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前妻,偷生一个宝宝!/偷生宝宝,前妻别玩了

点击:
那晚,他走错房,她吻错人,肚子里悄然萌发的种子将两个陌生人紧紧捆绑。
华丽别墅,夜夜冰凉,怀孕五个月意外流产。雨夜,刚刚流产的她被弃之荒野,遭人毒打……
*
24岁再遇,他对狼狈不堪的她步步紧逼。昏暗的房间里最后一颗纽扣落地的声音,亦是她最后的尊严碎裂……

①此番外女主有心计,非小白,有血有肉有痛,亦有泪,不喜慎入。
②此番外仅满足作者变态心理,恶趣狗血,不喜勿喷,喷了也白喷。
*
作者标签:侯爵 豪门 虐恋 未婚先孕

 查她

有一种人,他的体温是冷的,他的心是冷的,他的爱亦是寒冰。这种人叫:龙裴。

有一种爱,?#19981;?#20320;只是为了牺牲你。?#38405;?#22909;是为了?#38405;?#26356;残忍。这种爱叫:龙裴。

——题记

秋天的深夜,磅礴大雨像奏响哀凉的音乐,风里透着刺骨的寒意。

顾明希一手抱着苏烟,一手撑伞,站在路旁等了近一个小时,没有等到一辆车子经过。

苏烟高烧一整天,吃退烧药,物理降温一点用处都没?#23567;?#24613;的顾明希六神无主,偏偏在她抱着苏烟要去医院时,下起大雨,本就偏僻的地段此刻更是冷清与荒凉。

无奈之下只好抱着孩子往前走,刚走两步身后传来刺耳的鸣笛声,顾明希转身时雨中的车子与她距离只剩下一步之遥,心?#20599;?#29378;跳,下意识的将孩子整个护在怀中,往后退时脚步不稳跌坐在地上。

司机急踩住刹车。车后座的男子闭着眼眸一动未动,身子稳如泰?#21073;?#22312;昏暗的光下倏地睁开隽利的眸子让司机后脊骨冷汗涔涔,立刻解释,“阁下,对不起。雨下的太大,我没有注意到。差点撞到人了。对不起。”

男子冷硬的轮廓泛着寒意,深邃无底的眸子扫了一眼车窗外的,大雨中黑影狼狈的跌坐在雨水中,低着头看不清楚模样。

“下去看看。”削薄的唇微抿,声音平静里透着冷漠与倨傲。

司机立刻撑伞下车了解情况,回来隔着玻璃回报,“阁下,是一对姐?#33804;?#30475;病,拦不到车子。”

声音顿了下,犹犹豫豫的颤声道:“她求我?#24708;懿荒?#36865;她和妹?#33804;?#38468;近的医院。”

男子鹰眸微眯,将视线收回,卷长浓密的睫毛遮住眼底的冷清。漠然的丢下句,“请她们上车。”后,闭眼不再多言。

司机请姐妹上车。

顾明希抱着苏烟小心翼翼的上车,因为浑身湿透不敢坐在座位上。然,车厢足够宽广,地毯都是极贵奢华,她坐在上面也不算难受。

车厢的光线并不是很好,她轻轻的扫了一眼阴暗部分的男子,轮廓模糊,五官看不清楚;单凭气势和这车子就能断定此人非贵极富,应该不屑和自己说话,一路她恪守本分没有多言一句,注意力全放在孩子身上。

车子停在医院门口,司机拉开车门。

顾明希抱着孩子下车,对着司机说谢谢,转身又看了看黑暗处的男子,?#20599;偷?#22768;音平?#36393;?#21448;卑微,“谢?#33618;悖?#20808;生。”

说完,转身步伐急匆的走进医院的急诊室。

而黑暗中阖眼的男子?#20599;?#30529;开眼睛,隽利的眸子划过一丝冷光,迅速捕捉到灯光下孱弱的背影,视线越发?#37027;?#23506;逼人。

紧攥成拳头的手青筋若隐若现,在司机要上车时忽而开口,“宇思,查她。”

