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最強垣根帝督

點擊:
某宅男不小心穿越到了垣根帝督的身上,沒有發生改變,在只眼姬的攻擊之下走了狗屎運,帶著原本的經驗與實力,重生了。
“現在的垣根帝督,即使面對整個世界,也決不會失敗!”

① 來自未來的垣根帝督

第一章 被暴風席卷就是命運的抉擇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垣根帝督從黑暗中清醒過來,忍不住大叫起來。

壓力,消失了,那種似乎天地都在不斷擠壓自己的感覺,消失了,沒有那個恐怖的女人,也沒有那個恐怖的力量,似乎一切,都是原本的樣子。

“不想死,就小聲一點,如果被發現了,你恐怕就要死在這里了……”

還沒從自己身體的不適之中反映過來,一個清脆的女聲,忽然響了起來。

看清聲源的方向,不自覺地一愣。

“被嚇傻了嗎?”少女看著垣根帝督,好像冰塊一樣,不斷向周圍散發著冷氣,似乎偽裝的不是很到位,垣根帝督,還可以感受到少女臉上的那份不自然。

少女的身上多多少少都有著傷害,最為嚴重的,似乎就是小腿和手臂的位置了,被貫穿了,卻沒有流血,似乎,是少女能力的作用。

“你受傷了,恐怕如果出現了問題,先死的,也是你吧……”

少女的能力剛剛覺醒不久,她自己還沒有掌控的方法,說到底,如果不是為了救這個家伙,少女也絕對不會落得這樣的下場。

面前的少年絕對不是普通人。少女這樣判斷著。

“有人再追你?”

似乎搞不懂自己的情況,少年不斷發出傻傻的問題,讓少女咬牙切齒的同時,也有著幾分特殊的無奈,對方次啊剛剛清醒過來,恐怕還不明白,事情的經過呢吧。

“是啊,有人在追我們,我使用能力還不熟練,在加上需要保護剛才昏迷的你,所以才受了傷,現在估計我們兩個可能都要死在這里。哼。”

少女的眼底,閃過了一絲懼怕,顯然,還是害怕著死亡,可是在那絲害怕的中央,似乎,也有著一絲解脫。

“甚至在追我嗎……”

垣根帝督的話剛說到一半,一輛裝甲車就直接停在了兩人休息那個路口的前面,向著兩邊看了看,發現早就被一隊特種兵給嚴嚴實實的堵住了。

一個穿著白色大褂的家伙,就站在那群特種兵的身后,冷冷的眼神,好像是利劍一般刺向了垣根帝督和垣根帝督身邊的少女。

“怎么,不跑了?白鼠們!”

隨著這句話,原本坐在地上的少女,不顧傷口,徑直站了起來,擋在了垣根帝督的身前,似乎在警惕著周圍那群特種部隊一樣。

“你,難道不怕死嗎?”

冷靜的詢問,這種場面,垣根帝督倒是見得多了,他這一次,可以算是第三次在世為人了,如此微小的場面,甚至已經不能讓他的表情出現些許的變化了。

“怕死?對于最強的我來說,怕死是不會存在的感情!”

“可你的眼睛里,明顯還存在著少許的害怕。”

似乎是被垣根帝督點破之后十分尷尬,少女不再和垣根帝督搭話,反而是看向了周圍那一隊人馬的存在。

少女很強,十分的強,不然的話,周圍的特種兵早早的就一擁而上了,不過很可惜,如果是近身戰的話,周圍這群訓練有素的特種部隊,甚至擋不住少女的一次觸摸。

正面面對少女,是沒有任何機會的。

而唯一的機會,就是使用手中的武器,來射擊少女身后的那個小男孩。

那個穿著白色長大褂的研究員,嘴角向著當側揚起,漏出了一絲特殊化的笑容。

“攻擊!”

隨著他一聲令下,周圍的人全部都扣動了自己手中的扳機,少女原本只是擋在垣根帝督的身前,可聽到了槍聲,卻瞬間改變了動作,直接把垣根帝督推向了墻壁的位置,隨后自己雙手扶住墻壁,把自己的背后,留給了那好似暴風雨一樣的子彈。

子彈,與少女接觸了。

一瞬間,然后,就利用更快的速度回去了。

是的,少女的身上,似乎有著某種魔力一樣,觸碰到她的子彈,瞬間就被一股無形的力反彈了回去,狠狠打在了那群特種兵的身上。

還好,只是麻醉彈,不然這里,恐怕要被鮮血染紅了吧。

垣根帝督看著那個穿著白色大褂的家伙,似乎還要做些什么,不僅皺起了眉頭。

“足夠了吧,還要繼續進行下去嗎?”

木原修看著面前那一對少年少女,真是難得的機會,少女的研究員,一直都是木原數多那個混蛋,而少女的能力,又是比較特別的矢量控制,在這里,無論是殺了少女,還是俘獲了少女,對他,都是絕對的有利。

如果放在往常,他面對少女,是沒有任何一絲機會的,可現在,少女手上了,體力似乎也塊到達盡頭了,他,也擁有了機會。

但看著那個少女懷中的少年,木原修似乎在其中看到了什么遠遠不屬于那個年齡段才能擁有的東西,面對少年的眼神,似乎有了一種全身上下完全被看透了的感覺。

嘴角有些抽搐,木原家族的人,從來都不會懼怕未知。

“當然不夠,這次,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要是抓了這個女的,那木原數多的成果,也就功虧預虧了,要怪的話,就去怪那個女的吧,記住她的名字,她叫——鈴科百合子!既然明白了,就去死吧,第二波進攻,準備!”

