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超級高手在校園

點擊:
一代高手降臨都市,本準備低調生活,奈何一個個妖嬈多姿的美女紛紛闖入,讓他很難低調!純情校花、冷酷總裁、霸道警花、嬌柔美婦、刁蠻小姐,還有一個相處了十幾年的姐姐!他只能高呼:你們想泡我,就不能低調點?

第1章 做不成功

“沒搞錯吧,秦嵩居然跳湖自殺了?”

“他跳湖太正常了,我聽說他三個月前就被秦家拋棄,父母也失蹤了,打擊實在是太大。”

“難怪他成績一落千丈,據說他向女生表白還被拒絕,真是太可憐了。”

“哼,有什么好同情的,他這是活該,誰讓他以前喜歡欺負我們,現在死了干凈,少個禍害。”

……

秦嵩剛恢復了一點意識,就聽到周圍不少人在議論著,而且隱約還聽到有人念自己的名字。

被家族拋棄?父母失蹤?向女生表白被拒?自殺?

“嗯?自殺?哈哈,這一任的宿主居然自殺了。三百年,整整沉睡了三百年,我大巫神終于重見天日了。”

理清思緒后,秦嵩在心里大笑起來。

三百年前,他是華夏武林界威震八方的巫劍宗宗主,被世人冠之稱號‘大巫神’,亦正亦邪,天下無敵。

奈何武功再高也經不起歲月的侵蝕,在大限將至的時候,他修煉起了巫劍宗的神秘禁術《天地輪回訣》,一縷殘魂穿梭虛空,只要有合適的機會,殘魂就能借助他人身體重生。

這三百年來,他的靈魂依附在過許多人身上,有清朝雍正年間的探花書生、有道光年間青云觀的觀主、有康熙年間的妙手神醫、有宣統年間的撿漏皇帝、有抗戰時期的名將……

凡是被他附身之人,冥冥中都會得到他的指引,一生成就不可限量。

這一世他所附身的人名字和他一樣,出身于省城望族秦家,是一個高三學生。

雖然平時囂張霸道,但在秦嵩的引導下對學習也比較用心,從小成績就很不錯,在俞香中學一直保持年級前十。

可自從三個月前被秦家拋棄,父母失蹤,再加上被未來小姨子羞辱了一頓,便自暴自棄,學習成績一落千丈,整個人徹底頹廢。

經歷了這一個個輪回,秦嵩也自知命運無常,生死在天。

“生死在天?那又如何!只要我修為強大到一定程度,我便能逆了這天。”秦嵩內心的笑聲更大、更狂……

噗通!

一聲悶響,秦嵩笑聲嘎然而止,身體傳來一陣劇痛,特別是腦袋好像撞上了堅硬物體,疼痛讓他的意識徹底清醒過來。

“張霖,你小心點,笨手笨腳的,連個尸體都抬不穩。”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響起。

“劉哥,這也不能怪我啊,誰讓這小子跳河自殺,衣服滑不溜秋的。反正他已經死了,也感受不到疼痛,剛才也沒人注意到。”

名叫張霖的醫生無所謂的說道。

自從進了市醫院,他經常抬尸體,剛開始還會小心翼翼,十分緊張害怕,現在早就習慣了,就算讓他晚上跟尸體過夜都沒問題。

突然,張霖停下了腳步,眼睛瞪得老大,腳步也停了下來,仿佛灌鉛了一樣難以寸進。

“張霖,你又搞什么鬼?快把他抬上擔架啊。”

抬著秦嵩兩只腳的劉偉不悅的看向張霖,卻發現后者滿臉驚恐,一副見了鬼的表情。

“啊!鬼啊!”

一聲驚恐的尖叫聲從張霖的嘴里爆發出來,然后便見他一把甩開秦嵩,發瘋似的向著人群外面跑去,臉色慘白如紙。

“我靠,哥們你能不能敬業一點?我不死也要被你弄得砸死了。”秦嵩第一時間用手臂撐在了地面,不然腦袋又得撞上去,沒事也要有事了。

“你……你是人是鬼?”

這一次,就連劉偉都下意識的后退了兩步,身體都有些發抖。

這家伙之前都斷氣了,這會怎么又活過來了?

難不成,傳說中的‘詐尸’讓自己給碰上了?

四周的人也一個個震撼的看著秦嵩,膽小的女生更是驚叫起來,躲到后面去了。

秦嵩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我當然是人,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一個大男人。”

這三百年秦嵩一直迫切的想要重生,現在如愿以償可謂是欣喜萬分。

“原來你真的沒死,哼,那以后你就別再隨便跳河自殺了。”確認秦嵩是個活人,劉偉才松了口氣,但也不愿多留,隨便打了個招呼就轉身跑人。

秦嵩也不在意,剛才他已經將前身的記憶完全融合,知道了自己現在的情況。

有些唏噓的掃了眼周圍的學生,而后又看向四周高大的教學樓建筑,“三百年過去了,不知道現在這個大都市里,還有沒有巫劍宗的傳承?上一世我沒能打破最后一道桎梏,沖擊傳說的境界,這一世我修煉了天地輪回訣能做到嗎?”

