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和宿敌结婚当天一起重生了

点击:
林遣和郑凭轻相爱相杀,你死?#19968;?#24456;多年,经历了重重波折之后,终成眷属
没想到结婚当天一起重生了
回到两人战况最白热化那一年
身边的朋友还互相视对方为死对头
当事两人却∼∼在双方亲友惊恐的眼神中,开始撒狗粮
双方亲友?#28023;엔엔엔엔엔엔엔엔엔?br /> emmmmm,这就尴尬了
林遣:爱吃不吃0.0
林遣受=3=

搜索关键?#37073;?#20027;角:林遣;郑凭轻 ĸ 配角: ĸ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林遣和郑凭轻上一世作为多年宿敌,一直相爱相杀,好不容易终成眷属,没想到两人在结婚当天一起重生了,回到了他们关系还水火不容的时候,他们身边?#37027;?#21451;都还视对方为死对头,但?#20146;?#20026;当事人,他们两个却在大家惊恐的眼神中,欢快地开始撒狗粮了。本文是一个回到过去弥补遗憾的重生文,林遣和郑凭轻上一世留下了太多遗憾,这一世两人从头开始,在疯狂谈恋爱的同时,也把上一世因为他们之间的恩怨而脱轨的其他?#35828;?#21629;运全部拉回正轨,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身边的人也都得到了一个更好的结局。
                                                                            
第1章 竟然结婚了

凌晨零点,林遣趴在被子上,手肘撑着枕头给郑凭轻发了条信息。

林遣:生日快?#37073;?

对方秒回。

郑凭轻:别光说,做点让我快乐的事啊!

林遣鄙视:日你了啊!

郑凭轻的回复显得十分期待:别犹豫,赶紧行动起来!

林遣:∼∼

林遣悻悻:人都给你泡到了,还?#36824;?#20320;快乐的?

郑凭轻:?#36824;빨?br />
林遣不由反省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失心疯答应和他交往?好好做仇人不好吗?

他食指点了点下巴,回复道:说吧,要什么礼物?

想了想,又补充:温馨提示,我账户余额还有*****元,你掂量着提要求吧。

这一次对方回复得很慢,对话框显示对方正在不停地编辑,看得林遣心脏都?#34892;?#19981;好了。

输入这么久,郑凭轻这到底是想要多少礼物啊?不会真打算把自己的账户余额掏空吧?

林遣琢磨着要不要把信息撤回算了。

反正他诓郑凭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就在林遣为了幻想中即将归零的账户余额心痛不已的时候,郑凭轻的信息总算发了过来。

郑凭轻:不?#20204;?br />
林遣内心:∼∼∼∼∼∼∼∼

就这三个?#37073;?#38656;要费劲吧啦地编辑了半小时?

在他翻白眼的同时,对方的下一句也发了过来。

郑凭轻:和我结婚吧,林遣。

林遣愣了一下,手肘一滑,下巴直接往下重重磕了下去,幸好垫着枕头,才算没酿成惨案。

林遣心有余悸地摸了摸下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郑凭轻:那是我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的,你说呢?

林遣心中狂笑: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郑凭轻:你要嘲笑就尽管嘲笑好了,反正我早就?#26174;?#20102;。

郑凭轻:妈的!

郑凭轻:就?#19981;?#20320;,不能自拔不行吗?

看着郑凭轻自暴自弃一样连续发了好几条信息过来,林遣几乎能想象出他懊恼的样子,顿时笑得打跌,忙回复道:行行?#23567;?br />
发完又觉得有点敷衍,好像有点像网上那个“我们表面上假装行行行,其?#30340;?#24515;都知道他是?#24403;퉤?#30340;表情包,连忙?#29399;∀?#20919;静,你这不算栽。

林遣:毕竟我也?#19981;?#20320;。

虽然郑凭轻没有马上回复,但林遣凭借着两人?#20998;?#26007;勇十几年的经验,能够非常熟练地模拟出对方傻不拉几的笑容来。

果然,郑凭轻再回复的时候,看起来就平和多了。

郑凭轻:林遣,我已经白白浪费那么多年应该和你在一起的时间,我不能忍受自己再这样?#24403;?#19979;去了。

郑凭轻:答应我,和我结婚吧。

林遣笑了一下:你终于承认你以前是?#24403;?#20102;。

林遣:?#36824;?#27809;关系,?#24403;?#25105;也答应你。

林遣:带上护照,机场见。

国内还没有通过同性婚姻法,两个男人要结婚?#33618;?#20986;国去。

对话窗口再次显示对面又在疯狂地编辑信息当中,?#27426;?#21322;晌后,对方发过来的回复依然与编辑时长非常不符合。

郑凭轻:不见不散。

林遣看着这熟悉无比的四个?#37073;?#19981;由轻轻地嗤了一声,嗤过之后,又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在他们认识以来的十几年里,郑凭轻曾经无数次对他说过“不见不散”这四个字。

