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魔法师攻掠记/望阳之恋

点击:
一,腹黑美少年攻;战士阳刚受。
二,60%精品肉汤+40%精心勾画的剧情,所以剧情节奏略快
三,不突破河蟹底线,卫道士不用告发。
四,本文不悲,也不小白。
五,番外完全独立,内容更为……酌情观赏。
————————————————————————————————————————
袁望附体在一个逃亡的庶出少爷身上,成了绝美少年。然后,他对一个超级有型的、阳刚高大的战士佣兵心动了,恰好这个佣兵是个武痴,没有家室,也没有恋人——那还等什么?
这是一个美少年法师攻,把阳刚霸道的大叔,调`教成热情放浪大叔受的精致肉汤文。专情,一对一。袁望很色,绝世纯洁面容下的——腹黑、好色。

☆、第一章

漆黑的夜晚降临,暮色遮掩住天地,窗外的世界看不清晰,街道一角的咖啡店里,一对对情人柔情甜蜜。

窗内,豪华大气的客厅中,空荡荡地只有一人,他面色迷然,仰头倚靠坐在沙发上,颀长的身躯显得完美而流畅,单薄的衬衫领口大开,若隐若现中,显出极其匀称的?#25104;?#33016;膛,优雅瘦削而充满力量。

与他的体形一样,他一直都是个优雅却又极其强势的人。

他面前的电视开着,正重播三天?#25226;?#27954;舞王大会的颁奖仪式。

?#21834;?#26412;届亚洲舞王大赛的冠军是:齐望先生……齐望先生曾经友情出演《舞狂的生命》里的年轻街舞老师,并在XG电影节上获得最佳男配角?#34180;?#26377;请齐望先生……”

电视上,在女主持声情并茂的介绍中,台下传来一阵阵欢呼声,伴随着掌声雷动,一个面露优雅微笑的俊秀青年走上台去……看那青年的面容,正是电视前沙发上这个神情迷然的男子。

“砰!砰!”

?#21834;?#40784;望,齐望,你开开门……对不起,我错了,你原谅我,你原谅我……”

门上有砸门声响起,门外也隐隐约约有声音传来,是个声音浑厚的男子,音调沉着而沙哑,显出?#27809;?#21644;焦?#34180;?br />
齐望在沙发上听?#21073;?#28448;然地微微转过了头,望向房门的方向,脸上露出一丝耻笑,耻笑中有不屑,是?#38405;?#20010;英俊强健却?#20013;?#20266;薄情的男人;耻笑中也有悲怜,是对分明累?#22870;?#28291;的边?#31561;?#36824;强撑着坚持的?#32422;骸?br />
人生便是这样起伏。

四年前,他在风华青春的年龄,就被医生宣告随时可能会死掉。

[幸好只是血脉的病变,毫不传染,否则,我干脆隐居山林算了……]

百治不愈之下,在继父的冷淡话语中,齐望当时自?#30333;?#31163;家出走,并且发现无人寻他。

然后他认?#35835;四?#20010;稳重而大气的男人,那个强健的男人迷惑于他的灵秀容貌和清傲性格,更痴迷于他的完美身?#26286;?#24378;烈欲望,竟然甘愿屈居他的身下承欢,任由他发泄一般地冲刺?#29579;錪躏,这让他感觉到一丝心动和柔情。

再后来他贷款治病,更是为了提高免疫能力而疯狂地学习街舞,病情竟然逐渐缓解,而且他的街舞独具一格,被评为“充满对生命的渴望和热情”,很快就得到了媒体的认可。

似乎人生的?#35828;?#32456;于再次降临到了他的身边。

r>

但是没多久,情形又一次急转而下,在他刚刚领到“街舞之王”金奖的那天晚上,兴冲冲赶回来的他,发现房中空无一人,他奇怪而失望:[不是约好了要等我一起吃玫瑰晚餐的么?]