林宇思怔了一秒,敬重的回答,“是,阁下。”

车子重新启动,他的视线一直逗留在顾明希刚才坐的位置。一块淡淡湿透的痕迹让他剑眉紧皱,忽而慢慢的松开。

薄情的唇瓣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冷的令人不寒而栗。

最好不?#24708;恪?br />
——顾明希。

 孩子

苏烟是急性上呼吸道感染,需要留院。?#27735;?#30340;医药费已经让顾明希拿出了所有的积蓄,为了留点生活费,她在第二天就办理出院手续,之后再按?#34987;?#26469;让小烟儿输液。

顾明希刚退了住院押金,?#24613;?#22238;病房,突然涌出来两个黑衣人将她架起来,连尖叫的机会都没给她直接将她拖到最近的一个办公室。

不客气的被扔在地?#24076;?#27985;身都在犯疼,顾明希咬唇隐忍,抬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黑影时,霎时——呆若木鸡。

本就苍白的鹅?#20658;常?#27492;刻更是血色尽失,连呼吸都停止了。

万万没想到这么快……这么快就与他见面了。

让她恨的咬牙,恨的入骨的恶魔,又是这个国?#36965;?#20840;世界人眼里最神迹的男子——龙裴。

龙裴身穿三件套的西装,此刻坐在沙发?#24076;?#36523;子往后靠没有往日的严谨,多了几分阴戾;修长的双腿重叠在一起,犹如王者,不,他本身就是这个国家的王。隽利的眸子打量着她时,眸底的不屑、轻蔑、鄙夷、毫不掩饰。

整间办公室只有他们两个人,四目相对,安静的?#36335;?#33021;听见彼?#35828;?#24515;跳声。他眼底那些薄厌,顾明希看的明明白白,亦如当年他剥夺走自己的第一次时也是这样的眼神。

这么多年来一点也没有变。

“孩子。”他只是冷冷的抿出两个字,?#36335;?#22810;和她说一个字都会脏了自己。

“孩子和你没关系。”顾明希下意识的开口解释,无力垂在身体两旁的手暗暗的攥成拳头。

因为他的气场让她一时间都忘记站起来,一直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无所?#21073;?#26377;什么关系,反正在他的眼里她从来都是低贱,下作的存在。

“或者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凉薄里的声音里讽刺之意十足,鹰眸微眯泛着冷冽与冷漠,“顾明希,你的这张脸真是世间最致命武器。”

纤长卷翘的睫毛剧烈的颤抖,紧张的心脏狂跳,掌心已经被冷汗湿透了。她故作镇定的开口,“龙……总统阁下,这个孩子只是我收养的一个妹妹,与任何人无关。如果没有其他事,我要?#28216;?#22969;妹出院了。”

爬起来转身就要走时,身后传来冰冷的声音,“在报告出来之前,你和孩子不准离开医院半步!”

“不!”顾明希一听,立刻回头,水眸惊悚的盯着他,“你没有权利这样做!”

她过激的反应让他的心一沉,?#25104;?#24840;加冷漠,站起来挺拔的背影投在地上被灯光拉的很长,声音独断没有反抗的余地,“你没资格反对。”

刚刚站起来的顾明希瞬间又跌坐在地板?#24076;?#24819;起昨晚车子上那冷漠逼?#35828;?#27668;场,自己竟然拦了恶魔的车子。

出狱后,她没有回到原本养她?#37027;丶遥?#38752;着在牢中做手工赚的杯水车薪住在贱民区。

早有听闻四年前他就坐上总统的位子,亦知道他有一?#24187;?#20029;可?#35828;?#26410;婚妻。

原以为他和自己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一个是天上最尊贵的太阳,一个是最卑贱的泥土,两者老死不会有交?#21097;?#27809;想到偏偏到最后,竟然是自己送上了门。

