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和宿敌结婚当天一起重生了 第5节

点击:


许瑶他们自觉发现了郑凭轻的惊天阴谋,不由得又把他大骂了一顿,好不容易骂爽快了,江庭俊方道:“我们得计划一下等会谈判的时候怎么给郑凭轻他们颜色看看。”

看着他们露出非常有宫斗气氛的表情,林遣不由得陷入深思。

虽然这些年他偶尔?#19981;?#22238;想年少时候,但毕竟都加了时间滤镜,还从来没有这么直面过少年?#35828;?#26234;障,当真是相见不如怀念。

尤其是那件导致了他们和八班那群人谈判的事情,林遣重启时间线,再亲自面对的时候,整个心情更是:……………

起因是暑假的时候许瑶怀着高三前最后一次放纵的心情在一个刚上线的大热网游里注册了角色,结果被同在一个网吧玩同一个游戏的董铭恩看到了,董铭恩驰骋游戏多年,于是仗着较为先进的技术把许瑶砍得出不了新手村,气得许瑶几乎弃号。

正好林遣在读大学的姐姐邵司佳暑假回来,知道这件事之后亲自出马,登录了许瑶的账号狂练几天,反手又把董铭恩杀回了新手村。

不仅如此,邵司佳还在游戏里成立了一个帮会,带着帮会的人把董铭恩的帮会直?#30001;?#21040;解散。

董铭恩哪里肯善罢?#24066;藎?#33258;然追着许瑶要报仇,但是邵司佳过完暑假就走了,许瑶没有邵司佳帮忙自己是不?#30097;?#32447;的,为了自己和小团体的尊严,也不可能告诉董铭恩杀他的不是自己。

董铭恩气得跳脚,线上拿许瑶?#35805;?#27861;,便在线下频频骚扰他,想逼他上线。

许瑶不堪其扰,最后同意和他当面协商解决,林遣他们怕许瑶吃亏,自然要一起前去,董铭恩那边也是一样,最后喊上了郑凭轻他们好几个人。

简而言之,就是——

辣鸡游戏,毁我青春!


第5章 PY交易

另一边,郑凭轻原来是想一散会直接冲去找林遣的,结果还没走出礼堂,就让他们的班主任白彦竹给拦了下来。

白彦竹一脸慈父般的微笑,欣慰道:“凭轻啊,我真是太高兴了。”

郑凭轻莫名其妙:“高兴什么?#20426;?br />
白彦竹唏嘘道:“我原来还担心你们不把高考当回事,随随便便就把高三混过去了,没想到你们竟?#33618;?#20197;林遣为榜样,我当然高兴了……”

白彦竹说着说着就开启了畅想模?#21073;骸?#38590;得你们这么懂事,我也不能拖你们后腿,我等下就去好好给你们重新制定复习计划,无论如何,一定让你们的高三不留遗憾!我想着这样……”

郑凭轻听着白彦竹滔滔不绝地展望未来,一时间心情复杂。

上一世斗殴事件之后,八班彻底被放弃,白彦竹为他们投入大量心血精力,最终也?#33618;?#38459;止整个班级的溃败,高?#35760;?#22805;,郑凭轻曾数?#24043;?#21040;白彦竹一个大男人躲在厕所里抹眼泪,但那时候他和林遣的战争正在白?#28982;?#29366;态,既不能体谅白彦竹的苦心,也已经无法再挽回什么了。

他们毕业之后,白彦竹心灰意冷,直接辞去了教师的工作,后来的发展也一直不太顺遂。

此时看着白彦竹斗志昂扬的样子,郑凭轻实在不忍心告诉他,其实自己心里现在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谈恋爱。

眼看着白彦竹越说越兴奋,甚至已经开始分析他们将来适合报什么专业了,董铭恩率先没绷住,不耐?#36710;?#25171;断他道:“老师,你就别瞎几把……”

话未说完,背上猛地被重重拍了一下,?#29677;邸?#30340;一声差点当场吐血,他惊恐地往边上一看,只见郑凭轻仍是一派?#39057;?#39118;轻,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简直让董铭恩都要相信不是他下的狠手了。

真的杀手,从不回头看尸体。

董铭恩很慌,他就知道,郑凭轻不会轻易忘?#36963;?#24066;场喇叭之仇的。

让他更慌的是郑凭轻接下来的话,只见他冲着白彦竹乖巧点头:“好的老师,?#19968;?#22909;好督促铭恩他们学习的。”

董铭恩眼前一黑,差点哭出声来。

至于这么记仇吗?居然气到要逼他学习!

