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豪門盛寵,老婆乖乖的

點擊:
十八歲生日的夜晚,他成了她永生難忘的噩夢,而這,卻僅僅只是開始……
兩個月后,他挽著心愛的女友遠渡重洋,而她手握一張化驗單,茫然的站在街頭,耳邊回響起醫生冰冷機械的聲音:妊娠十周,做流產手術會有危險,回去和孩子的爸爸商量一下。
孩子的爸爸?不,她的孩子,沒有爸爸……
一別六年,命運的捉弄。父親為了利益,親手將她推入他慕總裁的懷抱。
溫純之后,他看著她,絕美的鳳眸中是清晰的譏諷之色。
的確,她不是完璧之身,她的第一次在十八歲那年就給了他,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他冷嘲著說:結婚吧,我會負責的。
而她說,有一個小女孩,她愛了你整整十年,所以,她要你用一生來償。
只是,她的十年,比不過他們的十年,她注定贏不了。
當他的初戀女友回歸,她留下一紙離婚協議轉身離開,只是,他霸道的不肯放手,又是想要怎樣?
沒有愛情,故事怎么以幸福結尾。我以為給你的愛堪稱傾城,可是,到后來才發現,愛情不過是我一個人的事。——沈天雪
一直以來,我將你當做最親愛的妹妹,哥哥和妹妹,又怎么能相愛。然而在這場虛假的復仇游戲中,淪陷的卻是一顆真心。天雪,無論你相信與否,你都是唯一走進我心的女子。——慕東霆

主要人物:沈天雪,慕東霆
風格:正劇
結局:開放式
情節:婚后相處,日久生情
男主:深不可測型
女主:才女型
背景:現代生活

 第1章 不是玩玩而已

暗灰色的窗簾唰啦一聲被拉開,陽光肆意而入,勾勒出男人英俊深邃的輪廓,他微微蹙眉,目光慵散的看著落地窗前的女子。

她站在陽光下,幾膚白的幾近透明,身上套著他的白色襯衫,松松垮垮,襯衫下若隱若現女子玲瓏有致的嬌軀。

似乎感覺到了背后的目光,她遲緩的回頭,短暫的目光交匯。

那一雙鳳眸深邃如海,他分明在一步之遙的距離,那種疏離感卻好似隔著萬水千山,那么近,又那么遠。

“怎么不多睡會?”慕東霆淡無情緒的問,優雅的點了根煙,煙光在兩指間忽明忽滅,彌散著裊裊煙霧。

“我認床。”她沉吟了一會兒,說道。

認床?還是認男人!慕東霆剛毅的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譏笑。

阿言,阿言!那個無數次她在夢境中呼喊出的名字,那個昨夜在她酒醉,與他忘情纏/綿時仍念念不忘的男人,才是她的摯愛吧。

慕東霆劍眉冷蹙了下,沒有看她,子夜般深沉的眸子,眸色遽然間深的駭人,兩指用力掐滅煙蒂。緊接著,卻漫不經心的丟出一句,“我們結婚吧。”

他突兀的話,讓她愣在當場,半響回不過神來。他應該沒喝酒吧,怎么竟說醉話。他一個堂堂上市公司總裁,而她不過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助理,難道睡幾次就睡出感情了?!

“理由呢?”

“我睡了你這么久,總要對你負責。”慕東霆的語氣半是認真,半是戲謔。

她忽而笑了,語調輕慢玩味,“我不是也把你睡了嗎,所以,我們扯平了。”

慕東霆沉默,目光深深的凝視著她,半響后,他披衣下床,長身玉立,來到她面前,兩指輕捏起她下巴,迫使她與他直視。她的眼睛真美,如一汪清泓,好像隨時會把人的魂魄吸進去一樣。

略有些粗糙的指腹在她臉頰細膩的幾膚上輕輕的摩擦著,慕東霆鳳眸含笑,眼神卻極是認真。

“我可以給你時間考慮,天雪,我和你在一起并不是玩玩而已。”

————————————————————————————————————————————————————————————————————————————————————————————————————————————————————————————————————————————————————————————————————————————————————————————————————————————————————

水水新文開坑啦,全新的故事,親們收藏支持哦,謝謝,么么~~

 第2章 不讓自己重蹈覆轍

B市東城區是一片嶄新的小區,三年前由潘氏集團出資興建,作為公司的員工宿舍。而沈天雪所在的恒宇投資正是潘氏集團的子公司之一。她和財務部副總監劉蕓合住在十二樓的一套復式公寓中。

回到公寓后,天雪拖著疲憊的身體走進廚房,因為缺眠的緣故,額頭一陣陣的發疼。她倒了杯溫水,從醫藥箱中翻出毓婷,卻只有空盒子。這個月慕總裁一共招幸了她四次,備用的事后藥早吃完了。

“呦,回來啦。”劉蕓圍著條浴巾出現在廚房門口。

“嗯。”天雪淡應著,又問,“你那兒還有藥嗎?”

