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非典型性營業

點擊:
因為急需用錢而成為偶像的沈夏年,由于面臨團內人氣墊底的危機,迫不得已塑造美艷陰柔人設,瘋狂倒貼團內C位袁望野,企圖上位,直到一次意外,袁望野無意中發現沈夏年努力想紅背后的無奈隱情……
袁望野x沈夏年
外冷內熱傲嬌攻X見錢眼開漂亮美人受
副CP是竹馬
內容標簽: 年下 娛樂圈
搜索關鍵字:主角:沈夏年,袁望野 ┃ 配角:姜北城,鐘子遷,陳最 ┃ 其它:

作品簡評:
vip強推獎章
因為急需用錢而成為偶像的沈夏年,由于面臨團內人氣墊底的危機,迫不得已塑造起美艷陰柔人設,瘋狂倒貼團內C位袁望野,努力上位,卻在這過程中和袁望野營業出了真情實感,直到袁望野無意中發現,沈夏年瘋狂想上位背后的無奈隱情……本作品行文輕松,語言詼諧幽默,緊扣當下娛樂圈現狀,還原出一個最為真實的娛樂圈環境,在看似輕快的字里行間,實則揭露出光鮮亮麗的娛樂圈內背后,一些規則制度和明星的無奈。人物刻畫鮮活生動,故事情節趣味性十足,讀來令人心情愉快。
                                                                                 
第1章 洗腳婢也想上位

趁著午休的空檔,沈夏年癱在沙發里切換賬號,登上了一個名為“微博用戶184683476”的僵尸號,打開微博首頁一派歡天喜地,堪比過年出門大街小巷都飄滿劉德華的恭喜你發財,恭喜你精彩。

……

@野年牌放大鏡:我站在世界中心呼喚愛,年哥居然偷拍小野,鐘爺爆料的時候小野瞳孔地震和瞬間臉紅實在太值得反復品味了,鐘爺辛苦了給鐘爺磕頭,天天看隊友秀恩愛肯定心里苦吧

@野年的大女兒:今天早上出門我就直覺今天會有今天血糖,今日訪談一出,我哭遼,我流lui,野年鎖了,鑰匙被我磨粉泡JIO了

……

@看什么看沒看過搞CP瘋的嗎:我很冷靜我很fine,我就說一句,我高中的時候也偷拍我喜歡的男生午睡——冷靜是不可棱的!!!!我愿化作斷橋邊拉二胡的法海高唱《真相是真》!!!!

@粉紅豬BB:本渝城蠱王在線作法讓野年立刻doi

剛好這時隊長姜北城進來了,沈夏年不懂就問:

“姜隊,什么叫立刻doi?”

“啥是doi?”姜北城把外套一丟,坐到沈夏年身邊,“你去百度一下?”

“百度上說doi是指數字對象唯一標識符,是云計算背景下最佳的“大數據”樣本存儲和應用技術……”

“你在哪兒看到這詞的?”

沈夏年把那條微博拿給姜北城看,姜北城有點不解:

“那肯定不是希望你和小野整啥數字對象吧,等下小陳回來你問問?”

“好,”沈夏年站起身,“我去上廁所。”

剛打開休息室的門,沈夏年就和袁望野撞個正著,耳垂上長長的鈴鐺耳環叮鈴作響,袁望野把沈夏年推到墻上,咚地一拳捶在沈夏年的腦袋邊,沈夏年慌張地迎上袁望野的目光,視線有點低了,只好微微仰起臉。

“為什么你的手機相冊里全是我?”袁望野氣勢洶洶地逼問道。

“額,因為……”沈夏年目光閃爍,“因為你長得好看呀!”

“哈?”

袁望野倏地一愣,沈夏年狀似親昵地捏捏他的臉,啊,十六歲的花季少男,滿臉膠原蛋白,又軟又滑,沈夏年忍不住多捏了幾下:

“小野這么好看,這張臉不多拍拍可惜了。”

“不許捏我臉!”

