整天,吃退燒藥,物理降溫一點用處都沒有。急的顧明希六神無主,偏偏在她抱著蘇煙要去醫院時,下起大雨,本就偏僻的地段此刻更是冷清與荒涼。

無奈之下只好抱著孩子往前走,剛走兩步身后傳來刺耳的鳴笛聲,顧明希轉身時雨中的車子與她距離只剩下一步之遙,心猛的狂跳,下意識的將孩子整個護在懷中,往后退時腳步不穩跌坐在地上。

司機急踩住剎車。車后座的男子閉著眼眸一動未動,身子穩如泰山,在昏暗的光下倏地睜開雋利的眸子讓司機后脊骨冷汗涔涔,立刻解釋,“閣下,對不起。雨下的太大,我沒有注意到。差點撞到人了。對不起。”

男子冷硬的輪廓泛著寒意,深邃無底的眸子掃了一眼車窗外的,大雨中黑影狼狽的跌坐在雨水中,低著頭看不清楚模樣。

“下去看看。”削薄的唇微抿,聲音平靜里透著冷漠與倨傲。

司機立刻撐傘下車了解情況,回來隔著玻璃回報,“閣下,是一對姐妹去看病,攔不到車子。”

聲音頓了下,猶猶豫豫的顫聲道:“她求我們能不能送她和妹妹去附近的醫院。”

男子鷹眸微瞇,將視線收回,卷長濃密的睫毛遮住眼底的冷清。漠然的丟下句,“請她們上車。”后,閉眼不再多言。

司機請姐妹上車。

顧明希抱著蘇煙小心翼翼的上車,因為渾身濕透不敢坐在座位上。然,車廂足夠寬廣,地毯都是極貴奢華,她坐在上面也不算難受。

車廂的光線并不是很好,她輕輕的掃了一眼陰暗部分的男子,輪廓模糊,五官看不清楚;單憑氣勢和這車子就能斷定此人非貴極富,應該不屑和自己說話,一路她恪守本分沒有多言一句,注意力全放在孩子身上。

車子停在醫院門口,司機拉開車門。

顧明希抱著孩子下車,對著司機說謝謝,轉身又看了看黑暗處的男子,低低的聲音平靜卻又卑微,“謝謝你,先生。”

說完,轉身步伐急匆的走進醫院的急診室。

而黑暗中闔眼的男子猛的睜開眼睛,雋利的眸子劃過一絲冷光,迅速捕捉到燈光下孱弱的背影,視線越發的清寒逼人。

緊攥成拳頭的手青筋若隱若現,在司機要上車時忽而開口,“宇思,查她。”

林宇思怔了一秒,敬重的回答,“是,閣下。”

車子重新啟動,他的視線一直逗留在顧明希剛才坐的位置。一塊淡淡濕透的痕跡讓他劍眉緊皺,忽而慢慢的松開。

薄情的唇瓣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冷的令人不寒而栗。

最好不是你。

——顧明希。

 孩子

蘇煙是急性上呼吸道感染,需要留院。昂貴的醫藥費已經讓顧明希拿出了所有的積蓄,為了留點生活費,她在第二天就辦理出院手續,之后再按時回來讓小煙兒輸液。

顧明希剛退了住院押金,準備回病房,突然涌出來兩個黑衣人將她架起來,連尖叫的機會都沒給她直接將她拖到最近的一個辦公室。

不客氣的被扔在地上,渾身都在犯疼,顧明希咬唇隱忍,抬頭看向坐在沙發上的黑影時,霎時——呆若木雞。

本就蒼白的鵝蛋臉,此刻更是血色盡失,連呼吸都停止了。

萬萬沒想到這么快……這么快就與他見面了。

讓她恨的咬牙,恨的入骨的惡魔,又是這個國家,全世界人眼里最神跡的男子——龍裴。

龍裴身穿三件套的西裝,此刻坐在沙發上,身子往后靠沒有往日的嚴謹,多了幾分陰戾;修長的雙腿重疊在一起,猶如王者,不,他本身就是這個國家的王。雋利的眸子打量著她時,眸底的不屑、輕蔑、鄙夷、毫不掩飾。

整間辦公室只有他們兩個人,四目相對,安靜的仿佛能聽見彼此的心跳聲。他眼底那些薄厭,顧明希看的明明白白,亦如當年他剝奪走自己的第一次時也是這樣的眼神。

這么多年來一點也沒有變。

“孩子。”他只是冷冷的抿出兩個字,仿佛多和她說一個字都會臟了自己。

“孩子和你沒關系。”顧明希下意識的開口解釋,無力垂在身體兩旁的手暗暗的攥成拳頭。

因為他的氣場讓她一時間都忘記站起來,一直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無所謂,有什么關系,反正在他的眼里她從來都是低賤,下作的存在。

“或者連你自己都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涼薄里的聲音里諷刺之意十足,鷹眸微瞇泛著冷冽與冷漠,“顧明希,你的這張臉真是世間最致命武器。”

纖長卷翹的睫毛劇烈的顫抖,緊張的心臟狂跳,掌心已經被冷汗濕透了。她故作鎮定的開口,“龍……總統閣下,這個孩子只是我收養的一個妹妹,與任何人無關。如果沒有其他事,我要接我妹妹出院了。”

爬起來轉身就要走時,身后傳來冰冷的聲音,“在報告出來之前,你和孩子不準離開醫院半步!”