紧接着接到一个电话,电话中无人出声,只从另一方传来那个男?#35828;?#31895;重喘息和一个女?#35828;?#21627;吟,以及那个男人和那女?#35828;?#35848;话。

?#21834;?#20320;家齐望不是今晚上有舞王大会么?#20426;?br />
“什么我家齐望?哦哦……和他玩玩而已……宝贝儿,不要提他……”

齐望?#25104;?#24808;白,他听出来那个女人是谁,他也不管是不是有人存心的阴谋,他立时下楼开车直奔那里,然后疯狂地砸开那里的大门,果然看到了赤`身`裸`体的男?#22235;?#24352;强自镇定的英俊面庞。

那个男?#35828;?#20581;硕胸膛上,还留有几个嫣红的?#25509; ?br />
亲耳听到或者为虚,再亲眼见到就再没有说服?#32422;?#30340;理由。

齐望一时间心如死?#36965;?#21364;又莫名其妙地想着:[这样也好,这样的话,如果我死了,就不欠他什么了……]

他将手中?#32654;?#30776;门的“街舞之王”金像随手扔下,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离去,步伐和背影一如既往的孤傲和清高,一如既往地,眼中揉不进沙子!

……

此时,门外的男人依然在苦苦哀求他的原谅。

齐望想要关上面前的电视,却再没有力气拿起遥控器,他想起那个男?#35828;?#33521;俊面庞和强健身躯,想起在床上时,那个男人甘愿屈居他身下承欢,任由他轻薄和冲锋,想起那个男人阳刚的媚态,和沉稳大气的风度……

随着脑海莫名地沉沉,随着强烈袭来的困倦,齐望忽然失笑一声,最后想着:[表里不一,说的就是这种人吧,如果他能决然地弃我而去,或许?#19968;?#33021;高看他一眼……]

====================================

“唔……头好痛……”

齐望逐渐醒转,只感觉浑身无力,连眼睛都睁不开,他连忙思索发生了什么事:

[?#19968;?#24471;了“街舞之王”的金?#34180;?#37027;个一直被我压在身下的男人,给我戴了绿帽子……然后我在客厅发呆,就睡了过去……]

正想着,忽然一段段破碎的画面汹涌进了他的脑海。

“啊!”

齐望无力

地痛呼一声,脑袋像是要被撑开似的。

半晌,齐望将那些片段都完全读尽,思维一阵停?#20572;?#24573;然?#20174;?#36807;来:

这些都是模模糊糊的记忆片段……我不是睡过去了,而是死掉了……却又没真正死亡消散……而是,穿越附体了……

齐望震惊、欢喜而又茫然,身体也丝毫无力,始终不能动弹半分,这又让他异常的惶恐。

他?#33618;?#24378;自镇定,再认真回想,逐渐理清了思绪:

他附体的这具躯壳叫做缘望?史密斯,是史密斯家族的三少爷,只不过他生来脸上就有一大块血红的胎记,被史密斯家族的长老视为血光凶兆,联名要将他在河?#26519;心?#27515;。

好在他的母亲丛夜?塔沙不知付出了怎样巨大的代价,才竭力护住了他。只是丛夜?塔沙本身从那以后就?#25112;?#34394;弱,终于在缘望?史密斯六岁的时候病死。

缘望?史密斯伤心哭泣,发誓要为母亲报仇。

但是,他只在小时候?#33618;?#20146;教导了一些魔法知识,在母亲去世之后,他就再也没能学到任何魔法或者武艺。所以,到如今已经十五岁了,他仍然只是一个刚刚一级的魔法师。

没有实力,也没有地位,缘望?史密斯在史密斯家族中生活得极其艰难,好在史密斯领地中有一个老仆人对他多加照顾,才没有让他饿死。

可是,那个老仆人在一次维护他的时候,被史密斯管家用木?#21364;?#27515;。

从此,缘望?史密斯再也没有了依靠,在府中实在活不下去,只得抱着母亲的骨?#36965;?#25340;命逃了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看完请留言,o(∩_∩)o