“你還需要吃藥,直接奉子成婚得了。”劉蕓半譏半諷著,從柜子中翻出一盒丟給她。

沈天雪僵硬的揚了下唇角,藥片滑過咽喉,溢開一片苦澀的滋味,逼得人有種想哭的沖動。

“六年前的錯誤,我不想犯第二次。”她淡淡的說,青蔥的指尖下意識的觸碰著腕間的紫水晶手鏈,心形水晶上深深的刻著幾個英文字母bless,寓意天賜的禮物。這是阿言留給她唯一的東西。

“可你現在就是在重蹈覆轍。”劉蕓冷哼著,話鋒過分犀利。

沈天雪美眸微瞇起,眸光渙散,讓人看不透她究竟在想什么。劉蕓嘆了聲,沒再繼續這個話題。感情的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外人本就無權置喙。

兩人如同往常一樣,準時出發去公司。劉蕓開車,天雪坐在副駕駛的位置,指尖翻動著手中的財務報告,發出輕微的書頁摩擦聲。“劉總毀約的五千萬資金,你還沒有處理好?”

“我怎么會想到姓劉的那個老色/鬼會臨時變卦,真蛋/疼。”劉蕓一副愁眉苦臉狀。

“少矯情,你有那東西嗎。”天雪掃了她一眼,“例會上你自己想好怎么過慕東霆那一關吧。”

每周一九點是公司的例行會議,慕東霆準時踏入會議室,幾乎是一秒不差。他一身筆挺的黑色純手工西裝,俊顏清冷,不帶一絲笑意,給人一種不怒而威的氣勢。

沈天雪坐在他左手邊的位置,右邊是副總顧子揚,然后各部門高管依次而坐,接連發言。大多數時候,慕東霆只安靜的傾聽,眸色斂的很深,偶爾插上一兩句,話鋒犀利,直點要害。

劉蕓剛匯報完上季度的財務總結,慕東霆直接質問道,“流動資產的五千萬虧空是怎么回事?”

劉蕓無言以對,忐忑不安的看向對面的沈天雪。

“因為劉氏集團突然chou調資金……”天雪剛開口解釋,卻被慕東霆冷聲打斷,絲毫不留情面。他一向將公私分的非常清楚。

“我不需要解釋,不管采用什么手段,三天內將事情解決,否則是誰的責任,就給我辭職走人。散會吧。”慕東霆說完,丟下手中的財務報表,直接起身走出會議室。

 第3章 你瘋了吧!

之后,各部門主管依次離開。

沈天雪依舊坐在原位,兩指按了下發疼的太陽穴。

呵,這個男人天生就是雙面人吧。她簡直無法將這個衣冠楚楚,冷靜沉穩的慕總裁與那個昨夜在床尚與她嬉笑調清的男人聯系在一起。

“需要幫忙嗎?”顧子揚問道。

“謝了,不用。”沈天雪淡聲回答。

顧子揚輕聳了下肩,也拎著文件離開。

轉眼間,偌大的會議室內只剩下天雪與劉蕓二人,劉蕓巴巴的湊過來,戰戰兢兢的詢問,“天雪,怎么辦?”

天雪低著頭,一邊整理著會議記錄,一邊回道,“還能怎么辦,晚上幫我約見劉總。”

“約在哪兒?”

“酒店。”天雪答。

“什么?沈天雪,你瘋了吧!”

“我非常清醒。”沈天雪瞪了她一眼,“對付老色/鬼,只能投其所好施展美人計。你給顏飛打個電話,讓他晚上準備接應我。”

*

華燈初上,萬盛大酒店內。

美人在側,劉總那個老色/鬼喝的醉醺醺后,迫不及待的摟著天雪進房間。

砰地一聲,總統套房的門被急切的推開,劉總臃腫的身軀摟著她快步而入。“心肝寶貝小甜心,你可想死我了……”

“劉總,急什么啊,總得讓人家先去洗個澡吧。”天雪手掌擋在男人胸口,強忍著作嘔的沖動,嬌聲嬌氣的說道,那撩/人的眼神,柔媚入骨的聲音,聽得男人骨頭都酥了。

“還洗什么澡,我可等不及。”男人一臉的壞笑,一副猴急的模樣。

“劉總,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乖,等一等,我很快就好。”沈天雪嬌笑如花,兩指捏著吊帶薄裙,搖曳生姿的進ru浴室之中,并鎖緊了門。

她脊背靠著堅硬的門板,長舒了口氣。然后打開了水龍頭,浴室中響起嘩啦啦的水聲,與此同時,她撥通了顏飛的電話,叮囑他趕快來救場。

“心肝,天雪,我的心肝寶貝,你在里面磨蹭什么呢?”因為在浴室中磨蹭太久,劉總不耐煩的開始捶門。

天雪快速的換上了吊帶睡裙,無奈開門走出去,捏聲捏氣的嬌笑,“討厭,急什么啊。”

“寶貝,先讓我親一個。”劉總嘿嘿的笑,已經將酒氣熏天的嘴唇湊了過來。天雪忙伸手擋住他,媚聲問道,“劉總,你答應我的東西呢?”

劉總一笑,自然知道天雪想要什么。他色/迷迷的眼睛笑瞇成一條縫,放開天雪,取出支票夾,將一張簽好的五千萬支票遞給她。“現在滿意了吧?”

天雪接過支票,美眸中一閃而過狡黠之色。“那謝謝劉總了。”

“你怎么謝我?”男人猥/褻的笑,手臂剛纏上天雪柔軟的腰肢,一陣急促的敲門聲便響了起來。

此時,顏飛和劉太太正站在門外,劉太太人到中年,身材微臃腫,卻一身名牌,珠光寶氣,耀眼,卻俗不可耐。

 第4章 沈氏千金

此時,顏飛和劉太太正站在門外,劉太太人到中年,身材微臃腫,卻一身名牌,珠光寶氣,耀眼,卻俗不可耐。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