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砮道官途/能大会小 第4节

点击:


他们这样说,无非是让保安难堪,他们当然知道保安不敢让领导出来迎接。

可保安还真不敢得罪他们。

为了这些事,保安们经常是窝着一肚子的火,他们也需要找一个渠道发泄,眼下这个和自己衣着雷同的普通警察就是最合适不过的戏弄对象。

“少他妈废话,快把相关证件拿出来。”保安趾高气扬地喊道。

?#32922;?#36831;迟疑疑地掏出自己的警官证,很不耐?#36710;?#22622;到了保安的手里,连话都懒得说一句。

保安抓起警官证就摔到?#35828;?#19978;:“靠!你丫也忒牛B了,拿个破警官证,就敢明目张胆地擅闯市委大院,也太无法无天了吧。”

?#32922;?#36825;时候才看见了市委门口挂着的那块红牌子。

“有搜查证吗?#22570;?#20320;的搜查证拿出来。”保安继续喊道。

?#32922;?#32418;了?#24120;?#23567;声说道:“兄弟,有一个女孩子闯了红灯,还撞了我们一个警察,她就跑进了这个院子,对了,她骑着一辆红色?#38590;?#39532;哈。”

“少废话,你到?#23376;?#27809;有搜查证?”保安气势汹汹地问。

?#32922;?#26080;奈地摊了一下手。

“没有搜查证你就敢擅闯市委,你丫也忒胆肥了吧,你知道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吗?去,到那边的治安室里蹲着去,让你们领导过来领人。”

保安不由分说把?#32922;?#20174;摩托车?#20384;?#19979;来,将他推进了旁边的治安室。

?#32922;?#22238;过头,瞪着眼喊道:“小子,我记住你的样子了,你最好烧烧高香,千万别犯在老子手里。”

······

组织部会议室里坐着七个人,五男二女,男人们不约而同的全都是土鳖装,领带打的跟上吊绳似的。

刘岩暗自庆?#36965;?#24184;亏今天听了父亲的话,要是穿一身休闲装,就显得自己太各色了。

坐在西南角的那两个女孩倒是打扮的姹紫嫣红的,给昏暗的会议室里增添了不少亮色。

刘岩心里嘀咕——?#20063;伲?#36824;是女孩子牛啊!她们穿戴的这么?#23033;悖?#23601;不怕领导说她们对自己不尊重。

在官场混了一段时间后刘?#20063;?#26126;白,女孩子穿戴的越?#23033;悖?#21453;而对领导越尊重。

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刘岩下意识地冲大家点?#35828;?#22836;,里面的人至少有一半拿眼睛直直地盯着他,脖子伸的老长,眼神里充满了期盼和焦灼。

看到刘岩五脊六兽的装扮,这些人全都是一脸的失望。

刘岩舒了一口气,找了一个相对不太起眼的位置坐了下来。

这也是父亲特别交待的,父亲一再告诫他,官场最忌讳的就是高调。

他正襟危坐,唯一的感觉是会议室里的空气很稀薄,偷眼看一看旁边的土鳖,大致上和自己一个熊样。

大约两分钟后,闫海宽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跟着秘书王自满。

闫海宽走进会议?#36965;?#20808;是朝刘岩的方向看了一眼,冲他点?#35828;?#22836;,然后就把目光聚焦在西南角那两个女孩的身上。

刘岩?#24471;?#20102;一眼,其中一个女孩,美的让人喘粗气。

会议室坐北朝南,正北面?#26469;?#25670;放着电视机、饮水机等用品,其余三面全?#22570;?#25918;着沙发,靠南墙的位置,摆放的全部都是单人沙发,西面和东面摆放的则是多人沙发。

