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和宿敵結婚當天一起重生了

點擊:
林遣和鄭憑輕相愛相殺,你死我活很多年,經歷了重重波折之后,終成眷屬
沒想到結婚當天一起重生了
回到兩人戰況最白熱化那一年
身邊的朋友還互相視對方為死對頭
當事兩人卻……在雙方親友驚恐的眼神中,開始撒狗糧
雙方親友:??????????
emmmmm,這就尷尬了
林遣:愛吃不吃0.0
林遣受=3=

搜索關鍵字:主角:林遣;鄭憑輕 ┃ 配角: ┃ 其它:

作品簡評:
vip強推獎章
林遣和鄭憑輕上一世作為多年宿敵,一直相愛相殺,好不容易終成眷屬,沒想到兩人在結婚當天一起重生了,回到了他們關系還水火不容的時候,他們身邊的親友都還視對方為死對頭,但是作為當事人,他們兩個卻在大家驚恐的眼神中,歡快地開始撒狗糧了。本文是一個回到過去彌補遺憾的重生文,林遣和鄭憑輕上一世留下了太多遺憾,這一世兩人從頭開始,在瘋狂談戀愛的同時,也把上一世因為他們之間的恩怨而脫軌的其他人的命運全部拉回正軌,最終有情人終成眷屬,身邊的人也都得到了一個更好的結局。
                                                                            
第1章 竟然結婚了

凌晨零點,林遣趴在被子上,手肘撐著枕頭給鄭憑輕發了條信息。

林遣:生日快樂:)

對方秒回。

鄭憑輕:別光說,做點讓我快樂的事啊!

林遣鄙視:日你了啊!

鄭憑輕的回復顯得十分期待:別猶豫,趕緊行動起來!

林遣:……

林遣悻悻:人都給你泡到了,還不夠你快樂的?

鄭憑輕:不夠。

林遣不由反省自己,到底為什么會失心瘋答應和他交往?好好做仇人不好嗎?

他食指點了點下巴,回復道:說吧,要什么禮物?

想了想,又補充:溫馨提示,我賬戶余額還有*****元,你掂量著提要求吧。

這一次對方回復得很慢,對話框顯示對方正在不停地編輯,看得林遣心臟都有些不好了。

輸入這么久,鄭憑輕這到底是想要多少禮物啊?不會真打算把自己的賬戶余額掏空吧?

林遣琢磨著要不要把信息撤回算了。

反正他誆鄭憑輕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就在林遣為了幻想中即將歸零的賬戶余額心痛不已的時候,鄭憑輕的信息總算發了過來。

鄭憑輕:不用錢。

林遣內心:……………………

就這三個字,需要費勁吧啦地編輯了半小時?

在他翻白眼的同時,對方的下一句也發了過來。

鄭憑輕:和我結婚吧,林遣。

林遣愣了一下,手肘一滑,下巴直接往下重重磕了下去,幸好墊著枕頭,才算沒釀成慘案。

林遣心有余悸地摸了摸下巴: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

鄭憑輕:那是我一個字一個字打出來的,你說呢?

林遣心中狂笑: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鄭憑輕:你要嘲笑就盡管嘲笑好了,反正我早就認栽了。

鄭憑輕:媽的!

鄭憑輕:就喜歡你,不能自拔不行嗎?

看著鄭憑輕自暴自棄一樣連續發了好幾條信息過來,林遣幾乎能想象出他懊惱的樣子,頓時笑得打跌,忙回復道:行行行。

發完又覺得有點敷衍,好像有點像網上那個“我們表面上假裝行行行,其實內心都知道他是傻逼”的表情包,連忙補發:冷靜,你這不算栽。

林遣:畢竟我也喜歡你。

雖然鄭憑輕沒有馬上回復,但林遣憑借著兩人斗智斗勇十幾年的經驗,能夠非常熟練地模擬出對方傻不拉幾的笑容來。

果然,鄭憑輕再回復的時候,看起來就平和多了。

鄭憑輕:林遣,我已經白白浪費那么多年應該和你在一起的時間,我不能忍受自己再這樣傻逼下去了。

鄭憑輕:答應我,和我結婚吧。

林遣笑了一下:你終于承認你以前是傻逼了。

林遣:不過沒關系,傻逼我也答應你。

林遣:帶上護照,機場見。

國內還沒有通過同性婚姻法,兩個男人要結婚只能出國去。

對話窗口再次顯示對面又在瘋狂地編輯信息當中,然而半晌后,對方發過來的回復依然與編輯時長非常不符合。

鄭憑輕:不見不散。

林遣看著這熟悉無比的四個字,不由輕輕地嗤了一聲,嗤過之后,又沒忍住“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在他們認識以來的十幾年里,鄭憑輕曾經無數次對他說過“不見不散”這四個字。

