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星際雌雄之寵婚

點擊:
星歷5888年8月8日,帝國主星有名的蛇精病雄性二皇子蕭文洛,在獨自旅行途中因意外事故流落到偏遠貧困且秩序混亂的羅斯塔星,被羅斯塔星上的一個臉上天生有胎記、自卑、沒人愿意娶,但武力值又絕對爆表的雌性警察艾恩·維斯撿回了家,然后他被此雌性求婚了!
蕭文洛表示,第一次被求婚,他娶!婚后發現這個雌性非常主動,常常主動推倒自己……他喜歡!
內容標簽: 生子 情有獨鐘 星際 打臉
搜索關鍵字:主角:蕭文洛、艾恩·維斯 ┃ 配角:周子瑞、比爾 ┃ 其它:星際、寵婚

第1章

這是一個骯臟又貧窮的星球,貧窮讓生活在這座星球上的人麻木的活著。在星際時代如此發達的時代,他們身上并沒有太多的信用點,連買一張最便宜的運輸艦上的票離開這個星球都做不到,

貧窮使他們饑餓,饑餓產生動蕩,動蕩使政府的公信力、執行力下降,所以這又是一座充滿暴力、秩序混亂的星球。

有人想過改變它,有人想要攻占它,而它一直在茫茫的宇宙中,無聲無息的繁衍對它敬重或者利用的人類。

——節選帝國星球評論員馬克的《窮困的羅斯塔星》第一章第三段

星歷5888年8月8日,帝國主星皇室接到帝國主腦發來有關二皇子蕭文洛的信息,獨自旅行的二皇子蕭文洛在帝國第三區邊境星附近遭遇行星風暴。

二皇子蕭文洛駕駛的小型穿梭艦已無任何信號,同時蕭文洛的私人光腦與主腦斷了聯系,帝國主腦無法判定他此刻是生是死,所以便把蕭文洛最后的請求信息告知皇室。

如皇室得到消息后不做處理,帝國主腦會在規定的時間內把這條消息直接告知帝國所有公民。

皇室接到消息后,第一時間在帝國星域網皇室官網上向帝國公民公布了消息,同時命第三區駐守衛軍第一時間前去事發地點尋找到二皇子的下落。

同時皇室派遣正在第一軍服役的雌性少將三皇子蕭文書,以私人身份率領皇室最精銳的護衛隊前去事發地點。

做完這些,帝國皇帝玩笑般對自己的雌后道:“文洛做事總是讓人摸不著頭腦,出了事不和自家人聯系,反而向主腦提出這種申請,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雌后聽了微微一嘆輕聲道:“誰知道呢。”

帝國主星公民對二皇子蕭文洛的失蹤,心情復雜。二皇子乃是帝國的雄性,而且是一個相貌英氣俊美,身體素質和精神力雙s級的雄性。

作為一個生活在雌多雄少,社會法律明顯偏袒雄性的社會,蕭文洛本該得到眾多雌性的愛慕,但奈何這個蕭文洛是個性格扭曲的蛇精病。

帝國皇室的人向來是舉止優雅說話文雅而聞名,但蕭文洛卻是個奇葩,帝國主星有關蕭文洛最好聽的傳聞是說話惡毒,動作粗魯,翻臉不認人。

據說他曾因和雌后的雌性親侄子溫爾少校發生爭吵,而直接廢了溫爾的精神力。因他是雄性,享受帝國特權,加上溫爾作為雌性也有挑釁的地方,所以這件事最終以皇家賠償了溫爾家數百萬信用點結束。

二皇子蕭文洛便頂著這些名號囂張的活在主星,和皇室其他人溫文爾雅且低調的形象完全不同。

在這個雄雌比例嚴重失調的帝國,現在雖然已經廢除強制婚配的帝國,二皇子并不是雌性心中伴侶的選擇。

所以對于他的失蹤,主星公民第一時間在皇室官網上匿名留言表示了自己對二皇子失蹤的微妙心情。

星歷5888年9月11日,早上11:00,坐標:離第三區十萬八千里的羅斯塔星的主城弗洛市,警察廳1011號單身公寓。

弗洛市的這座單身公寓是帝國為單身公職人員提供的一室一廳一衛的住所。帝國政府對公職人員的福利是相當好的,公職人員沒有結婚可以住單身公寓,若是公職人員向主腦提交結婚申請時,沒有能力買下屬于自己的私人住宅,可以同時申請到普通住所,每年只需要繳納相當少的信用點就可以了。

而此時在這個1011的單身公寓中的床上躺著一個渾身充滿雄性氣息的男子,他身上只有腹部到大腿根部蓋了一層薄薄的毯子。

裸|露在外胳膊和腿上的傷口做了最簡單有效的包扎,右手手腕血管處用最古老的輸液方式為他提供著必要的營養液。

大概是受傷的緣故,睡夢中的人一直微微皺著自己那雙狹長英挺的眉峰。

說起來這是一個非常俊美的雄性,他有著一頭黑色短發,顏色又比黑色稍微淡,像是涂抹了淡金色素化合物,但是摸上去卻會發現,那是天生的發色。

他四肢修長,肩寬腰窄腿長,小腹處鍛煉到極致的肌肉即便是隔著毯子還在盡量彰顯著它的存在感。

他的臉頰像是刀削般有著凌厲的線條,他長著英氣的眉毛,挺立的鼻梁,端正的鼻子和略顯單薄的唇,這樣的眉眼組合完美的像是造物主的優待。

只是那本應該是氣質相當沉穩優雅的相貌,不知道是不是由于那雙雙眸緊閉,加上嘴角那抹就算是睡夢中也時時勾起的嘲諷笑意,讓他看起來少了幾分優雅溫和,多了幾分難言的尖銳桀驁和尖酸刻薄。

