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都市陰陽師

點擊:
都市燈紅酒綠,但是妖魔食人。陰影之下,幾乎每日有人消失。正如當年震驚全國的僵尸事件以及貓老太太……然而人乃萬靈之長,妖魔食人,自然也有降妖佛魔者出世。全真、正一、高僧、世家、門派……白天,他們各司其職;夜晚,他們斬妖除魔!且看偶得陰陽師傳承的林凡如何駕馭飛劍,震懾三界!

 第1章 少俠好膽色

傍晚時分,火燒云好似燒了半邊天一般。

慶城市汽車站,一個人二十七八歲的中年男人穿著一件黑夾克,坐在路燈下,抽著煙,咧著嘴,只見他牙齒蠟黃,好似許久沒刷一般,他看著進出汽車站的人群,在里面不斷搜尋著什么。

突然,一個穿著簡單t恤,一條泛黃牛仔褲,十七歲高中生模樣的少年從車站中走了出來。

此人不動聲色的將煙頭踩滅,迎面走了上去。

砰的一聲,兩人撞在了一起,中年男人兇神惡煞的罵道:“走路沒長眼睛啊?下次長眼點。”

隨后,他轉身便走,急急忙忙的來到一條陰暗的小巷中,然后臉上露出喜色,他拿出在那少年身上偷的東西,一看卻傻眼了,少年身上竟然是一疊黃紙,燒給死人用的。

“草,真特么晦氣。”中年人丟掉黃紙,隨后,臉色一變,往自己身上摸了摸:“我的錢包呢。”

而且不只是中年人自己的錢包,就連之前偷的好幾個錢包,也全沒了。

汽車站外的街道上,林凡抽著煙,拿著三個錢包,看著里面的這些錢,加起來恐怕得三四千了:“這些扒手來錢還真是快。”

說著,他來到路邊一個乞討的老人前,隨手將這些錢丟進了老人面前的飯盒中,揚長而去。

乞討的老人哪里見過有人施舍這么多錢?對著林凡的背影不斷的磕頭:“大善人,大善人啊。”

林凡又將只剩下證件的幾個錢包,交給巡邏的警察后,這才打量著眼前的街道,自言自語道:“一年了,可算是回來了。”

一年前,那是高二剛開學的日子,林凡在去上學的路上,突然遇到一個邋遢老道拽住他,死皮賴臉的要收他為徒。

結果毫無疑問,林凡踹了老道兩腳,讓他滾蛋。

沒想到這邋遢老道竟然拿出了一張足有一百萬的銀行卡,說跟他去學道一年,便將錢給他。

兩眼冒星的林凡,就此暫停學業,跟這老道跑了。

林凡搖了搖頭,腦海中浮現出了這一年來的經歷。

這一年來,雖說是學道,結果跟著老道走南闖北,遭遇各種各樣的怪事。

直到兩天前,在深山的茅屋中,老道依依不舍的拉著林凡的手,說他要羽化成仙了。

林凡知道老道是要嗝屁了。

老道臨終前交代:“徒弟,你跟了我一年,當初在山門中,所有人都看不起我,我資歷不行,這輩子是不能讓那群老東西服我了,但慶幸死之前遇到了你,等你道法大成,一定要去終南山上,將他們的徒弟一個個給老子揍趴下!”

“放心吧老頭,我努把力,爭取把把山上山下所有看不起你的人,一起給揍了。”

林凡一年來,聽老道多次提起,老道道號玄成子,曾經是赫赫有名的終南山全真教弟子,可惜他天資愚笨,受盡同門師兄弟的嘲笑,后來更是讓人陷害,被逐出師門。

林凡從小就沒見過父親,據說母親剛懷上自己,就離開,不知所蹤,而母親生下自己后,沒過多久,身體不好,隨即去世。

雖然接觸只有短短的一年,但老道對自己是真的好,他自然沒理由不接下老道的遺志。

他搖了搖頭,招了一輛出租車,上車后,說道:“風華小區。”

他從小沒見過父母,是一個人獨自長大,唯一一個親人,就是母親的表妹。

出了遠門一年,回家自然得第一時間去拜訪。

他思緒飛舞,很快便到了風華小區。

他在小區門口買了一些水果,便來到表姨家門口。

咚咚咚。

很快,門打開。

一個三十六七歲的婦女打開門,婦女名叫張青淑,正是林凡的表姨。

“小凡。”張青淑看到門口的來人,臉上露出驚喜之色:“趕緊進來,我看看,一年不見,都長高這么多了,你這一年都去哪了?”

