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长胜跟他的女人们

点击:
退伍军人王长胜一心只想过,老婆孩子热炕头三十亩地一头牛,简单而又安逸的生活,一场突如其来灾难性的遭遇,却把这个简单人的人生变的曲折而复杂......
受伤的女人,拾荒的孤儿,看看土鳖王长胜如何带着她的女人跟孩子们,走出阴霾踏上人生辉煌....
我是个没有大志向的小男人,小男人的大梦想,把老婆当孩子养!

☆、冬日海难

阴霾的天空中,零零星星的散落着雪花,“笃”的一声,“顺风号”吹响了启航的号角,轰鸣的马达,卷起港湾中一股股浓黑的淤泥。长胜没有像往常那样站在甲板上,回望这个让他迷恋的城?#23567;?br />
长胜把抽了半截的香烟弹进了大海,无心欣赏船桨掀起的白色浪花,转身走进船舱中,拉紧身上的防寒服,找个没人的座位坐下来,把书打开盖在脸上,往椅背上一靠,仿佛旅途疲惫的旅者做好了睡觉前所有的准备。

其实长胜睡不?#29275;?#26080;论是船舱中?#24615;?#30340;声音,还是这次回来所发生的事情,都让他的头脑始终处于一种思?#30002;?#24577;。但无论如何思索,这几天所发生的事,都让他想?#24187;?#30333;,做出的所有的决定,也都出于一个雄性动物的本能。

长胜觉得自己该恨,但到底最该恨谁,长胜想?#24187;?#30333;。恨自己深爱的女人!这个从16岁开始就占据着自己心中关于爱的空间的女人,这个贪婪的女人,这个负心的女人……恨那个躺在自己女人床上的男人!这个该死的奸夫,趁自己不在,睡了属于长胜的女人。

特别是当被长胜捉奸在床的时候,那种轻蔑的眼神,极大的损害了长胜自尊心。那个负心的女人肯定没有告诉他,长胜是特种兵退伍的。不然他的眼神中绝对不会只有挑衅而没有丝毫的愧疚和畏惧。

公司也该恨,干嘛非要派自己去哈尔滨办事处呢,一个月才能回来3-4天,如果自己不去哈尔滨,自己的女人也绝不会和这个大款勾搭成奸,也tmd的怪自?#28023;?#38750;想当什么经理,老老实实在总部做自己的业务多好,不做业务,做拓展培训也行啊.

就怪自?#28023;?#24178;嘛下手那么恨啊,一对狗男女值得自己动手吗?长胜没有想到会动手打自己深爱的女人,从在一起那一天起,长胜没用他洗过衣服,做过饭,更不舍得骂她,打她。要是长胜打奸夫的时候,她不光着身子上来拉架,长胜也绝不会返身侧踹她那一脚。

看着被踢倒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身躯,长胜的心还是戈登的疼了一下,就这一下,让长胜一下清醒了过来。地上没有血,他像条吃多了死狗一样,卷缩着?#29004;?#30340;?#29004;攏?#38271;胜知道,这是脑震荡的症状。长胜在部队曾无数次练过的组合拳,别说是个普通人,?#36864;?#30495;正的练过的几年的练家子,只要挨上一下,接下的右勾拳、下勾拳是怎么也躲不过去的,还好最后的返身侧踹,让□□替他挡了,要是都招呼在这个?#19968;?#36523;上,现在他肯定得躺在医院里。

想到这里,长胜猛的掀开脸上的书,坐直了身体,狠狠的吸了口气,仿佛刚才所有的回忆都?#24615;?#30528;乌烟瘴气,让人无法呼吸。

长胜,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摸出自己的烟?#31361;?#26426;,抬步走向甲板,不知道什么时候,风大了起来,大风卷着密集的雪花,像一把把尖刀,斜斜的刺了下来,扎在脸上生疼,有几个?#19997;?#25163;把着船的护栏,佝偻着身子,痛苦的向大海里倾吐着的着自己的?#29004;?#29289;,长胜仿佛也有?#29004;?#30340;感觉,望一眼灰蒙蒙的天,返身又走回船舱。

长胜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3点半,船是1点半起航的,此时的船也不知道走到哪里了,但总感觉船一直在上下的颠簸,并没有直往向前,“这该死的天”长胜嘟囔了一句,走向自己的座位,身旁一对老年夫妇,在?#29004;?#30340;安抚着哭闹的小孙子,小?#19968;?#20284;乎身体不舒服,一边吐着奶,一边发出尖利刺耳的哭声。

