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復貴盈門

點擊:
 官方簡介:父親被族人陷害入獄,她在洞房花燭夜被夫君害死,重生回十三歲,一切是否還會重來?
當一切涅槃,她要親手握住自己的人生……
私家簡介:重活一世,她努力改變自己的人生,當一切付出終有回報,唯有身邊的他始終讓她不能釋懷……
重生之路是錦繡滴,愛情是感人至深滴,女配是深藏不露滴,男主不是背景墻不是冰山臉。
男配讓人咬牙切齒,愛憎參半。

第一章 新婚

喜娘說:“奶奶再忍一會兒,坐福能保將來榮華富貴。”

琳怡點點頭應了喜娘,這是嫁進林家她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親切地和她說話。她父親獲罪尚在獄中,所有人都覺得林家能依照婚約娶她進門已是不易。

從前她是名門閨秀,如今她成了罪臣之女,林家這樣的態度她也不是沒想過。還是林家大爺再三登門說不負她的名聲,族中又說林郎可依托,她才安下心來待嫁。

喜娘整理床鋪卻沒發現撒在床鋪上的棗子、栗子、花生便笑著安慰她,“一準是屋里嬤嬤忙忘了,奶奶安心坐,一會兒嬤嬤來了,讓她們撒了就是。”

門一響,屋子里傳來腳步聲,是林正青回來了吧!

喜娘奉上合巹酒,琳怡伸手接過去,對面的人遲遲不肯將手伸過來。

扇子伸過來挑開了她頭上的大紅金絲蓋頭,看到她的臉,林正青才讓喜娘扶著她和他一起喝了合巹。

低沉的聲音吩咐喜娘退下去,琳怡抬起頭看到對面皺著眉頭的男人。

林家大郎才貌雙全大周朝人盡皆知。她聽慣了耳邊對他的贊賞,也是今日才見真顏。看到他滿面愁容,她并沒有驚訝,她坐在閨中等著他來迎親時,已經聽到了他敷衍的笑聲,之后他的冷淡和刻意疏離就更加證實了她的想法。

林正青不愿意和她成親。

既然不情愿又何必迎娶她進門。

屋里沒有了旁人,林正青疲憊地坐在錦杌上,尚好的紅緞喜服在地上展開,他卻不知不覺地踩在腳底,冷淡的表情更是不加遮掩,“陳六小姐素有賢名,有些話我也就直說了。”

“陳大人雖尚在獄中,既然我和你有了婚約,林家就養你終老……”

林正青聲音冷漠,提到“終老”兩個字特意停頓。

林家上門求娶才有今日的婚事,沒想到塵埃落地,林正青對她卻厭惡至深。此中因果她也想聽個清楚,琳怡抿著嘴唇并不開口,等林正青將余下的話說完。

林正青露出嫌惡的表情,“我聽說你病重在家,就想著給你個名分……不妨告訴你,你父親受刑過重已經撐不了兩日,你既然是孝女,就該為追隨父母才算盡孝。”

她終于明白他對她的厭惡從何而來,林正青是怨恨她如今不是垂死的模樣,當時她心中惦念著父親的冤案,怎么也不肯做北邙鄉女,這樣的舉動倒讓他算漏了,聽得林正青的話,她心里反倒冷靜下來,“你不愿意結這門親事,可以將我送回陳家。”

林正青沒想到一身嫁衣的女子不哭不鬧竟然會說出這樣一句話,他微微一怔便又冷笑:“你以為陳家若是容得下你,還會將你匆忙嫁過來?我們林家顧及名聲只得娶你,否則天下哪里有這等的好事,以你……不過老死閨閣罷了。”

世家公子向來會粉飾太平,凡事都會說的輕巧好聽,林正青面對她這樣的弱女,干脆連裝模作樣也省了,既然話已經說到這里,還不如就說個透徹。喜冠壓在她頭上幾乎將她細弱的脖頸壓斷,她的目光卻依舊堅韌,“不止是為了林家名聲吧?”世家名門表面上看著干凈,背地里哪個不是利益為先。

都說她賢良淑德,不過是個伶牙俐齒的蠢物,林正青徹底惱羞成怒,“大周朝那么多絕色的女子我也未曾娶做正妻,你還有什么不滿意?聰明人就該想想怎么了結更干凈,說不得我會念及你的伶俐護你聲名。”

聲名?琳怡不由地冷笑,既然想著讓她死,就不會留著她占著他正妻的名位,更何況……眼前這些在她心中不值一文。

看著琳怡譏誚的表情,林正青臉色更加難看,“說到底還是她善良溫婉,可憐你才會應允委屈做繼室。依我看繼室倒是不必,你這般女子不配進我林家宗祠。”

她……原來如此,琳怡聽得林正青的贊美,心中頓時一陣惡心,想要撐起身子脫離林正青的掌控,卻發現身上沒有半點力氣。

琳怡將目光落在合巹酒杯上,他們在酒里下了藥,林家連這種事也做得出來。

“你未給我林家留下一男半女,更未盡力服侍長輩,就算我不肯立你為正妻,外面的人也不會說我情薄。”

她進門第一天就要將她害死的人,卻拿無后和未盡孝道來羞辱她,真是天大的笑話。

林正青說到這里臉上露出被欺騙的神情,“更何況陳家的長輩已經說了,你父親是庶出,你更是一文不值的賤人。”

琳怡聽到這里眼前一花,族譜上嫡長子分明是父親,為了爭嫡長子他們竟然顛倒黑白。

“不妨告訴你,若不是你陳家人幫忙我又怎么會想到這樣的法子,”林正青頓了頓,“成親前你就得了失心瘋,陳家上下都能作證,瘋婆子成親當日縱火,損失的是我林家,陳家為了補償我,會讓我再納陳氏女。”

