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霍亂江湖

點擊:
霍臨風X容落云
風云制霸天下!(不是)
高手來去,亂中取勝
又杰克蘇又瑪麗蘇
文名的霍與霍臨風的霍無關。本文與一切歷史人物及事件無關,總之就是無關。
定北侯之子霍臨風遭奸臣算計,中斷征戰生涯,被派遣至西乾嶺做官。西乾嶺有一不凡宮,四大宮主惡名遠揚(簡稱西乾嶺F4),其中二宮主容落云美貌非常,傳聞是個變態。霍臨風為鏟除惡勢力,潛入不凡宮當臥底,不料和容落云產生了奇怪的感情,進一步與敵人達成共識百年好合……并解開一系列過往恩怨和秘密,最終攜手干一票最大的。
恩怨糾葛,愛恨情仇。
內容標簽: 宮廷侯爵 江湖恩怨 情有獨鐘 歡喜冤家

搜索關鍵字:主角:霍臨風容落云 ┃ 配角:許多 ┃ 其它:
作品簡評:霍臨風是定北侯之子,戰功卓著。因遭奸臣算計奔赴西乾陵做官,結實不凡宮宮主容落云。二人互相賞識,到心意相通,最后發現彼此身份的糾葛。
本文作為一篇古風文,寫了將軍與宮主的故事。江湖之大,恩怨情仇,杰克蘇碰撞瑪麗蘇,且看風云二人能否有情人終成眷屬。

上卷:潛龍

第1章

小說明:五章之后自己看了一遍,太粗糙了,節奏也亂,會一章章重修調整好。謝謝大家的包容。

塞北大漠,兩軍酣戰數月,雍軍大營捷報頻傳。

接近交戰處,厚積的沙土面上楔了根帥旗,旗布上是濃墨磅礴的一字——霍,這地界,常年嘯著呼呼的風,旗布迎風展著,有股子描述不出的精神氣。

此刻晌午剛過,日頭最是毒辣,風也起著勢叫囂,可遠遠的,人聲竟蓋過了風聲,還摻一味鐵器撞擊的動靜。大雍的兵丁和突厥人廝殺正烈,大雍的兵丁更明白些,這一仗眼看要勝了。

常言,聞脂粉香知女子,蘭草淡馨是閨閣女兒,山茶清味屬田間丫頭,撲鼻灼人的便是館中小妓,戰場上,個個殺紅了眼,吼得青筋虬結,只得看鎧甲分辨軍銜。

群兵中部,一匹烏黑大馬,釘著鐵掌,踏出深淺腳印,馬背上的男人生一副剛毅面孔,哪怕眉頭緊鎖,也覺得威、怒而非惡,當真沒半分奸相。

他著一身暗金鎧甲,胸前護心鏡折光,顯得人也亮堂。劍拔弩張時,臂上揚著條藏藍巾子,抖擻著,如主帥身份一般威風。

緊前頭拼殺的男人,年輕模樣,穿銀灰鎧甲,因面上濺著血,故掩去三分英俊,殺人勁頭劈山填海的,泄了十二分的英勇。

他的臂上也纏巾,紅通通的,在一抹子黃沙里煞是好看,襯得鎧甲冷光也有了絲熱乎氣。“噗嗤”,劍攮進肚子里的聲兒,帶著噴血的濕潤,還有肺腑攮爛的黏糊,抽出來,叫風一吹貼上沙,刃厚了半分。

本惡戰正酣,這一劍弄得周圍人一息,原來是突厥將軍被攮透了。擒賊先擒王,這領頭的人丟命,兵將自動慌忙七分,卻還有更戾的,這突厥將軍被一劍削去首級。

塞北盛傳,雍朝霍家的小將軍鐘愛砍削人頭,大小戰役,逢戰必取對方首級,并要招搖一番。這不,新鮮熱乎的腦袋如同血球,被他掛在鞍上,仿佛掛條玉佩那般簡單。

這塞上的風沒斷過,黃沙卻小了,吹不散,叫水洼似的血和成了泥。將領已死,殘兵眼看大勢盡去,凡是腿腳尚全的,陸陸續續全逃個干凈。

勝了,主帥振臂:“——俘兵回營!”