白彦竹老怀安慰,仿佛已经看到一群浪子回头走上人生巅峰,眼神不能更慈爱:“凭轻,有你这句话我就?#21028;?#20102;。”

郑凭轻淡淡一笑,带着释怀与深深的敬意:“这是我应该做的。”

目送白彦竹兴高采烈地离开,董铭恩哭着要去扒郑凭轻肩膀,被他冷冷一?#24120;?#21452;手在空中生硬地转了个方向,改去扒小伙伴周道塔的,一边扒一边用眼尾余光瞄郑凭轻:“老大,你刚刚只是应付白老师的对不对?#20426;?br />
郑凭轻看着他们,十分冷酷无情:“不,我认真的。”

这下不止董铭恩,其他人也?#36861;?#24778;了,周道塔声音都劈叉了:“老大,我们不是说好了要过快乐高三的吗?#20426;?br />
郑凭轻嘴角抽了一下,一时间也不太确定自己有没有资格辱骂他们,毕竟上一世的自己在真正进入社会之前,也曾经这么天真过。

最终,他只怜爱地看着仍然不谙世事的朋友们,意味深长地说道:“一想到你们的成绩,我就快乐不起来。”

董铭恩和周道塔他们面面相觑,从彼?#35828;难?#20013;看到一样的疑问。

“走,?#28909;?#25214;林遣他们。”郑凭轻一挥手,率先往废弃教学楼的方向去了。

路上,董铭恩忍不住偷偷喊周道塔:“你帮我看看我背上是不是有个手印,?#19968;?#30097;老大想谋杀我。”

周道塔也很疑惑:“老大这是怎么了?#20426;?br />
本来他们都以为郑凭轻要喇叭是?#32654;?#21644;林遣对骂的,万万没想到他居然当着全校师生的面突然赞美林遣。

这让他们八班的面子往哪搁?

董铭恩比他还要茫然,这时一个脑袋偷偷凑了过来,是另一个朋友娄星光。

娄星光压低声音道:“会不会是林遣使了什么手段啊?#20426;?br />
娄星光一语惊醒梦中人,几人对视一眼,自觉解开了郑凭轻突然向林遣示好的秘密。

董铭恩右手拳?#25918;?#22312;左掌上,愤愤道:“林遣太卑鄙了!”

周道塔连忙做了个“嘘——”的手势:“小声点,别?#32654;?#22823;听到了。”

娄星光点头附和:“老大?#28909;幻?#26377;说出来,一定是不想让我们知道。”

董铭恩为郑凭轻的忍辱负重心痛不已,对林遣的怒气更重了:“林遣到底对我们老大做了什么,竟然?#32654;?#22823;都敢怒不敢言?#20426;?br />
娄星光沉着声音继续分析:“我猜,是不是和我们的成绩有关?#20426;?br />
几人再次互相看看,顿时都有?#21482;?#28982;大悟的感觉。

要说郑凭轻最奇怪的行为,除了突然向林遣示好之外,就是无缘无?#22763;?#22987;关心起他们的成绩来。

若说他们刚才还觉得困惑不解,此时便如拨云见日,豁然开朗。

他们八班和林遣那帮人斗了那么?#33579;?#21508;方各面可从来没有落过下风,唯一比不上林遣他们的,也只有成绩了。

难怪郑凭轻说,一想到他们的成绩,就快乐不起来。

虽然不知道林遣对郑凭轻做了什么,但如果不是因为成绩差,他们也不会被抓住把柄。

董铭恩大为鄙视:“林遣臭不要?#24120;?#20197;为仗着成绩好就能为所欲为吗?#20426;?br />
周道塔拉了他胳膊一下,用眼神看了看郑凭轻:“最少,他成功欺负我们老大了。”

