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草根首長

點擊:
《草根首長》 作者:三人行

一個農村鄉鎮小人物,以草根之身漫步官場,長袖善舞,不惜利用一切資源步步高升,其道路之艱辛、挫折令人回味。官、錢、權、色,....

第一章 廁所的尷尬

早上張家良蹲在鎮政府的廁所里,聽到女廁所傳來黨政辦公室副主任胡淑云劇烈的咳嗽聲時,才想起今天是黨政辦主任就職的日子。

每次新主任就職副主任胡淑云都會在廁所咳嗽的上氣不接下氣。政府廁所改建時在中間砌了一道三米高的墻,擋住了前來如廁人的視線,卻擋不住各種聲音,張家良就經常憑著聲音盡情想象墻那邊的風景。

"胡姐,你沒事吧?"沒等說完說完張家良連忙捂住嘴。

張家良和胡淑云在一個辦公室待了兩年,胡淑云對張家良很是照顧,張家良也很感激,所以剛才張家良出于關心忘乎所以的出聲詢問,這一問墻兩邊的人都很尷尬。

胡淑云答應不是,不答應也不是,一時竟然連咳嗽也忘記了。心中責怪張家良不分場合,男女隔著墻在廁所里說話聊天,同時下面還有"嘩嘩"的伴奏聲,這成何體統!

"呃……小張,你……你也來了?"墻那邊傳來胡淑云支支吾吾的聲音。

"胡姐,我沒事了,先出去了!"張家良說完逃也似的竄了出去。

剛出廁所就一頭撞在一團棉花上,抬頭就見婦聯的辦事員王娟雙手掐腰氣勢洶洶的怒視著自己:"往哪撞哪?眼睛不管用呀?"

張家良嘻嘻笑道:"管用呀,這不就撞對了嘛?"

王娟氣的一跺腳:"你……"說后一頭扎進廁所門口沒了聲音。

張家良望著女廁門口暗自琢磨:"看著不大為什么彈性這么大?"

王娟雖只是計生辦的辦事員,但是人家背靠大樹好乘涼,老公是縣城城區派出所的所長,相好的先是原鎮黨委書記,換屆后黨委書記調走了,新村鎮鎮長顧明濤繼任為王娟的相好,平時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臉,在政府這邊橫行慣了,誰讓人家是常青樹,連相好都能不斷替換,可見她某方面還是有些能力的,張家良一向看不慣她,也不怕得罪。

張家良和胡淑云一前一后步入黨政辦公室,負責黨政辦文檔整理的孫翠斜眼盯著二位開口道:"張哥胡姐,我怎么看你們是一塊從廁所出來的。"

張家良和胡淑云交換了一下眼神,想起剛才廁所的尷尬,一時無語,回到座位上假裝忙碌起來。孫翠一看二人的情景有料,剛想開口挖掘,只見黨政辦的文員王剛急急火火的跑了進來,激動地沖著張家良道:"張哥,咱倆有福了,有福了,這下好了。"

受到王剛的感染幾人也興奮起來,紛紛問事情的緣由,王剛義正言辭的道:"女士免聽,男士,就是我和張哥交流下。張哥,小道消息,今天到任的黨政辦主任是蓮花鎮黨委書記左建輝的千金左愛愛,大美女呀?十里八鄉的大美女,咱哥倆有福了。"說著王剛激動的直跺腳。

"做-愛-愛?這名字也太前衛了。"張家良的思想一向天馬行空,比較污濁。

"喂喂喂,別污蔑我心中女神的形象。"王剛一臉不高興的道。

"那她為什么到咱們新村鎮任職?"張家良連忙轉移話題。

"避嫌唄,在蓮花鎮人家會說走了父親的后門。"胡淑云猛然插了一句話。

新村鎮、蓮花鎮和浚水鎮是隸屬云山縣直管的三大鄉鎮,新村鎮是縣城擴建時新增的,縣城很多人口牽至新村鎮,蓮花鎮和浚水鎮其實就是老縣城,縣城搬遷后劃分為蓮花鎮和浚水鎮。張家良就是地地道道的蓮花鎮人。