令一下,無論傷的、疲的、小死的,俱要放開嗓子散散余下的殺氣,卻不料,纏紅巾那位副帥偏不,抿著唇,不吭不哈的,狠夾馬肚奔去追殺殘兵。

“霍臨風!”主帥吼了一嗓,沒喚回來,“站住!”又一嗓,卻只見身影身影,那身影遠得只剩片影兒了。

馬蹄踏血,霍臨風追出七八里地,提著劍,鞍上人頭顛顛的,幾分鮮活錯覺。目光所及,那隊殘兵敗將遠遠一撮,共三十四個,對方見他追來,相覷幾眼打個商量,便停下欲背水一戰。

“吁”霍臨風三十步開外停下,估摸跑得熱了,一把摘下頭盔,細密汗,高馬尾,一股腦全見了光。他抹把臉,鬢邊血跡暈染開來,熏人的腥。

一隊殘兵踩著窮途末路,舉刀過頭,心往下沉:“沖啊!殺啊!”眼里流露出的,卻在說,“我做好了必死的準備。”

霍臨風端上看死人的眼神,輕身一縱,靴尖兒點馬首,他曉得回去越晚,那主帥氣得越兇,他要快些。

于是他夸張至極,出手即為絕招,金光火星揚起漫天黃沙,他操縱千斤之勢,閻羅樣,一劍索了一遭性命。除了來去的風,有聲兒的,皆叫他斬盡殺絕。

遼遼大漠疾風撲面,上一秒活人驚叫殘喘,下一秒死人黃沙蓋尸,轉身蹬馬,就連骸骨都被吞噬干凈。

牽韁回營,途徑戰場時避不開狼藉,霍臨風停住哼起一段調子,央央沉沉,是一首無名的悲歌。每一戰之后,無論輸贏他都要哼唱此曲,以慰犧牲將士的白骨孤魂。

一曲畢,馳騁回營,營帳遙遙處,晃見主帥威立于前。一干小卒營門外等著,擒著腿將他拽下,“哎!”他呦咽,押送至帳前,對上主帥的鐵面。

“屬下愿領責罰。”他先聲認錯爭個從輕發落,再貼貼補丁,“屬下絕不再犯。”

主帥霍驚海,霍臨風的同胞兄長,沉穩猶如海中礁,剛正不可攀:“身為副帥,窮寇莫追的道理,難道你不懂?”認錯也無用,沒得商量,“罔顧上級軍令,按軍法處置杖責六十。”

事已至此,霍臨風只得乖乖受杖,若要他重選,他一定還追窮寇。識字便讀兵書,年十三初登戰場,時至今日,手中性命多過所啖食糧,既敢追,便敢認。

鉗制稍松,剝了甲,脫了衣,舊疤交錯的精壯身子露出來,伏低受杖。十杖現紅痕,三十杖腫如小丘,六十杖畢,若不是武功護體,早爛了筋肉。

霍臨風未痛哼一聲,卻也有怨,偷偷瞪了霍驚海一眼。

這場惡戰長達半年,斷斷續續的,死傷難計。這一勝,登時快馬加鞭稟告大雍天子,邊陲之亂已平,天子閱后定再派人傳信,許些封賞。

左右是等,急不得。霍臨風先前扮齜牙的老虎在沙場征伐,如今甫一太平,立馬做起懶散的紈绔,在帳中嬌養了三天,坦背赤膊的,小卒的兩腿都要被他使喚斷。

傷口結痂,他總算肯穿衣裳,一件深藍近乎黑的常服,搭右衽系結,窄袖,緣邊滾著織紋,配暗色冠子。他整飭妥當,當得起“玉樹臨風”。

離帳尋霍驚海,“大哥,”挨罵挨打的氣消了,他叫得親昵,歡欣上馬,“回城嘍!”

兄弟二人馳騁至城外,城中百姓簇擁相迎,有種結喜事的熱鬧。霍臨風疲于應酬:“大哥,我先行一步。”他背棄兄長,扯著韁,疾疾去了。

塞北遼闊,城池內鱗次櫛比,長街一眼望不見頭。“吁!”寬街,霍臨風下馬,三階青灰磚石,丹楹刻桷,當值的守衛朝他抱拳,他應了,邁入這寬門闊府。

門上高懸烏木匾——定北侯府。

門內小間,守門子的老管事探頭:“呼!少爺沒傷,老仆得還愿去!”