想到過往的種種事宜,秦嵩陷入了短暫的沉思當中。

“這秦嵩怎么在發呆,自殺未遂難不成變傻了?”

“有可能,我聽說他中午好像是跟吳妍芳表白被拒才自殺,現在他雖然沒死但吳妍芳也不會答應他啊。”

“你們或許不知道吧,吳妍芳其實早就有男朋友了,而且還是甘主任的侄子甘池詩,她又怎么會答應當秦嵩的女朋友呢?現在的秦嵩,可不是三個月前的秦嵩了。”

眾人看到秦嵩發呆,都以為他可能是腦子出了問題,但沒有一個人表示憐憫。

“秦嵩,你如果想自殺,就到學校外面去自殺。你這種垃圾在我們學校自殺,那是污染我們學校的環境。”

正在秦嵩思考未來修煉方向的時候,一道尖酸刻薄的聲音在他的身邊響起。

秦嵩逐漸回過神來,看著眼前一個姿色還算過得去的女生,“你是誰?你是在跟我說話?”

聽到秦嵩的回答,所有人都大吃一驚,旋即一個個搖頭笑了起來。

看來,這個曾經的二世祖真的傻了,竟然連他上午追求過的女孩吳妍芳都不認識了。

吳妍芳的身邊還跟了個體格較為強壯的男生,正是吳妍芳的男朋友甘池詩,兩個人看到秦嵩沒死,似乎都松了口氣的樣子。

甘池詩看著秦嵩不屑的說道:“臭小子,你運氣挺不錯的嘛,竟然沒淹死。今天晚上要不要我帶你去校外的另一條湖,我就經常跟研芳在那個地方做,你去那里自殺肯定能成功。”

秦嵩的目光逐漸轉到了甘池詩的身上,像是發現了什么,突然莫名其妙的笑出了聲,“噗嗤……哈哈,笑死我了。”

“真是個神經病,而且還病得不輕。”甘池詩等人都被秦嵩笑得摸不著頭腦,盡皆認為后者是腦子出問題了。

可突然,秦嵩抬起頭看著甘池詩,“我自殺能不能成功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再過三天永遠都做不成功了。至于病得不輕的也不是我,而是你!”

“你說什么?”甘池詩顯然沒聽明白秦嵩的話,冷哼道:“我看你現在是不敢自殺了吧?”

吳妍芳跟著說道:“之前我看你自殺,還認為你膽子挺大,原來是我高看你了。”

秦嵩看也沒看吳妍芳一眼,因為這女人太惡心了。

別人都以為是秦嵩向吳妍芳表白,實際上是后者看上了他的俊朗外表,所以趁著中午湖邊沒人,約秦嵩過來并且表白。

可惜秦嵩根本看不上吳妍芳,直接拒絕。

而恰好這個時候甘池詩碰巧出現了,吳妍芳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竟然直接和甘池詩在這里做了起來。

秦嵩本來就是個沖動的人,一怒之下直接大罵吳妍芳不要臉。

在吳妍芳的慫恿下,秦嵩被強壯的甘池詩揍了一頓,并且踹下湖泊,然后走人,可他沒想到秦嵩竟然淹死了,不過這也正好便宜了現在的秦嵩。

“我敢不敢自殺關你這個敢吃屎的人什么事?嘖嘖,名字取得真是不錯。”秦嵩驚奇道。

“甘池詩?敢吃屎?”

聽到這話,眾人先是愣了一下,很快就一張臉憋得通紅,笑點低的人更是直接捧腹大笑。

他們以前還以為甘池詩這個名字很帥氣,現在經秦嵩這么一說,意思一下子顛覆了。

“混蛋,你說什么?”甘池詩憤怒的指著秦嵩。

秦嵩絲毫不懼,“我說你膽子很大,敢吃屎。不對,這還不算什么,更能體現你膽大的是,你半分鐘必射,居然還好意思去泡妞。”

第2章 省了一頂綠帽子

嘩啦!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震驚的看向甘池詩。

秦嵩說的不會是真的吧,半分鐘必射?這還是男人嗎,還是說秦嵩是在胡說八道?

“你……你胡說八道。”

甘池詩眼神一變,但表面上還是保持鎮定和平靜。

“我有沒有胡說你自己心里清楚,如果我沒說錯的話,你的第一次應該一秒都不到吧?現在你有哪一次挺過三十秒的嗎?”秦嵩淡淡的問道。

秦嵩的靈魂曾經附身在一個妙手神醫身上,醫術同樣高超無比,一眼就看出了甘池詩的身體情況。

“你放屁!”甘池詩聲音雖然大,但臉上的驚恐卻再也掩飾不住。

秦嵩聳聳肩,“你還不明白么?正是因為你的無能,所以你的女人才拉我出來表白。你一次三十秒都不到,她當時為什么那么迫切的想跟你做?哈哈,要不是哥看不上她,你綠帽子戴定了。”

“什么?她居然真的向你表白了?!”

甘池詩面色大變,甩手一巴掌就抽在了吳妍芳的俏臉上,“臭婊子,你竟然背著我找別的男人。”

吳妍芳觸不及防,整個人差點摔倒,臉上火辣辣的疼痛讓她也憤怒起來,“要不是你無能,我會找別的男人?”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