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重生仙帝歸來

點擊:
仙帝陳峰,毀滅于天劫之中。一縷殘魂來到地球,重生在紈绔子弟身上。身具神奇功法,入凡重修。從此開始傳奇人生,踩著敵人的頭顱,走上崛起之路。

第一章 重生到地球

地球,華夏國津市。

市郊白鶴苑的一棟豪華別墅內,陳峰緩緩地睜開雙眼。

“這是哪里?”陳峰努力地支撐身體,搖搖晃晃坐了起來,舉目四望,眼前是一間奢華的房間,擺放著許多奇怪的物件。

“我不是已經在仙帝天劫中隕落了嗎?”陳峰眉頭一皺,他感覺自己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房間里擺放著一堆不知名的物件。

腦海中破碎的記憶片段不斷襲來,腦袋都快被漲破了。

陳峰記得自己在中洲仙域的烏陀峰上沖擊仙帝天劫的時候,那九九八十一道滅世神雷,一道接一道的轟擊在自己身上。

陳峰明明能聽到天雷之上的大道毫無情感的聲音響起:“仙帝陳峰,渡劫失敗。”

道基有瑕,被心魔所噬,五千年修仙之途就此葬送。

然后就被一片白光所吞噬,自己什么也不記得了。

整個中洲仙域與此同悲三天三夜。

我怎么會沒死呢,被大道毀滅的修真者都是會魂飛魄散,無一幸免的。

“這是……地球,是一個下界,我沒死?重生了?”片刻過后,陳峰喃喃自語道。

陳峰凝聚微弱神識感受了一下,這個叫地球的凡界,對于修真者來說,實在太貧瘠了,不僅靈氣駁雜稀薄,那充斥著整個世界的霧霾更是讓陳峰嫌棄不已。就連中洲仙域下屬的靈界也比這地球靈氣充沛得多。

這個叫做地球的凡界,充斥著各種稀奇古怪的科技產物,這與他前世所在的中洲仙域對比,簡直是天壤之別。

陳峰繼續翻撿腦子里前主人的記憶。

“這具身體的前主人,身體也太弱雞了一點。”陳峰嘴角泛起一絲苦笑。

前身和自己同名同姓,也叫陳峰,是這地球上燕京城四大家族之一的陳家大少爺,從小體弱多病。

甚至……不能人道,是個天痿。

這造成了他性格極為自卑易怒,整日醉生夢死,游戲人生,是個不折不扣的紈绔大少,還是個不舉的廢物。

怎的本仙帝重生的一世這般悲催!陳鋒暗罵一聲。

“呼!”陳峰呼出了一口濁氣,試著強行按修煉心法運轉真氣,但是一運轉真氣,一股鉆心之痛傳來,臉色慘白,接著眼前一暗,便昏了過去。

迷迷糊糊之中,聽到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

“那混賬又昏死了過去?”

“小聲點,別被人聽到。走,過去看看再說吧!”

“活該,這種廢物就應該早點投胎。怕什么,這里又沒有外人。”

“掉下懸崖都沒摔死他,真是好人不長命,禍害留千年啊!”

沒過多久,這兩人就來到了陳鋒身邊,在他身上胡亂摸索了一陣,這才離開。這小子活得真是窩囊!陳峰暗罵一聲。

陳峰再次悠悠轉醒之后,他深深吐出了一口濁氣,強支撐著身子坐了起來。再次強行運轉《九轉心經》,與方才一樣,鉆心之痛再次傳來。

這一次,陳峰強打著精神,才沒有昏迷過去。

“我就不信我陳峰無法恢復實力。”陳峰眼神堅毅,正要繼續運轉心法。

“砰!”自己的房門被一腳踢開。

這些人還有完沒完了!陳峰凌厲地眼神掃向門口。

只見一個美麗的少女俏立門口,帶著滿滿的怒氣與不屑,盯著自己。

此女十七八歲的模樣,膚白貌美,胸大腰細,水靈靈的大眼睛讓整個人顯得很是靈動。

正面對上陳峰那不帶一絲情感的冰冷眼神,好像被猛獸盯住一般,一瞬間嚇得少女一動都不敢動。

“這混蛋今天怎么了?剛才那眼神好嚇人。”少女心想。

這是自己的……小姨子?老婆的妹妹?而腦海里前身陳峰的關于這個少女的記憶正在腦海中浮現。

在這具身體前主人的印象中,這位小姨子有點暴力傾向,似乎是練過一跆拳道。

“你這廢物原來還沒死啊。”少女整理了下情緒,冷冷地嘲諷道。

“有這么跟姐夫說話的嗎?”陳峰好整以暇地說道。

“別給自己臉上貼金,憑你也配做我姐夫?這世上就沒有男人能配得上我姐。要不是爺爺非要守當年的口頭約定的娃娃親,我姐有可能嫁給你這廢物嗎!”少女一提起這事就來氣,聲音提高八度。

陳峰苦笑一聲,自己這前身還真是不受人待見啊,不知道真相的話,自己都要以為他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了。

其實也都是由于不舉的毛病,造成了他心理的扭曲,導致整日里都裝出一副紈绔子弟的模樣來掩蓋內心的自卑。所以身邊的人都不喜歡他。

“峰少,我就知道你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會有事的。”一個唇紅齒白的少年從門外跑進來。

