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流水人家

點擊:
這是一個有皇帝卻沒有電的落后世界。--齊達
一現代農民穿越到古代種田的故事。
主角會在自己的專業上發揚光大,同時積極向上,進而發展成為古代五講四美優秀青年~請大家捧場

一直想看穿越耽美種田文,可是太少了,所以只好自己動手了
PS:本文設定背景是在《信有時》之后的一百年左右,即歷史已經被前面的穿越者改變,所以現在的大魏是架空的,屬于另一個平行世界,官員品級制度名稱的大致參考唐朝,少部分是魏晉時代的

1

平西村,東頭,屋外有棵大杏樹。

張華提著一籃子雞蛋,一面小心腳下,一面慢慢尋找著自己的目的地。都是那個該死的齊達,平日里學業超過自己害自己被父親罵不說,還突然一聲不吭的就不來上學了,害得自己還要親自來看他,還要親自送東西給他,真是不甘心啊!!看著手中的雞蛋,真不想便宜那個家伙!

要不干脆扔了吧,回家就說送到就是了,反正那家伙也不知道。可是,想起父親嚴厲的臉龐,張華打了個寒噤,埋頭繼續往前走。

算了,便宜那窮小子一次吧,這些雞蛋可是母親一個一個積攢起來的,要是就這么扔了的話,母親還不得心痛死。

“喂,齊達,出來!”終于到了大杏樹下的破土屋前,張華懶得進去,站在籬笆外大聲吆喝。

片刻,缺了一塊木版的破門從里面打開了,背上背著一個幾個月大孩子的齊達手拿菜刀慢慢走了出來,“你是?”說話腔調有些怪怪的。

如果不是手里還抱著一籃子雞蛋,張華早就跳起來了,“你,你什么意思?突然就不來上學,說也不說一聲,老子給你送雞蛋,你還問老子是哪個?”

齊達露出思索的表情,遲疑的問,“你是張華?張先生的兒子?”

“想起來了?”張華模仿著對方有些奇怪的腔調,惡聲惡氣的道,“我爹讓我來問你什么時候去上學?還有,”眼睛在對方背上溜了一圈,“我娘掛心你那個可憐的弟弟,讓我給你送點雞蛋來。”

齊達黑黑的臉蛋微微的紅了起來,“謝謝。”這兩個字倒是說得很順溜了。

沒有收到預想之中的怒視,張華有些無趣的癟癟嘴,“快點騰了,我還要帶著籃子回去。”

“好,”齊達居然回他一個淺淺的微笑。

張華臉紅了,不太好意思的嘟囔著,“父親讓我問你,什么時候回去上學?”

齊達抱著籃子在門檻處轉過身來,“你看我現在的情況,去得書院么?”

想起來之前聽到的事,張華撇撇嘴,“這可是你自己說得。”也好,沒人能壓著自己了。

沒多久,齊達提著籃子出來,“幫我謝過先生,過些日子空了再去看先生與師母。”

“行了行了,知道了。”張華念著要早回去,一把搶過籃子,“咦,怎么會有塊肉?”

“前兩天上山獵了一頭鹿,反正我一個人也吃不完,帶回去請先生嘗嘗鮮吧。”

看著溫溫淡淡笑著的齊達,張華怎么也不習慣,撓撓腦袋,想起自己藏在柴堆里的蟈蟈,決定不再管肉不肉的問題,抱起籃子轉身便飛快的跑了。

***********

目送著囂張的小孩快步離去,齊達慢慢在腦海里翻找關于張先生以及書院的記憶,一面回到后院繼續先前的工作——給昨天抓到的那條蛇剝皮,以備晚上煮蛇羹用。目光掃到一邊的雞蛋,或許,今天的晚餐還可以加一份雞蛋羹,給這個身體的弟弟補充一下營養。畢竟,記憶中這個孩子可是自從出生就沒有得到過母親的奶喝,一直靠著米糊糊長大到現在。

