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穿越之極品書童

點擊:
強大的主角意外的穿越到一個不知名的古代世界,頗有才華的主角為荒謬的承諾做起了書童,猥瑣的主角展開了一起泡妞傳說。

第1章 奇怪的要求

春風輕輕地拂過,略長枝芽的樹木也是跟著搖晃著,陽光照射下的樹木更是顯得生機盎然。

碧波蕩漾的湖光,倒影著湖邊的一處寬敞的亭子,亭子里面傳來陣陣的吟詩作對聲,看向亭子中也不乏俊男美女。

來到這里也有一陣子的沐陽這時叼著一根小草,坐在湖邊的凳子上欣賞著美景。

不斷的有著穿著華麗的,手持扇子的公子,及小姐在此經過,坐在湖邊,一身破布衫,腳下的草鞋已經露出幾根腳趾頭的沐陽在此時顯得尤為突出。

雖然180的沐陽模樣也是長得好看,但一臉的灰土也是埋沒了沐陽的清秀,雖然一些小姐也是注意到了沐陽的清秀臉龐,但瞧其一身裝束也就一眼帶過了。

“草樹知春不久歸,

百般紅紫斗芳菲”看到如此繁榮的景象沐陽忍俊不禁的念了一首詩。

沐陽原本是大學的歷史文學老師,但在一次個人攀巖中不慎抓了一塊不是很穩固的石頭,在掉下去時只覺眼前一黑就已是來到了這里。

“好好好,此當乃好詩也”一位老頭子說道。

此時的沐陽也是郁悶非常,本以為此詩可以引來一位美眉,卻是沒想到又是這個老頭子,來到這里也是有幾天了,但無論沐陽走到哪里都會遇見這個老頭,本以為都到這里就不會遇見的沐陽此時已是徹底的無語。

“敢問公子,你真感到當世是文興武衰”老頭問道。

本就郁悶的沐陽,聽到老頭又要與他討論快要抓狂,前幾日就是因為跟老人討論了一會兒自己對世道的感慨,結果就遭到了老人的窮追不舍。

“老人家,此事我也只是一時之感慨,不需要太在意的”沐陽對著老人說道。

“好。就饒了你吧,不過老頭我有一事還想請公子答應”老人此時略顯滄桑的說道。

沐陽也是疑惑,老人會有什么事有求于自己,但想到這幾天都是老頭請的飯,于是道:“老人家有什么就說吧,只有不是傷天害理的,我沐陽在所不辭”。

老人摸了一把長長的白色胡須說道:“我想讓你去嚴府待幾天”。

聽到此話,沐陽又是被老人整徹底的絕望了,對方才的允諾也是后悔萬分,可無奈沒辦法,只好強裝著穩定的說道:“嚴府?,不知先生口中的嚴府是哪個”

“哈哈,就是杭州城中最大的嚴府呀”老人聽到沐陽真的應下,也是大笑兩聲才出口說道。

“好吧,老人家我應下你,但做家丁總不能無期限吧,還望老人家給個期限”沐陽這時一臉正經的說道。

“恩,就定為兩年吧,還有我也不會白讓你做,這是我的點意思你就收下吧”說著,老人從懷中掏出了一個雕飾著龍紋的金色圓形令牌,放到了沐陽的手上。

沐陽看到龍紋令牌眼里閃過了一絲異光,但也只是一瞬。

“放心吧,老人家,我沐陽是一諾千金的,雖然我很不想去,但我一定會履行諾言的”沐陽接過令牌放到了自己的懷里說道。

送走了老人,沐陽就有是感嘆了一聲,自從來到了這里的沐陽竟是發現了自己以前三十歲的身體,現在竟然成了二十歲,顯然沐陽還是懷念自己穿越前成熟的外表。

來了杭州已有幾天的沐陽,自是知道第一香料的嚴府,嚴府在杭州可是眾所周知的大富豪,對于讓自己去當家丁,沐陽也是感到老頭的奇怪。

沐陽打算好了,就轉身想向著嚴府進發,剛一轉身就與一位紫色女子撞了個正著,看到女子快要跌倒,沐陽趕緊是出手扶起女子,豈料沐陽的一只手是攔住了女子,可是因為女子在跌倒時竟然翻了個身,一團柔軟頓時被沐陽揉在了手中。

