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末世重生之炮灰覺醒

點擊:
相戀八年,敵不過一個錢字,被鎖在屋內,活活餓死,
重生歸來,只想好好變強活著
他沒準備抱大腿的,可大腿偏偏就非得纏上他了……
搜索關鍵字:主角:唐晚 ┃ 配角: ┃ 其它:甜寵文

第1章

“叔叔,你一定要記著,我叫許久……小名小酒……”渾身是血的青年以一身之力,阻擋六七個出手截擊虛影消失的異能強者和領域強者,他哈哈大笑的朝著越來越朦朧的虛影大聲呼喊,完全不把這些攻擊他的強者放在眼里。

林風看著明知必死,還阻擋著他們的神廚許久開口道:“何必呢!不過是一只靈而已,你雖然是神廚,能夠制作出極強的血脈元食強化身體,可是相比九天清蓮子卻差遠了。只要你把清蓮子交出來,我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也可以放過那只靈,各位說怎么樣。”

邊上停手的魔祖開口道:“清蓮子只有一顆,怎么分?”

“先讓神廚把東西交出來,寶物有靈,到時候大家各平本事,”跟著林風后面的刀王秦越冷哼一聲開口說道。

魔祖隨即也開口道:“刀王這話沒有錯,神廚你雖然做的一手好血食,受許多人追捧,但是你不要忘了,在我們這些強者面前,你連個屁都不是,我們分分鐘可以滅掉你。”

許久看著這些勝券在握的人,他哇的吐了一大口混了內臟的血,完全不在意的哈哈大笑道:“你們當然可以分分鐘滅掉我,但是那又怎么樣,你們真以為我不過是個廚子嗎!林風凡是你想要的,我就是要破壞,我就是要搶。來不及了、來不及了,寶物有靈,自行擇主,你們都沒有機會了,生命的獻祭,回歸原點……”

“不,該死的,阻止他。”林風瘋狂的大聲吼著。

刀王看著快速衰老的神廚嘆息道:“可惜,來不及了……”

確實說什么都晚了,許久故意當著這些人拖了時間,這些人還以為他會為了活命,把靈帶走的清蓮子送回來,可惜一切都遲了,有著清蓮子的力量和保護,叔叔一定可以回歸他們相遇的起始點。

有了叔叔保護,爸爸舅舅,他們一定可以活下來,他也一定可以在末世中過的更好,而他也會活的更好。可是叔叔你可一定要記著我叫許久啊!突然許久覺得他應該早點告訴唐晚他的名字,他的過去,現在好了,叔叔是送回去了!但要是叔叔沒有記住,沒有朝著他這里想,那他豈不是倒霉悲催的,白折騰了這一回。

那些聲音越來越遠,唐晚的意識越來越模糊,當許久把一顆青色的蓮子塞到他手中的時候,唐晚的思想就有些恍惚起來。

相愛十年的情人林風背叛,讓唐晚非常痛苦,他甚至不知道活著的意義。可惜不等唐晚思考明白,很快末世就來了,唐晚跑去找林風想喚回愛人的心,帶走愛人。結果卻被這背叛了他的愛人,活生生鎖在一個沒有窗的地下室中,深深恐懼著被蟲子吃掉,結果卻是被活生生餓死。

等到他醒來后,也不知道過去多少年,然后他作為一只靈,就一直跟在血食王的身邊。想要報仇,但是對于后來實力強大到站在華夏之巔的林風,他只能望洋興嘆,別說報仇,連近身都不可能。這可是生滅王者,一手生,一手死,只手掌控生死,別說他死掉只是一個時間看客的靈,即使他沒死,沒有覺醒領域和異能的他,最多也不過成為一個煉體者,別說拍馬,即使開著飛機他也追不上。

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跟著這個容貌俊秀的青年,看著他制作出各種堪比黑暗料理口味的食物,卻依然有絡繹不絕的人前來求虐求吃。因為這些黑色料理,有著提升人體質資質和力量的能力,作為一只餓死鬼,他對食物有著極為執著的執念。但是作為一只靈,他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別人享受食物的美味,永遠都聞不到、觸不到,更別提嘗了!

