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穿入中世纪

点击:
一点来自未来中国技术宅男灵魂的智慧一点来自日耳曼贵族性格的刻板通过神秘的力量穿越时空混合在神圣罗马帝国小贵族的身体中无人能够想象的反应即将发生
看中国技术宅灵魂穿越中世纪运用自己的智慧和高贵血统在黑暗混乱的中世纪杀出一条通往荣耀之路他是骑士誓死效忠的主人?#20081;?#24535;佣兵忠诚拥护的队长贵族中的贵族马枪与长矛长弓与弓弩长剑与战斧带您穿入中世纪

第一节  技术宅男

夏日闷热的气浪席卷着某市在市郊区的一?#26263;?#20803;出租房内客厅中一台电视正播放着新闻新闻里面似乎正在插播一条关于奇特的九星连珠的天文奇观声音传入客厅旁边的小房间中不过房间里面的人对此却充耳不闻

薛正手中拿着一柄螺丝刀眯起眼睛盯着手中的部件嘴巴上咬着的半截香烟长长的烟灰如雪般掉落可是他却顾不上这些因为此时正是关键时刻只见他沉思片刻后?#32426;?#24494;皱一下放下了手中的螺丝刀

哦感觉来了嘎嘎嘎薛正苍白的小脸狞笑一声搓动自己的双手笑的是如此猥亵盯着那一小块集成电路板好像是看见了脱光?#36335;?#30340;美女

顿时只见这个貌似宅男的猥亵者猛的抄起自己放下的螺丝刀双手快如闪电般的在集成电路板上?#20323;?#29369;如一个娴熟的外科医生片刻之后才满意的点点头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喂薛老大怎么样能仿吗从薛正身后紧闭的房门打开一条缝一个胖胖的脑袋探头探脑向里张望本来想进来可是看了看各种机器部件堆满的房间犹豫了一下觉得没处落脚便站在门口高呼几声

哦小胖啊好了你看看薛正头也不会的对身后的人说道而自己将熄灭的烟蒂扔进杂乱的桌子上的脏兮兮的纸杯里面翘起?#25172;?#24555;的抖动起来

哎?#21073;?#34203;老大我就知道你能?#23567;?#23567;?#21482;?#21628;一声冲进来在杂乱的房间中蹦来跳去的笨拙的动作滑稽可笑

小心我的暖水瓶小心我的工具箱死胖子你踩到我的?#36335;?#20102;薛正听着小胖子在自己房间中引发的各种杂音不由得皱起?#32426;?#19981;满的嚷嚷着要不是看在这死胖子是自己从小死党的份上他才不愿意接这个活呢

老大我看看鸭梨机子小胖?#29369;?#22909;的嘿嘿笑着将薛正杂乱的工作桌上一部手机拿?#20284;?#26469;翻来覆去乐不可支的看着

小心点浪费了爷多少脑细胞薛正点燃一根烟夹在左手指上对着小胖子指指点点心中却想这死胖子不知道?#24544;?#21435;骗哪个无知少女明明家那么?#26143;?#36824;用这烂手机仿世界知名的鸭梨手机泡妞也不下点本钱光知道占我的便宜

谢谢老大哈哈果然是山寨达人用一部几百块钱的烂手机就?#26576;闪搜?#26792;手机这手艺真是没话说难怪毕业这么多同学里就你有胆魄自己出来?#22330;?br />
滚蛋我要是有个像你一样的?#26143;?#32769;爹还吃这苦薛正不?#22836;?#30340;骂骂咧咧道

嗨我老爹倒是老在我面前提起你说你是个人才怎么样有?#25381;行?#36259;去我那干

滚蛋让爷给你当手下做梦倒是你小子快点找个好媳妇让你老爹省点心上?#25991;?#20010;媛媛就不错又漂亮身材又好薛正双手放在脑后躺在自己?#30007;?#36716;?#24043;?#19978;带着酸酸的醋味说道

