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重生之天后歸來

點擊:
許暮蟬聯3屆金鹿影后寶座,為人清高,一腔柔情全為一人
卻在即將四禪連影后前夕,被有心人設計,捏造各類虛假緋聞
一夕之間從人人敬仰的大明星變成了落水狗,連大獎主辦方也收回了對她的邀請。

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致使許暮重生成為了顧晚,前世被人陷害,丟了性命
與自己所愛的人分離,這一世里,她尋找著那名兇手
抽絲剝繭后得到的真相竟然讓她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發誓要再度登上那個榮譽的寶座,以此來報復那些曾經傷害過她的人!
——她帶著野心以顧晚這個新的身份重新開始!她要重新走上這個娛樂圈的頂端!

☆、艷照

“超級巨星許暮艷照事件新進展,最新照片又有出爐。”

許暮疲憊的坐在電腦前面,第四天了、第四天了……每天都有人將合成好的照片放到論壇上,卷起一陣軒然大波。這觸目驚心的一張張照片,哪怕是許暮自己都覺著是真的,更何況是那些消遣的水民。

誰對她有這么大的恨意,不惜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來毀她清譽?網絡上的蜚短流長,水民們的恥笑嘴臉,一句句求種、求后續的笑言,都通過這一臺小小電腦向許暮席卷而來——從藝十年,一向潔身自好的許暮,第一回遭遇到這種滑鐵盧事件。

忽然間,手機鈴聲響了,她上身僵住,一陣緊張,生怕是來質問她的經紀人或者是公司總裁,但看到名字的時候還是微微安定了下,羅明翰,她一向信任的知己。

這是四天來她第一個接的電話,聲音沙啞而又有些遲疑,“喂?”

“許暮?”

“我在……”聽見他溫柔的聲音,許暮終于松弛了下來,但她強忍著將委屈的情緒流露出來,即便是電話里頭的回應,也冷冷淡淡的。

“為什么是齊陌?”羅明翰的問題也是劈頭蓋臉,讓許暮一下子愣住,“你在說什么?”

“我問你?為什么你這艷照事件一出,為什么會是齊陌那風流大少放下國外的一切事情,來替你挽回聲譽?他甚至不惜在媒體前面說,覺著你不是這樣的人。你們不是從來互相看不順眼么?”羅明翰難得溫柔的腔調也驟然冷了下來,“還是說,你那艷照的主角,根本就是齊陌。”

“你!”許暮從沒想到羅明翰會是這樣的人,一下子呆住,她強忍著上身的顫抖,“你別血口噴人!我是什么樣的人你還不知道么?”

“我知道……看到那些照片的時候,我就知道了……”

羅明翰掛了電話,許暮足足愣了有三秒鐘,迅速的打開遙控器,看向電視,只見電視上出現的是一張分外熟悉而又陌生的臉——熟悉,是因為許暮與他認識已經有很多很多年了,陌生,卻是因為她自從在娛樂圈里立足,就一直和他不對付。這件事,甚至在娛樂圈里都不是個秘密。

許暮張了張口,嗓子里頭一陣煙燒火燎的疼,她居然因此而落下了眼淚:太諷刺了,自從這件事后,以蘇蕓青為首的一幫女星們背后里笑掉了大牙;以羅明翰為首的所謂朋友們居然這么不信任她。唯一,唯一只有這個齊陌,居然站到了電視機前頭。

哈哈哈哈哈……

這件事太好笑了,果然是人性的嘴臉么?

☆、事故

許暮為了追查這件事,已經四天四夜沒有睡了,但是突如其來的一條短信,還是讓她不得不去面對接下來的一些事實,是經紀人發來的:許暮,你不接電話,我只能通過短信告訴你這件事,金星獎因為剛剛的那個丑聞,把你蟬聯四年的影后提名給撤銷了。

許暮的心陡然一沉,她不敢置信的站起身,握著手機的手跟隨著如風中殘燭的身子,大幅度的顫抖著,這幫落井下石的混蛋!

許暮抓起放在床上的外套,想也不想的就沖出了門,直接走到電梯里頭按了B1。她必須要去金星獎組委會討個說法,從來沒有過因為子虛烏有的新聞而取消演員獎項的說法,假如這件事成了真的,那她許暮以后就真的成了影壇的笑話。

任何一個獎項,都不能以媒體的炒作來決斷演員的實力!

許暮打開車門,啟動油門,銀色的寶馬瞬間滑入A城的夜色之中,停車場內四面埋伏的狗仔隊,還有藏在小區花園里的相機,她都已經置若罔聞。他們的樂趣是在拍到照片后繼續捏造更加子虛烏有的東西,而許暮已經不在乎,還有什么被取消了影后提名更惡劣的事實?

寶馬行駛在康城大道上,這條路是A城的主路,路寬車流多,但是到了9點以后,車流就少了起來,許暮開的格外的迅猛。銀色的車子就好似是滑過夜間的一道流星,而廣播里頭,兩個主持人也在互相調侃著許暮的事情。

“你說這EVIL娛樂的總裁齊陌突然出面來保許暮,是怎么搞的?”