陳峰在腦子里搜刮了好一陣子才找到,這是前身的堂弟,名字叫陳宇,從小就是陳峰的跟班,無論陳峰叫他做什么,都毫無怨言。

天底下哪有這樣便宜的堂弟,就算親弟也不可能十幾年如一日,陳峰以自己在修真界的經驗來看,這堂弟心里肯定有鬼,而且圖謀肯定不小。

陳峰敏銳地察覺到,陳宇眼中一閃而過的一絲陰冷。想來如果是前身的話,是絕對對不會發現的,但現在的陳峰輕而易舉地發現了陳宇眼中的陰冷。

“雪兒,是你姐叫你過來看峰少的嗎?放心吧,峰少一定沒事的。”陳宇轉頭看著胡雪兒,眼眸深處閃過一絲灼熱。

胡雪兒冷冷地看了陳宇一眼:“我姐才不會管他死活呢。還有,我跟你很熟嗎?記得以后叫我名字的時候要連名帶姓一起叫。”

說完就氣呼呼的跑了出去。一點也不想跟這陳家扯上關系,生怕這陳宇這不學無術的紈绔跟班糾纏。

陳峰,華夏國燕京城陳家大少爺。父親是華夏國高層陳川平,母親是華威集團的董事長。出生于這樣顯赫家族的陳峰,自小就得到萬般寵愛,但就是因為這天痿的毛病,本應該成為一個青年才俊的他,卻成為了一個飛揚跋扈的紈绔子弟,而且還是不學無術的弱智紈绔。

胡冰冰,胡家大小姐,陳峰的妻子。其父親是東北軍司令胡東海。胡家和陳家是在父輩上結上的關系,胡東海和陳川平兩人是過命之交,早在十多年前就定下了娃娃親。只是十多年過去了,胡冰冰搖身一變成為了一個大美女,津市第一女強人,而陳峰卻是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绔,而且還是個不能人道的廢物。

不過即便是這樣,也沒改變兩家人對這門婚事的決定。三個月前兩人在家族的安排下結了婚,陳家還在津市給兩人置辦了這棟別墅作為新家。至于為什么不是在燕京城置辦,這就從前身的陳峰說起了。

陳峰的父親拗不過兒子執意不留在燕京安家的要求,其實陳東海制動,這陳峰出去泡妞的時候發現自己不能人道。這些年自己也沒少四處拜訪求醫,都沒能找到病因,這病自然也就無從治起。

為了保護兒子脆弱的自尊心,陳東海只好任由著他的性子,為此還特地堅持了這門婚事。

“這個廢物竟然娶到這么漂亮的妻子,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沒天理。”

“這種人渣怎么配得上胡家大小姐呢,這次掉下懸崖都沒摔死他,真是老天不開眼。”

“早死早超生,這種人就應該早點去閻王那里報到,不要耽誤人家。”

眾人的議論讓陳峰嗅出了背后陰謀的味道。

腦海里的信息一條條的浮現出來,陳峰大概也了解了一點這前身的處境。既然自己已經接替了前身的陳峰,自然是要為他報仇的,如果不是自己接管了前身的身體,他也活不下去了,這輩子就吊著半口氣當個“半死人”。

“兄弟,你放心吧。我一定會為你查清真相,替你報仇的。”陳峰的心里暗暗地道。

腦海里前身僅剩的一點執念這才慢慢散去。

陳峰知道從這一刻開始,自己才算完全地接管了這具身體。

第二章 買車風波

那天陳宇離開了房間后,陳峰才放松下來,剛剛來到這個地方就要和這種心藏禍心的人打交道也是很費精力。

這段時間,他完全地接管了這具身體,已經基本適應了。

陳峰坐起來,沒有再嘗試運轉真氣,而是開始整理腦子里前身留下來的記憶,忍不住有些無奈。

靠!天痿?有沒有搞錯?

陳峰急不可耐地解開了褲子。

“還好,還在就好。”陳峰長舒一口氣。

二弟的外觀還是正常的,似乎還比自己以前大不少,只不過是生理機能喪失。

繼續檢查這具身體,很快,他就被震驚到了。

自己這具身體居然是傳說中的純陽之體?

純陽之體,無論在靈界,還是仙界,都是極其罕見的存在。

自古以來每一個純陽之體擁有者,無一例外都是修真界的寵兒,在修真一道上有著普通人無法比擬的優勢。

自己這次劫后重生,在這貧瘠的地球上奪舍再生,就碰上一個這樣的身體,真是賺大發了。

但是,如果是純陽之體,前身怎么可能會不舉?陳峰有些郁悶的想到。

“暫時管不了那么多了,想辦法恢復一部分修為再說。等到修為恢復,憑借自己的醫術治好這不舉的毛病也是手到擒來的事。”

幸好,自己腦海里還有大量的煉體方法和《九轉心經》的存在。

不過這地球空氣中的靈氣太稀薄了,自己想要依靠心法吸收靈氣修煉看來是行不通了,得想點別的辦法。

思來想去,暫時也只能選擇煉體了,陳峰在腦海里找出了八荒煉體術。

現在這具身體機能被鎖死了,自己得想辦法突破這層封鎖,才能讓自己的身體恢復到普通人的水準,然后才能進入真正的煉體。

這煉體自然是離不開各種外力的訓練,就像各種體能訓練,不過這煉體術在以前修真界的時候就鮮有人嘗試,因為煉體遠遠比煉氣艱難,而且效果不易顯現出來。所以以往靈界和仙界的修真者都是把煉體作為一個過渡階段,等身體強大一些,能吸收靈氣煉氣之后,就把煉體術拋棄。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