"這可是兩年內換的第四個主任了,為什么老是從外面調入,不從咱們辦直接任命哪?說起漂亮,胡姐比誰差呀?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人家‘寡婦尖叫,上面有人'。"孫翠憤憤不平的說道。

只見胡淑云的臉色微微一變,不再說話,黨政辦一時寂靜無聲,

盡管大家對胡淑云的私事都三緘其口,但誰都明白一個事實,胡淑云靠錯人了,胡淑云第一年來到新村鎮就引起一番轟動,地地道道城市美女,不說傾國傾城也算得上花容月貌,頓時被很多人惦記上了,鎮長副鎮長都經常打電話到黨政辦,無非就是叫小胡來送什么文件諸如此類的借口。

既然身為漂亮女人,又置身官場,注定會成為男人的玩物,成為幾位老大角逐的籌碼,幾經對比,胡淑云投靠了當時極為吃香的副鎮長隋超,世事弄人,不久隋超就受到排擠,在調正分工時隋超負責計生、文明辦,成了排名靠后的副鎮長。黨政機關沒有那個女人是常青樹,胡淑云紅火了一陣也就慢慢淡出人們的視線。

兩年前胡淑云被提為黨政辦副主任,今年三十一歲,黨政辦的工作上上下下幾乎是她一個人在操持,新村鎮黨政辦連續三年被縣政府提出特別嘉獎,正主任則總能坐享其成,走馬燈似的一茬接著一茬的換,胡淑云卻始終得不到提干的機會。

除了胡淑云,就數張家良是黨政辦的老人了,看到胡淑云張家良為她覺得可惜,對自己卻很知足,自己畢竟是三無產品,能走到這一步已經是祖上燒高香了。所謂三無就是:無錢,自己地地道道的農村孩子;無權,自己向上數三代都是貧農,八竿子的親戚都是農民;無色,長相普通,大學時差點因為長得沒有"特色"而落選學生會主席。

眾人雖然對新主任拭目以待,但很快就開始進入工作狀態,張家良則饒有興致的打開新村鎮政府網站,看著這個即將到任的左愛愛主任,對著照片目測了一下:職業裝太緊,看不出胸圍;臉上有化妝,看不出皮膚,五官倒是很端正,心中不禁對王剛的審美表示懷疑。

正思考著手機鈴聲響起,女朋友蘭亭剛剛睡醒,打電話問張家良吃飯了沒有,想起昨晚尷尬的的一幕,張家良一臉郁悶,自己一大男人被女朋友在整的服服帖帖的,說起蘭亭也算是一個怪才,在那方面頗為了得,樣樣精通,折騰的張家良直到凌晨才罷休。

第二章 酒店艷遇

蘭亭和張家良同在臨城市區上的大學,蘭亭上的衛校,自己上的師范院校,畢業后蘭亭被分配到新村鎮醫院,自己則參加公務員考試來到新村,一次張家良發燒打點滴碰到蘭亭值班,二人一來二去就聊到了一起,政府大院都知道張家良有一個貌美如花的女朋友在新村醫院上班。

副主任胡淑云接了個電話后通知大家:"今天晚上六點三村的書記王長河在'帝王酒家'宴請咱們黨政辦全體成員,估計是今年先進指標的事,到時不要缺席。"

新村鎮下屬七個行政村,分別按照劃分的次序依次命名為一村、二村,一直到七村,七個村的書記每年都為這個先進村的指標鬧得不可開交,誰也不服誰,按規定獲得先進的村同時獲得鎮十萬元獎金的獎勵,用幾個書記的話說是:不(蒸)爭饅頭(蒸)爭口氣,錢可以不要,先進的牌子必須扛走。

"'帝王酒家',乖乖里格隆,這三村今年是下血本呀,看來是勢在必得呀,帝王酒家那可是一擲千金的地方,進去再出來沒幾萬是不可能的。"孫翠最先炸開了鍋,接著幾人議論起來。