整个世界仿佛都在跟随着压抑的天气,变得压抑起来。长胜实在不知?#26469;?#26102;,自己能做点什么,该做点什么,睁开眼睛,眼前没有一点让人心悦的景色,闭上眼睛,女友那雪白的裸体总在眼?#23433;煌?#30340;晃动,让长胜感觉恶心。

长胜感觉似乎应该把自己灌醉,醉了,也许整个世界就?#33618;?#20040;清晰了,长胜打开自己的包,掏出一小瓶白兰地,拧开盖子“咕咚咕咚”一口气,见?#35828;祝?#38271;胜心想,要是在陆地上,这样喝完了,肯定是把瓶子往地上一摔,仰天长啸一声,然后一个义无反顾的转身……..

可是现在不行,现在在船上,在船舱里。喝完了?#30130;?#38271;胜往椅子上一靠,醉意马上就上来了,其实就长胜的酒量,三个小白兰地也喝不醉,只是人在想醉的时候,喝?#39038;?#37117;醉,醉只是一个状态,一?#24535;?#31070;?#36745;?#25511;制自己的语言和肢体的状态……

“船掉头了………?#34987;?#20081;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一阵剧烈的震动,把长胜从座椅上摔了下来,长胜一只手扶着椅子,一只手撑住地,快速的爬了起来,抬头一看,着?#24403;?#30524;前的景象吓了一跳,似乎所有的?#19997;?#19981;都在自己的座位上,大家各自找个可以?#26639;?#30340;东西,紧紧的把着。女人和孩子们都?#29004;?#31243;度的扯开嗓子,发出刺耳的尖?#23567;?br />
叫喊声,略微的?#22303;?#19968;下,马上又重复?#29275;?#20154;们并不知?#26469;?#25481;头意味着什么,或许就和长胜一样,只知?#26469;?#25481;头,就是驶回始发港,?#33618;?#25353;时到达目的地,就这鬼天气,能按时到达才怪…….

但接下来的事实,却让人们明白了,这个庞然大物的掉头到底意味着什么,这时的风浪似乎更大了,每一个浪头卷来,都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力,狠狠的砸向顺风?#29275;?#28982;后把它高高的擎了起来,人们的心脏仿佛也被提到了嗓子眼,当船从浪尖落下来的时候,心脏又跟着落了下来,人们的惊呼声也越来越高,越来越有节奏。风,雪,巨浪,人们饱满着惊恐与无助的惊呼,这所有的一切,紧紧的扣在一起,一齐摧残着这首海浪中的钢铁勇士…….

长胜紧紧的抱着椅?#24120;?#24819;极力的控制住自?#28023;?#20294;无论怎样去控?#30130;?#24515;脏还是和船体一个规律一个频率的起起落落,几个起落以后,刚才喝的那瓶小白兰地,以及其他被消化的一半的食物,和着胃液一起从嗓子眼里喷了出来。

当然?#29004;?#30340;不止长胜一个人,整个船舱里都弥漫着?#29004;?#29289;的味道,人们似乎并不在意这些,都集中了精神,与船体一次次的起伏颠簸努力的做着抗争,“彭…….”的一声金属断裂的巨响,惊恐中的人们恨恨的被甩到了船的一边,人们的叫喊中?#24615;?#30528;哭声,船舱中变的更加混乱。但很快,哭喊声,叫骂声?#36884;?#20102;下来,人们明显的感觉到了船体的倾斜。一种恐怖的阴?#30130;?#31548;罩着人们惊惧的心灵……….

正当人们惊恐万分,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船舱里的报警铃声响了起来“起火了,起火了,……”“哪里起火了…….”铃声的响动,让骚动的人群更加惶恐不安,“亲爱旅客们,货仓起火,请大家穿好救生衣,到甲板上集合………”

船舱的广播传来了最高的指示,随即有乘务人?#22791;?#36807;来,打开了船舱里的货柜,一件件橘红色的救生衣,被火速的在船舱里传递?#29275;?#38271;胜接过一件顺手传递到下面,转身再接,再传,下家却迟迟的不接,长胜,定眼一眼,身边是个穿着很考究的眼?#30340;校?#27491;手忙脚乱的往身上套着救生衣,“cnm,?#21364;?.”长胜恨恨的骂了一句,?#25226;?#38236;”似乎并不在意长胜骂他,接过长胜递过来的救生衣,传下去,还是抓紧时间忙活自己身上的那件。

