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重生農村奮斗妻

點擊:
前世高考玩了個貓膩,莫曉萱犧牲了自己,成全了渣男。
守得云開沒見月明,反而被想要人財兩得的渣男和小三算計著扔下海。
高二的暑假重生歸來,發誓這輩子不再以男人為中心,上大學,斗渣男,忙致富,從此開始與上輩子不一樣的人生。
“我對男人過敏,你離我遠點。”
“以毒攻毒,你對渣男過敏的病,只有我能治。”

第1章 被扔下海

伍宇晨進來的時候,莫曉萱正斜倚在沙發上玩手機。

但電視開著,投影儀也開著,往常莫曉萱從不這樣費電,可今天不同。

伍宇晨的鑰匙叮當作響,不用抬頭,莫曉萱就知道他又把鑰匙放在了鞋柜上,只怕下次又要找半天了,但這很快就與自己沒什么關系了,連同這個男人,也很快就……

“老婆,”伍宇晨沒有換鞋,皮鞋噠噠噠的,為這事,自己和他說過很多次,鞋上帶泥,進門換鞋,這么多年了,他還是不記得。他永遠不記得。

“老婆,我想跟你商量個事。”伍宇晨湊過來,緊挨著莫曉萱坐下,有些局促地開口,“我們不是一直想要個孩子么,上個禮拜,我聽同事說他去吃親戚小孩的滿月酒,那小孩是找人代孕的,我看也是健健康康,漂漂亮亮的,要不,我們也……”

這借口一點都不高明,莫曉萱幾乎要笑出來,可他還沒說到點子上,不妨陪他演演戲。

“還是別了吧,黑中介挺多的,能有合適的嗎?。”

“為了我們的孩子,值得一試,這事不要你操心,我都打聽清楚了。”

莫曉萱心中冷笑,從來不顧家的男人,這次倒是積極,面上仍是淡淡,終于拋出了他最想要問的問題:“可孩子的戶口怎么辦呢,不好上吧?”

“萱萱。”伍宇晨忽然盯住了莫曉萱的眼睛,莫曉萱心里一緊,知道自己終究躲不過這場審判,“我想了個法子,只是委屈你了,但為了我們的未來,我不得不用這么個野路子。”

莫曉萱幾乎喘不過氣來了。

“萱萱,我們假離婚吧。”

哀莫大于心死。多可笑啊,就在剛才,就在他說未來兩個字的時候,莫曉萱還幻想著能有一絲的可能,他改過自新,從那個女人身邊離開。

明明知道他今天來是為了找借口與自己離婚,來給那個懷孕的女人一個名分。明明自己的手機里全是他倆相親相愛的罪證,明明電視屏幕上正無聲播放著他與那女人游玩的錄影——而他自從踏進家門后一眼都沒看過,他從未把自己當成這間屋子的主人,這是我的家,不是他的。我還在期待什么呢?我何必再自欺欺人呢?

哎,真不必為這個男人再多考慮一分了。

他的眼神像我們高考前一晚一樣深情款款,莫曉萱心痛得滴血,但還強做鎮定,淡淡地:“好啊。”

“我已經準備好了。”伍宇晨沒想到莫曉萱會答應得如此爽快,一臉驚喜地從隨身的包里把幾張紙拿了出來。

莫曉萱不露聲色地掃著協議書,真的是狼子野心,竟然想把所有財產都留給即將出生的孩子。

孩子,莫曉萱冷笑,自己辛苦了一輩子,憑什么把它都留給你和小三的孩子?

一句話也不再想多說,莫曉萱把電視機聲音開大,伍宇晨這才注意到電視屏幕上的內容。

“你還想人財兩得?做夢!”莫曉萱冷笑,“伍宇晨,我們現在所有的,都是婚后財產。你出軌在先,屬于有過錯方,該凈身出戶的,應該是你吧?”

看著電視屏幕,伍宇晨這才知道原來莫曉萱早就清楚了一切,臉色慢慢變成了豬肝色,可也就一會兒,就恢復了正常。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就打開窗口說亮話吧。”伍宇晨干脆厚著臉皮,“你一個人要錢有什么用?我還要養孩子啊!而且你又沒有孩子,你的財產我們也不是白得的,將來我可以讓我孩子為你養老送終啊!”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莫曉萱知道也挽回不了什么,只想圖個好聚好散,只是沒想到伍宇晨會如此無恥。

伍宇晨見莫曉萱坐在那一動不動,也不再說話,就一步步走向她,點開手機,亮在她眼前。

“曉瑞?”莫曉萱被手機上的一幕驚呆了,抬起頭,猛地站了起來,一把抓住伍宇晨,“放開他,你快放開他!”

屏幕上莫曉瑞正被五花大綁,吊著浸在海水中,嘴里大叫:“姐,快來救我!”

這可是數九寒冬的季節啊!伍宇晨這殺千刀的,怎么能黑心到如此地步?

“快,讓你的人立刻放開他。”莫曉萱又氣又急,一時不知說什么好,只是抓住伍宇晨的衣服,用力地推他,“快啊,你聽到沒有?”

