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超級武醫

點擊:
誰說看病只能打針吃藥做手術?誰說中醫只有針灸湯藥?看我用一雙手,兩分鐘為你搞定!你問我有多少把握?在我這里沒有其他答案,只有十成!

第一章 一分鐘就夠了

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急診科,往日里這里都是熱鬧無比,跟菜市場似的,可是今天這里的氣氛卻是出奇的凝重,壓抑的氣氛讓路過的人大氣都不敢喘。

“哇~”

里面傳來陣陣孩子撕心裂肺的哭聲,一個接一個身穿白大褂的身影腳步匆匆的朝這邊奔來。

這些都是骨科和外科的大主任,平日里一把手術刀在手,誰見了都得客客氣氣的,可是現在卻都是滿頭大汗一路小跑,生怕慢了一步。

不但是附屬醫院的領導悉數趕到,就連學校那邊的大校長都帶著一眾副校長趕到了這里,所有人都是一臉的嚴肅,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怎么會出這種事!如果那孩子的胳膊保不住,你們都等著下崗吧!”

大校長聽急診科主任匯報了病情,臉上露出了惱怒的神色,掃了一眼一眾院長副院長和各科大主任,語氣冰冷的留下了這句話,連忙進了診室。

聽到大校長的話,眾人額頭上的冷汗淌的更快了,羅院長擦了擦額頭豆大的汗珠子,掃了一圈之后皺眉道:

“老王呢?怎么還不來!他搞出來的亂攤子,還想躲著么?!聶部長的孫子如果真的出什么事,我不好過,你們都別想好了!”

聽到他的話,幾個大主任眼中閃出一抹氣惱的神色,聶部長是什么人,那可是一句話就能決定一所大學一所醫院生死的角色,都怪中醫科的主任王宗,如果不是他逞強,非要用什么手法復位加小夾板的方法去治療孩子的右前臂骨折也不會發生這種事!

剛才他們已經看了,六歲的孩子,夾板拆下來之后原本白嫩如蓮藕的胳膊腫成了紫饅頭,皮膚被高高撐起,仿佛用牙簽一戳就會噴出淤血來!如此觸目驚心的一幕發生在大人身上都受不了,更何況是個六歲的孩子?

骨一科主任陳鋒負責查體,右手小臂大部分皮膚發黑,橈動脈都摸不到了,這是前臂骨折最可怕的并發癥,筋膜間室綜合征,輕則殘廢,重則截肢,而里面的孩子顯然屬于后者,如果不及時截肢,恐怕大臂都要保不住!

得出這樣的結論,他和幾個骨科主任都束手無策了,心里想的是如何逃避這個責任,讓罪魁禍首王宗承擔聶部長的怒火。

在一眾主任滿頭大汗面面相覷的時候,一個鬢角花白的身影滿臉難看的來到了急診科門口。

看到王宗,幾人臉色一沉,

“老王,你還有臉來?!”

“什么狗屁中醫手法,當初如果做切開固定,什么事都不會有!你自己找死,別連累我們!”

“哼,我早就說了,中醫也算醫生么?簡直就是垃圾,早就該被取締了!”

聽著這些人的冷嘲熱諷,王宗臉色露出了憤怒的神色,

“夠了!出了這種事,是我醫術不精,你們可以侮辱我,但是不準侮辱中醫!中醫可是老祖宗千年來的智慧結晶,根本沒你們想的那么膚淺!”

聽到他憤怒的語氣,幾人不屑的冷哼了一聲,陳鋒直接冷聲道:

“你先想好怎么承受聶部長的怒火吧!”

“一人做事一人當,大不了不干了,讓開!”

說著,他推開幾人,直接進了急診室,看著他的背影,陳鋒譏諷的想道,不干了就算完了么?得罪了聶部長,被剝奪醫師資格證到牢里住幾年都是輕的!

果然,王宗剛進去不久,里面就傳出了一個老太太撕心裂肺的罵聲,

“你個騙子!你給庸醫!我家牛牛的胳膊廢了,你也別想活了!等我們家老聶回來,你們都別干了!”

罵人的,顯然是聶部長的夫人,牛牛的奶奶,她完全忘記了當初不想讓孫子受手術的罪求王宗用手法復位的事情,不過想想才六歲的孫子就面臨著截肢的悲慘命運,她的態度也就可以理解了。

“你是怎么搞得!我看這個中醫科也不必存在了,當初在醫科大學成立這個中醫科就是個錯誤!”

聽到大校長的話,王宗急了,

“校長,這件事是我學藝不精,跟中醫沒有半點關系,請您......”

“夠了!準備手術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聽到大校長的話,王宗不再多說,臉上盡是黯然的神色,我真的錯了么......傳承了幾千年的中醫真的已經落伍了么......難道老祖宗的智慧結晶已經跟不上時代潮流了嗎......

很快,牛牛被推上了平車,在護士的安撫下準備去進行截肢手術,看到這么小的孩子就要失去一條手臂,還是右臂,推車的護士眼圈都紅了。

“我跟你拼了!你還我家牛牛的胳膊啊~”

王宗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任由聶夫人將他的臉撓出了幾道血印子,臉上盡是頹然的神色,

在他滿臉黯然的時候,大校長和幾個領頭連忙拉住了老太太,

“夫人您息怒,趕緊給小少爺做手術,不要讓壞死的面積更大才是......”