霍臨風的步子大喇喇的,過去了,聞聲回頭,像個起哄告狀的輕浮伢子:“六十軍杖才結了痂,大哥親自監著打的。”

后話沒聽清,他穿過前院,叫圍廊邊的景兒吸住。恁般高的一樹玉蘭,剛破苞兒,生機勃勃的,梢頭拂了斗拱。叫玉蘭打眼后,他入了頭廳,直出旁側小門,將門上厚重的簾子掀得且晃悠一會兒。

掃地的,灑水的,小廝丫頭瞧見他,停下活兒,切切地喊聲“少爺”,年歲大的嬤子晃見:“哎呦!”夸張的“小祖宗”還沒呼出來,人遠了,撫著心口一頓搓揉,“老啦,眼都花實啦!”

侯府深深,正廳比高門里頭的大小姐還遮掩,又邁一道檻,霍臨風目光快過腳步,先閃入廳堂。“爹,”門敞著,不攏聲,他一嗓子出來各角落都聽得,“爹,我回來了。”見著人,又恭敬叫了一嘴。

廳里頭,厚重的暗色花毯化了靴音,銅爐盤著四蟾,孔隙中飄出煙,裊裊的,襯的那蟾像要羽化升仙。正座上,楠木盒子裝幾塊好蠟,一塊鹿頸子的皮,擦劍使的。

桌邊圈椅一人端坐,端出兩三分架子,余下七八分盡是威嚴。

玄袍暗沉,封腰滾了道靛藍緣邊,股側,掛的玉玨垂著,一綹紅結子些許凌亂。衣裳細致,人更非等閑,頜上一把須髯,聳挺的眉骨、鼻梁,嵌兩顆深邃的眼,頭發烏黑油亮,冠華而高才襯得起身份。

此人四十多歲,乃霍臨風的父親,定北侯霍釗。

霍釗擦拭寶劍,眸子都未抬,不瞧瞧小兒瘦了幾許,也不打量打量傷情。“聽說,”目光幽寒似劍,聲沉如鐘,“你又違反軍令了?”

霍臨風先坐下,傍個軀體依托:“我受過罰了。”答非所問完,一掀小蓋盒,里頭豆餅、蒸梨、糖漬花片,都碼好了。“大哥過于保守,窮寇勿追是不假,可敵我實力分明,叫乘勝追擊。”規矩要有,他答完才拈了片蒸梨。

念誰來誰,霍驚海遲歸,也未進門先喚“父親”,行過禮,落座稟報軍情。

霍臨風嚼他的花片,甜透嗓子,灌一大口咸茶,端杯俯仰瞥見小門露一圓臉。耳垂掛珠子珰,顯得臉愈發圓,是夫人的丫鬟梅子。

這是叫他呢!他擱下杯盞,溜了,一出小門到后頭:“梅子,你少吃些!”挖苦了小丫頭,過垂花門,那垂蓮柱纏著條鈴鐺,他躍起一拍,叮鈴鈴地響了。

梅子掩嘴笑:“夫人專給您掛的,別人不叫碰呢。”

霍臨風稀罕道:“我二十三了,還掛鈴鐺給我玩兒?”

梅子笑:“哪兒是,夫人惦記,尋思掛條鈴鐺叫您瞧見,準會躍起一拍,”指頭一抬,朝內院,“夫人聽見,就知道是您歸家了。”

鈴鐺還正打旋兒,轉得霍臨風心頭一熱,飛奔進內院,佛堂外的下人忙把他往屋內請。佛前高聲要挨罵,他壓著嗓子喊一聲“娘”。

霍門白氏,年輕時一等一的美人兒,經年遲暮,卻如發間玉釵,磨得盡露寶質。她回頭,一改波瀾不驚的主母態,瞧見兒子,急急從蒲團上起身。

佛龕在上,霍臨風渾言無忌:“娘,我都大獲全勝了,還拜什么菩薩?”

白氏拿絹帕捂他的嘴:“不是叫板你大哥,便是沖撞菩薩。”捂了捂,移開一點,捧著霍臨風的腮,“糧餉不夠吃么,怎的瘦了好些?”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