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时间轴监理会

点击:
在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罪案发生有可知的就有不知的有伏法的就有逃离法网的
只有时间知道不可知的脱罪者隐藏在哪里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隐没在地下默默地关注着每一分每一秒时间为他们打开一扇门回归过去查清真相让法网?#21482;?#30095;而不漏成为悬在脱罪者头上的一把利?#23567;?br /> 人性道德良心乃至七情六欲都有可能成为犯罪动机
温煦一直不明白怎么才能做到公平对待被害人?#22836;?#32618;者
花鑫抱着猫告诉他真相与公平是两码事
温煦不懂直到有一天他必须在真相和公平之间选择一个

时间轴监理会管理章程
1.调查员有权回到过去时间
2.调查员无权触碰过去时间
3.调查员有权在现在时间公布基于过去调查结果的事件真相
4.调查员无权在过去时间更改任何事件以完成调查任务
5.调查员终生受限于时间轴监理会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现代架空 悬疑推理

第1章 引子

九月?#21738;?#31179;初的季节本该是月?#24066;?#32321;凉风习习这几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忽然变得热了起来即便是到了晚上仍然蒸腾出浓烈的炎热闷热的天气连一丝风都吝于施舍

靠近市中心图书馆的一条巷子被路灯照得通明巷子口两棵茂密的槐树蔫耷耷地垂着枝叶萎靡不振

槐树后面半隐藏着一扇朱红色的门门上挂着?#28872;?#33394;的招牌七?#26412;?#21543;如果要用字面上的意思来分析这家店的点名十个人里至少有七个人会去数一数到底有几?#27809;?#26641;

名字只是随便起的没什么特殊意义只好生意好就算叫六槐九槐又有何妨

钱毅从七?#26412;?#21543;出来的时候不像以往那样冷静他抓着自己的侄子几乎是拖扯着?#20154;?#30702;一头瘦一圈的年轻?#35828;?#20102;外面他的力气很大态?#32676;?#19981;好把侄子推搡到槐树上狠狠扇了他一个耳光

被打的人?#25104;?#24591;怏敢怒而不敢言钱毅深深地吸口气看上去像是在?#24618;?#30528;心中的愤怒他甩开了侄子的手愤愤道上车

给钱毅做侄子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这个事实钱文东从九岁那一年就很清楚了但是他从来没怨恨过钱毅如果不是这位叔叔他很可能什么都不是

钱毅的话很少违背他意思的人同样很少钱文东就在其?#23567;?#20182;垂着脑袋耷拉着肩膀活像个斗败的公鸡蔫蔫儿地跟着钱毅上了车这时候钱文东还在想老头子居然亲自来?#36965;?#20182;一定很生气

随着汽车缓缓驶出小巷钱毅的?#25104;?#25165;缓解了一些他瞥?#25628;?#36523;边的钱文东看到他红肿起来的脸颊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打开车载冰箱从里面取出一?#38752;?#27849;水推到了钱文东的脸上

凉意?#27809;?#36771;辣的痛好了很多

?#36947;?#30340;气氛不像方才那么?#25346;至ˣ?#38065;文东小心翼翼地观察叔叔的表情在?#23454;?#30340;时候轻声说叔别生气了

你就不能给我老实点钱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吻说道这才几天就耐不住了风头还没过去万一被人盯上了你以为还有第二次机会

我也没想怎么着啊就是跟朋友出来喝几杯

钱毅蹙蹙眉这让他眉?#21738;?#36947;如鸿沟一般的皱纹更加明显钱文东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缩了缩肩膀不吭声了

钱毅不是爱唠叨的人对这个他看成是亲儿子的年轻?#35828;?#26159;经常滔滔不绝他像所有的父亲一样?#20384;?#32780;又体贴有些时候有些人甚至怀疑钱文东就是钱毅的亲生子至于钱文东的母亲大家似乎都不在意

训斥的言语一直说了下去从主交通干道说道了匝道又从匝道说道了小路钱文东始终没吭声?#24616;?#22320;听着钱毅那些说了十七年的话这让他从匝道开始就有点昏昏欲睡了

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钱毅的急脾气让他很不满侄子的沉默不语随手照着钱文东的脑袋抽了一巴掌这一巴掌没用多少力恰到?#20040;?#22320;扇走了钱文东的瞌睡

钱文东猛一睁眼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抓着钱毅的胳膊大喊快刹车刹车

钱毅下意识地把脸转回来瞬间的变化不会给任何人任何机会突变转瞬而来转瞬而去刺耳的?#19981;?#22768;在不算宽敞的小路上爆裂开来一阵烟雾腾起弥漫在两部车的车头上

这一切似乎只是眨眼间的事儿

在狭窄的小路上迎面而来的两辆车相撞连个躲避的余地都没?#23567;?#26377;的只是报废的机器发出令?#35828;?#23506;的声响钱毅被弹出来的气囊挤在座位上昏厥不醒钱文东没有他那么好运因为没有系安全带在冲撞的瞬间整个人被卡在?#35828;?#39118;玻璃上脖子被划开一道深可见骨的?#19997;ڣ?#34880;形成了潺潺细流从他的脖子里涌了出来

月亮终于从云朵后面飘了过来皎洁的月光倾洒在小路上有人从另一辆变形的?#36947;?#36208;了出来摇摇?#20301;?#22320;走到钱毅的车旁低头看了看随后就像微醺的酒鬼步履阑珊地离开了这条小路