什么媛媛啊早分了没激情太古板小胖子撇撇嘴巴不屑的说道

我co你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禽兽拿了机子快点滚蛋我这还有活没工夫跟你耗薛正不知道为何心中一阵烦闷挥手轰着这个面前的死胖子转过身去也不再理会他

嘿老大那我就先走了钱回头给你这还有个约会小师妹哦死胖子猥亵的嘿嘿一笑恭敬的转身走出了这个又脏又乱的房间

薛正听见房?#25490;?#30340;一声关上的声音顿时除了客厅的电视广告声一切变得沉静他从左边桌子一堆书籍中翻出一本看?#20284;?#26469;这是一本介绍中国古代各种技术的书籍是薛正在大学读历史系时候买的一本书也是他唯一?#19981;?#30340;一个教材书籍了

认识薛正的人都会认为他是一个怪人除了最流行的宅以外他还是一个技术狂?#28784;?#26159;和制造有关的东西都会勾起他强烈的?#38391;?#24515;薛爸薛妈很清晰的记得只有五岁的小薛正将自己家不多的小电器拆成一地小部件的情形

这件事情让薛爸和薛妈曾经很激动一把认为自己儿子是学理工的天才可是没想到薛正长大后是挺?#19981;?#25968;学物理的可是英语却死活毫无兴趣在一个用其他国家语言衡量人才的国度里这也注定?#25628;?#27491;与毕业后好找工作的理工科无缘无奈之下只得报考了某大历史系

可是今天自己最?#19981;?#30340;技术圣书也无法勾起薛正?#30007;?#36259;他看了一会却觉?#30511;?#24773;更加的烦闷于是放下手中的书从抽屉中拿出一块手表但是和普通手表不同的是能够从旁边拉出来一根数据线当薛正把线连接在自己那落满了?#39029;?#30340;电脑上的时候荧幕上出现了人影并逐渐清晰只见一个漂亮端庄的女孩子出现在荧幕上

媛媛你还好吗薛正?#34892;?#28608;动的搓着自己的手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他心中一阵苦楚自己竟然?#19981;?#19978;死胖子的女友哦不是前女友

不过爱情这种事真是无法可说当薛正被死胖子非拉着一起吃饭的时候那个身穿白色长裙长发飘飘的女孩便把他这颗宅男?#30007;?#20440;虏了可是自己这?#26049;对挥?#25163;指灵活的嘴巴竟然一句话也搭不上只能眼巴巴看着死胖子和女神亲亲我我

不过恰好那天他正在帮别人山寨一?#37117;?#25511;手表于是才能够保存住女神的影像聊以自慰当他对着电脑的荧屏发花痴的时候夏日的窗户外开始刮起大风这是雷阵雨的前?#20303;?#24448;日这正常的自然天气却在今天极为不寻常很快乌云黑压压的浮现在城市上空闪电划过天空如金潢色的腾蛇翻腾着

我co这么大的风闪电糟了楼顶上给别?#35828;?#35797;的接收器忘了收薛正从滚滚的雷声中醒悟过来他连忙登上人字拖踢踏踏的冲出房门向楼顶奔去如果接收器被?#30528;?#20013;那自己半个月?#30007;?#34880;就白费了

冲上楼顶的薛正看见那接收器长长的天线在狂风中左右摇摆有折断的趋势他连忙奔上前顾不上大风席卷一把握住天线企图将其收回就在此时一道金色的闪电突的一下从天空中落下恰好击中了天线

不好了有人遭?#30528;?#21862;在薛正意识迷离的时候这是出现在他耳边的最后声音而他?#30007;?#20013;却在哀叹果然是朋友妻不可欺?#21073;?#30495;是无端?#19978;乱?#34987;劈

而在薛正租的房间客厅中那台电视正播放到一个金发碧眼的?#20998;?#23567;妞对着一座废弃的中世纪城堡搔?#30528;?#23039;似乎是给导游在介绍德国中部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城堡