很显然,南面应该是领导的位置,其他两面,才是他们这些官场小菜鸟的位置。

一个黑不溜秋的?#19968;?#22826;没有眼力见了,硬是坐在最西边的单人沙发上,这?#19968;?#21487;能是想和那两个女孩挨的近一点。

闫海宽迈着鸭子一样的步伐走向南面最中间的单人沙发,?#32654;?#30524;看了一会坐在旁边的那个人。

此人身高撑死了也超不过一米六五,腿短腰粗,皮糙肉厚,?#36710;?#22909;像下面的二哥蒙了层灰似的,虽然架一副金丝边眼镜,却和斯文丝毫不搭噶。

见闫海宽盯着自己看,那个黑不溜秋的?#19968;?#36824;以为领导非常欣赏他呢,也盯着闫海宽,根本就没有考虑到领导的意思是让他挪窝。

闫海宽?#37325;?#26012;了他一眼,很不高?#35828;?#22352;了下来。

秘书王自满站着向大家介绍:“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市委组织部的闫部长。”

大家一齐鼓掌,那个黑不溜秋的?#19968;?#24052;掌拍的最响,而且还极其夸张地跳了起来。

介绍完闫海宽,王自满要坐下来,他的位置本来应该在闫海宽西边,见那个黑不溜秋的?#19968;?#21344;据了自己的位置,只好绕到闫海宽的东面坐下。

“好了,大家先自我介绍一下吧。?#20415;?#28023;宽说道。

第5章 纨绔子弟就是牛

闫海宽的话刚?#31456;?#38899;,那个黑不溜秋的?#19968;?#23601;站了起来,闫海宽冲他摆了一下手,示意他坐下,然后指着刘岩说:“就从这位同志开始介绍吧。”

刘岩简单介绍了自己:“我叫刘?#36965;?#20170;年二十四岁,本市人,人大法学系研?#21487;!?br />
刘岩坐在东北角,按照小王秘书?#25954;?#30340;顺序,第二个做自我介绍的,是坐在西北角的一位小伙子,急于表现自己的那个?#19968;錚?#34987;排在了最后。

大家的自我介绍都十分简短,不大一会,就轮到了那个漂亮姑娘。

“我叫费雨。”

姑娘刚说出自己的名字,所有人都将目光对准了刘?#36965;?#38379;海宽也是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刘?#36965;?#22068;里嘟囔了一句“流言蜚语?#20445;?#28982;后又半开玩笑地问道:“你们两个一个刘?#36965;?#19968;个费雨,是有什么特殊关系吧?”

刘岩和费雨彼此对望了一眼,?#24049;?#20102;?#22330;?br />
大家的注意力正集中在刘岩和费雨两个人身上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剧烈的拍打窗户玻璃的声音。

除了坐在南面的三个人和靠近西南角的两个女孩之外,其他人都看到了正在?#21653;?#25293;打窗户玻璃的陈如雪。

陈如雪一边拍打着窗户玻璃,一边还一蹦一跳地冲刘岩打着招呼,嘴里不知道在喊些什么。

见许多人都把目光投向了窗外,闫海宽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翘起下巴对王自满说道:“小王,你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小王走出会议?#36965;?#30447;着陈如雪看了半天,然后问道:“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陈如雪挺了挺胸脯,说道:“我找刘岩。”

王自满又盯着陈如雪看了一会,说:“刘岩正在开会,有什么事情你待会再说好吗?”

“开什么会?”陈如雪闪着大眼睛看王自满,她实在不知道市委组织部的会议和刘岩之间会产生什么联系。

闫海宽正在会议室等着呢,王自满不敢在外面耽搁太久,只好说道:“组织部的闫部长正在和新招聘的公务员开会呢,你能不能暂时离开一下?”

