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長勝跟他的女人們

點擊:
退伍軍人王長勝一心只想過,老婆孩子熱炕頭三十畝地一頭牛,簡單而又安逸的生活,一場突如其來災難性的遭遇,卻把這個簡單人的人生變的曲折而復雜......
受傷的女人,拾荒的孤兒,看看土鱉王長勝如何帶著她的女人跟孩子們,走出陰霾踏上人生輝煌....
我是個沒有大志向的小男人,小男人的大夢想,把老婆當孩子養!

☆、冬日海難

陰霾的天空中,零零星星的散落著雪花,“篤”的一聲,“順風號”吹響了啟航的號角,轟鳴的馬達,卷起港灣中一股股濃黑的淤泥。長勝沒有像往常那樣站在甲板上,回望這個讓他迷戀的城市……

長勝把抽了半截的香煙彈進了大海,無心欣賞船槳掀起的白色浪花,轉身走進船艙中,拉緊身上的防寒服,找個沒人的座位坐下來,把書打開蓋在臉上,往椅背上一靠,仿佛旅途疲憊的旅者做好了睡覺前所有的準備。

其實長勝睡不著,無論是船艙中嘈雜的聲音,還是這次回來所發生的事情,都讓他的頭腦始終處于一種思考狀態。但無論如何思索,這幾天所發生的事,都讓他想不明白,做出的所有的決定,也都出于一個雄性動物的本能。

長勝覺得自己該恨,但到底最該恨誰,長勝想不明白。恨自己深愛的女人!這個從16歲開始就占據著自己心中關于愛的空間的女人,這個貪婪的女人,這個負心的女人……恨那個躺在自己女人床上的男人!這個該死的奸夫,趁自己不在,睡了屬于長勝的女人。

特別是當被長勝捉奸在床的時候,那種輕蔑的眼神,極大的損害了長勝自尊心。那個負心的女人肯定沒有告訴他,長勝是特種兵退伍的。不然他的眼神中絕對不會只有挑釁而沒有絲毫的愧疚和畏懼。

公司也該恨,干嘛非要派自己去哈爾濱辦事處呢,一個月才能回來3-4天,如果自己不去哈爾濱,自己的女人也絕不會和這個大款勾搭成奸,也tmd的怪自己,非想當什么經理,老老實實在總部做自己的業務多好,不做業務,做拓展培訓也行啊.

就怪自己,干嘛下手那么恨啊,一對狗男女值得自己動手嗎?長勝沒有想到會動手打自己深愛的女人,從在一起那一天起,長勝沒用他洗過衣服,做過飯,更不舍得罵她,打她。要是長勝打奸夫的時候,她不光著身子上來拉架,長勝也絕不會返身側踹她那一腳。

看著被踢倒在角落里,瑟瑟發抖的身軀,長勝的心還是戈登的疼了一下,就這一下,讓長勝一下清醒了過來。地上沒有血,他像條吃多了死狗一樣,卷縮著不停的嘔吐,長勝知道,這是腦震蕩的癥狀。長勝在部隊曾無數次練過的組合拳,別說是個普通人,就算真正的練過的幾年的練家子,只要挨上一下,接下的右勾拳、下勾拳是怎么也躲不過去的,還好最后的返身側踹,讓□□替他擋了,要是都招呼在這個家伙身上,現在他肯定得躺在醫院里。

想到這里,長勝猛的掀開臉上的書,坐直了身體,狠狠的吸了口氣,仿佛剛才所有的回憶都夾雜著烏煙瘴氣,讓人無法呼吸。

長勝,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摸出自己的煙和火機,抬步走向甲板,不知道什么時候,風大了起來,大風卷著密集的雪花,像一把把尖刀,斜斜的刺了下來,扎在臉上生疼,有幾個乘客手把著船的護欄,佝僂著身子,痛苦的向大海里傾吐著的著自己的嘔吐物,長勝仿佛也有嘔吐的感覺,望一眼灰蒙蒙的天,返身又走回船艙。

長勝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時間,3點半,船是1點半起航的,此時的船也不知道走到哪里了,但總感覺船一直在上下的顛簸,并沒有直往向前,“這該死的天”長勝嘟囔了一句,走向自己的座位,身旁一對老年夫婦,在不停的安撫著哭鬧的小孫子,小家伙似乎身體不舒服,一邊吐著奶,一邊發出尖利刺耳的哭聲。