闪电劈中接收器天线后电视的屏幕便剧烈的闪动数下更加诡异的是在晃动的屏幕里面竟然浮现了一个?#35828;?#38754;孔若是被小胖看见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那分明是薛正那张苍白的小脸可是在电视屏幕里面却被拉长跳动?#24605;?#19979;然后整个电视里面发出?#25112;?#30340;味道屏幕变?#38391;?#40657;一片

头?#20174;?#35010;的感觉袭来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切已经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样动动手指发出?#25104;?#30340;声音摸到身下貌似干草的东西他的口中发出一声呻吟那声音非常陌生

我这是在哪我怎么了薛正吃力的用手掌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缓慢的起身他觉得自己眼睛里冒着金星脑袋沉的好似挂了一枚铅球两条腿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他心想自己不是遭?#30528;?#20102;吗难道这里是医院

脑袋的不适使得他?#25381;?#26041;向感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个昏暗的房间他东倒西歪的将房间里面的一些木桌和?#24043;?#25758;的咯吱?#27605;e?#19981;过总算是摸到了门边这竟然是一扇木门手指触碰到门上的薛正立即反应过来从手指的触感来看这扇门非常的简陋不过用料扎实他边想边吃力的推开门刺眼的阳光一瞬间照在脸上他不由自主的抬起自己的右手挡在脸上

我滴个亲娘啊这也太?#35835;?#21543;当眼睛适应了外面的环境的时候薛正总算是能够看见了可是当他看见外面的情形的时候惊讶的张大嘴

头顶万里无云碧蓝的天空下一块块错落有致的田地环绕四周一条泥泞小?#21453;?#30524;前穿过蜿蜒曲折的小溪哗哗的流淌着清凉的溪水一座只有在荷兰才能看见的风?#30340;?#22346;坐落在小溪石?#25490;?#36793;几个身着打扮古怪的?#20998;?#20154;赶着羊群边走边哈哈大笑交谈着不时地几声犬?#25302;?#36215;几条花斑猎犬从森林里快速的窜出紧接着几名骑着马的人吆喝着策马狂奔他们的身后几名仆人打扮的人跑步紧跟在后

第二节  家人

薛正坐在一张粗陋的木桌旁皱着?#32426;?#30475;着手中的镀银盘子盘子上印出来他的模样原本因为宅的苍白面庞变成?#20498;?#32418;这是因为他的肤色是西欧?#35828;?#30333;皙而因为年纪轻的?#20498;?#34880;色呈现出白里透红一张陌生的高鼻梁蓝眼珠子的鬼佬摸样

我这是怎么了薛正摸着自己嘴唇边那金潢色毛绒的胡须看年纪自己似乎是刚刚开始发育的大男孩可是自己明明都已经成人了

嗨阿若德怎么不吃妈妈做的熏肉你以?#30333;S不?#30340;了从薛正的身后传来一个?#20061;?#30340;声音从声音他可以听出那是类似于德国?#35828;?#35821;言

我我这是在哪我是谁薛正感到自己的后脑勺隐隐作痛脑袋?#34892;?#21457;蒙的感觉

哦可怜的小阿若德从马上摔下来一双温柔的手放在?#25628;?#27491;的头顶轻轻的抚摸着他的金发语气充满了温柔的溺爱

乒忽然屋子的房门被?#37096;?#19968;个大块头的金发日耳曼人大步走进来他满不在乎的看了看屋子走到木桌旁边一把抓起锡烛台旁的火腿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依夫你的父亲呢女人转过身去对大块头的年轻日耳曼人说道目光中同样充满了怜爱

他在马厩中套马马上就来了真是该死我们今天差点就打下一头雄鹿可是那该死的鹿逃进了隔壁领地这个叫依夫的年轻日耳曼人一屁股坐在餐桌旁接过母亲送过来的坚硬的大麦面包舔着盘子中的肉?#33713;?#36215;来
22ѡ5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