可是現在,就在剛才,神廚許久把那枚用命搶到的九天清蓮子塞進他手中。那是實物,按照慣例他不可能觸碰到,結果卻完全出乎了唐晚的預料,那顆清蓮子不但被他牢牢的抓住,而且他還聞到了香味,淡淡的清幽香味,這是他死后第一次有了味覺觸覺,想都沒有在想,饑餓了很久的唐晚,還哪里忍得住,瞬間就把清蓮子塞進嘴里。

那枚青色的蓮子,在被唐晚塞進嘴里后,它并沒有唐晚的肚子中落去,而是反其道而行,直接穿過唐晚的嘴朝上而去,最終停留在唐晚的腦域中,散發著幽幽的青芒,就仿佛在這地方安家落戶了一般。

散發著光芒的清蓮子緩慢的在唐晚腦域中旋轉著,仿佛恒古不變,而唐晚原本就虛幻的靈魂,此時越來越淡,越來越薄,快速的消散在這天地之間,只余下一抹青色幽光一閃,這世間再也尋找不到一絲唐晚和九天清蓮子的痕跡……

僻靜的小巷內,四五個混混正對著一個年輕人拳打腳踢,唐晚恍恍惚惚間感覺到疼痛,渾身都站著疼,自從死后他除了無盡的饑餓外,就再也沒有其他感覺。

張開疼的火辣辣的眼睛,唐晚來不及思考,他的手自然,仿佛練習過千百變一般,抓住一只踹向他的腳,接著完全放棄保護自身,翻滾間直接拉住對方的腿,頓時唐晚都被這一聲慘嚎嚇的一哆嗦,直接丟掉被他強行練習了一次劈叉的小混混。

上輩子的唐晚原本就會干架,而且在末世后這個世界混亂之極,即使他作為一只什么都觸碰不到的靈,不過看多了,學的就更多了,招式什么的用不上,但是當了飄飄那么多年,速度卻是極快。

翻身而起,唐晚沒有害怕面前圍著的幾個人,反而在被血腥味刺激后,整個人都顯得亢奮起來。沒錯,他到現在還沒有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當有人攻擊他的時候,在末世中當了看客那么多年,唐晚直接動手。拳落腳起,拳頭落在一個黃毛小混混的胃部,對方一時間疼的叫都叫不出來,彎的像只蝦米,一個鉆心腳踹在高瘦小混混的襠部,頓時圍在唐晚最近的兩個小混混,同時發出滲入的慘叫,聲音傳出去沒有三里也有半里。

小巷外,幾個一看就不是很好惹的人,在聽到慘叫聲后突然停住腳步,一個肌肉扎實身材魁梧的漢子朝著小巷內看了一眼,其中一個賊頭賊腦,滿腦袋五顏六色的少年,朝著巷子深處探視。

站在一邊盯著幾個手下對唐晚動手的雞哥,在察覺到巷子外面的少年后立刻滿臉兇狠道:“看什么看,少管閑事,不想要命了是不是。”

少年被這兇狠的雞哥一吼,頓時被嚇的眼圈都要紅了,張楓一縮腦袋就往后退,漢子身邊的阿雷見自家小弟被吼,頓時也不高興了,立刻出頭道:“小雞崽罩子放亮一點,軍哥的人是你可以吼的……”

還不等阿雷把話說完,被嚇到的少年突然開口道:“軍哥,那個被他們打的人,救過冬哥的兒子。”

頓時剛才還只是純屬看熱鬧的軍哥,一聲令下大聲吼道;“小酒的救命恩人,都是死人啊,還杵著做什么看戲啊,都給老子把他們收拾了,一個都不許放跑。”

高大魁梧至少有一米九的軍哥第一個帶頭沖了過去,別看這家伙塊頭大就以為他不靈活,這完全是表象而已。雞哥剛被軍哥的話吼的一愣,接著還不等他反應過來招呼兄弟逃跑,就在他搞明白對方是要替,今天這個被他們揍的人出頭時。雞哥想要逃跑已經來不及了,他直接被牛高馬大的軍哥拽住了衣領子,一拳就被打的像個蝦米一般彎著,疼的叫都叫不出來。