若是有主星上的人在這里,便會發現這人正是帝國主星皇室正在尋找的二皇子蕭文洛。

只可惜這是一顆距離主星最遙遠的貧困星球,甚至距離蕭文洛事發地點也異常遙遠的星球,沒有人會想到他們要找的人會流落到這里。

蕭文洛是被一陣尖銳刺耳的咆哮聲鬧醒的,他剛醒來時腦袋還有些沉甸甸的,不過刻在骨子里的多疑讓他在睜開眼的第一時間開始打量自己所在的陌生地方。

入他眼的是一棟破舊且狹小的房子,房內的擺設簡單分明,或者可以用什么都沒有這幾個字來形容。

房內有一臺正在進行打掃工作的破舊的家用機器人,這機器人是帝國十年前發放給公職人員租賃的最低端的型號。

在這個主星已經開始使用外表皮膚摸上去幾乎和人類沒什么區別的生化人進行服務的年代,這個古老破舊的機器人顯然是已經用的太長久了。

這機器人身上的仿人纖維組織已經全部脫落,露出了光亮的金屬裝置,而支撐著它工作的線路新新舊舊接連在一起,整齊的盤扎在它破了個洞的肚子里。

屬于帝國警察的制服和軍帽整齊的掛在機器人旁邊的衣服架子上,四周小小的架鉤上還有一條泛白的藍色領帶和快要破損露出手指的白色手套。

而正對著床的墻上掛著屬于帝國警察人手一份的宣誓手冊,宣誓手冊紅底黑字,左邊是帝國的象征,振翅欲飛的鎏金鳥,右邊是帝國警察入職時的宣誓內容:我忠于我的國家,忠于我的工作,忠于我的職責,我的槍時時刻刻指向帝國的敵人,維護帝國的公民。

蕭文洛打量完四周在心中得出了個結論,這個地方無論從那個地方看,都能看出這房子的主人并不富裕。

樓下的咆哮聲斷斷續續的傳來,吼叫聲里提了句,不過是一個破警察,你耍什么威風。

蕭文洛眨了眨那雙顯帶幾分秀氣的桃花眼,隨后把腹部蓋著的幾乎毛邊的毯子掀開,露出自己只穿了底褲的精悍身軀。

蕭文洛看著自己的身體想應該是救了自己的人給自己擦拭了身體,然后他漫不經心把手腕處的營養滴液直接拔出。

因房內連普通的醫療噴霧都沒有,他便用手隨意摁了下流血的細小傷口,而后他站起身緩步走到窗戶前,微微垂眼朝聲音發源地看去。

他身上包扎好的傷口因他的動作染紅了白色的消毒布條,而蕭文洛一點都沒有在意。

樓下站著兩個年輕人,他們一個身姿修長黑發黑眸,上身穿著普通的條紋襯衫,下擺在警制褲子中,腰部是警制皮帶,襯的這人的腰線線條流利又優美。

而一個恰好與他相反,這人身材矮胖,短腿短胳膊臉大腰圓,人很圓潤很是富態。他□□著上身,心口是各種動物的紋身,下身穿著寬松的大褲衩,頭上頂著七色雞毛,人站在那里仿佛是一個氣勢洶洶斗志昂揚的肥雞,十分惹眼。

矮胖墩用中指指著對面的年輕人,吼道:“今天不把人放了,有你好看,告所你,你得意不了幾天了。”

那個身姿修長的年輕人嘴里叼著一根已經點燃的煙,大概是聽膩了對面之人的絮絮叨叨,至少從蕭文洛這個方向來看,這人的側臉是有些不耐煩了。

在矮胖墩還想說什么時,他上前擒著對面胖墩壯漢的雙手,用力往自己身前一拉,隨即順勢一腳踹到胖墩滿是飛鳥走獸紋身的心口,把人踢倒在地上,然后他用下巴朝門口意識了下,說了聲滾。

那矮胖墩在地上哼哼唧唧了很久,最后他縮著脖子捂著心口站起身,整個人像一個圓潤的球,蹭蹭的跳著離開了。

蕭文洛看著下面以最原始武力結束這一切的人,他挑了下自己那雙英氣的眉峰,臉上露出一個神經質般的笑容,生生壞了那英氣堂堂的好相貌。

下面站著的人對他的目光似所有感,那人猛然九十度轉身朝蕭文洛所在的位置看去。在鎖定窗戶邊蕭文洛時,那人明顯的愣了下,他不自覺的微微瑟縮了下自己的脖子,而后他盡量讓自己站直,保持著鎮定的狀態。

他拿掉嘴里的煙頭,露出自己潔白整齊的牙齒,道:“你醒了?”

他此時的聲音有些輕,一點也不像剛才對著矮胖墩說滾時的氣勢磅礴。

是他救了我,在蕭文洛腦海中出現這一句話時,他臉上早已收起了那神經質的笑容,變得彬彬有禮,氣質優雅舉止貴氣的點了點頭。

此時的青年遠沒有剛才和矮胖墩對打的自信精神,他的神色明顯的有些局促不安,右腳不自覺的踢了踢地上幾乎不存在的灰塵,十分緊張的模樣。

然后他又咧嘴笑了下,似乎在盡量緩解自己的不安,然后他轉身朝樓道處走來。

蕭文洛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樓道中,他的目光微動,他手腕處的私人光腦已壞,說起來他不知道自己現在在什么地方呢。

他的記憶停留在星歷5888年8月8日,當時他正獨自駕駛一架小型穿梭機四處旅行,遇到了突來的行星風暴中。

行星風暴是星際時代不常見的一種自然災害,隨時隨地會出現在星際寬闊的星域中。

行星風暴移動的速度非常快,里面風為利刃,巨石滾滾,風暴中又有強大的牽引力。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