“靠!刘岩这小子考上公务员了啊!怪不得今天早上起来后一直神神秘秘的。”

陈如雪蹦起来大叫了一声。

见王自满一脸抓耳挠腮的样子,陈如雪突然意识到自己有点过分了,她不好意思地冲他笑了一下,赶紧用右手食指堵住了小嘴,然后又冲王自满做了一个鬼?#24120;?#25925;作乖巧状走向了远处。

王自满回到会议?#36965;?#36148;在闫海宽的耳边小声说:“是个姑娘,打扮的像个鸟子。”

“是找刘岩的。”王自满又补充了一句。

闫海宽皱着?#32426;?#21497;息了一声:“唉!这些纨绔子弟?#21073; ?#28982;后又看了看刘?#36965;?#23567;声对王自满说道:“分配方案调整一下,把这个刘岩留在组织?#22570;桑?#25105;看这小子有出息,是块好料子。散会后你把我的意思跟他说一下。”

见王自满恍惚地看着自己,闫海宽又说:“刘岩是这些?#35828;?#20013;唯一?#38590;芯可?#21448;招人?#19981;叮?#20272;计周书记早就看上了,咱们组织部不能被动。”

王自满问:“那把谁刷下来?”

“费雨当然要留下来,?#20415;?#28023;宽思索着,“实在不行,就把翟主任介绍的那个刷下去吧。”

停了一会,闫海宽又问道:“刘岩原来安排在哪个单位?”

“韩城办事处。”王自满回答说。

闫海宽像是牙疼地吸溜了一下,说道:“干脆这样吧,今天暂时不公布具体的分配方案,让他们后天再来一下。”

王自满点?#35828;?#22836;,说:“?#23567;!?br />
闫海宽转向众人说道:“大家都介绍完了吧。”

费雨已经坐了下来,而且没有打算再站起来的意思,那个黑不溜秋的?#19968;?#24613;眼了,举着手大声喊道:“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呢。”

“那就介绍一下吧。?#20415;?#28023;宽漫不经心地说道。

“同志们好!”那?#19968;?#31449;起来,像个大首长一样冲大家招了招手,“我?#24615;?#37041;,袁世凯的袁,同学们都叫我袁小脑袋,他们说我的志向和抱负跟袁世凯有一拼。”

王自满抬起头,停止了做记录的动作,语带挖苦地问道:“你那个球是皮球的球吧。”

“No,No,No,是邱吉尔的邱。”袁邱伸着右手食指在眼前?#28982;?#30528;。

看着袁邱?#20204;?#20316;调的样子,闫海宽的?#32426;分?#25104;了一个疙瘩,他颇不耐?#36710;?#25171;断了袁邱的发言,说道:“介绍完了吧,介绍完就坐下吧。”

袁邱正在兴头上呢,突然被闫海宽打断,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愣愣地站在那里。

闫海宽不再理他,对大?#19968;?#35828;道:“今天把大家召集到这里,两件事,第一件事是让大家相互认识一下,?#30001;?#19968;下了解,第二件事就是向大家公布一下分配方案。”

闫海宽停顿了一下,看着王自满说道:“王秘书,你把分配方案跟大家公布一下。”

王自满言简意赅:“这次市委组织部?#36824;?#24405;取了八名公务?#20445;?#20004;个留在组织部,四个分配到其他部委办,两个到下边的乡镇工作。”

袁邱挠着头皮问:?#23433;?#23545;啊,我们报考的可是市委组织部,为什么要让我们到乡镇工作?”

“组织部是公务员批发部,这点道理你都不懂吗?”王自满呛了袁邱一句。

宣?#24524;?#20250;后,王自满走到刘?#30097;?#36793;,悄声说道:“闫部长让我跟你说一下,你的去处已经定了,就留在组织部。”

刘岩以为这样安排,完全是因为自己的成绩和学历,便没有对王自满多说什么,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感激。

王自满心里道:靠!纨绔子弟就是他妈的牛B。

刘岩从会议室里出来的时候,陈如雪已经没了人?#21834;?
黑龙江22选5平台
广西快乐双彩论坛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141期 北京单场半全场sp值 l河北20选5开奖结果查询 qq三张牌作弊器破解版 福建快3的号码表 六合彩今期报码 3d包选3组中中奖规则 吉林快三和值图表 足球训练10个基本动作 甘肃快3昨天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统计报表 手机版十三水 河南泳坛夺金走势图近120 新加城博彩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