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重生之完美如意

點擊:
江輝重生了!回到了2003年,且看他如何縱橫互聯網和實體經濟圈,彌補上輩子的各種遺憾,帶領一幫小伙伴們走出國門,拳打蘋果,腳踏臉書,讓世界各國人士高呼狼來了。

第1章 重生2003

哐當!哐當!哐當!

耳邊不斷傳來火車奔跑的聲音,江輝抬起頭茫然的看向窗外。那一排排高大的白楊樹,矗立在鐵道兩旁的田野邊。清晨的太陽剛剛升起,那一片片望不到盡頭的玉米地無不顯示著火車正在行駛在北方的平原上。

江輝從包里掏出火車票看了又看,五羊至帝都,2003年8月30日7:50開。明明自己只不過是喝醉酒睡了一覺,想不清為什么一覺醒來就回到了大學開學的第一天,看窗外的風景,現在應該是8月31日早上,手表顯示時間:5點45,火車還有兩個多小時就到帝都西站了。看來自己是從2017年重生回2003年的自己身上了。沒想到這么狗血的劇情居然發生在自己身上了。

前世自己本科工業工程畢業后,放棄本專業的保研,心血來潮的報考了學校其他院的信息與通信工程專業研究生,一心一意鉆進了書本里,連個女朋友都沒有,老婆都還是工作后找的高中同學,差點就成剩男了。

5年碩博連讀順利的獲得了學位。畢業后,在深市找了家高校任職,熬了五年好不容易升職成為了副教授,和幾個要好的朋友去慶祝,忍不住多喝了幾杯。幻想著啥時候可以熬個教授來當當,人生也就沒太多遺憾了。

那時候的自己畢業一年多后,勉強有個十來萬,再加上家里湊了幾十萬,再借點錢付了個首付在深市郊區買了個三房,后面2015年深市房價大漲,一下子有從房奴化身為“富一代”的感覺,然而那并沒有什么卵用,手里只有一套房,漲漲跌跌都只是自住。

雖然信息與通信工程學校的東西挺廣的,但是由于當時研究的項目大部分是軍用課題,除非去研究所繼續科研,否則就得重新轉換研究方向,這也是自己比同批的其他人晚了一兩年升職的原因之一。

既來之則安之!老天給了這個機會,讓自己重活一遍,自己一定要挽回曾經的遺憾,也來個長腿妹子任選,數錢數到手抽經,腳踩互聯網、智能手機兩個風火輪,手拎無人機和電動汽車連個巨無霸,神馬時代周刊封面、世界首富之類的統統不在話下。

然而,天大地大,現在肚子最大。

江輝起身去洗了把臉,從包里拿出桶方便面泡面去了。隨著太陽的不斷升高,車廂里面漸漸的變得吵雜起來。

火車很快就進站了。

江輝拿好行旅——背包一個,大號行李箱一件,跟隨著人流往外走,除了驗票口沒多久就看到掛著舉著帝都理工大學新生報到處的橫幅,一下子有找到組織的感覺。

“你好,請問是在這里簽到嗎?”江輝,從包里那從錄取通知書。

“我是機械與車輛工程學院工業工程專業的”。

“同學你好,你等會,我看看清單”。一個帶著眼鏡的男生說道。

“哦,找到了,你在這里簽個名就行了”。

“向薇薇,你來帶這位師弟去校車處吧”。

江輝拿起桌上的筆,在眼鏡男的的示意下找到自己的名字簽了個名。抬起頭準備跟隨指引人員去坐校車,一個漂亮的學姐過來要幫我拎個背包。這個場景和前世完全一模一樣,只是當時自己傻乎乎說了聲“不用,不用。”就臉紅著跟著學姐去校車處了。中途一句話都沒有主動問。

現在的自己好歹是有著三十歲的靈魂,18歲的身體的小鮮肉,和學姐套個近乎自然是手到擒來的事。

“薇薇姐,你好,給您添麻煩了”。江輝對著向薇薇微笑著說道。

“不用客氣!江輝是吧?來,這邊走,我幫你背個背包吧”。向薇薇上身穿一件白色t恤,下身是一件牛仔短裙,腳穿一件運動鞋,扎了個馬尾辮,皮膚白里透紅,身高不是很高,估計就一米五七五八左右,人顯得很精致,雖然不是盤長條順的類型,不過身材也算是凹凸有致,讓人不由得產生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謝謝薇薇姐”,江輝不客氣的把書包給了向薇薇,重的物件都在行李箱,把輕的背包給到向薇薇背著,以后才更好有借口感謝人家。

“薇薇姐,您也是我們學院的嗎?”

“不是,我是法學院的,現在在學生會,今天學生會統一過來接新生。”

“薇薇姐,您是哪人呀,皮膚這么好?”

“有嗎?謝謝,我家是川省的。”向薇薇微笑著回答。

看來女人都是喜歡被贊美的,甭管是真心的還是假意的,多贊美人家,準沒錯。

“你是哪里人呀,怎么一個人獨自來報道?”向薇薇一邊往前走一邊問道。

“嶺南省梅市,本來約好和另外一個高中同學一起來的,他是我們學校飛行器設計與控制專業的,不過暑假后期我去五羊市呆了一段時間,就直接從五羊出發了。”

“嶺南省?那你們是講粵語咯,會不會唱粵語歌?”

“喜歡你那雙眼動人

笑聲更迷人

愿再可輕撫你

那可愛面容

挽手說夢話

像昨天你共我



“怎么樣?還可以吧?不過我們那講的是客家話,嶺南省不是每個地方都講粵語的,粵語歌從小聽到大,還是能唱一些的。”江輝哼了一段黃家駒的《喜歡你》,笑著對向薇薇說。

邊走邊聊,不到十分鐘就來到了校車停車處。放好行李,從向薇薇手上接過背包,看著向薇薇沒有要跟著上車的意思。

“薇薇姐,你宿舍電話號碼多少來著?”