“什么狗屁中醫!你等著,我家老聶視察回來,我就讓他把中醫全都取締了!騙子!庸醫!中醫就是垃圾!”

就在這時,一個身穿迷彩背著背囊風塵仆仆的身影恰好經過急診門口,聽到這吵鬧聲,他的眉頭一皺,

“老人家,嘴下留德,老祖宗千年的智慧結晶,不是這么侮辱的。”

“嗯?!”

聽到他的話,正在氣頭上的老太太臉色一沉,正準備破口大罵,羅院長和一眾站在外面的主任已經開口道:

“年輕人,你是干什么的?這里有你說話的份?!”

“年輕人,你是當兵的吧?不懂就別胡亂插話,快點離開,別耽誤了救人!”

在眾人訓斥這個年輕人的時候,他卻是皺眉攔在了平車前方,伸手一擋,平車穩穩停住,任憑護士用了吃奶的力氣都無法推動分毫。

看到這一幕,眾人臉色愈發陰沉,羅院長看了一眼大校長,看到他鐵青的臉色,心中一抖,連忙開口道:

“年輕人,再不走,我叫保安了!”

年輕人無視了他冰冷的目光,邁步來到哭個不停的孩子身邊,將一枚金光燦燦的徽章遞給了他,

“堅強點好嗎,你是個小男子漢,讓叔叔看看你的手好不好?”

看到解放軍叔叔來到他身邊,孩子癟著嘴點了點頭,將眼淚擦了擦,紅著眼睛盯著手里的徽章,只有六歲的他,根本就不清楚,這枚特殊的徽章意味著什么,那是鮮血鑄就的榮耀!

暫時安撫了孩子,年輕人手法輕柔的將手搭在他的手腕上切了一陣脈象,將背囊解下,拿出一個針包,抽出幾根銀針準備給他施針。

不過就在這時,幾個骨科的主任上去拉住了他,滿臉憤怒的說道:

“年輕人,別不知好歹!這里是醫科大學,不是你胡鬧的地方!”

“就是,你哪來的,有醫師資格證么!耽誤了孩子的病情,你付得起責任么?!”

“竟然還想用中醫這一套,趕緊滾吧!”

說話間,保安已經到了,看到大校長和院長都在,保安打起精神,上去就要將這小年輕按住。

看到眾人的表情,年輕人開口道:

“我是中醫藥大學的學生,兵役結束,回來繼續念書,導師介紹我到這里完成實習任務。”

聽到他的話,眾人臉色露出了古怪的表情,嘴角狠狠抽搐了幾下,學生?這小子腦袋秀逗了么?這么多醫科大學的大專家在這,哪輪得到他一個實習學生動手?

大校長更是壓抑著心中的憤怒,咬牙切齒的說道:

“年輕人,做人貴在有自知之明,像你這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旦做了醫生,不知會害了多少人,趕緊走吧,念在你當過兵的份上,我就不送你去警局了!”

羅院長等人也跟著開口,

“快點滾蛋!一個中醫藥的學生,也配在這實習?這里不歡迎你!”

聽到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訓斥,年輕人眉頭一皺,眼中閃出一抹凌厲的目光,驚的這些見慣了世面的大專家心里都是一驚,好凌厲的眼神!

“原本我是不愿意多管閑事的,可是聽你們如此侮辱中醫,我實在是聽不下去了!”

說著,他看向老太太,

“老人家,給你兩個選擇,要么讓我試試,要么就給你孫子截肢,你自己選吧!”

聽到他的話,老太太臉上露出了一絲猶豫的神色,不過旁邊的大校長和眾位領導卻是勸道:

“聶夫人,不能再拖了,必須馬上手術!”

“是啊聶夫人,一個實習生,能有什么用,別被他騙了,耽誤了病情就不妙了!”

“保安,把他趕走!”

就在保安準備動手的時候,病急亂投醫的聶夫人看了一眼孫子,一咬牙,開口道:

“等等,年輕人,你有幾成把握?”

年輕人笑了笑,臉上帶著自信的表情道:

“十成!”

“什么?!”

“狂妄!”

聽到他的話,眾人臉色都是一沉,眼中閃出了不滿的目光,就連對他有好感的王宗都是眉頭緊皺,覺得這年輕人實在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這么多省內甚至是國內乃至國際上知名的大專家都沒辦法,他一個小實習生竟然大言不慚的說有十成把握,這不是狂妄是什么?!

“學中醫的都這么狂妄么?看來中醫沒落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趕緊滾蛋,別在這丟人現眼!這病情就是中醫造成的,你竟然還想胡來!”

在眾人的呵斥聲里,年輕人一直盯著老太太,等著她的回答,不知為何,面對他自信的眼神,老太太竟然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

“給你五分鐘夠不夠?”

“一分鐘就夠了!”

聽到他的話,眾人臉上表情更是憤怒,不過年輕人已經來到了孩子身邊,抽出幾根銀針,屏氣凝神,手掌之上出現一絲絲不易察覺的氣,對著他的手臂扎了下去。

“嗖嗖嗖~”

他出手的速度極快,認穴極準,干脆利落,幾乎是下針之后立刻起針,眾人只看到幾道影子,然后就看到一個個針眼之中噴出了大量的淤血。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