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魔法師攻掠記/望陽之戀

點擊:
一,腹黑美少年攻;戰士陽剛受。
二,60%精品肉湯+40%精心勾畫的劇情,所以劇情節奏略快
三,不突破河蟹底線,衛道士不用告發。
四,本文不悲,也不小白。
五,番外完全獨立,內容更為……酌情觀賞。
————————————————————————————————————————
袁望附體在一個逃亡的庶出少爺身上,成了絕美少年。然后,他對一個超級有型的、陽剛高大的戰士傭兵心動了,恰好這個傭兵是個武癡,沒有家室,也沒有戀人——那還等什么?
這是一個美少年法師攻,把陽剛霸道的大叔,調`教成熱情放浪大叔受的精致肉湯文。專情,一對一。袁望很色,絕世純潔面容下的——腹黑、好色。

☆、第一章

漆黑的夜晚降臨,暮色遮掩住天地,窗外的世界看不清晰,街道一角的咖啡店里,一對對情人柔情甜蜜。

窗內,豪華大氣的客廳中,空蕩蕩地只有一人,他面色迷然,仰頭倚靠坐在沙發上,頎長的身軀顯得完美而流暢,單薄的襯衫領口大開,若隱若現中,顯出極其勻稱的淺色胸膛,優雅瘦削而充滿力量。

與他的體形一樣,他一直都是個優雅卻又極其強勢的人。

他面前的電視開著,正重播三天前亞洲舞王大會的頒獎儀式。

“……本屆亞洲舞王大賽的冠軍是:齊望先生……齊望先生曾經友情出演《舞狂的生命》里的年輕街舞老師,并在XG電影節上獲得最佳男配角獎……有請齊望先生……”

電視上,在女主持聲情并茂的介紹中,臺下傳來一陣陣歡呼聲,伴隨著掌聲雷動,一個面露優雅微笑的俊秀青年走上臺去……看那青年的面容,正是電視前沙發上這個神情迷然的男子。

“砰!砰!”

“……齊望,齊望,你開開門……對不起,我錯了,你原諒我,你原諒我……”

門上有砸門聲響起,門外也隱隱約約有聲音傳來,是個聲音渾厚的男子,音調沉著而沙啞,顯出懊悔和焦急。

齊望在沙發上聽到,漠然地微微轉過了頭,望向房門的方向,臉上露出一絲恥笑,恥笑中有不屑,是對那個英俊強健卻又虛偽薄情的男人;恥笑中也有悲憐,是對分明累到崩潰的邊緣卻還強撐著堅持的自己。

人生便是這樣起伏。

四年前,他在風華青春的年齡,就被醫生宣告隨時可能會死掉。

[幸好只是血脈的病變,毫不傳染,否則,我干脆隱居山林算了……]

百治不愈之下,在繼父的冷淡話語中,齊望當時自嘲著離家出走,并且發現無人尋他。

然后他認識了那個穩重而大氣的男人,那個強健的男人迷惑于他的靈秀容貌和清傲性格,更癡迷于他的完美身材和強烈欲望,竟然甘愿屈居他的身下承歡,任由他發泄一般地沖刺和蹂`躪,這讓他感覺到一絲心動和柔情。

再后來他貸款治病,更是為了提高免疫能力而瘋狂地學習街舞,病情竟然逐漸緩解,而且他的街舞獨具一格,被評為“充滿對生命的渴望和熱情”,很快就得到了媒體的認可。

似乎人生的運道終于再次降臨到了他的身邊。

r>

但是沒多久,情形又一次急轉而下,在他剛剛領到“街舞之王”金獎的那天晚上,興沖沖趕回來的他,發現房中空無一人,他奇怪而失望:[不是約好了要等我一起吃玫瑰晚餐的么?]

緊接著接到一個電話,電話中無人出聲,只從另一方傳來那個男人的粗重喘息和一個女人的呻吟,以及那個男人和那女人的談話。

“……你家齊望不是今晚上有舞王大會么?”

“什么我家齊望?哦哦……和他玩玩而已……寶貝兒,不要提他……”

齊望臉色慘白,他聽出來那個女人是誰,他也不管是不是有人存心的陰謀,他立時下樓開車直奔那里,然后瘋狂地砸開那里的大門,果然看到了赤`身`裸`體的男人那張強自鎮定的英俊面龐。

那個男人的健碩胸膛上,還留有幾個嫣紅的唇印。

親耳聽到或者為虛,再親眼見到就再沒有說服自己的理由。

齊望一時間心如死灰,卻又莫名其妙地想著:[這樣也好,這樣的話,如果我死了,就不欠他什么了……]

他將手中用來砸門的“街舞之王”金像隨手扔下,一句話也沒有說,轉身離去,步伐和背影一如既往的孤傲和清高,一如既往地,眼中揉不進沙子!

……

此時,門外的男人依然在苦苦哀求他的原諒。

齊望想要關上面前的電視,卻再沒有力氣拿起遙控器,他想起那個男人的英俊面龐和強健身軀,想起在床上時,那個男人甘愿屈居他身下承歡,任由他輕薄和沖鋒,想起那個男人陽剛的媚態,和沉穩大氣的風度……

隨著腦海莫名地沉沉,隨著強烈襲來的困倦,齊望忽然失笑一聲,最后想著:[表里不一,說的就是這種人吧,如果他能決然地棄我而去,或許我還能高看他一眼……]

====================================

“唔……頭好痛……”

齊望逐漸醒轉,只感覺渾身無力,連眼睛都睜不開,他連忙思索發生了什么事:

[我獲得了“街舞之王”的金獎……那個一直被我壓在身下的男人,給我戴了綠帽子……然后我在客廳發呆,就睡了過去……]

正想著,忽然一段段破碎的畫面洶涌進了他的腦海。

“啊!”

