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穿越大宋之我想做好人

點擊:
別人穿越金戈鐵馬,我穿越怎么變成了秦檜,碰到靖康之難,關在金國人的大營,被老婆戴了綠帽,仗義執言被押去金國做奴隸,我該怎么辦?
給起義軍當間諜,幫金兀術扳倒完顏宗翰,救了關勝逃回國內,還是被當做奸細,岳飛怎么救,大宋怎么保,到了最后自己又會在歷史上落得什么樣的名聲,算了,任人評說吧!

第一章 穿越成了秦檜

醒過來的時候,他發現周圍很黑,這是哪里,他勉強的坐起來。

“秦大人,你醒了。”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從旁邊的黑暗之中傳來。

秦大人,什么秦大人,是說自己嗎?自己倒是姓秦,問題是這里到底是哪?他向著旁邊看了一眼,卻是一位頭發和胡須皆是花白的老者。

“您是?”

“秦大人,你這是怎么了?連老夫都不認識了嗎?”老者有些驚訝的看向了秦檜。

這個時候他的腦袋里面忽然一痛,似乎有很多的東西正在沖擊著他的大腦一般,他用手抱著自己的腦袋,很快就有很多的信息涌入了他的腦中,這個時候他也終于知道自己是誰了。

我勒個去,我竟然穿越成了秦檜,一個歷史上留下了千古罵名的佞臣,一個害死了抗金名將岳飛的罪魁禍首,一個跪在岳王祠前面八百年都起不來的罪人,自己穿越成誰不好,怎么就穿越成秦檜了呢?

“秦大人,秦大人,你沒有事吧?”

那個老者馬上過來將秦檜扶住,并且將他扶著坐起來,關心的看著他。

“何大人,我沒事,只是剛剛想到了一些事情,所以有些精神恍惚罷了。”

“那就好,你剛剛的樣子很痛苦,把我給嚇到了。”

這個何大人名為何栗,還是非常有名氣的,是大宋政和五年科舉狀元,歷官秘書省校書郎、御史中丞、泰州知府、尚書右丞、中書侍郎、尚書右仆射兼中書侍郎。靖康之難金兵再圍京都的時候,宋欽宗所有的某某宗都是死后的謚號,這里及以后如果出現,只是作為名詞指代重新啟用何栗,拜為尚書右仆射兼中書侍郎,執行中書令職務,是為宰相。

結果何栗當了十天的宰相,汴京就被金國大軍攻下了,何栗也和欽、徽二宗一起,被金人虜去,被拘在金營。

說起來那還是靖康元年1126年閏十一月的事情,這個時候已經是第二年的二月了。

“何大人,外面現在有什么消息嗎?”秦檜問道。

“沒有什么消息,你我等人被囚于此已經多月了,這汴京哎!”

“何大人,這金人幾時才會離開呀!”

“不知道,這金人一向出爾反爾,本以為去年底下雪之前,他們就會退回北方了,誰知這已經哎!”

“是呀!”

“嘎吱”這時候外面的門被打開了,一個穿著宋朝鎧甲,但是卻一副奇怪樣貌的人走了進來。

看樣子這應該是一個金國的士卒,他穿的鎧甲應該是從宋朝軍隊隊率一級的低級軍官身上扒下來的,所以才會有這樣奇怪的情景出現。

“你,起來。”金國士兵指著秦檜說道。

“我?”

沒有想到秦檜稍微起身慢了一點,就被那個金國士卒直接像提小雞一樣的拎了起來,這秦檜本就是身體瘦弱,所以拎起來對方也沒有用多大的力。

之后秦檜被扛出了那個黑黢黢的小空間,被一把丟在了外面的地上,痛,好痛,他受到了這一下重擊,感覺整個身子都要散架了。

這個時候他才看到,原來剛剛自己呆的地方,乃是一個類似于蒙古包的小氈房,只不過比蒙古包也差了很多。

他心里想到這真的是落難的鳳凰不如雞,現在金國人攻破了汴京,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像他這般有個氈房住,實際上就已經是非常不錯的了,他現在乃是朝廷從三位的御史中丞,和龍圖閣學士是一個等級的官職。

御史中丞怎么說在朝廷中也算是一個大官了,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待遇,那些低級官員被打被殺乃是常事。

“快走。”那個金兵一腳踢在了秦檜的屁股上,他痛的叫了出來,這個叫聲也引得周圍的眾金兵都哄笑了起來。

秦檜搖了搖頭,馬上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在前面走著,都不敢回頭看那個金兵一眼,生怕又會招來一頓打。

“走快點。”

那個金兵用長槍的尾部,在秦檜的背上捅了一下,秦檜沒有準備,直接跌倒在了前面的一個泥坑里面。

如果說是在金兵攻城之前,汴京絕對不會有這樣的泥坑,因為整個城內的各種排水系統非常的完善,塵土也自有專人處理,現在金國人只知道搶掠,才不會理會街上的一個小泥坑。

秦檜知道這個時候只能夠忍耐,絕對不能夠反抗,否則自己的命就沒有了,現在自己也不知道情況,保命才是第一的事情,其他的只能夠來日方長了。

秦檜咬著牙,慢慢的自己站起來,又快步的往前走去,看到秦檜一身泥水,周圍的金兵笑的更加放肆了。

走了不遠,就有一個宋朝官服的人物等在路口,將秦檜他們給攔住了,這個人先是對著眾金兵恭敬的一拜,這才直起身子,調笑般的對著秦檜說道:“這不是秦大人嗎?”