袁望野慌亂地揮開沈夏年的手,沈夏年的鳳眸里波光流轉,向袁望野拋了個媚眼:

“我去噓噓了,拜拜。”

眾所周知在一個娛樂至死的快餐時代,偶像團體的制造速度宛若從富士康流水線上生產出來的,很多的偶像組合在大眾面前曇花一現,人氣和話題度立刻跳水式下降——也就是所謂的“糊”,然而絕大部分的偶像組合連紅都沒紅過,甚至連糊都稱不上。

作為新興偶像男子團體ABO里的一員,沈夏年在出道的這一個月,愈發深刻地意識到自己的糊。他出身太差,還是姜北城在廁所里發掘了正干搬運工行業的沈夏年,每次上采訪,其他隊員都是多才多藝身懷絕技,唯獨沈夏年絞盡腦汁只能想出“力氣大,吃得多”這種特長,比起其他成員,沈夏年沒有任何出彩的地方——除了臉。

但也正是因為這張臉,導致他面臨一個不尷不尬的定位,公司為了區別于其他偶像男團,讓沈夏年走的是中性路線,留長發,畫女妝,涂甲油,加上他是鳳眸,隨隨便便一個眼神都春光撩人,以至于沈夏年一出道,就被收了錢的營銷號毫不留情地打成“娘炮”,本來網民對陰柔美長相男人的看法就兩極分化,再被輿論一引導,沈夏年立刻出師未捷身先死。

然而不得不承認,沈夏年確實長得漂亮,還是那種妖冶動人的漂亮,黑粉對沈夏年的臉挑不出毛病,索性說沈夏年是女人,靠的都是被公司高管睡才能上位出道,不過似乎有些粉絲,覺得“沈夏年是女人”是一種至高無上的絕佳贊美,還管叫沈夏年漂亮姐姐……好吧,至少她們是喜歡我的,沈夏年如此寬慰自己。

非要說理也沒理可說,說白了沈夏年就是個打工的,公司叫沈夏年留長發剃光頭都只能乖乖照做,直到前一段時間,姜北城和沈夏年聊天時無意中透露,沈夏年走這種“妖艷賤貨”路線,是公司避免他和袁望野的風格雷同,沈夏年敢怒不敢言。

袁望野是團內C位,還沒出道前就已經內定完畢,組合有五人,但就算組合有五十人,C位依然是雷打不動的袁望野,說白了,其他人就是來給袁望野提鞋的。

袁望野在ABO里年紀最小,來頭卻很大,就連老板見了袁望野,也要畢恭畢敬地喊他一聲小袁五爺,他的家世背景甚至不能拿上臺面明說,但全網都知道袁望野有“小袁五爺”這么個稱號,他沒有任何負面新聞,就連臭名昭著的娛樂圈營銷號都把他夸得天花亂墜。

雖然ABO的門面擔當是沈夏年,可許多粉絲都不服氣,認為袁望野這種可帥可美五千年一見的帥哥才是貨真價值的門面擔當,冰山看了袁望野會融化,鐵樹看了袁望野會開花,水筆看了袁望野會漏水,人看了袁望野會想嫁給他。總之袁望野的粉絲——野菜們認為,這世界上只存在兩類群體,一種是喜歡袁望野的人,剩下的不是人。

袁望野過完今年的生日也才十七歲,沈夏年又不是佛祖,不羨慕嫉妒是不可能的,他清楚自己的存在就是為了襯托袁望野,把小袁五爺托到更高、更廣闊的世界。誰來給皇上洗腳不是洗腳呢?洗腳婢可以有千千萬萬個,但皇帝只能有一個。可洗腳婢沈夏年實在不甘心,憑什么有的人生下來就是皇帝,有的人卻只能當一輩子的洗腳婢?就算洗腳婢當不成皇帝,但至少可以當皇后啊!

