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溫暖的時光里,護你一生

點擊:
比起秦耀宇這個人,林欣更愛他的地位、金錢和權力。
她費盡心思的誘惑他、糾纏他,誰讓他要娶的人是她的死敵。
他一直高高在上的冷眼看著林欣,榨取她的一切價值。
她拆散他的姻緣,戳穿他的美滿,終于完成夙愿
他譏諷她的不自量力,卻也為她擋刀擋危險。
林欣終于想轉身謀求幸福了。
他一朵一朵不客氣的掐滅她的桃花,冷笑道:“我還沒娶呢?你憑什么嫁人?”
可是,他懷里也有別的女人啊。

卷一:偏要糾纏你 001 談感情傷錢

秦耀宇站了起來,裹著米色的浴巾,悠悠的朝浴室走去,溫暖的燈光打在他小麥色的肌膚上,分外誘人。

林欣側躺著身子,胳膊支著腦袋,渾身舒暢癱軟,目送著他的大長腿逐漸走遠,他周身仿佛自帶著一層光暈,身材堪稱黃金比例,健美的肌肉很奪人的視線。

秦耀宇大概察覺到了林欣的目光,停住腳步轉過身子,目光剛好與林欣對接,他的臉棱角分明,鼻子挺直,眼神犀利深邃,沒有任何表情。

林欣勾了下唇角,沒有回避,果然是帥到人神共憤的一張臉啊。

短暫的目光交流,曖昧的氣息流轉,屋子里仿佛有了暖意。

秦耀宇千年不變的冰塊兒臉沒有任何變化,他不動痕跡的錯開林欣的目光,聲音沒有溫度:“你在看什么?”他不是很喜歡一個女人在背后深情或者溫柔的注視他,這意味著他又要換床伴了。

林欣聽著出來,他不是很愉快,剛剛漫上心頭的柔情消散了,卻習慣性的彎了彎彎瀲滟的紅唇,輕笑出聲:“看你身材好,怎么看都看不夠。”不管怎么說,實事求是的恭維總是沒錯的吧。

秦耀宇聽了這句話,心頭是受用的,可轉念一想,重新回到床前:“你記得我們的關系吧?”

林欣心頭一涼,抱著被子坐了起來,明眸里帶著流光,故意眨了眨眼睛,非常懂事的答道:“記得,單純的‘伴侶’,不涉及任何感情之類。我和你當初在一起也是單純的為了放松,自然不會考慮那些耗費腦細胞的問題。”

秦耀宇見她神色坦然,心底深處極快的掠過一抹失落,快的他自己都差點兒不曾發覺。“記得就好。”他聲音如常,看著眼前的女子,綢緞似的的烏發如瀑布般散落開來,陪著象牙白的肌膚,加之上帝精心雕刻的五官,帶來極致的誘惑,感覺嗓子又有些干了。“你只要記得,對我動感情,對你沒有好結果的。”他愛過的人,愛他的人,從沒有好的下場。

林欣微微低下了頭,用手把玩兒著烏黑的長發,看著身上著象牙白的肌膚的斑痕,迅速撫平了心緒,撫著胸膛說:“放心,這句話我一直放在心里面,從未忘記過。”

林欣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為了上這所國際大學的碩士付出了怎樣的努力,還要默默的打理悄悄創業的三個小公司,經營各種人際關系,學習舞蹈、高爾夫等各種活動,并要出色的完成學業,她這么辛苦這么忙碌,哪有時間為眼前的男人分心。

千萬不要以為她是為了金錢出賣身體,還沒悲催到那個地步,只是學習太忙太累,而且作為成年男女有需求,他長得這么帥,又不用花錢,而且還有潔癖,就像為她量身定制的一樣,所以,在朋友的朋友組織的聚會上,聽到朋友的介紹后,她便毫不猶豫的接受了他的搭訕,然后去附近的酒店滾了床單,因為感覺太好,接下來便順利成章的成了每周都有固定親密接觸的伴侶。