“這是秘密”向薇薇笑著沒有告訴江輝,然后轉身往回走去。江輝想著,理工大占地面積只有一千來畝,學生活動的場所比較集中,總還是有機會在校園力碰上的,就沒有纏著要電話了。

車上快要做滿了,一眼望去家長比學生還多。江輝背著包坐到最后排的空座上。沒過多久,又上來幾個人,汽車便啟動了。

西站附近的建筑都不算特別高,馬路到時挺寬敞的,兩邊種著一排排銀杏樹。汽車跟隨著車流平穩的開著。在帝都待久了的人有個比較玩笑的說法,說帝都是個大農村,和外面的人想像的有比較大差距,除了國貿等cbD地區,高樓大廈并沒有那么多,特別是Lc區反而是五六層樓高的筒子樓更多一些。

江輝望著窗外那一幕幕既熟悉有陌生的景色,壓抑著心中的激動,內心深處大喊:

“帝都,我來啦!”

第2章 大學入學

帝都理工大學坐落于hD區中關村南部,毗鄰人大、北外、民族大學以及解放軍藝術學院等高校,離國家圖書館、中關村等緊幾個公交站。雖然占地面積只有一千來畝,和外省市動不動幾千畝校園面積的高校比起來似乎很小,但是考慮到她所在的位置乃是帝都三環內,寸土寸金,整個帝都除了京師大學和華清大學,其他學校基本都是一千多畝甚至幾百畝的命。

校車剛從帝都理工大大學正門進入,馬上映入眼前的是一條深長的校道,兩邊是七八層高的白楊樹,據說是建校的時候就栽的,都是爺爺輩的樹了。沿著大道走到盡頭,校車停在了中心教學樓旁邊,各個學院都將新生報到處設在了中心教學樓周邊,眼下這個點正是新生報到的高峰期。

下了車,江輝熟門熟路的找到了自己學院的報到處。看到了幾個班里的同學也在那里班里手續,其中有一個還是宿舍老大,不過現在江輝只好假裝不認識,按部就班的去辦理入學手續,領取校園一卡通,去繳費處繳費。半個小時不到,搞定報名手續,江輝拖著行李向宿舍走去。

江輝所在的宿舍是14號樓,那是一棟比較新的樓,今年入學的機械與車輛工程學院、宇航學院等幾個學院的男生被安排住在這里。這棟樓有由四人住單間帶一個衛生間以及兩室一廳12人住帶兩個衛生間的兩種類型。江輝被安排到301,4人間帶衛生間的戶型。上輩子入學的時候江輝知道自己宿舍的情況后沒神馬感覺,以為所有宿舍都是這種戶型的。后面發現整個理工大學只有14號樓是由單獨衛生間的,其他樓都是每層樓設立公共衛生間,并且沒有浴室。

沒有浴室。。。。。。

南方來的同學們要醉了,大部分從小到大都沒有去過澡堂呢。更不要說還是那種一個空蕩蕩的大堂,一排淋浴噴頭的那種,想想那場景,不由得菊花一緊。

每個噴頭之間不是應該有隔板神馬的隔斷嗎?

還有沒有隱私!還有沒有隱私!還有沒有隱私!重要的話說三遍。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宿舍門口。門虛掩著,推開門,有個人正在收拾東西,其他位置也都放了行李,看來江輝是最后一個報到的。

“你好,我叫唐明華,來自北河省鋼城市,今后我們就在一個屋檐下生活了,希望我們共同渡過愉快的四年。”,唐明華看見有人進來,主動微笑著打了個招呼。

“你好,我叫江輝,來自嶺南省梅市,今后請多關照。”江輝邊說話邊放下行李。宿舍一邊放著兩張架子床,一邊排著四個書桌和柜子。。

“你下鋪住的人叫陸陽,bJ人,剛才出去了。”唐明華指著一個鋪位和我聊著。

“我下面的是王振國,遼州省人,不過我還沒有見著他,是聽陸陽說的”。

“都是北方人,看來就我一個是從南蠻之地來的哈”江輝調侃道。

“你們那是不是什么東西都吃呀?我以前看新聞說嶺南那變青蛙、蛇、老鼠、猴子啥都敢吃,江輝你吃過沒?”

“也沒那么夸張,那些只是部分餐廳會有這些東西做的菜,普通家常菜很少出現這些食材的。以后去嶺南來玩,我帶你去見識一下”。

“那敢情好,我還真想見識見識,那邊有抹布,你可以先抹一下你的床和書桌,要不要我幫忙?”

“不用不用,謝謝,我自己來就好”。

“那你先整理東西,我出去超市買點東西”。唐明華說完就背著個包出去了。

江輝收拾了一會,又去樓下買了一套被褥等。開學期間,學校特別批準了一批商戶在宿舍樓下賣一些被褥、臉盆、桶、衣架等日常用品。價格也不算高,倒也算是個利民政策。

折騰了會,差不多就到中午12點了,江輝站在宿舍陽臺歇了會。宿舍右手邊隔壁樓是學校的澡堂,左手邊幾十米的樓是女生樓,陽臺下面是馬路,馬路旁邊就是運動場。到了傍晚經常有女生穿著睡衣從樓下傳來穿去。以前在宿舍的時候,江輝他們幾個經常喜歡在天熱的時候站在陽臺上,看著樓下的人來人去。好吧!老實交代,其實主要是看美女,更喜歡看穿著睡衣剛出浴的美女。站得高,看的遠哈。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