齊望無力

地痛呼一聲,腦袋像是要被撐開似的。

半晌,齊望將那些片段都完全讀盡,思維一陣停滯,忽然反應過來:

這些都是模模糊糊的記憶片段……我不是睡過去了,而是死掉了……卻又沒真正死亡消散……而是,穿越附體了……

齊望震驚、歡喜而又茫然,身體也絲毫無力,始終不能動彈半分,這又讓他異常的惶恐。

他只能強自鎮定,再認真回想,逐漸理清了思緒:

他附體的這具軀殼叫做緣望?史密斯,是史密斯家族的三少爺,只不過他生來臉上就有一大塊血紅的胎記,被史密斯家族的長老視為血光兇兆,聯名要將他在河塘中溺死。

好在他的母親叢夜?塔沙不知付出了怎樣巨大的代價,才竭力護住了他。只是叢夜?塔沙本身從那以后就日漸虛弱,終于在緣望?史密斯六歲的時候病死。

緣望?史密斯傷心哭泣,發誓要為母親報仇。

但是,他只在小時候被母親教導了一些魔法知識,在母親去世之后,他就再也沒能學到任何魔法或者武藝。所以,到如今已經十五歲了,他仍然只是一個剛剛一級的魔法師。

沒有實力,也沒有地位,緣望?史密斯在史密斯家族中生活得極其艱難,好在史密斯領地中有一個老仆人對他多加照顧,才沒有讓他餓死。

可是,那個老仆人在一次維護他的時候,被史密斯管家用木杖打死。

從此,緣望?史密斯再也沒有了依靠,在府中實在活不下去,只得抱著母親的骨灰,拼命逃了出來。

作者有話要說:看完請留言,o(∩_∩)o

☆、第二章

齊望想了清楚之后,強自壓下心中的茫然慌亂,勉強鎮定地暗嘆一聲:[以后我便自稱緣望?史密斯吧。緣望,緣望,一級魔法師……]

待到感覺身體有了力氣,現在已是緣望?史密斯的齊望連忙掙扎著爬起來,他知道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就是在埋葬母親骨灰后,在這山洞中休息時掉進山內寒泉中凍死的,直到現在,他還有半個身體都浸泡在寒潭中呢。

“咦?我怎么不冷?”

“緣望?史密斯”三下兩下逃命似的爬上了泉邊,距離寒泉遠遠的,同時驚奇萬分地暗自喃喃。

抬眼往周圍看去,看著那眼寒泉冒出藍幽幽的寒氣,將整個隱秘山洞都照得清亮分明,讓他看清楚,這個山洞總共也不過三丈方圓,寒泉邊上其余地方都是光禿禿的雪白巖石,仿佛是千萬年的寒冰凝成。

而他正坐在那寒冰之上,卻沒有感到什么寒冷!

[難道這口寒泉是一種罕見的寶貝,我的這具身體在這里浸泡之后,就對寒冷有了一定的免疫能力?]

“緣望?史密斯”十分高興,不過他馬上又皺起了眉頭。

因為頭頂兩米處,那個將他從小山洞“送”下來的破碎小洞口,現在早已坍塌了,并且明顯被幾塊巨大的巖石堵住,他看看身旁兩側光滑的冰石,又看看那幾塊至少數百斤的堵洞巖石,一顆心漸漸沉了下去!

難道剛獲得新生,就要馬上餓死在這里?

不過緣望?史密斯轉眼看向那口寒泉,忽然想到:[寒泉一般都是有來處的,我既然不怕寒冷,那就潛下去看看有沒有出口!]

“呃?!”

緣望剛一沖到寒泉邊上,正要試探著跳下去潛水,卻忽然愣住,呆呆地看向水中。

原來那汪平靜得像是魔法水晶一樣,不帶有半點波紋的寒泉里,現在正清晰地倒映出一個清秀俊美到了極點的倒影:

那張面龐十分白皙,微微的顯出一絲淺淺的麥色,秀氣之中略略帶出一絲微不可察的棱角,像是清晨的露珠一樣純凈。

兩條眉毛微斜筆直,雖然略顯細瘦,卻濃重得像是墨汁染成的一樣,簡直就是最最高明的畫匠耗費了一輩子的時光畫上去的藝術品似的。

那雙眸子漆黑深邃,充滿了夜色的神秘和靈動,仿佛是兩顆絕世的魔法寶石鑲嵌上去形成的一般……

略顯瘦削的身軀筆直修長,帶著十八歲少年的青春活力,肩寬腰窄,比例完美……

“這真的是我?!原來我這的副新身體,在沒了那塊蓋了大半個臉的血紅胎記之后,竟然俊美到了這種程度!”

緣望呆呆地看向寒潭的倒影,不敢置信地暗自驚呼。

========================

===============

一晃四個月過去了。

一條漫長得仿佛沒有盡頭的大道,曲曲折折的將距離遙遠的兩塊領地鏈接起來,道路中大都是在這兩塊領地的主城——五良城和斷巖城中間來往做生意的商隊,每天的行人都有很多。

十八歲的“緣望?史密斯”穿著干凈整潔的粗布衣衫,披著遮掩了他大半面容的灰色斗篷,與很多買不起馬,也做不起車的人一起行走在一行車隊之后。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