☆、第二章

齐望想了清楚之后,强自压下心中的茫然慌?#36965;?#21193;?#31354;?#23450;地暗叹一声:[以后我便自称缘望?史密斯吧。缘望,缘望,一级魔法师……]

待到感觉身体有了力气,现在已是缘望?史密斯的齐望连忙挣扎?#25490;?#36215;来,他知道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就是在埋葬母亲骨灰后,在这山?#31895;行?#24687;时掉进山内寒泉中冻死的,直到现在,他还有半个身体都浸泡在寒潭?#24515;亍?br />
“咦??#20197;?#20040;不冷?#20426;?br />
?#38712;?#26395;?史密斯”三下两下?#29992;?#20284;的爬上了泉边,距离寒泉?#23545;?#30340;,同?#26412;?#22855;万分地?#24213;?#21891;喃。

抬眼往周围看去,看着那眼寒泉冒出蓝幽幽的寒气,将整个隐秘山洞都照得清亮分明,让他看清楚,这个山洞总共也不过三丈方圆,寒泉边上其余地方都是光?#21644;?#30340;雪白岩石,仿佛是千万年的寒冰凝成。

而他正坐在那寒冰之上,却没有感到什么寒冷!

[难道这口寒泉是一种?#22868;?#30340;宝贝,我的这具身体在这里浸泡之后,就对寒冷有了一定的免疫能力?]

?#38712;?#26395;?史密斯”十分高兴,不过他马上又皱起了?#32426;貳?br />
因为头顶两米处,那个将他从小山洞“送”下来的破碎小?#32431;冢?#29616;在早已坍塌了,并且明显被几块巨大的岩石堵住,他看看身旁两侧光滑的冰石,又看看那几块至少数百斤的?#38706;?#23721;石,一颗心渐渐沉了下去!

难道刚获得新生,就要马上饿死在这里?

不过缘望?史密斯转眼看向那口寒泉,忽然想?#21073;篬寒泉一般都是有来处的,我既然不怕寒冷,那就潜下去看看有没有出口!]

“?#28291;浚 ?br />
缘望刚一冲到寒泉边上,正要试探着跳下去潜水,却忽然愣住,呆呆地看向水?#23567;?br />
原来那汪平静得像是魔法水晶一样,不带有半点波纹的寒泉里,现在正清晰地倒映出一个清秀俊美到了极点的倒影:

那张面庞十分白皙,微微的显出一丝浅浅的麦色,秀气之中略略带出一丝微不可察的棱角,像是清晨的露珠一样纯净。

?#25945;?#30473;毛微斜?#25163;保?#34429;然略显细瘦,却浓重得像是墨汁染成的一样,简?#26412;?#26159;最最高明的画匠耗费了一辈子的时光画上去的艺术品似的。

那双眸子漆黑深邃,充满了夜色的神秘?#22303;?#21160;,仿佛是两颗绝世的魔法宝石镶嵌上去形成的一般……

略显瘦削的身躯?#25163;?#20462;长,带着十八岁少年的青春活力,肩宽腰窄,比例完美……

“这真的是我?!原来我这的副新身体,在没?#22235;强?#30422;了大半个脸的血红胎记之后,竟然俊美到了这种程度!”

缘望呆呆地看向寒潭的倒影,不敢置信地?#24213;?#24778;呼。

========================

===============

一晃四个月过去了。

一条漫长得仿佛没有尽头的大道,曲曲折折的将距离遥远的两块领地链接起来,道路中大都是在这两块领地的主?#24688;?#20116;良城和断?#39029;?#20013;间来往做生意的商队,每天的行人都有很多。

十八岁的?#38712;?#26395;?史密斯”穿着干净整洁的粗?#23478;?#34923;,披着遮掩了他大半面容的?#30097;放瘢?#19982;很多买不起马,也做不起车的人一起行走在一行车队之后。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