“表姨。”林凡笑著走進屋中,卻是回避了張青淑的問話。

客廳中,坐著一個中年人,四十出頭,穿著白色襯衫,正看著新聞,他帶著眼鏡,看起來斯斯文文的模樣。

這是張青淑的老公,黃忠實。

黃忠實見進來的是林凡,眉毛頓時皺了起來,隨后說道:“進來吧。”

“是,表姨夫。”林凡微微點頭。

他和黃忠實的關系,歷來就不太好。

黃忠實是在本地的一家大型企業上班,算是一個小領導,頗為洋洋自得,并不待見表姨這邊的親戚。

張青淑在一旁開口道:“我讓晴晴也出來,她也好久沒見你了。”

黃忠實皮笑肉不笑的說:“晴晴在用工讀書,讓她出來看這閑雜人等做什么。”

張青淑臉上露出些許尷尬之色:“瞧你說的,小凡又不是外人,哪是什么閑雜人等。”

“還不是閑雜人等?”黃忠實雙眼瞪向林凡:“跑出去野了一年,書也不讀,想干什么?混社會當大哥?這種人,一輩子有什么前途。”

黃忠實自認為也算是個‘上層人物’,有林凡這樣的親戚,真是讓他覺得有些丟人。

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面對黃忠實的瞪眼,林凡雙眼平淡,好像絲毫不在乎他一般。

要知道,他手下可管著十幾號員工,平日上班時,自己一瞪眼,下面的人誰不害怕?

這讓黃忠實心中更不滿。

林凡確實不在意黃忠實這些話,他自己這一次來,只不過是看表姨的。

跟著那邋遢老道出去,那些身家幾十個億的大富商都客客氣氣的,各種各樣的場面都見過,林凡又怎么會在黃忠實這樣一個‘大’領導面前懼色?

“怎么不說話。”黃忠實見林凡不回話,感覺有些沒面子。

林凡淡淡說道:“表姨夫是長輩,師父教過,長輩訓話,得聽著。”

黃忠實冷笑了起來:“還真當自己是社會大哥了?還出去認師父?外面各種各樣的騙子,數不勝數……”

林凡終于是臉色有些難看起來:“雖然那老家伙騙我跟了他一年,但死者為大,對吧,表姨夫?”

場面有些僵著了,張青淑站在旁邊,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此時,里面一間臥室門突然打開。

一個濃妝艷抹,小太妹打扮的女孩走了出來。

這是林凡的表妹,黃晴。

“晴晴,你又出去玩?”黃忠實臉上有些掛不住了。

剛教訓林凡,自己女兒就這個打扮。

“你管我?”黃晴撇嘴就往外走了出去。

“晴晴。”張青淑急忙對林凡說:“小凡,你跟著你表妹,她最近跟一群小混混玩,我擔心出事。”

“我去看看吧。”

林凡反正也閑著沒事,且這也是自己唯一一個親人的請求,他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隨后,就趕緊跟了出去。

屋中,黃忠實猛的拍著桌子,瞪著張青淑:“你這破親戚,這輩子都沒出息的,有什么好交的。”

張青淑嘴唇微微動了動,卻又不敢說什么。

風華小區門口,黃晴剛攔了一個出租車,拉開門坐了進去,還沒來得及關上門,林凡就順勢坐了進來。

黃晴一見,道:“你跟著來干什么?”

黃晴雖然濃妝艷抹,但也看得出,是個漂亮胚子,已經長得頗為水靈了。

林凡道:“表姨讓我陪著你,怕你出事。”

“我和朋友一起唱個歌,能有什么事。”黃晴皺眉,指著窗外:“你給我下去。”

林凡不為所動。

一年來,他心性卻是被那老道培養得不錯。

最起碼這種程度的事情,不至于讓他動怒。

“開車,皇城ktv。”黃晴見林凡死皮賴臉不愿下車的模樣,卻也懶得搭理他。

林凡微微有些動容,皇城ktv是他們當地消費頗高的地方,進去,最起碼也得兩千多起步。

即便黃忠實工作不錯,但也不至于讓黃晴這樣玩。

年輕人能去皇城ktv的,哪個在當地不是非富即貴。

林凡并沒有說話,車子慢慢停在了皇城ktv的門口。

黃晴停車后,推門就要下車,林凡卻道:“給錢結賬。”

“什么?你讓我給錢?”黃晴瞪大雙眼,她和男的出來玩,還從沒給過錢,這卻是破天荒第一次了。

“誰招的車誰給錢。”

“你有沒有紳士風度?”

“我只是陪你來的,況且,我也沒錢。”

林凡說的是實話,別看剛才他施舍乞討老人的時候大方,他現在算是光棍一條回來的,最后的錢,也就剛好夠買回慶城市的車票。

至于老道所說的一百萬,這不還沒到賬嗎。

黃晴咬牙,自己給錢后,就往里面走,不想搭理林凡。

沒想到林凡卻死死的跟了上來,卻是一副怎么也甩不掉的樣子。

隨后,黃晴輕車熟路的走進308包房中。

包房中,有六男五女,煙霧彌漫,林凡皺眉了起來,這里面男女都有,聲音很喧雜。

在沒有去學道前,他也喜歡這樣的場地,但跟著老道在深山里,身心寡欲過了一年,卻是有些受不了這樣的環境了。

一個打著耳釘,光頭模樣的不良青年站起來,招了招手,黃晴坐到他旁邊。

這人看著門口的林凡,眼神中帶著敵意,畢竟他是和黃晴一起來的。

“晴晴,這人是誰?”

“是我遠房表哥。”

“就是你提到過的那個表哥?”

這些人頓時轟然大笑了起來,顯然,黃晴之前給他們提到過自己,但應該不是什么好話。

林凡走過去,道:“我表姨讓我陪表妹過來坐會,一個小時,然后就走。”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