整個世界仿佛都在跟隨著壓抑的天氣,變得壓抑起來。長勝實在不知道此時,自己能做點什么,該做點什么,睜開眼睛,眼前沒有一點讓人心悅的景色,閉上眼睛,女友那雪白的裸體總在眼前不停的晃動,讓長勝感覺惡心。

長勝感覺似乎應該把自己灌醉,醉了,也許整個世界就不那么清晰了,長勝打開自己的包,掏出一小瓶白蘭地,擰開蓋子“咕咚咕咚”一口氣,見了底,長勝心想,要是在陸地上,這樣喝完了,肯定是把瓶子往地上一摔,仰天長嘯一聲,然后一個義無反顧的轉身……..

可是現在不行,現在在船上,在船艙里。喝完了酒,長勝往椅子上一靠,醉意馬上就上來了,其實就長勝的酒量,三個小白蘭地也喝不醉,只是人在想醉的時候,喝涼水都醉,醉只是一個狀態,一種精神不再控制自己的語言和肢體的狀態……

“船掉頭了………”混亂中,不知道誰喊了一聲,一陣劇烈的震動,把長勝從座椅上摔了下來,長勝一只手扶著椅子,一只手撐住地,快速的爬了起來,抬頭一看,著實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似乎所有的乘客不都在自己的座位上,大家各自找個可以依附的東西,緊緊的把著。女人和孩子們都不同程度的扯開嗓子,發出刺耳的尖叫。

叫喊聲,略微的低了一下,馬上又重復著,人們并不知道船掉頭意味著什么,或許就和長勝一樣,只知道船掉頭,就是駛回始發港,不能按時到達目的地,就這鬼天氣,能按時到達才怪…….

但接下來的事實,卻讓人們明白了,這個龐然大物的掉頭到底意味著什么,這時的風浪似乎更大了,每一個浪頭卷來,都帶來了巨大的沖擊力,狠狠的砸向順風號,然后把它高高的擎了起來,人們的心臟仿佛也被提到了嗓子眼,當船從浪尖落下來的時候,心臟又跟著落了下來,人們的驚呼聲也越來越高,越來越有節奏。風,雪,巨浪,人們飽滿著驚恐與無助的驚呼,這所有的一切,緊緊的扣在一起,一齊摧殘著這首海浪中的鋼鐵勇士…….

長勝緊緊的抱著椅背,想極力的控制住自己,但無論怎樣去控制,心臟還是和船體一個規律一個頻率的起起落落,幾個起落以后,剛才喝的那瓶小白蘭地,以及其他被消化的一半的食物,和著胃液一起從嗓子眼里噴了出來。

當然嘔吐的不止長勝一個人,整個船艙里都彌漫著嘔吐物的味道,人們似乎并不在意這些,都集中了精神,與船體一次次的起伏顛簸努力的做著抗爭,“彭…….”的一聲金屬斷裂的巨響,驚恐中的人們恨恨的被甩到了船的一邊,人們的叫喊中夾雜著哭聲,船艙中變的更加混亂。但很快,哭喊聲,叫罵聲就靜了下來,人們明顯的感覺到了船體的傾斜。一種恐怖的陰云,籠罩著人們驚懼的心靈……….

正當人們驚恐萬分,不知所措的時候,突然船艙里的報警鈴聲響了起來“起火了,起火了,……”“哪里起火了…….”鈴聲的響動,讓騷動的人群更加惶恐不安,“親愛旅客們,貨倉起火,請大家穿好救生衣,到甲板上集合………”

船艙的廣播傳來了最高的指示,隨即有乘務人員趕過來,打開了船艙里的貨柜,一件件橘紅色的救生衣,被火速的在船艙里傳遞著,長勝接過一件順手傳遞到下面,轉身再接,再傳,下家卻遲遲的不接,長勝,定眼一眼,身邊是個穿著很考究的眼鏡男,正手忙腳亂的往身上套著救生衣,“cnm,先傳…..”長勝恨恨的罵了一句,“眼鏡”似乎并不在意長勝罵他,接過長勝遞過來的救生衣,傳下去,還是抓緊時間忙活自己身上的那件。

