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重生甜妻小萌寶

點擊:
重生一次,莫小米深深覺得抱個金大腿勢在必行。
同時,她也知道自己努力,才是最重要的。
金大腿,配上金腦子,虐遍渣爹,偽善小三后媽,不知所謂的亂七八糟的姐姐妹妹……
這是一個處心積慮抱大腿被反撲的小姑娘,萌蠢蠢地扮豬吃虎,華麗麗的逆襲,走上人生巔峰的故事。

標簽:丑女 扮豬吃虎 輕松 重生 青梅竹馬

第一章 最大的“金大腿”

終于搞定了那個耍大牌的小祖宗。

莫小米長舒一口氣,坐在飛機經濟艙的座位上,或許只有在飛機上,她才能安心睡覺。

現在的明星越來越難帶了,有了一點名氣就罷演,耍大牌,提一些亂七八糟,不可思議的奇葩要求。

這樣的小明星,莫小米見多了,只有臉蛋,沒有演技,混不出什么名堂的,等熱度一過,就成為流星消失了。

可她一個資深經紀人,還不敢得罪親手捧紅的小明星,就怕這個小明星和之前的藝人一樣,一不高興,就要求換經紀人,即使他們必須賠償高額的違約金。

這一點讓莫小米不解。

算了,已經一天兩夜沒有好好睡覺了,趁著坐飛機,可以睡幾個小時。

就在飛機起飛前,漂亮的空姐輕輕走過來,說道:“莫女士,您好。您是我們南方航空的忠實客戶,所得的積分可以在此次飛行中免費升到商務艙,如果愿意升艙,我立即給你辦理相關手續。”

“啊?”莫小米一愣,萬年倒霉的她,這一次居然走運了?

但愿不是狗屎運!

她的座位是經濟艙,還是三人座位中間那個,不好睡。如果可以免費升到商務艙,座位大,而且舒服,定然可以好眠。

“謝謝,我愿意升艙。”莫小米笑道,免費的,干嘛不愿意啊?

莫小米在空姐的帶領下,辦了相關手續,然后拿著包包,跟著空姐去了商務艙。

商務艙,果然寬敞一些。

莫小米坐到了第三排,左邊最靠窗的位置。

心情莫名轉好!

莫小米拿出眼罩,戴在眼睛上,她要開始補眠了。

即使身邊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應該是有人坐在她邊上,莫小米也不想多說一句話。

只想睡覺,周公才是她最親密的“愛人”。

飛機起飛,女子在睡,還打著呼嚕。

飛機平穩了,女子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繼續睡。

“啪嗒”一聲,從女子的包里掉出來一件東西,是身份證。

邊上的男子見女子睡得這么熟,彎腰幫女子撿起來,無意中看到上面的名字,微微一怔。

莫小米?

那個小時候沒奶吃,喝小米粥長大的莫小米嗎?

男子有些好奇,眼神落在女子的臉上,不過看到女子臉上戴著眼睛暴突出來的青蛙眼罩,搖頭失笑,然后把身份證放在了女子邊上。

雖然睡的香,但莫小米抵抗不住生理需求,她想上廁所。

拿掉眼罩,莫小米有禮貌說道:“先生,請讓一下,謝謝。”

男子沒有動,而是用那些好看的狹長的眼睛看向莫小米。

有些黑!

還有些胖!

不過腰還算細!

那雙眼睛,還是讓顧言澤認出來,這就是他兒時印象里的莫小米。

莫小米見人不動,有些好奇,這才抬頭看向邊上的男子。

是他!

短短的板寸,讓男子顯得更加精神,白皙的皮膚讓她嫉妒不已,狹長明亮的眼睛,挺直的鼻梁,以及身上自帶的氣勢,在什么場合都最吸引人眼球。

“啊?”莫小米一愣,“小瘸子?”

顧言澤原本戲謔的眼神,換成了陰冷藐視,那是他心里一塊永遠的疤痕。

這莫小米還是像小時候那樣討厭!

你才是小瘸子,你們全家都是小瘸子。

顧言澤在心里怒罵!

莫小米真想扇自己幾個大嘴巴子,這可是她認識人里面最大的一條“金大腿”啊。

現在不僅抱不上“大腿”,還得罪了“大腿”。

人家一個小手指頭,就能讓她身敗名裂,一事無成啊!

第二章 騷里騷氣的扣子

2

莫小米雙手合并,賠禮道歉。

“顧先生,我……我不是故意的。”莫小米真想給自己幾個嘴巴子,這張嘴平時伶牙俐齒的,關鍵時刻胡言亂語。

呃呃……雖然顧言澤的腿是不好,但她當面說,就有些不地道了。

而且還是她們小時候在背后偷偷叫出來的“小瘸子”。

這可是在人家心口明晃晃地扎小刀啊!

“我知道,你是有意的。”顧言澤言簡意賅,平淡的語氣,淡漠的眼神控訴著莫小米。

莫小米一口老血憋在胸口噴不出來,都快憋出內傷了。

自作孽,不可活。

這顧言澤很顯然不愿意就此揭過啊!

換位思考一下,莫小米也能理解顧言澤的舉動,如果別人叫她小胖子,大黑子,她也會立馬翻臉!

親爹說也不行!

