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全能女神

點擊:
許姜一從末世大佬到成為某點暢銷小說《極品大道》中男主的黑月光的,心境是十分平穩的。
不就是個黑化月光嗎?她也可以憑自己活出不一樣的人生!
靠男主?不存在的!
參加野外生存綜藝,她徒手攀巖,鉆木取火,荒野求生收貨了一大堆迷妹迷弟。
參加真人競技,她靶靶爆頭,一槍一個小朋友,最后進了國家隊隨便還拿了個鐵人三項世界冠軍。
有錢后她自給自足拍攝了一部末日生存電視劇,火的一塌糊涂,成為全民偶像!
披著馬甲的影后:嚶嚶嚶,女神我要給你生猴幾!
披著馬甲的影帝:一一娶我!娶我啊啊啊!
披著馬甲的商業大佬:千億家產都是我的嫁妝!
………
直到某天,某個大佬不小心掉馬。
眾粉絲驚呼:原來我和我的愛豆都粉的同一個人!
#從鐵粉變黑粉只差一個許姜一#
#愛豆不僅臉好還為國爭光#
制霸娛樂圈?不,我們的目標是稱霸全球!
內容標簽: 娛樂圈 女強 穿書 爽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許姜一 ┃ 配角:女配,男主,男配 ┃ 其它:荒野求生

2018征文優秀作品:征文活動優秀作品獎章
作品簡評:vip強推獎章
許姜一從末世強勢回歸,附身在男頻小說黑月光身上,憑借在末世中掌握的技能參加荒野求生、真人競技、運動比賽等一系列綜藝實力圈粉打下基礎,后期自己參與末世電影制作創立影視公司,走上人生巔峰……
全文節奏明快緊湊,文筆流暢,設定新穎,打臉渣男不靠男主等爽點應有盡有,閱讀感官良好,是一本值得飯后娛樂放松的爽文。

第1章

輕風拂過湛藍色的窗簾,陽光透過窗戶的縫隙偷溜進臥室,撒在了潔白的床被上。

借著光亮可以看見這被子中央拱起一團球,良久,書柜上的手機聲響起,這團球才不情不愿的從被子里伸出一只手。

這雙手骨節勻稱,手指白皙修長,一看就知道平時不乏花了許多心思保養。

按了接聽鍵,那邊的人就安耐不住直接吼了過來,“許姜一,你知不知道你惹了什么事了啊!”

被子里的人輕輕“嗯”了一聲,尾音下揚略帶慵懶頹廢。

“嗯什么嗯你!許姜一你特么別告訴我你還在睡覺!你惹出這么大的簍子還要我給你善后,你可真行啊你!”電話那邊似知道這人什么德行,愣了兩秒又加大了兩度音量,恨鐵不成鋼道,“我讓你去敬酒敬酒,你倒好酒是敬了,直接敬王總頭上了!我是這么教你的嗎?啊!”

被子中的人聽見這句終于舍得鉆出被窩,黑色長發凌亂的披在肩后,長而卷翹的睫毛輕闔顫抖著,五官精致而立體,像是擺放在壁柜上的洋娃娃般。

她掀開被子,赤著腳站在黑色的地毯上,極致的白和黑形成了鮮明對比,漫不經心的把手機按了免提丟在一旁。

“還嗯呢你!我不是給你說了嗎?嘴要甜,聲要軟,要笑,王總的資源你又不是不知道,足夠你從十八線混上熒幕眼熟,你還有哪里不滿意?別以為你的長得漂亮就想一步登天,這個圈子里長得好看的多,整得好看的更多!你要想出人頭地就要學會忍懂不懂!”

聽了這么久,許姜一終于把所有的思緒都理清楚了,和記憶中的人對了對名字,舔了舔嘴角,笑的撩人,“劉芳?”

電話那邊靜默了三秒鐘,隨即咆哮聲更甚,“你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嗎?我在圈子這么多年來我還真的沒有………”

“嘟嘟嘟——”

許姜一把手機關上,待吵雜的聲音消失后她望著自己的手掌心出了神,這雙手細嫩柔軟的可怕,指節掌心出也沒有厚厚的老繭。

這不是她的手!

她,許姜一,一個在末世生活了十年的女人,怎么可能雙手無繭呢!

末世十年,強者生存,即便是一個女人活到最后她也不可能將自己保養的這么好!

似想到了什么,她脫下了自己的睡裙站到了臥室中的全身鏡前,面前的這具身體,皮膚細膩白皙,雙腿修長勻稱,前凸后翹,更重要的是她身上沒有一點點傷痕。

她摸了摸自己跳動的心臟,看著鏡子中的人和自己做了同種的動作之后,她笑了笑。

這具身體年輕且既具有青春的活力。

原來……不是夢啊!

她終于又活過了過來!

活著的感覺真好啊!

她的記憶還停留在之前,那時正處在末世的第十年,物資匱乏人心惶惶,每活一天都是奢侈的,為了生存她必須出幸存者基地尋找物資,結果在超市里遇見了喪尸潮,為了保留最后的尊嚴,她給了自己一發子彈,她現在還清楚的記得子彈穿過自己身體的感覺。

又疼又冷啊!

