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近身戰兵

點擊:
沈浩,少年被迫離家,亡命天涯五載,練就高絕身手,心懷壯志回歸都市,重返校園,邂逅美女校花,清純蘿莉,御姐女教師……保護各路美女,一路殺伐縱橫都市,譜寫一段蕩氣回腸的男兒熱血傳奇!江山如畫,美人如玉,當年的窮孩子一騎絕塵,獨領風騷!

第一章 惹禍

十三中,寧西省內首屈一指的名校,位于省城西京騰飛路中段,兩千多學生四分之一符合劃片就近入學,四分之一是擇優錄取的高分生,其余學生,大多交了小升初的高額擇校費。

不讓孩子輸起跑線上……引眾多父母共鳴的論調一再推高十三中的擇校費,如今已達到驚人的十五萬。

很多學生的父母勒緊褲腰帶求了不知多少人才把孩子送進來,此時此刻滿校園飛奔嬉戲或打雪仗堆雪人的孩子,有幾個明白父母的良苦用心?

寥寥無幾。

畢竟他們是孩子。

不懂也不必背負大人的沉重心思。

今冬這場遲來的大雪烘托出濃濃的圣誕氛圍,學生們趁下午第二節課后長達四十分鐘的課外活動時間盡情的玩。

雪花紛紛揚揚。

歡笑、叫嚷、嬉鬧聲充斥校園每個角落。

主教學樓三樓,一間教室的玻璃窗前,站著個男孩,平直劍眉下生就一雙狹長深邃的黑眸,像個混血兒,陽光帥氣,瞧容貌身姿,長大了十有八九是令多情女人癲狂的大帥哥,只是衣著樸素的近乎寒酸,仿佛貼上寫有貧窮一詞的標簽,甚是刺眼。

他叫沈浩,十三歲,讀初二,純漢族,并非許多小屁孩揣測的維漢混血,更不是中俄混血。

他沒心情去玩去鬧。

下崗待業多年的媽媽臥病在床,全家靠爸爸開出租車賺錢支撐,由于沒錢住院治療,媽媽的病一天天惡化。

怎么辦?

早早成熟懂事的沈浩苦苦思索。

時間悄然流逝,玩累的男女生陸續返回教室,嘈雜聲打斷沈浩思緒,這孩子悶聲不響回自己座位。

下午最后一節是自習課,學習成績名列前茅的沈浩習慣利用這節自習課完成老師們布置的作業,放學回家后好有足夠時間收拾屋子、買菜、做晚飯,這樣既能照顧媽媽,還可以使爸爸安心跑車,多賺錢。

“沈浩,今晚平安夜,送你個平安果。”

正當沈浩翻開書本準備寫作業時,悅耳話音在身邊響起,下意識抬頭,一面容嬌美扎馬尾辮的小女孩正笑盈盈凝視他。

何媛。

他的同桌。

小男生們公認的班花。

家境好,學習好,人漂亮可愛,喜歡她的男生自然不少。

大人們覺得,初中生談情說愛,純粹扯淡,可這種牽腸掛肚的愛慕就在校園內悄然彌漫,受影響的不只一兩個小屁孩。

何媛把精美紙質包裝盒遞到沈浩面前這刻,總是關注何媛一舉一動的幾個小男生集體側目,或扭曲或呆滯的表情將他們內心那股醋勁淋漓盡致展現。

“真送我?”

倒不是沈浩明知故問,雖然和何媛同桌,比較親近,但當眾捅破這層關系,有點不知所措。

“全班我能看順眼的男生只有你,當然是送你的呀。”何媛大大方方把精美紙盒塞給沈浩,坐下,若無其事從課桌內拿出書本。

小妮子哪知道一句話為沈浩帶來多大麻煩,視她為禁臠的小屁孩們被刺激的無比幽怨,不服不忿,一個個表情愈發精彩,初中生哪懂裝深沉、裝紳士,心里有啥全顯露臉上。

“把東西還給何媛,不然我揍你!”一男孩當即發作,兇巴巴沖出來,蠻橫扯住沈浩衣領,居高臨下威脅。

王志強,班里的刺兒頭,仗著自己爹在社會上有點惡名,橫行霸道,老師為之頭疼不已,哪把窮孩子沈浩當回事。

嘈雜教室瞬間安靜。

五十多雙眼睛聚焦王志強、沈浩、何媛。

“王志強你干嘛?”何媛起身怒視氣勢洶洶的王志強,特討厭這厚臉皮的混蛋,經常大庭廣眾喊她媳婦,有幾次還強行摟她肩膀,虧得告老師后起到些作用,否則她真沒法安心上學。

“不干嘛,就想揍他,除非你把送他的東西收回。”王志強蠻不講理的無賴模樣差點氣哭何媛。

沈浩任由王志強扯著衣領,面不改色打開精致包裝盒,里面是貼著圣誕老人和祝福標簽的大紅蘋果,比市面上用廉價包裝紙包裹的平安果上檔次的多。

“蘋果不錯……謝謝你的禮物。”沈浩笑著謝過何媛,拿起蘋果就啃。

何媛愣了。

王志強措手不及。

上課鈴聲隨之響起。

沈浩沒沖王志強說什么做什么,可他的舉動在囂張慣了的王志強看來,是赤裸裸的挑釁與反抗!

“你你等著!”

