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夢游諸界

點擊:
張旭發現自己入夢時,可以行走諸多世界,還可以把諸多世界的東西帶出夢境。
于是,張旭牛bi大發了……
叮咚,洗髓丹一瓶,可收取……
叮咚,龍族美人一個,可收取……
叮咚,九品丹藥師一名,可收取……
叮咚,天級武功秘籍一本,可收取……
叮咚……叮咚……叮咚……

正文 1 回家
小河村屬于東安市安息鎮。
位于東安市南方二十公里處,依山傍水,風景秀麗。
一個年輕人從村子東頭走入了村子。看著村子西頭那座在樹木掩映中探出頭腳,青磚黑瓦的房子,露出了一絲笑容:經過了二十多個小時,終于到家了。
年輕人名叫做張旭,從小就和爺爺張元黎相依為命。
十幾年前,張旭的父親張明安在工地上干活,出了事情,身受重傷,不治身亡。
包工頭給賠了三十萬。
張旭的媽媽唐青青拿著其中的二十萬,直接跑了,杳無音訊。
那個時候,張旭十歲。
也幸好唐青青沒有做絕,還留下了十萬元。
這十萬元,張元黎省吃儉用,從來沒有動用過。
直到張旭考上了大學,張元黎才把這些錢拿了出來,供張旭讀了大學。
在申海的一所二流大學畢業后,張旭費盡努力,在申海找了一份工作。
試用期三個月。
誰想,試用期快要結束的時候,撞破了上司騷擾女同事,被上司找理由給辭退了。
離開公司前,領了二千多元的薪水。
張旭也想通了,呆在大城市也沒有什么意思,不如回家。
家里有二十畝地,種植了稻谷,小麥,還有蔬菜,出產也足夠他和爺爺生活。
而且,自家爺爺年紀也大了,也需要有人在身邊照顧。
走到了自家院子門口,院子的大門沒有關上,可以看到院子里,東面的花臺上,是開得正嬌艷的月季花,薔薇花,還有夾竹桃。
院子里有一條青磚鋪就的道路,從大門口通往院子南面幾間屋子。
一個老人,上身穿著一件灰色的襯衣,下身穿著粗布的褲子,腳上蹬著一雙老頭鞋,佝僂著腰,正在打掃院子里平整的地面。
張旭一個大步,邁入了院子里,“爺爺……”
這個老人自然就是張元黎了。
張元黎轉過身來,一看到張旭就露出了驚喜的笑容,“小旭,你回來了?”
張旭走上前去,挽住了張元黎的胳膊,“爺爺,我回來了,不走了。以后我就幫您種地。”
張元黎點了點頭,“也好。現在我們鄉下,電話,網絡,有線電視都裝了,也不比城市里差。回來就回來吧。”
“爺爺,我去放行李。”
“去吧。”
張旭走入了自己屋子,頓時眼睛一熱,眼淚就要流下來了。
他居住的屋子,只有一張書桌,一張床,一個衣柜,兩張椅子。很簡陋。
雖然簡陋,但是非常整潔。不管是桌子上,椅子上,還是地面上,一點灰塵都沒有。鋪上了鋪蓋,就能直接住人。
顯然是爺爺張元黎經常打掃。
張旭放下了行李,走出了屋子。
“爺爺,我來掃吧。您休息一會兒。”張言旭說道。
張元黎沒有放手,“小旭,你剛回來,喝點水,休息休息。這些活計,爺爺每天都干,不累。”
張旭不依,伸手就要奪過張元黎手里的掃把,張元黎拿著掃把閃躲了一下。
掃把木頭把手頭頭的掛鉤劃過了張言旭的胳膊。
頓時,鮮血就流了下來。
鮮血順著胳膊流到了張旭的手腕上,染紅了張旭手腕上一個紅繩子穿著的小小碧玉掛墜。
掛墜是一個碧玉小魚,魚嘴穿了一個孔,掛在了一圈紅繩子上,從張旭記事起就在他的手腕上了。
張元黎一看,扔下了掃把,捧起了張旭的胳膊,“小旭,有事情沒有……”
張旭笑了,“爺爺,沒有什么。一點也不疼。”
說著,張言旭就從口袋了拿出了紙巾,擦拭了一下胳膊上的血跡,然后用紙巾按在了傷口上。
張旭,張元黎都沒有注意到,碧玉小魚上的鮮血沒有被擦干凈,卻是不知道怎么的,被碧玉小魚給吸收了。同時碧玉小魚發出了微弱的綠色光芒。
只是,這綠色的光芒閃亮了一下,又黯淡了下去。
張元黎還是一臉心疼。
張旭笑了笑,“爺爺,沒有事情,您看,都不流血了。”
說著,張旭拿開了紙巾,果然不流血了。
張元黎松了口氣。
就在這個時候,幾個人出現在了張家的院門外。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相貌堂堂。
這個中年人旁邊是一個身穿唐裝,梳著發髻的老頭。
這個老頭,胡子,頭發都白了,雪白的胡子飄在胸前,看起來頗有幾分高人風范。
后面還跟隨了幾個彪形大漢,一看就是保鏢一流。
看到這幾個人,張元黎的面色就沉了下去。
走在最前面的男人,看到張元黎就露出了帶著幾分討好的笑容,“張老,這次,我出五百萬買你家這一院房子。有了五百萬,你不僅可以在市區買套好房子,剩下的錢,還能讓你過上富家翁的生活。”
“這個是你的孫子吧。果然是一表人才。你就算是不為你自己考慮,也要為你的孫子考慮考慮。五百萬,足夠他改變人生,過上人上人的生活。”
張元黎沉著臉說道,“這個是祖宅,不賣。”
男人臉上的笑容不變,“也許你該問問你的孫子,到底賣不賣,畢竟你剩下的時間可不多了。”
聽了男人的話,張元黎面上閃現過一絲慌亂,看了看張旭。
張旭的臉色沉了下去,說道,“你怎么說話呢?咒我爺爺呢?”
男人露出夸張的驚訝表情,“你不知道啊?”
張旭說道,“知道什么?”
張元黎大聲說道,“你們走吧,這祖宅不賣。別在這里啰里啰唆的了。”
說著,張元黎伸開手,就要趕這幾個人走。
男人仰著脖子,對著張旭說道,“你爺爺身患癌癥。如果能夠精心調養,治療的話,可能還能活上那么三,五年。如果不管不顧的話,可能也就幾個月左右。”
“賣了房子,有了錢,才能給你爺爺治病。要知道,癌癥這樣的病,要調養,治療的話,是很費錢的。”
說著男人拿出了一張名片,塞入了張旭的手里,“我叫趙允嘉,上面有我的電話,考慮好了給我電話。我隨時恭候。”
說著,趙允嘉不再糾纏,帶著他的人,轉身離開了。
張旭聽了趙允嘉的話,如遭雷劈,全身麻木,呆愣在那里了:爺爺,竟然患了絕癥,只有幾個月時間了。
張旭看著爺爺張元黎,“爺爺,他說的是真的么?”