這樣周全的算計,林正青真是用盡了心思。這樣一來她的死反而讓林家受盡了委屈,“都說林家大郎少年俊才,何必要為難我這樣的弱女。”琳怡的聲音細弱,眼睛里卻沒有半點怯意。

少年俊才,讓他得意的字眼從琳怡嘴里說出來卻變了味道。

這時候還嘴硬,林正青冷冷一笑,“都是陳氏女,你卻及不上她半分,她是可憐你才答應讓我娶你為正室,你卻這樣說話,她恭檢賢良,你不過是個毒婦。”

能被林正青稱作恭檢賢良的人……該是什么模樣……

林正青起身提起大紅喜字的蠟燭點燃了幔帳,火焰沖天而起頓時吞噬了喜帳,矮桌上盛開的牡丹花瓣被燒的蜷縮起來,帶著火焰掉落在地上。

林正青側臉在火光的照射下顯得更加俊逸,濃黑的眉毛飛揚起來清高驕狂,一雙眼睛閃亮的如同璞玉。

她第一次聽到身邊人提起她的婚事,林家大郎出身名門,十二歲考中秀才,十五歲中解元,十六歲中貢士,同年再中同進士進入翰林院任庶吉士。多有人夸他才思敏捷,將來必為肱骨之臣。

當時她閨中羞澀不敢打聽太多,只是聽說林正青在前府做客時,不由地心中有些浮躁。

她怎么也沒想到,那個別人口中的林郎和她面前的人竟有如此的差別。

林正青淡淡一笑,“我母親求娶你的時候,聽說康郡王欲納你為妃,”林正青表情不屑,“我以為康郡王看重你的賢名,原來大家不過都是各有所圖。”林正青說著轉過身去。

火燒到琳怡的頭頂,炙熱的讓她喘不過氣來。

康郡王。就因為有此傳言,她才讓京中女子羨艷,父親是怕她嫁入皇家受委屈,這才選了名當戶對的書香門第。

父親和康郡王有些交情,父親出事之后,她特意讓乳母去打聽康郡王那邊的消息,希望康郡王能幫父親伸冤,這才聽說康郡王在父親的案子中立了大功,皇上對康郡王大肆嘉獎,不但賜了康郡王婚事還賜了康郡王府。父親時刻掛在嘴邊贊嘆的人親手害了父親。

父親和她都錯信了人。

誰能想到,讓女子求之不得的兩個男子流連她家門庭,不是她的福。

琳怡眼前漸漸模糊,她攥緊了拳頭苦苦支撐,她還沒想辦法為父親伸冤。

胸口越來越憋悶,耳邊終于傳來下人的尖叫聲,“救火啊,快救火……”

接著是林正青驚慌失措的聲音,“這……怎么回事……快……快來人……”

琳怡努力睜大眼睛,面前只有越燒越旺的火焰,有人打開了門,冷風吹進屋子助燃了火勢。

琳怡眼前頓時一片殷紅,那片紅色飄飄蕩蕩似是變成了一條紅綾。

第一次進京去清華寺祈福時她將手上的紅綾系在道樹上,只因為她聽說此樹祈愿最準,她闔上眼睛,愿一家人平安康樂。

她才許好愿,身畔忽然起了風,她伸手去按飄起的衣裙,不自覺抬起頭時,看到了她親手系的紅綾在四散的花瓣中輕盈飛翔,恰有一片花瓣向她飄過來,她閉上眼睛。

花瓣落下,額頭上一片冰涼。

大家都說是佛祖顯靈她的愿望必定實現。

她卻不在意這些,只是捉住軟嫩的花瓣放入鼻端,微笑著聞那份幽靜的香氣。

那一年她十三歲。

*********************************************

大家好久不見,某人回來啦,寫完庶難從命突然開始點復貴盈門感覺有點怪怪的,不知道親們是不是也這樣。

希望新書能給大家帶來歡樂,也謝謝大家能繼續支持我,我準備了龍套貼,大家喜歡就去發名串龍套吧,不過不保證好人壞人身份啥的啊(這個也要看大家都取什么名字啦)小小提醒一下,適合古代人的名字會被用的長哦。

抱一下,新書會每日更新,蹲坑的親們來吧和我一起~跳

舊書今天還會更新最后一章番外,苦等的親們今天能看到了。



第二章 重生

京城陳家,主子下人半年前就開始籌備陳老太太的壽辰,眼見就要到了正日子,府里到處張燈結彩,今年壽辰陳老太太格外歡喜,只因正趕上朝廷三年考滿,外放福寧任職的陳家三老爺帶著繼室和一雙兒女進京賀壽。

一家人團聚其樂融融,只可憐了年幼的孩子,福寧到京城路途遙遠,南北水土驟換難服,陳三老爺十三歲的女兒陳六小姐剛到京里就病倒了。高燒了三天,陳六小姐總算醒了過來。

……

一連兩日天氣暖和,院子里的桃花一下子都開了,小丫鬟正挑選枝頭的白桃花。

開的最漂亮的花朵總是要被先摘下來,去掉多余的枝葉,揀去花萼曬干窨藏起來,留著將來做桃花水。

桃花水做香膏是她最喜歡的,琳怡透過窗子看了一會兒,摘下額頭上的護額。

橘紅急忙放下手里的湯藥,“小姐還是多戴一日,這病還沒好利索呢。”

琳怡將護額遞給橘紅,聲音略微沙啞,“我好多了。”比起在大火里不能動彈,現在的生活宛然天上地下。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