這么一想,林欣微微失了神,再抬眼,看到秦耀宇深邃的眸子里又燃起熊熊的火焰,死死的盯著她,意味不明。

林欣被他看得發毛,剛要用被子裹得嚴實些,卻被他一把掀開,壓了上來。林欣吃了一驚,反應過來后也沒拒絕,任由他橫沖直撞,反正對她來說這也是享受。

“你這么遵守游戲規則,我很喜歡。”秦耀宇從林欣的身體抽離之后,在她伸直雙臂舒展身體的時候,將一張銀行卡放在枕頭旁,貼著林欣的臉:“我明天回國了,今天這是最后一次,卡里有60萬,算是你跟我這兩年的酬勞,你做的很好,以后再見,我們就是陌生人。”他聲音不自覺的流露出高高在上的驕傲。

林欣感覺到微微的涼意,睜開眼睛,看著他神色慵懶的臉,怒氣騰的升起來,卻又被很快壓下去,呵,林欣啊林欣,失望了吧?你本來以為,至少你們的關系是平等的,沒想到他卻把你看得這么低、這么不堪。控制好怒火后,林欣用兩個手指拈起那張卡,緩緩的道:“多謝夸獎,你做的也很不錯,你情我愿,不用收你的錢。”

秦耀宇的眸光更冷了,帶上點兒輕視:“嫌少了?也對,你長得不錯,我也很舒服,又跟了我兩年,你要覺得少,感情上接受不了,開個價吧,只要答應我的條件。”

林欣的心頭驀然的疼了下,將手里的銀行可用力清脆的折斷了,笑道:“秦少爺誤會了,感情多麻煩,談感情太傷錢。而且我林欣,也不是你花倆錢就付得起的。不過我答應你的條件,以后再不會糾纏,也不要你的一分錢,畢竟,你也出了不少力氣。”說到最后一句,她放緩了語調。

秦耀宇皺了下眉頭,面上滑過一抹鄙夷:“好,很好,非常好!既然這樣,我們兩清了,我去洗澡了,回來后不希望再看見你。只是有點兒可惜,60萬夠你勤工儉學很長時間吧?”見她這樣若無其事,他心頭更是不爽。

本來看見他動了怒火,林欣心中有點兒報復的快感,可是聽他最后的諷刺,林欣都差點兒快控制不住暴跳而起,可她還是咬著牙說道:“這不用你費心了,我會準時離開的。”然后看著他大步走向了浴室。明天就要分開了,最后一次竟這么不愉快,從這點兒上說,秦耀宇真是不合格啊。

這一次,秦耀宇健步如飛,沒有片刻停留

林欣也坐了起來,利落的穿好衣服,站在鏡子面前,深深的吸了幾口氣,平復自己的心情。鏡中的自己,紅唇如水潤過般誘人,明眸含著流光,修長筆直的腿,青春逼人又含著妖嬈,這么張禍國殃民的臉,秦耀宇竟然覺得她會纏著他不放!她林欣什么樣的男人找不著?!他做自己的*伴侶,那是他的福氣!

這樣安慰自己一番,林欣便拎起了包,幾乎是落荒而逃的出了總統套房的門。

卷一:偏要糾纏你 002 經歷過天堂,也經歷過地獄

剛剛下完一場大雨,空氣清新如洗,樹葉上、綠草上還掛著亮晶晶的雨滴,在太陽的照耀下閃爍著璀璨的光芒,搖搖欲墜。

平時這樣的景色總能讓林欣的心平靜下來,可是今天,剛才被壓下的說不清道不明的怒火又涌上了胸腔,大腦也是昏昏沉沉的。媽的!好歹有過那么多翻云覆雨的過去,她又沒管他要過一分錢,沒打擾打聽過他的生活,他竟然這樣羞辱自己!