說起來,齊達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在兩個多月以前,自己還是二十一世紀中國某山村普普通通一個農民,辛苦拉扯大的兒子在城里買了房子就要接自己進城享福樂。可還沒來得及動身,莫名其妙的他就到了這個陌生的地方,還變成了一個剛死了爹媽的九歲孩子。

他記憶中在到達這個世界之前他做的最后一件事是提著菜籃子準備到菜園里去摘菜,然后,他便成了這個叫齊達的孩子,身邊還有一個名為齊又的剛剛一歲的營養不良的拖油瓶。

他想,自己應該是撞上老話里面講的“借尸還魂”了,或者,用那些和尚道士的話“奪舍”?這是,這也奪得太遠了吧!經過兩個多月以來的生活,他發現這里分明就是另外一個世界。是的,另外一個世界!雖然齊達在到達這里以前是個大字不識的農民,卻還是輕易地辨認出目前所在的地方是個與以前的村子,甚至中國截然不同的落后封閉的世界。

搞不清楚情況也無法向別人取經的齊達只能默默地接受事實,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自己有著前齊達的一切記憶,生活不至于太過艱難。

三下五除二的弄好了蛇,看看天色,決定將自己前兩天在山上挖來的葛根處理了。這個家一窮二白,早在自己來之前,就為了治齊父的病而將家中可以當的東西全都當了,只剩下這空蕩蕩的破屋子,以及山下沒來得及賣出去的四畝水田——田里的即將成熟的稻子已經是別人家的了。

所以,這兩個多月,齊達都是靠著在田邊山坡上挖些野菜,上山獵些在自己能力范圍以內的小動物之類的過活。至于家中僅存的小半斗米,是要給自己這個年僅一歲的弟弟的,齊父病的最嚴重的時候都舍不得動用。

想著記憶中那個病得幾乎脫了形卻還是堅決不肯喝哪怕一口屬于小兒子的米糊,以及這個身體餓的發慌只能靠喝水來阻止那種腸胃抽搐的感覺,齊達仔細的將葛根搗爛,并將洗下的水刷進鍋里,看著過低慢慢成形的灰白色沉淀,齊達感到一種即將得到滿足的快樂。

忙完這一通,天色也差不多快暗下來了,齊達連忙生起火準備做晚飯。剛來時還不習慣使用火石,每次生火差不多要用去一刻鐘,如今倒是習慣了。很快的生起火,往鍋內摻了一瓢水,齊達麻利的打了三個雞蛋在陶碗里,攪勻,撒點鹽花,兩支筷子一支,陶碗輕巧的放在上面,蓋上鍋蓋,開始蒸蛋。

一邊往灶眼里送柴,齊達一邊合計,籃子里還有十二個雞蛋,二狗子說他家的雞婆正在抱窩,或許可以讓他家雞婆幫忙抱一窩雞仔。

許是感應到自己的晚飯快要熟了,齊又在齊達背上依依呀呀的叫喚起來,經過這兩個多月以來齊達的滋養,小家伙比起齊達剛來的時候胖了許多。

空氣中開始飄起雞蛋的香味,齊達又等了一會兒,這才掀開鍋蓋,雞蛋香味撲鼻而來。齊達狠狠吞了兩下口水,這才拿起兩片菜葉子飛快的把滾燙的陶碗從鍋內端出來,準備等溫些再喂小家伙。

好笑的聽著齊又饞兮兮的叫喚,齊達慢條斯理的重新刷鍋,摻水,又添了一把火,這才把齊又從背上解下來,拿起蛋羹喂他。

齊又吃得不多,吃了不到一半就停下來了,正好鍋內的水也開了。齊達拿著之前弄好的蛇肉倒進去,又蓋上鍋蓋燜了幾分鐘,將吃飽了昏昏欲睡的小家伙抱到里屋床上,自己三口兩口解決了齊又吃剩下的蛋羹——他可不像之前的那個齊達那樣死腦筋,只有自己吃飽了喝足了有力氣了才能為自己和弟弟創造更好的生活。不然,就只能兩人都餓死。