“大家都有了吗?#30475;?#23478;都有吗??#32972;?#21153;小姐,大声的叫?#30333;牛?#21898;了几声没有回答,乘务小姐也拿起一件救生衣,往自己身上套着。长胜在部队训练过武装泅渡,对救生衣的使用,很是熟练,但拿起救生衣套了?#22797;?#37117;觉得别扭,原来自己的羽绒服太厚,救生衣缧不紧,长胜把羽绒服脱了下来,把救生衣穿在里面,再套上羽绒服,还是觉得不得劲,想来想去,?#22791;?#27494;装带,长胜又把自己的腰带解下来,往羽绒服外面一扎,这才找到了武装泅渡的感觉。

乘务小姐穿好了自己的救生衣,开始过来帮助那些不会穿戴的人们,穿戴整齐的也逐一的检查了一下,长胜突然感觉这个乘务员特别像自己当兵时候的连长,当兵时,?#30475;?#27494;装泅?#19978;?#27700;之前,连长都要过来挨个人检查一下装备,所以当乘务小姐,走到长胜面前检查的时候,长胜站直了身体,双腿一并,啪的一个军礼,“士兵王长胜准备完毕!”

乘务小姐被长胜的反常举动吓了一跳,短暂的一愣,抬头看了一眼长胜,见长胜不伦不类的装束,轻轻的一笑“你的救生衣呢”,长胜放下敬礼的手臂,在自己胸前恨恨的拍打了两下,发出“碰…..碰….”的声音,乘务员知道他是穿在里面了,也不多说什么,继续检查下一个去了,长胜望着她忙碌的背影,心中掠过一丝异样的感觉,是什么说不好,反正和高大,伟岸什么的,有关……….

☆、冰海沉浮

“大家穿戴整齐,跟我走…….?#32972;?#21153;小姐在人群中,扯着嗓子喊了一句,转身走到舱口,长胜听到乘务小姐的喊话,像突击的士兵接到?#39034;?#38155;的号令,急忙的挪动身体向舱口移动,移动的人群开始混乱起来,恐怖的尖叫,变成杂乱的吼叫,这?#29004;?#30340;声调,?#29004;?#30340;频率,发出的?#29004;?#22768;音,在长胜听来,还不如那齐刷刷的尖叫让人受用。

“大家不要挤,一个一个慢慢走…….”长胜再一次的听到那个乘务小姐的声音,舱口,乘务小姐一只手把着们,一只手疏导着混乱的人?#28023;?#38271;胜想过去帮忙,但人群已经?#28010;?#30340;卡在了舱口附近。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股股的烟雾,渗透进来,?#24615;?#30528;物体烤焦的味道,钻进人们的鼻腔中,更加加剧了人们的?#24535;澹?#30528;急的人们掀起了一股人?#39034;?#38376;的方向涌了过去,随之而来的是女人的尖叫,孩子们的啼哭!

长胜卷在人流中,被动的朝着门的方向移动?#29275;骸?#25918;下手中的行李,放下手中的行李…….”长胜扯开嗓子大声的叫?#20262;牛?#20294;这野兽般的嘶嚎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人们还是紧紧的护着自己的行李,继续朝门的方向涌动,仿佛那?#35753;牛?#23601;是生命之?#29275;?#38383;出去了,便看到了生存的希望………

“啊…..啊….”随着一声尖利的哀?#29275;?#19968;个苍老无助的声音在?#24615;?#30340;人群中格外清晰“别挤着孩子,别挤着孩子啊…….”长胜知道,这可能是刚才吐奶的那个孩子,被疯狂的人们给挤着了,长胜把身体向下弯了弯,然后弓了起来,用自己的肩膀?#28010;?#30340;抗住拥挤的人浪,一步一步向那个苍老的声音移动,

看见了!孩子,老人,顺着人浪一起的摇摆,老人?#28010;?#30340;抓住孩子,把孩子提起来,悬在半空,随着人群涌动而左右的摇摆,又一次涌动席卷而来,借着这股力量,长胜终于抓住孩子,双手用力把孩子拖了起来,放到老人怀里:“你抱紧孩子………”然后一把抓住了老人的腰带,跟老人紧紧黏在了一起,船体抬起,长胜?#36864;浪?#30340;抗住要倾倒的老人,船体下落,长胜又紧紧的拉紧老人的腰带。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