“啊!……”林欣突然大聲的喊了起來,再壓下去,林欣覺得自己都要爆炸了!在路人驚奇或恐懼的目光里,剛才還在樹葉上、草葉上滾落的水珠抖落下來,落入淺淺的積水中。

一連串的咆哮后,林欣內心的怒火總算釋放了大部分,擔心有人報警真以為她是個瘋子,趕緊開車離開了。

回公寓的時候買了不少酒,準備最后酩酊大醉一次,回國后就沒有這樣單純又上進的日子了。林欣一罐又一罐的喝著,全然感覺不到酒水的苦澀,記憶的閘門轟然打開,擋也擋不住的記憶洪水般涌了出來!

她蹣跚的開始學步,媽媽在前方伸開雙臂,滿面笑容的鼓勵著她;

她穿著粉色的公主裙,在一片生日快樂中費力的去吹蛋糕;

她抱著媽媽給的漂亮娃娃,開心的與小伙伴在別墅前的草地上玩耍;

她坐在秋千上,媽媽為她溫柔的搖著,笑得溫暖慈愛;

臨睡前,媽媽耐心的給她講故事,為她掖好被子;

……

然后畫面一轉,是媽媽躺在血泊里,面目全非的臉,旁邊是媽媽新買的菜和給她買的玩具;

人渣爸爸葉向乾轉眼和小三陳碧紅風光大婚,然后登堂入室,從此她便過上了豬狗不如的生活

她不能上桌吃飯,只能吃他們剩下的飯菜;

陳碧紅將她當做小女傭,三層別墅的保潔,全家衣服手洗,都交給了她,她在旁邊趾高氣昂的指揮,逮住借口便拳打腳踢;

若僅僅是這樣便罷了,可是痛恨的是,陳碧紅時不時的會將滾燙的開水撒到她身上,未熄滅的煙頭彈到她臉上,痛的她哇哇大叫;

甚至將林欣綁起來,讓她的女兒狠狠的扇耳光,那響亮的聲音回蕩在整個別墅里,她在旁邊叫囂:“小賤人命真硬,怎么就打不死呢?”

對于剛剛失去媽媽沉浸在悲痛與茫然中的林欣,在這非人的折磨中體驗到了從天堂道地獄的痛,滋生出滔天的恨意!

小三陳碧紅視林欣為眼中釘,總想讓她來個“意外死亡”,有次想把她推下樓,林欣趔趄的功夫,伸腿狠狠一鉤,讓小三沒預防的摔了一跤,也結結實實的滾了幾層樓梯。小三當時懷著孕,大出血,孩子沒了,本來身子就不行,后來更是難以懷上了。

林欣當時被磕的撞的也是頭昏眼花,滿臉鮮血,可是看到陳碧紅在血泊里的模樣,心中特別開心。林欣對陳碧紅這個小三也是恨極了!

后來人渣葉向乾沖過來,將陳碧紅抱走離開了,只是惡狠狠的瞪了林欣一眼,目光像要吞了林欣一樣,任由林欣流著血在地上躺著,管都沒管。還是從小疼林欣的爺爺,發現后將她送進了附近的醫院。沒想到的是,葉向乾知道陳碧紅流產后,竟然跑到醫院,對著包扎完傷口不久的林欣就是一頓暴打。

林欣的傷口崩開了,滿臉都是鮮血和淚水,觸目驚心,她拼命的反抗,但是在這個身強力壯的男人面前,不堪一擊,只能聲嘶力竭的哭喊,那聲音至今仿佛仍在耳畔回響。還是看不慣的路人,和爺爺拼命護住了林欣。

當時,林欣便對那個男人說:“此后一刀兩斷,老死也不會往來。”她當時的確這么想的,只是后來,發現媽媽的死離不開他們的精心設計,林欣便重新發誓,要讓他們付出慘重的代價!

不經意的抬頭望了眼鏡子,看著兩眼通紅的自己,臉上不知覺已有了淚水,身體也在輕微的顫抖,隨手一擦,告訴自己,這是最后一次的放縱了。

她也快要離開了,離開這生活了三年的異國,回到她的家鄉,開始復仇之路了。那害得她媽媽死不瞑目、她姥爺身敗名裂的男人,混得越發得意了,她準備了十年,結果會是兩敗俱傷呢,還是他卑微求饒呢?想一想,都有點兒期待呢。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