此時莫小米已經沒有欣賞美男的念頭,只想著快點解決現在的尷尬。

“呃呃……”莫小米強忍心里的悔恨,“顧先生,我錯了……您別和我一般見識……?就當我剛才放了個……”

“咳咳……”好像是受不了莫小米的粗俗,顧言澤問道,“你要出去?”

氣氛太壓抑了。

莫小米連連點頭,準備逃離。

顧言澤側身,莫小米盡量縮小小腹,減少自己的存在感。

然而,收腹的“副作用”,特么就是挺胸!

豐滿圓潤的兩團,因為外面的小西服的扣子開了,呼之欲出。

顧言澤有些微怔,別有深意看了莫小米一眼,假裝不在意側過頭!

非禮勿視!

好一個君子做派!

莫小米羞紅了臉,顧言澤那個大瘸子剛才是什么眼神啊?

特么的,就好像她要勾引他一樣。

她才不是想勾引顧言澤!

挺胸收腹,是職場女性的日常習慣,誰知道今天有些特殊,用錯地方了。

莫小米慌不擇路跑到了衛生間,上了廁所之后,洗手的時候,看到了鏡中的自己。

齊肩的黑發,臉還是那么圓,還是那么黑,雖然平時自詡性感的小麥色!

小麥色個鬼啊!

要是有白皙水嫩的皮膚,誰想要這樣黑黃的皮膚啊!

眼睛大,鼻子挺,嘴巴小,也挽救不了皮膚給她容貌造成的損失。

算了,她也沒妄想真的勾引顧言澤,在這個時候哀嘆自己的皮膚,有些不合時宜了。皮膚好壞,都長在自己臉上,怨不得任何人。

已經十幾分鐘了,不能一直待在衛生間里,她該出去了。

莫小米迅速想好了對策,如果不能抱上“金大腿”,那就不得罪“金大腿”。

顧言澤戴著類似防輻射平光眼鏡,盯著電腦,像是在辦公。

莫小米走到顧言澤邊上,小聲道:“麻煩一下,顧先生!”

顧言澤抬眼,有了眼鏡的遮擋,眼神并沒有剛才那樣犀利了,給莫小米讓開了一點空隙。

莫小米只好再一次擠過來。

挺胸收腹,不過這次她上衣小西服的扣子扣上了,這樣胸前或許就不那么突出了。

可是她不知道這樣更加顯得呼之欲出嗎?

顧言澤又把臉轉向另一邊。

可能是最近有些胖了,或者午飯吃得有些多,又或者見到了顏值報表的男人,那顆不安分的紐扣也有了一顆騷動浪蕩的心,居然在這時候掙脫線的束縛,崩開了。

那顆藍色水鉆扣子,正好打在顧言澤側著臉的額角上。

這個該死的“騷里騷氣”扣子,早不掉,晚不掉,居然在這時候“浪”起來,真真是不要臉。

莫小米絕對不承認自己也有一顆大齡剩女躁動騷動浪里浪去的心。

全部都是扣子的錯!

“你……”顧言澤瞇著眼睛,那眼神充滿戲謔,眼睛又在莫小米的呼之欲出的胸前上下看了幾眼,意思不言而喻。

本來還有些害怕,羞憤的莫小米,看到這樣的顧言澤。

她的臉又紅了,她這么大的人,你看別地方,干嘛老是看胸啊?

之前是她過分,叫他“小瘸子”。

“是扣子調皮,不是我……”說完這話,莫小米又想抽自己嘴巴子了。

顧言澤側頭,像是陷入了回憶,喃喃說道:“當初你不帶我玩……?”

不帶他玩?

莫小米一陣無語凝噎,這個“當初”不會是小時候吧?

那時候,他腿腳不好,而且住在村口處一家最好的小洋樓里面。

她這樣的農家野孩子,哪里敢和猶如高山雪蓮般的的城里少爺玩耍啊!

第三章 騷年朦朧又清晰的記憶

莫小米以為自己聽錯了。

“顧先生,你說什么?”莫小米小心翼翼問道,她一個人在社會上摸爬滾打,還要受到繼母,繼姐,兩個同父異母妹妹,以及競爭對象的刁難,打擊,早就練就一身堅硬的世俗心態。

說她市儈也好,說她臉皮厚也罷,都只是證明自己,都只想成為人上人,不被別人欺負。

“沒什么!”顧言澤也覺得自己有些失態了,然后看向電腦屏幕開始繼續工作。

已經道歉了,如果顧言澤還不放過她,莫小米也無可奈何!

繼續戴上她的睡覺神器,青蛙眼罩,準備繼續補眠。

等到身邊傳來均勻的呼吸聲,顧言澤才側頭看向莫小米。

此時的顧言澤表情淡然,并沒有剛才的陰霾,冷漠。

那個稱呼,如果在以前,顧言澤聽到了,一定會暴跳如雷,可他已經過了而立之年,對一些事情已經看淡了。

他的確是個瘸子。

當年他在鄉下,只有老管家在他身邊,因為腿不能走路,老管家也怕村子里的小孩子欺負他,不讓他出去玩,所以他每天都會站在三樓的落地窗前,看莫小米像個孩子王一樣,帶著村里的小孩上學,放學,四處玩耍。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