第二章 分岔路口迎來的是二選一

好像風暴一樣的子彈瞬間打在了鈴科百合子那瘦弱的后背上面,不出意外的,深知沒有感覺到沖擊的力度,子彈就被彈射了回去,第二波特種部隊,也倒了下去。

看著自己眼前那個也就比自己笑了一歲的少年,鈴科百合子不僅輕皺了幾下好看的眉頭。

自己的情況,自己是最了解的,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眼前的景色,已經模糊了起來,如果不是依靠著強大的意志力,恐怕早就到達極限了吧,奈何,就是意志力的支撐,似乎也要達到盡頭了。

不能,就這樣下去……

鈴科百合子的內心里,似乎出現了如此的聲音,用余光掃了掃身后那群理應是垃圾一樣的存在,隨著那木原修的第三聲令下,子彈,又一次打了過來。

抓住機會,鈴科百合子單腳斜著踏向了不遠處的地面,只是很簡單的一腳,卻因為那矢量控制的能力掀起了大量的煙塵。

在那煙塵之中,似乎沒人知道發生了什么,子彈,都消失了,化為了金屬的殘渣,對著木原修的位置,就打了過去。

木原修看著迎面打過來的金屬殘渣,沒有任何的恐慌,單手拉過來一個特種兵,擋在了自己前面,擋住了金屬殘渣之后,就將那個剛剛逝去了的生命隨手扔在了地上。

輕輕搖了搖頭,隨后注意力又一次放到了鈴科百合子和那個少年的身上。

兩人此刻已經不在原本的位置了,鈴科百合子把垣根帝督抗在了肩膀上面,幾乎就要沒影了的樣子。

木原修切了一聲,隨手在一個士兵手中,搶過來一把狙擊步槍,飛快的整理好姿勢,對準了遠處那個踉踉蹌蹌,卻又行動飛快的人影就打出了一發子彈。

子彈直接飛向了鈴科百合子的腦袋,而誰都沒注意,那個位置,垣根帝督的手,就擋在子彈的路線上面,似乎只是自由揮舞著手臂,也可能是別的什么,直接就把那子彈甩到了一邊去。

感受著似乎一下子就消失了一些的體力,垣根帝督不僅看著自己的雙手皺了皺眉頭。

他很冷靜,經歷了穿越和重生,連續兩次的事情讓他養成了處變不驚的習慣,但冷靜的同時,也需要進一步的整理現在的情況了。

沒有使用計算力,只是本能的,似乎就使用了自己那未元物質的能力。

這點毫無疑問,也不難接受,顯然,自己的未元物質似乎從原本的超能力變成了原石能力,隨心所欲的控制,感覺上倒是也不錯。其次的話……

垣根帝督看向了抱著自己不斷奔跑著的鈴科百合子,隨手一揮,驅散了她因為狼狽而留下的痕跡,隨后便是開始確認這次的目的地了。

鈴科百合子,已經到了極限,所以,就近尋找一個住所,似乎就是必須的事情了。

垣根帝督看了看鈴科百合子的口袋,里面似乎有著一張類似于磁卡的東西,她還沒有失去神志,跌跌撞撞的就沖進了一個極度偏僻的小旅館里面,把卡往桌子上的機器上狠狠一排,隨后留下了三個字,就拿著卡,消失在了樓梯的位置。

“一間房。”

等關上了房間的大門,鈴科百合子似乎也放下了所有的緊張態度一樣,直接癱軟在了床上,昏迷了過去。

垣根帝督看了看鈴科百合子那副疲憊的樣子,搖了搖頭,把她徹底放到了床上,隨后拉開對方的小腿和小臂,使用未元物質的能力給予了她部分的治療,隨后撕開了自己的衣服當做繃帶,簡單的處理了一下。

“這樣的話,似乎我也要睡一覺了……”

垣根帝督靠在床邊,就這么閉上了自己的眼睛,陷入了睡眠之中。

一夜無話,一直到了第二天的下午,兩人才慢慢醒了過來,鈴科百合子恢復了神志,就看到了自己小臂和小腿位置對傷口的處理。

“要你多事!”

皺了皺眉頭,隨后狠狠瞪了垣根帝督一眼,就不去管其他的事情了。

“我可以問一下,究竟為什么,我才會被追殺嗎?”

這是垣根帝督比較感興趣的事情,之前他穿越到垣根帝督身上的時候,他是完全可以肯定,沒有這樣的事情發生,而這一次,似乎發生了什么意外。

“誰知道,我也只是在特力研樓下,看到了當時狼狽的你,才動了惻隱之心,所以,你要時刻記住自己應該保持的位置!我,不是為了回報而幫助你,也絕對不會需要你的幫助!”

一邊說著,把胳膊上面和小腿上面的布料撤了下來,動了動胳膊,感覺傷口已經在矢量控制能力的操縱下還是愈合了,就直接開門,走了出去。

臨走的時候,垣根帝督看到了鈴科百合子的眼睛,那眼神里面,分明就有著一份完全不相信自己的感覺,沉默了一小會,慢慢搖了搖頭。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