烟儿的身份,瞒不住了。

 逃跑

一周后,苏烟的病好了,可顾明希还是无法离开医院。病房的门口24小时有保镖守护?#22303;?#19968;只苍蝇都飞不进来,别说她要带孩子悄无声息的离开这里。

顾明希注意到每天护士中午固定时间送?#20572;?#25512;车下面有一个小空隙足以藏住苏烟。

龙裴只让人看住孩子却没有限制她的自由,只要能把苏烟弄出去,她就可以带孩子立刻离开这里。

顾明希先是不小?#38476;?#27700;泼在护?#21487;?#19978;连忙?#29436;?#35753;她去浴?#20063;?#19968;擦,趁机将苏烟放在下面,叫她乖乖的不要动,与姐姐做游戏。

护士出来时她用枕头做成烟儿睡觉的样子,护士没有注意,只想赶快回去换一身?#36335;?br />
短暂的十?#31181;櫻?#39038;明希的?#36335;?#20840;被冷汗湿透了,坐在房间等了两?#31181;櫻?#27809;有说任何话的出门,保镖推门看见躺在床上的“孩子”没有拦住她。

顾明希匆匆的跑去护士休息室的地?#21073;?#25214;到躲在下面的苏烟立刻抱起她狂奔出了医院。

没有坐公车,破天荒的打车去贱民区,司机一听到“贱民区”?#32426;分?#30340;很紧,要不是顾明希把钱递到他面前,大概都会被赶下车。

贱民区,顾名思义,在这个太平盛世,科技日新月异,生活与时俱进有着无数美丽的女子和出色?#37027;?#24180;才俊都市中最偏僻最?#24694;?#30340;一块地域。盖着高高?#20599;停?#21442;差不齐的?#20973;?#30340;屋子,住着为数不少?#37027;?#20154;或是特别的人,比如从牢狱里放出来的人。

顾明希抱着女儿经过幽静杂乱的小巷,与熟悉的?#35828;?#22836;算是打招呼,急匆匆的回到三楼上一个隔出来的阁楼,人走进去都站不直腰,因为?#38750;?#32780;易举的就撞上屋顶。

阴暗潮湿的空间不足十平?#21073;?#20809;线黯淡模糊,她将女儿放在硬板床?#24076;?#24613;忙的收?#30333;?#23569;的可怜的东西。

“姐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吗?#20426;?br />
顾明希的动作一停,转身顿在苏烟的面前,手?#35813;?#20102;摸她的小脑袋,“烟儿乖,姐姐带你去一个新的地?#21073;?#24320;始新的地方。姐姐保证不会?#33804;?#20309;人欺负你……”

……

总统府,龙裴正在和?#24708;?#22242;正在开会,接到保镖的电话知道顾明希带孩子偷偷跑出医院。

此刻只怕正在?#24613;?#36867;离国都。

鹰眸微微一眯,手指拿着手机摆动,听着?#24708;?#22242;的发言,将顾明希这个不定时炸弹的存在所有严重后果想了一边,骨骼分明的手指微微弯曲叩了?#24213;?#38754;。

?#24708;?#22242;队立刻停下来。

“半个小时后继续。”

?#24708;?#22242;立刻离开他的办公?#36965;?#40857;裴立刻站起来走到窗户边拨通电话,“你帮我去一?#24605;?#27665;区,我不方便出面。这件事不容任何闪失……”

身为国家总统,一言一行都被分分秒秒注意着,上次去医院差点被媒体跟?#21073;?#36825;次他?#33618;?#20877;冒险去贱民区。

手机响起,他?#29369;?#19981;到三秒?#25104;?#36805;速的往下沉——

顾明希!!!!

PS:新文,也可能是坑,取决你们对少爷是热情Or冷淡。快快到少爷的碗里来?#20254;?br />
 配吗

顾明希拖着小行李箱?#24613;?#25265;苏烟离开时,门口站着两个保镖,站在他们后面的是有一?#35013;?#20010;子的男子,长相斯文儒雅,一双清澈的眸子干净的像孩子。

他走上前,薄唇微抿声音与他给?#35828;?#24863;觉一样,平静舒服,“顾小姐,我是总统的秘书长白子言,你可以叫?#37326;?#35328;。我奉阁下的命令接你和小姐去豪庭花园。”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