但在以前,都是约架。

谁又能想到,当年势同水火,你死?#19968;?#30340;两人,这一次说“不见不散”,竟然是婚约。

前往机场的路上,林遣?#37027;?#36824;颇为微妙。

他翻出手机对话页面,郑凭轻的信息停留在“不见不散”四个字上。

郑凭轻高二转学到林遣的?#24863;?#21313;二中就读,从此开启了两人长达十几年的明争暗斗,交锋不断。

就连他们身边?#37027;?#26379;好友,也因为两?#35828;?#24694;劣关系成了本市知名的两大对立圈子,日常互啄。

一直到前几年,郑凭轻的父亲竟然是本市首富郑不禄的消息意外曝光,并且郑不禄还活蹦乱跳出现在新闻版面上之后,林遣的发小许瑶才肯相信,林遣确实不是郑凭轻的杀父仇人。

甚至去年十二中五十周年校庆的聚会上,校友们的主要回忆话题之一还是林遣和郑凭轻互殴的传说。

作为“因为少年意气毁掉一生?#24052;尽?#30340;经典案例,引人唏嘘。

∼∼

林遣站在候机大厅,看着人流中的郑凭轻迎面走来。

深更半夜,又是匆忙出门,郑凭轻穿得随意,连个行李箱都没有,只随便背着个包,手上捏着护照。

饶是如此,依然?#29730;?#40481;群,光?#35782;?#30446;。

“你来了。”郑凭轻站定在林遣面前,或是因为紧张,?#25104;?#24494;微?#34892;?#21457;白,但眼神前所?#20174;?#30340;坚定,说道,“你确定不后悔吗?#20426;?br />
不等林遣回答,又?#24616;粳越?#36947;:?#23433;还?#20102;,后悔也没用。”

说罢拉过林遣的手腕,拖着就往安检口去。

林遣:?#21834;∼?br />
林遣被他拖着往前,也没反抗,就是略?#34892;?#26080;语地说道:“你好歹给我个表态的机会啊。”

郑凭轻顿了一下,随即继续坚定地往前:“你已经同意了。”

林遣:?#21834;∼?br />
他能怎么办,?#33618;?#35748;命地反握住对方的手腕,声音里带着细碎的笑意:“是是是,同意了,别怕。”

郑凭轻的脚步这才慢了下来。

林遣才发?#37073;?#20182;握着自己的手,竟然微微?#34892;?#21457;抖。

以前他们斗得那么厉害,一度到了碰面就要打架的程度,郑凭轻也没在他面前怵过,反倒是现在,又怂又抖的,丝毫不见当初日天日地的气势。

林遣不由暗?#24403;?#35270;自己,白白和郑凭轻斗了那么多年,怎么就没早发现他这么外?#24656;?#24178;,完全经不起挑逗呢!

一直到登机坐定,郑凭轻确定林遣没有临阵?#24578;?#30340;迹象,这才真正镇定了下来,就是拉着林遣手腕的力气还?#34892;?#22823;。

“我们竟然,要结婚了。”他的语气连自己都不敢相信。

林遣也很感慨:“竟然这个词,用得真是精准。”

哪怕早个几年有人说他有朝一日会答应和郑凭轻结婚,林遣以及林遣的所有亲朋好友都丝毫不怀疑那个人会死于非命。

?#33618;?#35828;,世事难料。

飞机在轰鸣声中起飞,林遣透过窗户看着这座城市永不熄灭的灯海,正式与自己年少时候的?#23383;?#19982;轻狂告别。

不知?#36963;?#26159;也有同样所想,郑凭轻的声音从耳畔传来,带着感慨:“如果时间可以重来就好了∼∼”

不?#20154;?#35828;完,林遣已经情不?#36234;?#22320;把话接下去:“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你第一件事得在高三的誓师大会上公开实名承认我是十二中最英俊的男人!”

一片深情的郑凭轻:?#21834;∼?br />
都要结婚了对象就不能拿一下爱情剧本非得这么记仇吗?

郑凭轻略带委屈地点头:?#21834;?#22909;。”

继而坚强地把情话给补充完:“承认完以后,我们就可以早早地谈恋爱了,不用平白错过那么多年的时间∼∼”

林遣又情不?#36234;?#22320;破坏气氛:“你清醒一点,那是高三∼∼”

郑凭轻:?#21834;∼?br />
郑凭轻无所畏惧:“那也没你重要。”

林遣这回真的忍不住笑了出来,用头毛去蹭他脖子:“好吧,要是时间可以重来,我?#19981;?#26089;早爱你的。”

“嗯。”郑凭轻把他搂紧了一点,“睡吧,醒了以后,我们就该结婚了。”

夜色更深,隐约还能听到窗外的轰鸣声,偶?#34892;?#26143;在眼前飞快略过,如流?#21069;?#36716;眼即逝。

林遣却意外地安心,缩在郑凭轻怀里,?#33080;?#20837;睡。

∼∼

∼∼

林遣做了一个梦。

梦里时光倒转,他真的又回到了那个兵荒马乱的高三。

十二中向?#20174;?#39640;三开学第一天,学生集体誓师的传?#24120;?#26519;遣作为成绩年年第一的学霸,是誓师大会当仁不让的学生代表,需要上台?#19981;간?#28608;励一下同学,再带领同学进行宣誓。

只是那一年,因为他和郑凭轻之间的恩怨,整个誓师大会被彻底给搞砸了。

刚刚过完暑假回来的郑凭轻不知何故,那天戾气特别重,带着团结在他身后的年级后进班的那伙人与他公然作对,林遣在台上说一句,他便在下面反驳一句,还带着一帮人肆意哄笑,整个现场混乱不?#21834;?
붚질쉭22朞5틱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