王志強咬牙切齒返回座位,已經上課,班主任徐老師馬上到,對于敢拉下臉批評自己生猛老爹的徐老師,王志強頗為忌憚。

年近四十風韻猶存的徐老師走入教室時,所有學生安安靜靜寫作業,好似啥事沒發生,一直這么安靜。

“對不起,是我不好。”何媛趁班主任不注意湊近沈浩嘟囔。

沈浩轉臉瞅著滿臉歉疚的何媛,小聲說:“沒事,不過我沒錢買禮物送你,今晚我回家給你做個圣誕禮物,別嫌棄。”

天真爛漫的何媛壓根不在意沈浩有錢沒錢,禮物是做的還是買的,眉開眼笑點頭,這時班主任徐老師猛地看過來,似乎察覺兩人說話。

恰巧最后一個返回教室的活寶及時出現班門口,嬉皮笑臉喊報告,駐足講臺的徐老師不得不轉移視線。

“平安果賣完了?”徐老師不溫不火問。

最后回來的小胖子撓著大腦瓜憨笑說賣完了。

“別站那傻笑,快回座位寫作業去。”原本嚴厲的徐老師輕描淡寫翻篇,凝視從講臺前走過的小胖子,暗暗嘆息。

趙小寶,老校長的愛孫,父母以及長輩們多是名牌大學畢業,最牛掰那位正在美國耶魯大學攻讀博士學位。

偏偏這孩子沒繼承自家優良傳統,學習上得過且過,未曾墊底倒數,也絕不力爭上游,一門心思做小買賣,向同學推銷文具玩具,從鋼筆橡皮到山地自行車山寨手機,沒這孩子不賣的,真是活寶。

老校長再這么聽之任之,孩子就毀了。

徐老師憂心趙小寶,忽略剛剛交頭接耳的沈浩何媛。

四十分鐘自習課過的很快,鈴響,學生們收拾書包,等班主任離開,一哄而散,校門前的騰飛路兩側,停滿接孩子的各式車輛,沈浩目送何媛坐進一輛嶄新SUV越野車,轉身回家。

有錢人家的孩子車接車送,沒錢人家的孩子騎自行車或坐公交,花一塊錢坐公交都覺得很奢侈的沈浩,只能走回去,好在住的不遠,否則他不會沾就近入學政策的光,進入省城數一數二的初中。

騰飛路兩側,幾個城中村扎堆兒,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危樓和低矮平房挨挨擠擠,數不清到底多少戶人家。

由騰飛路分叉延伸出來的一條小街貫穿市內最大的城中村,七八條巷子與這條小街交匯,形單影只的沈浩走到第三條巷子口,正要拐進去,身后突然有人叫囂:“沈浩,給老子站住!”

王志強……聞聲識人的沈浩皺眉,慢慢轉身,見七八個流里流氣的少年簇擁年齡最小的王志強,氣勢洶洶逼近。

第二章 高手

第二章 高手

換做別的孩子,多半驚慌失措,要么撒丫子往家跑,靠父母庇護,距自己家很近的沈浩巋然不動。

從啃蘋果那刻他已料到必然發生現在這狀況,不意外,沒慌,更不會逃回家,家里只有臥病在床的媽媽。

寧愿自己受辱,絕不驚擾病中的媽媽,自己能扛的,一定自己扛,這便是沈浩,堅強倔強的不像個孩子。

王志強等人瞅著如此淡定鎮靜的沈浩,以他們狹隘認知斷定沈浩裝逼,面露鄙夷,獰笑不已。

沒錢沒勢的草根窮小子有什么裝逼資本,簡直找死!

“沈浩,現在跪下來磕頭求饒,保證不再騷擾我媳婦,我興許放過你。”王志強洋洋得意道,高高在上的姿態儼然吃定沈浩。

“想做啥,痛快點。”沈浩淡淡回應王志強。

原本幻想沈浩會害怕恐懼哭鼻子求饒的王志強,終于被沈浩這股隱含不屑的淡定勁兒刺激的惱羞成怒,抬手一耳光甩沈浩臉上,極為響亮。

沈浩竟不眨眼,站的筆直,逼視王志強,深邃眸光冷的嚇人,王志強莫名心虛,退后幾步,發號施令“踹他!”

七八個十六七歲的少年一擁而上,狂踹狂踢,他們全是些早早輟學混跡網吧臺球廳以打架為樂的愣頭青,下手沒個深淺。

杵在外圍的王志強表情卻逐漸茫然,不論自己的人怎么打,沈浩像生根的大樹,晃都不晃一下,有個踢飛腿的哥們兒甚至被硬生生彈回來,狼狽倒地。

咋回事?

王志強懵了。

沈浩雙手護住頭臉,硬挨凌亂無章的拳腳,幾次想出手反擊,愣是忍住,去年的教訓記憶猶新,幫個大媽踹倒小偷,結果踹斷小偷兩根肋骨,搭進去幾千塊醫藥費,困窘的家為此幾乎揭不開鍋。

暗中教他八年功夫的鄰居吳爺爺曾叮囑他“你天生力氣大,根骨極佳,是學武的好苗子,這些年苦練下來,根基已固,切忌好勇斗狠,否則遲早惹禍上身。”

為息事寧人。

為不連累父母。

沈浩緊咬牙關忍耐。

空有一身本領,偏偏束手束腳,何嘗不是一種悲哀,窮人的悲哀。

這時,一輛加長悍馬越野車幽靈般緩緩駛過打架現場,也許被吸引,也許有別的事,無聲無息停住,頂級豪車出現破敗臟亂的城中村,格外詭異。

悍馬奢華且隔音的加長后座內,一個穿貂皮大衣的冷峻中年男人隔著車窗玻璃凝神打量被積雪覆蓋的城中村。

“這地方真夠破的。”旁邊陪坐的胖子唏噓。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