但在以前,都是約架。

誰又能想到,當年勢同水火,你死我活的兩人,這一次說“不見不散”,竟然是婚約。

前往機場的路上,林遣心情還頗為微妙。

他翻出手機對話頁面,鄭憑輕的信息停留在“不見不散”四個字上。

鄭憑輕高二轉學到林遣的母校十二中就讀,從此開啟了兩人長達十幾年的明爭暗斗,交鋒不斷。

就連他們身邊的親朋好友,也因為兩人的惡劣關系成了本市知名的兩大對立圈子,日常互啄。

一直到前幾年,鄭憑輕的父親竟然是本市首富鄭不祿的消息意外曝光,并且鄭不祿還活蹦亂跳出現在新聞版面上之后,林遣的發小許瑤才肯相信,林遣確實不是鄭憑輕的殺父仇人。

甚至去年十二中五十周年校慶的聚會上,校友們的主要回憶話題之一還是林遣和鄭憑輕互毆的傳說。

作為“因為少年意氣毀掉一生前途”的經典案例,引人唏噓。

……

林遣站在候機大廳,看著人流中的鄭憑輕迎面走來。

深更半夜,又是匆忙出門,鄭憑輕穿得隨意,連個行李箱都沒有,只隨便背著個包,手上捏著護照。

饒是如此,依然鶴立雞群,光彩奪目。

“你來了。”鄭憑輕站定在林遣面前,或是因為緊張,臉色微微有些發白,但眼神前所未有的堅定,說道,“你確定不后悔嗎?”

不等林遣回答,又自顧自接道:“不管了,后悔也沒用。”

說罷拉過林遣的手腕,拖著就往安檢口去。

林遣:“……”

林遣被他拖著往前,也沒反抗,就是略有些無語地說道:“你好歹給我個表態的機會啊。”

鄭憑輕頓了一下,隨即繼續堅定地往前:“你已經同意了。”

林遣:“……”

他能怎么辦,只能認命地反握住對方的手腕,聲音里帶著細碎的笑意:“是是是,同意了,別怕。”

鄭憑輕的腳步這才慢了下來。

林遣才發現,他握著自己的手,竟然微微有些發抖。

以前他們斗得那么厲害,一度到了碰面就要打架的程度,鄭憑輕也沒在他面前怵過,反倒是現在,又慫又抖的,絲毫不見當初日天日地的氣勢。

林遣不由暗暗鄙視自己,白白和鄭憑輕斗了那么多年,怎么就沒早發現他這么外強中干,完全經不起挑逗呢!

一直到登機坐定,鄭憑輕確定林遣沒有臨陣退縮的跡象,這才真正鎮定了下來,就是拉著林遣手腕的力氣還有些大。

“我們竟然,要結婚了。”他的語氣連自己都不敢相信。

林遣也很感慨:“竟然這個詞,用得真是精準。”

哪怕早個幾年有人說他有朝一日會答應和鄭憑輕結婚,林遣以及林遣的所有親朋好友都絲毫不懷疑那個人會死于非命。

只能說,世事難料。

飛機在轟鳴聲中起飛,林遣透過窗戶看著這座城市永不熄滅的燈海,正式與自己年少時候的幼稚與輕狂告別。

不知是不是也有同樣所想,鄭憑輕的聲音從耳畔傳來,帶著感慨:“如果時間可以重來就好了……”

不等他說完,林遣已經情不自禁地把話接下去:“如果時間可以重來,你第一件事得在高三的誓師大會上公開實名承認我是十二中最英俊的男人!”

一片深情的鄭憑輕:“……”

都要結婚了對象就不能拿一下愛情劇本非得這么記仇嗎?

鄭憑輕略帶委屈地點頭:“……好。”

繼而堅強地把情話給補充完:“承認完以后,我們就可以早早地談戀愛了,不用平白錯過那么多年的時間……”

林遣又情不自禁地破壞氣氛:“你清醒一點,那是高三……”

鄭憑輕:“……”

鄭憑輕無所畏懼:“那也沒你重要。”

林遣這回真的忍不住笑了出來,用頭毛去蹭他脖子:“好吧,要是時間可以重來,我也會早早愛你的。”

“嗯。”鄭憑輕把他摟緊了一點,“睡吧,醒了以后,我們就該結婚了。”

夜色更深,隱約還能聽到窗外的轟鳴聲,偶有星星在眼前飛快略過,如流星般轉眼即逝。

林遣卻意外地安心,縮在鄭憑輕懷里,沉沉入睡。

……

……

林遣做了一個夢。

夢里時光倒轉,他真的又回到了那個兵荒馬亂的高三。

十二中向來有高三開學第一天,學生集體誓師的傳統,林遣作為成績年年第一的學霸,是誓師大會當仁不讓的學生代表,需要上臺講話,激勵一下同學,再帶領同學進行宣誓。

只是那一年,因為他和鄭憑輕之間的恩怨,整個誓師大會被徹底給搞砸了。

剛剛過完暑假回來的鄭憑輕不知何故,那天戾氣特別重,帶著團結在他身后的年級后進班的那伙人與他公然作對,林遣在臺上說一句,他便在下面反駁一句,還帶著一幫人肆意哄笑,整個現場混亂不堪。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