车辆相撞的巨响搅扰了四方民居内的人灯光一扇借着一扇地亮了起来门扉发出吱嘎声声

在这一瞬间钱毅的手指微微一动手腕上的表还是干净的只是时间停了下来停在了2014年9月15日0100

第2章

时间静止于虚无

这是一句悖论

这句悖论被挂在墙上

那不是一面普通的?#21073;?#20934;确来说那面墙是弯曲的但很多时候你并不会发现这点因为这面墙实在太大它?#19978;?#33267;上慢慢?#30001;e?#22235;周的墙面最后汇聚成一个拱形圆顶?#36335;Z至?#30340;巢穴

然而无论回到侏罗纪时代还是将时钟拨向未来你都无法找到那样巨大的?#33267;?#33021;让这个空间显得符?#19979;?#36753;因为这里实在太大而里面的人又实在太小

有人站在这堵墙前面

那与其说是墙面不如说是由无数时钟组成的海洋有些时钟很老老到它的分针每走一秒都?#36335;?#35201;从表盘上掉下有些时钟又很新新到?#36335;?#21018;从流水线上下来

这些时钟密密麻麻不可计数但无一例外他们都在不停向?#24052;平?br />
2016-8-27-15:24:56

在秒的后面是毫秒微秒快速变动流失使人眼花?#26376;摇?br />
其中一个电子时钟是静止的

所以它是唐突的独立的

2014-9-15-01:00:00

在急速变化着的毫秒与微妙之间静止的数字如墓碑上刻下的铭文死气?#33080;?br />
时间不会为任何人停留不管你是地下空间里最新款的计时器还是地面上普通的快递员

温煦是一名工作了三年的老快递员他为人陈?#36965;?#20570;事认真与这个世界上成千上万的年轻人一样他没有什么特别的理想他只希望每天的日子能过得踏实

因此三年来他的快递工作从没出过事

但今天似乎有什么不一样

今日的天气好像在预警什么似的从早上开始就阴云密布

一场大雨憋在层层叠叠的乌云中无法倾?#28023;?#19981;满地压?#22303;?#20113;层雷声滚过了好几个小时闪电也应景一般地闪了又闪偏偏不见一滴雨落下天气越发闷热整个城市都被浸泡在温水里湿乎乎黏腻腻的

温煦拿着雨伞从街头跑到街?#29627;?#19968;声闷雷炸开掩盖了被他推开的门发出的老旧的吱嘎声

老饭盒餐馆里的客人不多可能是因为天气原因除了坐在窗前的一?#24674;心?#22899;子只有个二十来岁的男子坐在角落里温煦的视线锁定在角落的那一束暗的可怜的光亮中熟悉的背影熟悉的身材甚至连后脑勺的轮廓都挥发着许久不见的亲切?#23567;?br />
周谷成他的竹马和初恋分别了好久的再见除了紧张温煦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心情

周谷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回头一望望到熟悉的眉眼他展颜一笑

这一笑又勾起了温煦久远的回忆

很多年前这人在公交车站对他微微一笑也是这样的笑容甚至连嘴唇勾起的角度也未曾改变

从某种意义上说周谷成真得是个很温柔的人

?#33162;?#36208;到周谷成的餐桌前温煦将斜挂在肩上的大包摘下来放在?#21592;?#30340;?#24043;?#19978;周谷成给他倒了杯凉茶又递了两张擦汗的纸巾

温煦坐在周谷成对面打量了几眼才开口说你怎么把头发剪这么短

凉快周谷成说道今年夏天太热了所以都剪了很难看吗

没有看着挺精神的温煦喝下半杯凉茶扫过一眼桌面只看到一个凉菜和一碗米饭

服务员我要点菜温煦大声招呼着在柜台后面打瞌睡的服务员手腕却忽然?#24674;?#35895;成握住了

别?#39029;员?#20102;周谷成讪讪地说你不是也刚吃完吗别浪费了

温煦觉得纳闷周谷成从小到大?#27785;?#37117;很大一个菜怎么够?#24656;?#35895;成似乎不愿意解?#20572;?#20302;下头一个劲儿地喝凉茶

温煦也?#22303;?#22836;凑过去说你大老远的来我当然?#20204;?#20320;好好吃一顿要不晚上咱吃烤肉

不用了我一会还得赶火车

温煦再一?#25991;?#38391;电话里是说特意过来的怎么还急着走呢想到这里温煦隐隐察觉到周谷成有些不对劲

周谷成搓了搓手抓抓刚长出一层青茬的头皮一副为难到家的模样温煦安安静静地等着他开口这反倒让他更加?#20054;?#20102;

对面的?#35828;?#30528;头难掩的?#20054;?#35753;温煦明白了几分周谷成应该是有了难以开口的事

谷成你心里有事跟我说说温煦的声音很轻起到了安抚的作用周谷成不再虐待自己光?#21644;?#30340;脑袋似乎稳定了一些只是还没有开口的意思眼神凝重地盯着桌面

凉茶已经被喝光了他的双手还紧紧地握着杯子

无声无息也是一种催促某些情况下要比语言更有压力温煦伸出一只手轻轻搭在周谷成手背上
22ѡ5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