董铭恩噤声了。

郑凭轻的背影高而挺拔,顶天立地,但他们知道,因为他们的不争气,这看起来无坚不摧的背上正背负着沉重的压力。

“我们不能?#32654;?#22823;一个人面对。”董铭恩?#25112;?#20102;拳头。

其他人?#36861;?#28857;头。

几人正团结在一起表决心,忽?#35805;?#19978;的另一个同学从旁边窜了出来,冷不丁?#25112;?#20102;问:“你们在做什么?#20426;?br />
董铭恩正一?#20146;?#28779;,在他们的带领下,八班一直是全班一起讨厌林遣的,便没有藏着掖着,对着这个叫苟?#38706;?#30340;同学恶狠狠地说道:?#30333;?#22791;去找林遣算账呢。”

“骗?#35828;?#21543;。”苟?#38706;?#28385;脸不信,“你早上还说郑老大要在誓师大会上羞辱林遣,郑老大都这么羞辱?#35828;?#21527;?#20426;?br />
因为传错消息,他刚刚还受了霍?#31561;?#19968;顿气,此时难免保持了几?#24535;?#24789;。

“我呸!”董铭恩正想破口大骂,猛地意识到郑凭轻走在前头,忙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道,“那是权宜之计,权宜之计你懂吗?#20426;?br />
苟?#38706;?#21516;学表示他书读得少,不懂这么高?#35828;?#25112;术。

“那都是林遣卑鄙无耻的阴?#23567;!?#20986;于对郑凭轻面子的维护,董铭恩没有把他们的猜测说出来,只使劲往林遣身上泼脏水,虽然一个实?#19990;?#23376;都举不出来,但他丰富的骂人?#20040;?#36824;是成功让苟?#38706;?#30456;信他们确实和林遣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林遣真是人面兽心啊。”苟?#38706;?#24525;不住与他们同仇敌忾,又问,?#20843;?#20197;,你们这是去找林遣算账。”

?#20843;?#36134;便宜他了。”董铭恩哼了一声,把指关节握得“咔咔”作响,“这?#25105;?#35753;重点班的人付出代价?#21028;小!?br />
要让他们知道,郑凭轻不是林遣可以欺负的!

苟?#38706;?#21162;力让自己不要流露出不信任的表情,低声问:“比如?#20426;?br />
董铭恩一时被问住了,妈的,他还没想出办法来!

幸好娄星光接住了话:“没有什么事是打一顿不能解决的。”

董铭恩连忙点头:“对,这次不把林遣打一顿我不姓董!”

苟?#38706;?#24773;不自禁地问道:“那姓什么?#20426;?br />
董铭恩“呸”了一声:“我跟他林遣姓。”

郑凭轻听到身后传来窃窃?#25509;錚?#22238;头一看,正看到苟?#38706;?#21644;董铭恩交?#26041;?#32819;,问道:“你怎么在这?#20426;?br />
苟?#38706;?#25171;了个哈哈:“我正好路过,先走了。”

临走前不忘对董铭恩做了个“加油”的口型,看得郑凭轻忍不住皱了下眉。

苟?#38706;?#36208;出没多?#27602;?#22312;拐角的地方?#27809;粢等?#25289;住了,霍?#31561;?#33080;上看不出什么情绪:“怎么样?#20426;?br />
苟?#38706;?#28857;点头,把董铭恩他们的计划说了。

霍?#31561;?#30385;眉:“这次不是假消息吧?#20426;?br />
苟?#38706;?#25226;董铭恩骂林遣的话拣着复述了一遍,听得霍?#31561;鵒成现背椋?#36947;:“没想到林遣这么大本事,让郑凭轻?#35760;?#26381;了。”

“简直是衣冠禽兽啊!”苟?#38706;?#24525;不住为郑凭轻掬一把?#20102;?#27882;,又好奇问道,“你老是打听郑老大和林遣的事情又是为了什么?#20426;?
黑龙江22选5平台
白小姐资料一肖中特开奖知料 北京11选5基本走势图 500彩票网数据分析 羽毛球的价格 乐透码49码破解器 21点蛋糕 上海时时乐杀三胆 鸿运国际娱乐游戏微博 双色球历史上的116 六合彩白小姐曾道人特码 管家婆皇家六合图库 胡北彩票中出的大奖 湖北快3走势图360 广东11选5号码统计 老11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