許姜一閉上眼睛,慢慢感知接受了這具身體的記憶。

這具身體也叫許姜一,今年剛大學表演系畢業,因為身材樣貌好拍了兩只廣告小有名氣,機緣巧合下又簽了一個大公司,看起來前途一片光明。

可惜,這只是看起來,真實情況就是圈子里競爭激烈,人人為了博出頭而出賣自己的一切,即便是長相如許姜一這般也很少有機會能夠出現在大眾面前,更別說后來她的兩只廣告都出了茬子,而這時她的經紀人劉芳看中了她的外貌所以才動了心思找機會讓她去一個投資商面前露露臉。

這個機會就在昨晚,許姜一被灌了許多酒,走路跌跌撞撞,看什么都是模糊一片的,那個投資商王總也就趁機吃起了她的豆腐,而末世的許姜一也正巧是在這時后附身在她的身上,頭昏的難受不說,身上還有人在亂碰,她強撐著讓自己不睡過去,直接把別人王總的胳膊給卸了下來!

這邊王總疼的嗷嗷大叫,整個飯局亂做一團,作為始作俑者的許姜一則是干完這一切就直接失蹤了。

今早劉芳得到消息嚇得拿手機的手都在抖穩,她帶過這么多新人,就屬她不省心!這妮子哪里是想火啊!這尼瑪是想上天吧!

打電話念叨兩句許姜一她居然還把她電話給掛了!

可以,看樣子是想被雪藏吧!

劉芳把高跟鞋踩得“咔咔”作響,不過一會兒她就來到了一間小屋面前,從包里掏出一把鑰匙就開始試,“小妮子人還沒火就敢給我這么搞,火了怕不是公司………”

話還未說完門就被打開了,站在鏡子面前的許姜一聽見聲音殘留在腦海中的時候行動先與意識,讓她條件反射的把手邊的手機用力丟了過去,微挑的眼睛有些晦暗,“誰!”

做完這一切她翻身把床上的薄被扯了起來披在自己身上警惕的看著門口。

“嘭——”物體撞擊的聲音響起,隨之響起的還有她經紀人暴躁的聲音。

“我敲你嘛啊!許姜一,你想用你這國產機砸死我嗎?”劉芳捂住自己的額頭倒吸一樓冷氣,“你是想把我砸死好給你重新換個經紀人嗎?”

劉芳一腳將手機從自己的腳邊踢了過去,氣笑了,“行,真有你的,現在還敢用手機砸我?”手機打著漩兒踢到了許姜一的腳邊,劉芳順著她的腳看了過去,客廳中央正站著她那不省心的百線小明星。

劉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她總覺得如今的許姜一站在那里仿佛有什么東西不一樣了。

她站在那里,嘴角似笑非笑,平時眼神膽怯懦弱,如今的眉目之間多了一絲張揚。

美,美得驚人!

像極了平時含苞待放的玫瑰花終于綻開了屬于自己的美麗。

劉芳的呼吸微微一滯,隨后額頭的刺疼就提醒了她剛剛發生的一切。

剛剛這朵玫瑰花居然敢用手機摔她?!!

“你!”

聽見聲音許姜一收斂了周身的凌厲,用著那雙水潤的眸子一臉無辜地看著她,白凈精致的小臉上全是歉意,“抱歉啊~劉姐,我剛剛還以為是小偷進來了,你知道的,我一個人住外面總是不太安全的。”

“…………”劉芳啞口無言,只好悶聲吃下這個暗虧,捂著頭踩著高跟鞋進了臥室,她坐在沙發上一臉嫌棄的說道,“我不是和你說過了,你性子軟一點,再去賣賣乖早就搬出這個破公寓了,我手底下的人哪一個像你脾氣這么硬?”

許姜一背對著她拉開了衣柜,看見衣柜里琳瑯滿目的小裙子笑了笑,但笑意未達眼底,“劉姐你想我出道以后黑歷史滿天飛嗎?你知道的,我的潛力不止如此。”

劉芳看著她纖細的背影對她的話沒有否認,毋庸置疑她當初簽許姜一看的就是她的臉,這女孩底子好,長得精致,美得也既具有攻略性,放在娛樂圈里也是頂尖的存在,只要有人啃捧,火那是遲早的事,只不過就是太倔了,“潛力是潛力,那你也要有人肯把你捧到大眾面前!”

“眼皮子放開一點,只有長久的利息才可以生存下去。”

“長久?哼,有沒有現在還難說呢,你現在快點換好衣服和我一起去給王總道歉!你知道你昨晚干了一些什么嗎?你還想不想在圈子里過下去了?”

“道歉?”許姜一從衣柜里拿了襯衣長褲往身上套,聲音輕而脆,莫名的有一種讓人信服感,“不用道歉。”

“????”不道歉難道你想不干了嗎?

劉芳還想說些什么就見到自家小明星沖自己笑了笑,那眉目之間的自信,她的心不由自主的顫了顫,像極了明艷的玫瑰毫無保留綻放自己的美麗。

“因為王總他啊,今天就會破產的。”

“????”自家的小明星怕不是傻了吧?

劉芳氣極反笑,“別人企業五百強,你說破產就破產,你以為你是誰啊!”

許姜一沒接她的話,把窗簾拉開,并不刺眼的陽光透窗而入,溫柔地潑灑在香檳玫瑰般嬌艷的女子身上,仿佛天眷般為她蒙上了一層光。

許姜一閉目輕闔笑道,“因為,我有金手指啊。”

“????”

對上劉芳看傻子似得眼神許姜一勾了勾嘴角,露出了可愛的小虎牙,“天涼了,該讓王氏集團破產了。”

“……………”

醒醒大清已經亡了!

作者有話要說:

許姜一:我真的有劇本,你還別不信。

劉芳:惹不起惹不起你別是個神仙吧!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