于是沈夏年注冊了一個微博小號,每天網上沖浪搜索自己的名字,想看看路人的客觀評價,結果這一搜心態崩了:本來他就人氣慘淡,搜出來的還幾乎都是辱罵:“娘炮”“花瓶”“妖艷賤貨”“女人不許參加男團”“去死”等各種惡毒殘忍的字眼,他抱著視死如歸的心情看了下去,越看越后悔,心想還不如繼續回工地搬磚得了,心灰意冷之際,他突然發現一條與眾不同的微博:

@逆時針飛行:我發現袁望野和沈夏年挺配的,放在原耽里就是高冷俊美太子爺年下小狼狗和逆來順受花瓶美人,有沒有人跟我磕這對?

底下居然有十六條評論,沈夏年點進評論一看,有幾個是袁望野的粉絲說帶她們愛豆出場的野雞都死了,剩下都是同意的:

-原來我不是一個人!這個組合剛出道的時候我瞄了一眼,就覺得他們氣場好合啊!有沒有姐妹來摳糖?

-誰能不喜歡冷酷弟弟搞漂亮姐姐,安排上了

-有啊姐妹!不用摳!直接張嘴吃糖!團綜第二期,臺北夜市之旅,小野太可愛了,什么東西都是吃一口再給年哥,像給媳婦試毒一樣,超級寵!視頻地址指路:xxxxxxxx

……什么鬼?沈夏年仿佛失憶,半個月前他們去臺灣取景,收工后去逛夜市,袁望野挑食到一種令人發指的地步,有鏡頭在拍,袁望野不能表現出太明顯的挑食,干脆都象征性的咬一口,然后給組合里最能吃又吃不胖的沈夏年去解決,他壓根就是個活體垃圾桶,袁望野不要的都丟給他,撐得他那晚回酒店失眠了一晚上,這種舉動居然在粉絲們眼里看來,是袁望野寵他的表現?說出這種話的人良心難道不會痛嗎?還覺得他和袁望野配?

雖然沈夏年走妖艷賤貨路線,但直到現在他仍然在抗拒這個人設,每次他在鏡頭前岔開腿坐,臺下觀眾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似乎向他傳遞“女孩子不可以張開腿坐”的訊息;其他隊友隨便衣服一脫都能惹來一堆尖叫,而沈夏年一脫衣服卻是一片慘叫,干什么啊,他們的胸肌是胸肌老子的胸肌就是乳房嗎?不過現在腐女群體龐大,如果真像那個網友說的,大家都喜歡吃高冷太子爺和逆來順受美人,那他是不是可以……另辟蹊徑?

冥冥之中如有神助,沈夏年的倒貼計劃進展得十分順利。他之前和袁望野在鏡頭前都鮮少有互動,袁望野是C位,他都是站最靠邊,現在他總會裝作不以為意地就飄到了袁望野身邊,想方設法在訪談里有事沒事就提一下袁望野,袁望野被cue肯定會做出反應,和袁望野有了互動,沈夏年的話題度總算是上去了些。

今天這個訪談純粹是無心插柳,沈夏年確實趁袁望野在休息室午睡時拍了照片,但另有他用,被隊內的副主唱鐘子遷給撞見了,他裝模作樣示意鐘子遷不要說出去,鐘子遷會心一笑,轉頭就在訪談里說沈夏年偷拍袁望野午睡。

上完衛生間回來,鐘子遷和陳最都在休息室里,鐘子遷和陳最是隊內的“官配”,被公司明確要求在鏡頭前多些互動,不過他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竹馬,兩人在鏡頭前和私底下都一樣要好,默契十足,顯得特別自然。而長相較為冷酷的鐘子遷被定位為攻,走可愛陽光路線的陳最當受,他們的CP名叫千杯不醉,CP話題熱度目前排TOP3,創下佳績。陳最是個資深飯圈老司機,那些奇奇怪怪的飯圈術語,都是陳最教沈夏年的: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