正文 2 諸界夢中游系統啟動
張元黎拍了拍張旭的肩膀,“人生七十古來稀,爺爺已經六十九歲了,就算是走了,也是喜喪。你別難過。”
張旭急了,“爺爺,那十萬塊錢還剩下多少,你拿出來,我們明天就去住院治療。”
張元黎皺起了眉頭,“那十萬塊錢還剩下二萬五千塊錢。那是準備將來給你娶媳婦用的,絕對不能動用。”
張旭面上帶著一絲決絕,“要不,爺爺,我們把這院房子賣了。就有錢給您看病了。”
張元黎神色更加肅穆了,“小旭,你記著,這個是祖宅,什么時候都不能賣。你不懂,以后我會慢慢告訴你的,為了整出這一院房子,祖宗們花費了多大的力氣……”
張旭沮喪地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趙允嘉從張家走了出來,并沒有回東安市,而是隨著那個身穿唐裝,梳著發髻的老頭來到了小河村外一處地勢稍高的地方。
這個老頭名叫彭良明,人稱彭三問或者彭大師。是風水堪輿方面的高人。
兩人俯視小河村,彭良明指著張家的院子說道,“你看,這小灣河是陰龍,這太乙山是陽龍,那家小院處于陰陽二龍口吻交匯之處,龍口吞吐明珠,呈二龍戲珠之勢。是絕對的福地”
“若是能夠把你趙家的祠堂建立于此,供奉你趙家的列祖列宗,絕對可以澤被后人。要是在古代,這是成王拜相之勢啊。我這幾十年,走了不少地方,看過不少風水好的地方,都沒有見過這樣的福地。”
趙允嘉眼睛閃亮,“謝謝彭大師,這福地,我一定會拿到手的。”
彭良明點了點頭,“十幾年前就開始的謀算,應該很快就會有收獲了……”
爺孫兩人再次見面的喜悅都被沖淡了。
張旭繼續考慮著,怎么說服爺爺把那二萬五千塊錢拿出來,去醫院治療。
張元黎心中是懊惱,沒有想到這個趙允嘉竟然調查他。還在孫子張旭面前說破了他患病的事情。
兩人都是沉默以對。
很快到了吃晚飯的時間了。
晚飯是張旭幫忙,張元黎掌勺做的。
張元黎除了務農,做菜還是一把好手。年輕的時候,十里八村,誰家要做席面了,都會請張元黎去掌勺。
菜是番茄炒雞蛋,清炒油麥菜,紅燒肉,還有一個苦瓜肉絲湯。
飯是米飯。
爺孫倆沉默吃著晚飯。
張旭知道,因為他回來了,才有這么多菜。若是爺爺一人,肯定是咸菜,米飯,或者饅頭對付一下。
最多再炒一個素菜。
張旭吃了幾口飯,看向了張元黎,欲言又止。
張元黎露出一絲微笑,“小旭,別擔心,爺爺身體好著呢。不是也有癌癥病人,生活健康,活了十多年么。那個人說的話,你不要輕信。”
張旭知道,爺爺說這些話都是安慰他的。
如果情況真這么樂觀,爺爺也不會這樣隱瞞他了。
吃了晚飯,張旭收拾了碗筷,都刷洗干凈,放好,進入了自己的房間。
經過了二十多個小時的旅途奔波,他也是累了。雖然憂心爺爺的身體,但是躺在了床上還是很快睡著了。
張旭沒有看到,左手手腕上的碧玉小魚發出了一絲幽幽的綠光,靈動起來,竟然張開了嘴巴,吐出了穿在嘴巴上的紅線,然后身子漂浮起來,在空中游動著。
而張旭手腕上只剩下了一圈紅線。
碧玉小魚游啊游,游到了張旭的額頭上,發出一道漂亮的綠光,直接鉆入了張旭的腦袋里。
張旭睡得迷迷糊糊,就聽到一個聲音說道,“叮咚,諸界夢中游系統啟動……”
張旭嘟囔了一聲,“什么諸界夢中游,什么系統,都是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
接著,張旭開始做夢了。
他夢見自己到達了一個看起來荒蠻至極的地方。
到處都是高大,茂密的樹木。樹木底下還長著一叢叢的灌木。
張旭生長在大山腳下,經常入山,也喜歡辨認植物,認識的植物不說有一千種,也有幾百種了。
但是,這里的樹木,灌木,除了幾樣,都是他叫不出來名字的。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