沐陽感覺到很是舒服,用手捏了一下才是松開,“流氓,你找死啊”被扶起來后的小姐,剛站穩就向著沐陽大叫道。

“額,姑娘,那個失誤失誤”沐陽對著紫衣女子說道。

“失誤,你碰了本姑娘我饒不了你”紫衣女子出手向著沐陽打去,可她哪是曾經是大學跆拳道高手的沐陽的對手,打了幾次全都被沐陽躲了過去。

仔細的觀察著紫衣女子,發現女子的年齡也是在十八歲上下,胸部雖然沒發育完全,但已經是初具規模了。

打又打不過的紫衣女子感覺到兩道目光在自己的身上來回看著,紫衣女子也是很不舒服說道:“大流氓,你是哪家的人,竟敢如此對本小姐”。

沐陽轉了轉珠子道:“我是未來嚴府的家丁”。

聽到沐陽這么說,紫衣女子說道“嚴府家丁,嚴府最近好像都不招家丁吧”。

“額,不招嗎,放心我會去嚴府的”沐陽聽到紫衣女子說不招家丁,但還是定了定神后說道。

“嚴府家丁是不缺,但是缺位書童”紫衣女子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著沐陽說道。

“哦?不缺家丁你怎么知道的呢”沐陽聽女子這么說也是奇怪的問道。

“嘻嘻,我就是嚴府的二小姐,我聽說我大哥想要找個書童的”紫衣女子就是單純,全然忘了當時沐陽的非禮。

聽到紫衣女子這樣說,沐陽就徹底的軟了下來,得罪了人家的二小姐又不招家丁肯定是沒戲了。

正想著怎么向老人交代的沐陽又突然聽到紫衣女子說:“你放心好了,我不會記仇的,只要你有真才實學我是會向大哥推薦你的”。

“好啊,那就請二小姐試證我的才學吧”沐陽也是倒霉,以前是教師,穿越了卻還是要求著給人家當書童。

“那是當然,本小姐可是鐵面無私的,你就跟我來吧”紫衣女子領著沐陽向著一群俊男才女的亭子中走去。

“哎呦,沒想到嚴二小姐也來參加書友會了”一名手拿扇子正在搖晃的書生,看到二小姐進來就說到。

“恩,來了”說完話,二小姐就帶著沐陽走到了亭子的旁邊。

跟著二小姐走到了一旁,沐陽才是看清楚了,一群的書生才女正圍在一副對聯的周圍討論著,半天了,還是沒有一個人對的下來。

二小姐一來到這里就跟著參詳起來了,“聽說嚴二小姐前些日子,剛入的書會,不知嚴小姐可會解次對聯否”說話的就是剛才一來就向二小姐說話的書生。

“韓公子,言重了,此對聯我解不出來”二小姐搖著頭答道。

“哈哈,素聞嚴家大公子是文盲,看來嚴二小姐也是沒什么才學了”這時一位長得人五人六的白面書生出聲說道。

“哼,李公子你是什么意思,這上聯我們都對不出來,你又為何要如此出言不遜呢”韓公子向著。

沐陽看向二小姐,這時發現二小姐低著頭,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以后自己是嚴家的家丁,當然也要說句話,于是趕忙出聲道:“如此簡單的對子,就由我這個家丁來對就可以了”

第2章 進入嚴府

聽到沐陽如此說道,二小姐心里也是感到一暖,自己家雖然是杭州城有名的富商,但全是靠自己的母親在打理,自己的哥哥是整天的尋花問柳不知打理家務,自己一個弱女子想要管也是無能為力,現在見到一個只是說了兩句話的人,竟如此關心自己,不由得二小姐向著沐陽靠了靠。

“哦?一個小小家丁也知道什么叫對子?上聯是:黃山落葉松葉落山黃,有本事你就對啊”李公子一臉欠揍的說道。

“那我對出此聯又當如何”沐陽一臉笑意的看著李公子說道。

“你對出此聯?,笑話,你對出此聯我隨你便”李公子一邊大笑一邊說道。

“聽好了,南山長生松生長山南”沐陽隨口就說出了下聯。

當下聯一出,亭子內的才子佳人無不對沐陽刮目相看,聽到沐陽竟然將此對對出,二小姐也是高興地笑了起來。

“李公子剛才說的隨便哦”沐陽笑瞇瞇的看著李公子說道。

“你你要干什么”李公子神色有些慌張地說道。

“干什么,老子看你不順眼”沐陽說完,當著眾多人的面,猛揍了李公子一頓。

打的感覺有些手疼了,沐陽立馬拉著已經呆在一旁的二小姐走出了亭子,對于這些只知道吟詩作對,整天無所事事的所謂的才子佳人沐陽很是不屑。

“你瞧我,打算收你當我哥書童的,現在竟然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是嚴雪,你呢”從震驚中恢復出來的二小姐向著沐陽問道。

“我是沐陽,難道二小姐的試證我通過了?”沐陽向著二小姐說道。

“恩,通過了”一邊向著嚴府走的二小姐停下了腳步,低著頭說道。

“對了,二小姐,剛才那個一直維護你的韓公子是何許人也呢”沐陽好奇的問道。

“沐陽,不管你信不信,這么多年了,韓家身為杭州巡撫,他們一家人都是對我們家很好,否則我家也不會是杭州第一香料商的,至于為什么他們總是維護我家,我問過我府上的人但我他們也是不知道”二小姐向著沐陽說道。

等到了嚴府的門口,這時的天色也是已經不晚了,這時的沐陽也是跟著二小姐進入了嚴府,嚴府也確實是氣派,庭院中甚至還有一些假山。

“雪兒,你回來了”一跟著嚴雪進到大堂,就有一個長的有些發福的人說道,看樣子他應該就是二小姐兄長了吧。

“恩,回來了哥,還有哥你是不是要找個書童呀,你看看他行不行”說著二小姐將沐陽向前拉了拉。

男子打量了一下沐陽,似乎也沒什么不滿意,說道:“行,老妹給哥找的,當然行了”

“哥,他叫沐陽,很會對對子的呦”二小姐又向著嚴山說道。

“會對對子,哈哈,正好我一會兒我要參加一個宴席,帶上沐陽我就更有信心了”發福的男子說道。

“沐陽,你不用擔心,我哥他人很好的”二小姐看到一旁的沐陽不說話,于是出聲說道。

“多謝二小姐關心,沐陽定會盡職盡責的”聽到這樣說,沐陽也是客氣的回答道。

“沐陽我們快走吧,不然宴會我們就要遲到了”嚴山對著沐陽客氣的說道。

聽到嚴山這樣說,沐陽也就跟在嚴山的屁股后面向著府外的方向走去。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