趁著煮蛇羹還需要些時間,齊又在另一口鍋下生起火,那個鍋內的葛粉已經沉淀的差不多了。齊達一邊燒火,一邊拿了搟面的木棍不停的在鍋內攪拌,覺得干了又摻些水,就這樣攪了差不多半個小時,鍋內的葛粉糊糊漸漸的變得透明,而且也稠得快要攪不動了。齊達趕緊將燒的正旺的柴火退了,同時將葛粉糊糊團成一團,翻個身,然后便不管了,任由灶內的余熱將之甑熟。

這時候,蛇肉也好了,濃郁的肉香彌漫著整個小屋,齊達盛了一大碗肉湯咕嚕咕嚕喝了,一抹嘴,這才夾了些蛇肉慢慢吃起來。

2

第二天,如同前面兩個多月一樣,幾乎天剛剛亮,齊達便起床了。借著熹微的晨光穿好衣服,齊達趕緊在灶上生起火來,將昨天剩下的肉湯熱了,切了些昨晚做好的葛粑放進鍋里。再進房看,小家伙已經醒了,正睜著一雙漆黑的眼睛乖巧的看著他。

齊達抱起小家伙在外面解了手,然后給他穿上衣服。九月初的清晨還不冷,在水缸里舀了些冷水給小家伙擦了把臉,灶上的葛粑已經煮好了,熱騰騰的冒著香氣引得人流口水。

舀了半碗肉湯喂了小家伙,齊達才匆匆就著剩下的湯湯水水填自己的肚子。將所有的東西一掃而光后,齊達不再理會自己還在叫囂的肚子,徑直把鍋碗瓢盆洗刷干凈,然后提起柴刀,準備上山,尋找明天的食材。

作為一個吃了上頓愁下頓的窮人,齊達一日三餐全指著村子后面的大山。拜前世三年大饑荒十年動亂中的生活經驗所賜,齊達很是精通一些挖坑下套的本事——畢竟,在那個餓得“兩條腿的人不吃,四條腿的板凳不吃”的年代,不會一些找吃食的本事,根本就活不下來。

用自制的背帶把一歲的小齊又綁在背上——兩個多月以來已經習慣了的小家伙知道要出門了,興奮地手舞足蹈——齊達把自家簡陋的籬笆門帶上,往后山走去。

先去昨天新發現的兔子窩,那里距離也不遠,如果有了收獲,也許自己就不用再進山了。可惜的是這窩兔子賊精,陷坑里別說兔子了,就連兔毛都沒見一根。

小心的掩蓋好陷坑,齊達往下一個陷坑走。

一臉查看了好幾處都沒有什么收獲,齊達忍不住有些氣餒了。在山坡上找了處向陽的地方,齊達坐下來開始休息——畢竟他現在也才九歲,背著一個娃娃是在走不了太久。

把小家伙放在草地上,齊達自己躺在一邊休息。山下觸目所及的地方是一片黃澄澄成熟的稻田,只可惜沒有一株是屬于他的。

嘆了口氣,齊達翻身坐起來,背起小家伙,繼續往下一個目的地走。冬天就要來了,他得趁著山中還有東西的時候多做準備才行。同時,還得準備一些種子。齊家的稻子,之前由于齊父的病而典當給村長家了,可是田還在,或許,水稻收后他還可以補種些什么。

一株抱大的栗子樹進入眼簾,枝頭上掛滿了多刺的果球,不少果球還張開了嘴巴,露出里面栗紅色的果實。

齊達歡欣一笑,解下腰間出門前就掛起的袋子,開始樹周的草地上尋找起掉落的璨子——因為成熟而自動從樹上掉落下來的栗子。昨夜吹大風了,所以今天齊達的收獲很不錯,沒多久就得了小半袋。齊達小心翼翼的把袋口扎緊,這些東西,在將來真正斷糧的時候,就是他和小家伙的救命糧了,所以,要小心保存。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