此人名為王時雍,金兵入汴京之前,任吏部尚書,兼任開封府尹,現為金人逼迫欽宗任命的東京留守,是金國想要扶植的重臣張邦昌的重要幕僚。

“原來是王大人。”

“秦大人怎會如此狼狽?”

王時雍顯然剛剛是看到了金兵毆打與他的樣子,這個時候還要這么問,顯然是有譏笑與他的意思。同時金兵還在周圍沒有走遠,一旦他回答不當,金兵是可以將他殺了的,這些人現在可是能夠無法無天的存在。

“在下自己不注意,摔了一跤。”吐了一口氣之后,秦檜憋出來了一句。

“那大人可是要以后走路小心了呀!”

“這個在下省的,謝謝王大人關心了,只是王大人以后也要注意,秋天之后的天氣可是很涼的。”

秦檜說的很小聲,只有王時雍能夠聽到,他的意思也很簡單,就是讓王時雍小心秋后算賬。

“我自己會加衣物,不像秦大人走路都走不好。”王時雍冷笑著說道。

能夠當上從一位高官的人怎么會是傻子,他自然知道秦檜的意思,秋后算賬,宋朝都要亡了,還有什么秋后算賬?

第二章 回家

王時雍對于秦檜的諷刺嗤之以鼻,在他的想法之中以后就是金國的天下了。

就在不久之前,當今圣上已經被廢為庶人,莫儔、吳開等已經歸順了金國的官員從金營回來之后,傳金元帥之命要推立異姓為帝。連這天都要變了,你一個小小的御史中丞還能夠泛起風浪不成?

“如何走路不需要王大人掛念,只是此次將在下帶出來,到底是所謂何事呀?”

“其實很簡單,金國大元帥完顏宗望已經法外開恩,允許你們這些宋國官員返家。”王時雍笑著說道。

“王大人,只怕事情沒有這么簡單吧?”

“秦大人不愧是進士出身,果然是思維敏捷呀!這次把你們放出來,讓你們歸府,自然是有原因的,這次大金準備立張邦昌張大人為帝,需要百官支持。”

“如果我不支持呢?”

“秦大人不要現在就拒絕,時間還早,到時候你再回絕也不遲,現在你還是回家見見你的家人,想想你的家人可能的結果,你再好好想想,到時候再做決定,哈哈哈哈”王時雍笑著走開了。

看著王時雍的背影,秦檜只能夠搖搖頭,你真的以為宋朝就這么完了是嗎?雖說不知道這歷史上的王時雍是誰,更不知道張邦昌是誰,但是他知道宋朝絕對沒有完了,因為不久之后趙構就會稱帝,到時候的南宋還有中興四將的存在,那會這么容易被消滅掉。

這個王時雍如此目光短淺,還恬不知恥的認賊作父,遲早沒有好下場,歷史上的王時雍也確實是這樣的。

不論如何,現在他已經被從金人的營地之中放了出來,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回到那個所謂的自己的家去看看。

秦檜的家位于西角樓大街,這條街道同時也是尚書省、御史臺和開封府的所在地,這條街上還有太平興國寺,在街道的最南邊就是汴河,汴京也是因為這條河得名的。

秦檜把自己的家安排在這條街上,就是因為他現在為御史臺的屬官,所以在這里居住,有利于他到衙門辦事,現在御史臺也作為重要場所,被金國人控制著。雖說還有人在御史臺辦公,但是已經只是例行公事罷了。

秦檜是從南熏門入城,過了御街,走的朱雀門、龍津橋。

走在這條路上,一路上兩邊的店鋪滿目瘡痍,清風樓和唐家酒家已經連招牌都被砸了,無比客店、金銀鋪也被洗劫一空,有一個萬家饅頭店,里面三條野狗正在啃食店老板的尸體。

之前提到的那座興國寺,現在也是山門打開,那里的佛像都已經被砸毀了,在前院被丟棄的僧人尸體已經腐爛多時,在寺外就能夠問道腐爛的味道,讓人作嘔。

剛剛穿越就被他看到這些,實在是讓作為一個現代人,從來沒有見到過這樣殘酷景象的人,完全不能夠接受,幾次都差點吐了出來,不過最后還是渾渾噩噩的按照記憶回到了家中。

還沒有到門口,就看到幾個金國士兵從他的府中走了出來,而且一副滿足的樣子,他也不是傻子,一看就知道估計自己腦袋上面綠了,不對,是自己的前任的腦袋上綠了,那個所謂的妻子王氏,和自己是沒有任何關系的。

慢慢的走進了府里,沒想到在府門處就見到了還在整理衣裝的王氏,這個王氏說起來也是出身名門,她的祖父王珪乃是能夠位列三公的朝廷重臣,父親王仲山確實一個降金的逆臣,不過在降金之前也是朝中大官,否則秦檜也不會看上王氏了,說白了秦檜也還是一個趨炎附勢之人。

“相公你回來了。”王氏嘴角尷尬的擠出了笑容,她自己也知道估計剛剛所有的情況,秦檜應該都看到了。

這王氏說起來已經有三十六歲了,是一個長相并不出眾的女人,唯一的一條就是心狠,就比如秦檜早年和小妾生的孩子林一飛,到現在已經十多歲了,依然不能夠入秦府,不能夠認祖歸宗。如果說秦檜有自己的孩子也就算了,問題就在于這王氏不能夠生育,一直到現在都沒有自己的一兒半女,此處話不多說。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