"帝王酒家"張家良去過一次,是縣里數一數二酒店,里面裝修奢華,猶如皇宮,最大的特色就是里面的服務員統一著低胸古裝,胸前統一裹著一條據說是仿唐朝的絲綢。

黨政辦對于這種應酬一向是來者不拒,先進村的名額黨政辦只有推薦權,把各種數據統計出來向上一交,剩下的就是領導和村書記溝通的事了,吃了喝了玩了,最后事辦成沒辦成還不用承擔責任,這樣的事何樂而不為;但是如果你拒絕了問題就大了,過年過節各個村里都有油水上來,得罪了他們到時誰也不想被冷落。

下午六點,"帝王酒家"門口,三村書記王長河一身正裝緊緊裹住他拿圓球狀的身體,笑臉迎接著黨政辦一行四人。

"哎吆,王書記,我看你這幾天更圓了!"孫翠這張捅破天的最走到哪說到哪。

"孫妹妹除了這張嘴,其他地方我都喜歡。"王長河調笑道。

"狗嘴吐不出象牙。"孫翠臉一紅走進了"帝王酒家"。

黨政辦一年到頭幾乎天天和這幾個村打交道,已經是熟的不能熟了,一見面就打嘴仗。

跟隨著王長河來到三樓的"666總統間",一進門就有一"宮女"彎腰行禮接過客人手中的車鑰匙、上衣、手機、包包等物品,張家良則能在"宮女"彎腰的剎那瞅見領口下的風景,過過眼癮也不錯。

由于主任今天不知什么原因沒到任,這樣胡淑云坐了主位,張家良和王剛坐了副手位置,孫翠緊挨張家良坐著,主賓位置做的是王長河,主陪上做的是三村的會計徐磊。

逐一就坐后,每人身后都有一個"宮女"負責倒酒,張家良看了看酒瓶認出是三十年的茅臺,心中更覺此行不虛。

酒場有酒場的規矩,幾個人輪番上陣敬酒,幾輪下來張家良已有了幾分酒意,趕忙出了房間去衛生間放水,準備回來迎接更殘酷的斗爭,張家良怎么也想不到這次放水竟然成就了自己的一段"艷遇"。

"帝王酒家"一共四層,四樓已經是"總統套房"類的住宿場所了。飲食場所就到三樓,三樓已經是最高規格的貴賓間了,除了"666總統間"外,還有一間是"888富貴間",由于三樓來的人極少,平時都是空著的,所以三樓只設計了一個廁所,不分男女,沒想到今天兩間房都有客,張家良喝得暈暈乎乎的不管里面有沒有人,一推門就進了廁所,一陣釋放之后倍感酸爽,聽到響聲一轉臉發現一個絲襪美女拿著新開包的絲襪金雞獨立般的在往腿上套,旁邊的垃圾桶扔著兩只有了污跡的絲襪,另一只腿上的絲襪已經套到底部,白色花紋的底褲緊緊包裹著一對曲線鮮明的雙臀。

女人也被張家良驚呆了,張家良抬頭看到女人殺人的目光趕緊提著褲子出去帶上了門,臨走不忘沖女人來了句友情提示:"絲襪妹妹,別忘了在里面鎖上門。"雖然只是一撇,但那絕世的面容令張家良內心狂跳不止。回到"666總統間",發現胡淑云和孫翠已經換成了飲料,只剩下王剛還苦苦支撐,張家良的到來儼然成了王剛的救星,又一番推杯換盞。

"把酒言歡,人生幾何春已夏,王書記,以后咱們交流的機會還很多,幾位美女再喝就露餡了,咱們也點到為止,總結一下結束吧!"張家良看胡淑云喝的有點多了,便越權發出了信號。

"呵呵,張老弟還是這么幽默,幾位美女都賢良淑德,不會做那種露餡的事的!"王長河色色的笑道。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