“演藝圈水深似海,這種事情嘛,怎么好說。”

許暮一聽,雙眸微沉。齊陌也是,這種時候出面其實也是在把自己拖下水,他這么精明的人怎么會不知道其中的關節,除非他一手遮天能把事情蓋下去,但是自己公司的后臺也不小,都沒攔住那鋪天蓋地的新聞層出不窮,何況是他……

更何況,他為什么要幫自己?許暮其實對這個關節百思不得其解。

暈黃的街燈照在現代化的都市,兩旁的高樓大廈遮掩不住城市里的寂寞,悠揚的音樂如流水般從街尾開始流淌,時間仿佛靜止。

許暮陡然間驚醒過來,卻發現東西向的街道上突然間竄出輛車,而她急急的踩住剎車,卻發現一腳踏空,車沒反應?許暮的車直直的朝著那輛車撞去,而她已經沒有任何可以挽救的措施。

許暮的腦海中只有一句話:我還沒有機會,與齊陌道謝……

兩車對撞,整個康城大道上突然間發出幾聲尖銳的車子疾行的聲音,就在那瞬間,轟然巨響點燃了整個城市的寂靜,無數的車身殘骸劃破天空,四碎的拋向各個角落。

大概,這是她此生唯一的遺憾了吧。

☆、重生

睜開眼的那一剎那,許暮有些發懵。

她依稀記得好像在剎那的失神中,因為剎車失靈她直直的撞向了東西向疾行而來的一輛車,人撞破車前窗被拋了出來,之后便失去了意識。許暮瞪著蒼白的天花板,許久后終于忍不住閉眼緩了緩心神,臉上仍帶著一絲余驚未了。

……她還活著?

腦部還隱隱有著車禍后殘留的暈眩感,許暮艱難地轉動著自己的脖子,陡然間瞪大了眼睛,這個房間……?

這個房間不是她22歲的時候靠著幾部戲的打拼在A城買下來的第一個小套間,雖然裝潢簡單,但充滿了女人味的布置。后來因為許暮接演的片子越來越大,拿到第一個影后桂冠的時候,她就換到了另外個小區,把這個房子賣給了別人。

為什么……她會躺在這個淡紫色的小床上?

許暮坐起身,攤開兩只手,整個身上毫無傷痕,她的心跳開始加速,起身奔向廁所的鏡子,站在前頭一照——直長發,還有長長的劉海,整個身體都洋溢著青春的氣息,果然,這是22歲的許暮。

她居然,回到了自己22歲的時候。

許暮一向是冷靜著稱,她拼命的按捺住驚懼的神色。閉上眼,將昨天的情形細細的回顧了一遍,先是丑聞爆發,齊陌護航,羅明翰追問她與齊陌之間的關系,之后便是經紀人的短信說金星獎取消了她的提名,最后就是她夜行大道上,剎車失靈而遭遇車禍。

許暮陡然間打了個激靈,剎車失靈?為什么她一向保養的特別好的車居然會剎車失靈?所以說,這一系列事件,恐怕是前后有因果關系的,有人刻意而為。當她再度張開眼睛的時候,眸光里頭已經是一片寧靜。也許上天正是聽見了她最后彌留的心聲,才讓她回到22歲的時候。

如果許暮沒有記錯,22歲,正是她與齊陌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當時,齊陌提出潛規則的要求,她當時便甩了對方一個巴掌。

許暮的唇角微微上揚,既然老天眷顧她,讓她再活了一次,那么這一次,她一定要活給那個背后里搗鬼的人看,這世界,許暮就算是重新走一遭,也一定會活出個天后姿態,重返娛樂圈。

她,一定會揪出這個家伙!

狠狠的握住拳頭,許暮依著記憶,先看看自己習慣性的記事簿,那時候她還沒有經紀人,所有的行程安排都記錄在自己的筆記本上。打開本子,上頭明明晃晃的寫著:5月26日,EVIL總部,約見齊陌。

☆、出發

許暮張大了嘴巴,果然,果然今天下午兩點就是去總部和齊陌第一次見面。嘖嘖,老天果然待她不薄,是給她重新與齊陌出發的機會么?

突然間電話響了,許暮眸光一黯,是羅明翰。

羅明翰,一個驚世的奇才,但只有見過他的人才知道,他的人也如同他的電影一般讓人驚艷。那是一種從骨髓里透出來的氣質,就如徐徐春風一般和煦,讓人不禁心生好感,忍不住想要靠近。

所以22歲的許暮與羅明翰早就成了藍顏知己,她知道羅明翰是要提醒自己齊陌風流成性,和他見面一定要冷靜應對。所以當時的許暮出于對羅明翰的信任,直接在本子上頭加了一句話:此人風流成性,要小心謹慎。

可是這回不一樣了,許暮想起羅明翰在自己落難時候的逼問,心頭就仿若被刀割了樣的疼——縱使全世界都不信任我,有一個人站在自己的身邊,她也覺著滿足。可是沒想到,站在自己后面的那個人,會是水火不容的齊陌。

她猶豫了下,最后還是沒接電話。反正羅明翰不會因為一個電話就與她不再是朋友,至少目前是這個情況。

將衣柜打開,許暮的手挪到一件黑色小長裙上,那次見齊陌為了保守起見,她特意走了個老姑婆風,連妝都沒怎么畫,戴著黑框眼鏡就這么去了。手移動來去,她挑選了殷紅色的及膝小短禮服,腰間打著褶皺,還配著一朵淺白色的小花。

這件小禮服是許暮最喜歡的衣服,她脫去睡衣,將衣服換上,又細細的對著鏡子描畫了個精致的妝容:這鏡子里頭的臉,果然青春無敵,眉眼間神氣十足,正是春風得意的時候。

22歲的許暮雖然剛剛出道,但也憑借著幾部制作上乘的文藝電影,拿到了不少小獎項,也簽下了很多廣告單,正因為這些,她才有能力買下屬于自己的第一套房子。

將唇膏涂好,再輕輕一抿,許暮輕輕的嘆了口氣,說起來,她在圈內奮斗了將近七年,清高自傲的可怕,對手明明知道她最愛護什么,也就找準了那個點下手。七年來,她連戀愛都沒談過,要么說這黑鍋背的格外憤恨,如果不是這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將她的人生徹底翻覆,恐怕她也不會這么重視第一次和齊陌的見面。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