“大家都有了嗎?大家都有嗎?”乘務小姐,大聲的叫喊著,喊了幾聲沒有回答,乘務小姐也拿起一件救生衣,往自己身上套著。長勝在部隊訓練過武裝泅渡,對救生衣的使用,很是熟練,但拿起救生衣套了幾次都覺得別扭,原來自己的羽絨服太厚,救生衣縲不緊,長勝把羽絨服脫了下來,把救生衣穿在里面,再套上羽絨服,還是覺得不得勁,想來想去,缺根武裝帶,長勝又把自己的腰帶解下來,往羽絨服外面一扎,這才找到了武裝泅渡的感覺。

乘務小姐穿好了自己的救生衣,開始過來幫助那些不會穿戴的人們,穿戴整齊的也逐一的檢查了一下,長勝突然感覺這個乘務員特別像自己當兵時候的連長,當兵時,每次武裝泅渡下水之前,連長都要過來挨個人檢查一下裝備,所以當乘務小姐,走到長勝面前檢查的時候,長勝站直了身體,雙腿一并,啪的一個軍禮,“士兵王長勝準備完畢!”

乘務小姐被長勝的反常舉動嚇了一跳,短暫的一愣,抬頭看了一眼長勝,見長勝不倫不類的裝束,輕輕的一笑“你的救生衣呢”,長勝放下敬禮的手臂,在自己胸前恨恨的拍打了兩下,發出“碰…..碰….”的聲音,乘務員知道他是穿在里面了,也不多說什么,繼續檢查下一個去了,長勝望著她忙碌的背影,心中掠過一絲異樣的感覺,是什么說不好,反正和高大,偉岸什么的,有關……….

☆、冰海沉浮

“大家穿戴整齊,跟我走…….”乘務小姐在人群中,扯著嗓子喊了一句,轉身走到艙口,長勝聽到乘務小姐的喊話,像突擊的士兵接到了沖鋒的號令,急忙的挪動身體向艙口移動,移動的人群開始混亂起來,恐怖的尖叫,變成雜亂的吼叫,這不同的聲調,不同的頻率,發出的不同聲音,在長勝聽來,還不如那齊刷刷的尖叫讓人受用。

“大家不要擠,一個一個慢慢走…….”長勝再一次的聽到那個乘務小姐的聲音,艙口,乘務小姐一只手把著們,一只手疏導著混亂的人群,長勝想過去幫忙,但人群已經死死的卡在了艙口附近。

不知道什么時候,一股股的煙霧,滲透進來,夾雜著物體烤焦的味道,鉆進人們的鼻腔中,更加加劇了人們的恐懼,著急的人們掀起了一股人浪朝門的方向涌了過去,隨之而來的是女人的尖叫,孩子們的啼哭!

長勝卷在人流中,被動的朝著門的方向移動著:“放下手中的行李,放下手中的行李…….”長勝扯開嗓子大聲的叫嚷著,但這野獸般的嘶嚎并沒有引起人們的注意,人們還是緊緊的護著自己的行李,繼續朝門的方向涌動,仿佛那扇門,就是生命之門,闖出去了,便看到了生存的希望………

“啊…..啊….”隨著一聲尖利的哀號,一個蒼老無助的聲音在嘈雜的人群中格外清晰“別擠著孩子,別擠著孩子啊…….”長勝知道,這可能是剛才吐奶的那個孩子,被瘋狂的人們給擠著了,長勝把身體向下彎了彎,然后弓了起來,用自己的肩膀死死的抗住擁擠的人浪,一步一步向那個蒼老的聲音移動,

看見了!孩子,老人,順著人浪一起的搖擺,老人死死的抓住孩子,把孩子提起來,懸在半空,隨著人群涌動而左右的搖擺,又一次涌動席卷而來,借著這股力量,長勝終于抓住孩子,雙手用力把孩子拖了起來,放到老人懷里:“你抱緊孩子………”然后一把抓住了老人的腰帶,跟老人緊緊黏在了一起,船體抬起,長勝就死死的抗住要傾倒的老人,船體下落,長勝又緊緊的拉緊老人的腰帶。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