“不!”顧明希一聽,立刻回頭,水眸驚悚的盯著他,“你沒有權利這樣做!”

她過激的反應讓他的心一沉,臉色愈加冷漠,站起來挺拔的背影投在地上被燈光拉的很長,聲音獨斷沒有反抗的余地,“你沒資格反對。”

剛剛站起來的顧明希瞬間又跌坐在地板上,想起昨晚車子上那冷漠逼人的氣場,自己竟然攔了惡魔的車子。

出獄后,她沒有回到原本養她的秦家,靠著在牢中做手工賺的杯水車薪住在賤民區。

早有聽聞四年前他就坐上總統的位子,亦知道他有一位美麗可人的未婚妻。

原以為他和自己已經是兩個世界的人,一個是天上最尊貴的太陽,一個是最卑賤的泥土,兩者老死不會有交際,沒想到偏偏到最后,竟然是自己送上了門。

煙兒的身份,瞞不住了。

 逃跑

一周后,蘇煙的病好了,可顧明希還是無法離開醫院。病房的門口24小時有保鏢守護就連一只蒼蠅都飛不進來,別說她要帶孩子悄無聲息的離開這里。

顧明希注意到每天護士中午固定時間送餐,推車下面有一個小空隙足以藏住蘇煙。

龍裴只讓人看住孩子卻沒有限制她的自由,只要能把蘇煙弄出去,她就可以帶孩子立刻離開這里。

顧明希先是不小心把水潑在護士身上連忙道歉讓她去浴室擦一擦,趁機將蘇煙放在下面,叫她乖乖的不要動,與姐姐做游戲。

護士出來時她用枕頭做成煙兒睡覺的樣子,護士沒有注意,只想趕快回去換一身衣服。

短暫的十分鐘,顧明希的衣服全被冷汗濕透了,坐在房間等了兩分鐘,沒有說任何話的出門,保鏢推門看見躺在床上的“孩子”沒有攔住她。

顧明希匆匆的跑去護士休息室的地方,找到躲在下面的蘇煙立刻抱起她狂奔出了醫院。

沒有坐公車,破天荒的打車去賤民區,司機一聽到“賤民區”眉頭皺的很緊,要不是顧明希把錢遞到他面前,大概都會被趕下車。

賤民區,顧名思義,在這個太平盛世,科技日新月異,生活與時俱進有著無數美麗的女子和出色的青年才俊都市中最偏僻最貧瘠的一塊地域。蓋著高高低低,參差不齊的破舊的屋子,住著為數不少的窮人或是特別的人,比如從牢獄里放出來的人。

顧明希抱著女兒經過幽靜雜亂的小巷,與熟悉的人點頭算是打招呼,急匆匆的回到三樓上一個隔出來的閣樓,人走進去都站不直腰,因為頭輕而易舉的就撞上屋頂。

陰暗潮濕的空間不足十平方,光線黯淡模糊,她將女兒放在硬板床上,急忙的收拾著少的可憐的東西。

“姐姐,我們這是要去哪里嗎?”

顧明希的動作一停,轉身頓在蘇煙的面前,手指摸了摸她的小腦袋,“煙兒乖,姐姐帶你去一個新的地方,開始新的地方。姐姐保證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

……

總統府,龍裴正在和智囊團正在開會,接到保鏢的電話知道顧明希帶孩子偷偷跑出醫院。

此刻只怕正在準備逃離國都。

鷹眸微微一瞇,手指拿著手機擺動,聽著智囊團的發言,將顧明希這個不定時炸彈的存在所有嚴重后果想了一邊,骨骼分明的手指微微彎曲叩了叩桌面。

智囊團隊立刻停下來。

“半個小時后繼續。”

智囊團立刻離開他的辦公室,龍裴立刻站起來走到窗戶邊撥通電話,“你幫我去一趟賤民區,我不方便出面。這件事不容任何閃失……”

身為國家總統,一言一行都被分分秒秒注意著,上次去醫院差點被媒體跟到,這次他不能再冒險去賤民區。

手機響起,他接聽,不到三秒臉色迅速的往下沉——

顧明希!!!!

PS:新文,也可能是坑,取決你們對少爺是熱情Or冷淡。快快到少爺的碗里來吧。

 配嗎

顧明希拖著小行李箱準備抱蘇煙離開時,門口站著兩個保鏢,站在他們后面的是有一米八個子的男子,長相斯文儒雅,一雙清澈的眸子干凈的像孩子。

他走上前,薄唇微抿聲音與他給人的感覺一樣,平靜舒服,“顧小姐,我是總統的秘書長白子言,你可以叫我白言。我奉閣下的命令接你和小姐去豪庭花園。”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