“先簽了協議。”伍宇晨對著協議書努努嘴,不緊不慢地說。

莫曉萱氣得無以復加,本以為自己收足了他出軌的證據,讓他凈身出戶是十拿九穩的事。

沒想到他早就做好了幾手準備,好吧,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現在小瑞在他控制下,先度過這個劫再說。

莫曉萱扯過協議,刷刷地就簽上了大名。

“快,快打電話,讓他們放開小瑞。”莫曉萱此時哪里還能想別的,滿腦子都是弟弟的慘狀。

“好。”伍宇晨總算撥通了電話。

莫曉萱眼睜睜地看他收好協議書,慢慢地塞進包里,露出滿意的笑容,卻不敢再說一句反對的話,因為此時的小瑞還不能算是絕對安全。

“你不想與我一起去接小瑞嗎?”伍宇晨邪笑著問莫曉萱。

莫曉萱真想拿把刀把眼前的這張俊臉剁個稀巴爛,可又無能為力,也確實不放心弟弟的狀況,只得憤怒又無奈地:“去!”

一路上,莫曉萱無數次想搶了他的方向盤,隨便撞個什么東西,兩人同歸于盡。

可想到弟弟的慘狀,想到年邁的父母,莫曉萱忍了又忍,勸自己,為這個渣男,這樣做,不值得。

“你不要恨我,小瑞其實不是我綁架的。他吸毒,借了高利貸,又不敢跟家人說,利滾利,還不起了,被人家追殺,他們知道我是他的姐夫,才找上了我。”伍宇晨輕松地說著,“你現在知道我為什么要把財產都留給孩子了吧?因為給你,你也是去填他這個無底洞,還不如我暫時幫你收著,將來你也老有所養。”

“閉嘴。”莫曉萱氣極,弟弟一直跟在伍宇晨身邊,不管他吸毒是真是假,伍宇晨都有推卸不了的責任。

“小瑞呢?”莫曉萱剛被伍宇晨帶上游艇,游艇就突突突地開了起來,感覺有點不對勁“現在要去哪里?”

“不怪我們哦,只怪小瑞吸毒,身體素質太差了,水里泡幾分鐘都沒挺住。”莫曉萱轉頭,看見一個大肚婆從船艙里走了出來。

沒挺住什么意思?

莫曉萱盯著伍宇晨這個小三,這個按輩分本應該叫自己舅媽的小三幾秒,終于明白過來,原來小瑞竟然被他們折騰沒了,這下自己真的是人財兩空了。

“我殺了你!”莫曉萱聲嘶力竭地大叫著朝大肚婆撲了過去。

可還沒碰到大肚婆,莫曉萱就感覺身子一輕,被伍宇晨和幾個男人抬起來了。

“姐,長痛不如短痛。”大肚婆嘿嘿地笑著。

“不!”……

莫曉萱的聲音隨著“撲通”一聲,落入大海,畫上了人生的休止符。

第2章 這世我再不會這么傻

怎么這么熱?

半夢半醒中莫曉萱用力推開被子,翻了個身,想尋找一絲清涼,卻被觸手的異感徹底驚醒。

莫曉萱睜大眼睛,面前是一張貼近了的臉。

“啊!”莫曉萱驚慌得大聲尖叫,這,這不是伍宇晨么?莫曉萱還清晰地記得他扔自己下海之前一臉的猙獰,現在,這是怎么回事?

難不成他又良心發現把我救起來了?

“別害怕,曉萱,是我。”伍宇晨溫柔地向莫曉萱伸出手。

“別碰我,你走開,走開啊!”雖然救我上來了,但我還是不會原諒你,除非小瑞也是安全的,除非你與那個小三分手,把孩子打掉,不然什么都沒門,我不會原諒你,一定會把你繩之于法。莫曉萱尋思著,一邊迅速后退,直到床的最里角。

“萱萱,別鬧。”伍宇晨湊近莫曉萱,低聲而又神秘地:“我是來說正事的,我堂哥說了,那件事,能成,他有十足的把握。”

“哪件事?”莫曉萱腦子里飛快地在思考眼前的狀況。

“就是高考的時候,我們交換英語試卷的事啊!”說著伍宇晨抬腿上床,伸手就把莫曉萱撈在懷里,低下頭一張嘴就湊了過去。

英語試卷?高考?莫曉萱盯著眼前的人,沒錯,他是伍宇晨,不過卻是年輕版的伍宇晨。

“啊!”莫曉萱再度大聲尖叫,屋子里簡陋的陳設,雪白的墻壁,莫曉萱明白了,什么都明白了,捧住臉,嚎啕大哭。

原來現在是在自己以前的家里,此時正是高二那年的暑假,因為那一年家里剛造好新房子。

難不成連老天爺都于心不忍,讓自己回到三十年前再重活一回?

“你哭什么?怕了?沒事,我堂哥說了,到時候他會安排好,我們倆坐前后桌,他親自監考,試卷上先不要寫名字,收卷的時候我們把名字填上去,保證萬無一失。”伍宇晨擁住莫曉萱,扳她的手,想安撫她。

“滾!”,莫曉萱使盡全力大吼一聲,對著伍宇晨拳打腳踢。

交換試卷?他想得倒美。

前世的時候,就是如此,那時候一門心思地想助伍宇晨考上名牌大學,高三后半學期,對其他幾門功課幾乎放棄了,拼了命地把所有精力放在英語上,最后高考的時候把自己的最拿手的英語試卷寫上了他的名字。

最后他如愿以償,進了名校,而自己也把身子和錢財都給他了,然而卻換來他慢慢地對自己百般嫌棄,最后連命都沒了。

真真是被前世的自己蠢哭了,這世我再不會這么傻。

“曉萱。”伍宇晨一臉委屈地看著莫曉萱。

莫曉萱知道這時候的伍宇晨除了事先約好的這個提議,還沒做任何對不起自己的事,所以不能因為他前世的事現在來與他算賬,但為了不重蹈覆轍,只能從現在開始慢慢疏遠他。

“我不做違法的事。”莫曉萱平靜下來,淡淡地說。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