圍著唐晚的幾個小混混,馬上就被他和軍哥帶著的幾個人打趴在地,別看張楓這小子賊頭賊腦,干起架來絕對的狠,一腳一拳頭就把圍攻唐晚的其中一個混混打趴起不來。

這幾個人唐晚并不認識,而且一時間他也完全搞不清楚狀況,被人打很疼,所有的一切都這么鮮活,沒有蟲子,沒有怪物,更沒有殘垣廢墟,雖然巷子有些暗,但是不遠處傳來的開車聲,一切都表示著這里充滿了活力和次序。

軍哥看著有點被打傻了的唐晚開口道:“小兄弟你沒事吧,聽張楓說你救過冬哥家的小酒,你得罪這小雞崽了,這樣的貨色以后若是敢招惹你,你以后直接報軍哥的名字就能解決。”

沒見唐晚回答,張楓干脆開口道:“我認識他,他叫唐晚,救了小酒那天我在冬哥家里,要不是他那天晚上小酒就要被淹死在河里了。”

小酒被救這事情冬哥那邊的手下朋友都知道,但是到底誰救的人,卻沒有幾個人見著,也就當時在冬哥家中的幾個手下見到過唐晚。張楓會認出來,那是張楓見到唐晚好幾次,每次都是星期六下午,唐晚會來看小酒,張楓看到過幾次,自然就面熟了。

此時的唐晚心理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這件事情即使在末世中飄搖那么久,唐晚依稀還是有點記憶,他在林風背叛前被莫名其妙收拾過幾次,以前以為是倒霉碰上的,如今想來絕對不是這樣的。

唐晚心理震驚,但是臉上表情卻并不顯,他組織了一下語言開口道:“我頭有點暈,腦子有點糊,我不認識他們,也沒有得罪過他們,不知道怎么回事。不如軍哥幫我問問怎么回事,你們說的冬哥,不會就是小酒的爸爸吧,他們我倒是認識。”

于是在一片鬼哭狼嚎中,雞哥和幾個小混混都被軍哥的手下阿雷,和處于被恐嚇后報復的張楓下手好一頓收拾。

而挺不住的雞哥終于開口了,說是唐晚得罪了江城的大人物陳小姐,對方聯系了他們,給了一筆不少的錢,讓他們要好好收拾唐晚一頓。根據雞哥聽到的話,好像是唐晚得罪了陳小姐的男朋友,所以對方才會安排他們收拾唐晚。

在唐晚的詢問中,從雞哥嘴里爆出,陳小姐的男朋友,好像是江大一位叫林風的碩士高材生。

此時的唐晚,看過手機后,哪里還不知道他已經死過一回,現在又重生回到末世前。雖然之前就有預料這莫名其妙被揍的原因,可能和林風有關,當被證實后,唐晚的心在死過一回又重生后依然微微抽搐的疼。不是因為林風的背叛,而是他在替自己這些年的不直,眼睛簡直被屎糊住了,居然會把這樣的人當做寶一樣的疼著寵著,他簡直就是眼瞎。

第2章

軍哥丟下這些被打慫了的小嘍啰,張楓張口道:“唐大哥我們去冬哥家吧,你的事情最好請冬哥幫忙,還有冬哥家有很好的跌打藥酒,你身上的傷需要處理一下。”

唐晚想想也是,楊冬來冬哥小酒的爸爸,在黑白兩道好像都吃的開,他現在雖然從末世重生回來,但是如今的他也不過是個普通人。即使身手要好一些,但是在沒有覺醒異能或者領域之前,他還是斗不過那些豪門闊少的。借助外力給自己造勢勢在必行,尤其是林風,想起上輩子林風在害死他后,居然還混的風生水起,情人如衣服一般換了一個又一個,唐晚心理是那個恨啊!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