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職場風塵

點擊:
小人物大學畢業后踏進機關,因為一沒有靠山二沒有錢財毫無建樹,卻在一次意外中成為女上司的男秘書,從此后男秘書貼身輔助,女領導貼心提攜,強強聯合縱橫官場,愛情事業雙豐收!

 第一回 加班奇遇

趙大強是云都市教委的一名小小科員,這天晚上,應上級的要求留下來加班。

至于加班的理由就有點氣人,今天中午上級來檢查,教委主任鄭紅雪少有的喝醉了,從酒宴結束之后她回到辦公室里閉門不出,一直到現在接近晚上十點了……

這他媽什么事兒啊!又不是因為工作!鄭紅雪喝多了讓老子來伺候,那她老公干什么去了?又不跟老子睡!

但是身為下屬必須服從安排,趙大強只能留下來聽候女領導的隨時差遣。

趙大強一肚子怨氣,因為實在無聊就摸出了上次跟同事在辦公室喝酒剩下的啤酒喝了起來,不知不覺就喝了三罐下去,原本酒量就不大的他就有些熏熏的醉意了。

“會不會領導在我去廁所的時候自己回家了?要不然到現在了怎么還沒動靜?總不能就這么傻等下去吧!”

趙大強等急了倒聰明起來,等了好幾個小時了,該不會一直毫無意義的傻等吧?

他突然間泛出一個聰明主意來---辦公室每天要早早來人幫領導打掃房間提開水,自然有領導屋里的鑰匙!

趙大強找到鑰匙后,輕手輕腳的擰開鄭紅雪的門走了進去,隨手又把房門給鎖上了,正想開燈,卻馬上聽到了一種十分讓人驚訝的聲音,居然是女人帶著焦渴的呢喃呻吟聲!

這是一種壓抑的女人的細細的聲音,這種低沉的,從喉嚨里才能發出來的、帶著極度媚惑的聲音趙大強在床上伺候的老婆舒坦之后才能聽到。

只是這曖昧到極點的聲音怎么能從領導、特別是女領導,更特別的還是一個從冷冰冰好似不食人間煙火一般的女領導的里屋發出來呢?

“難道領導居然在辦公室偷人?靠!這也太來勁了!”

在酒力的助推下,趙大強的好奇心就如同火山爆發一般難以按捺,他居然貓一般踮起腳走到套間的門口偷眼往里面看去……

鄭紅雪因為時常中午不回家在辦公室午睡,她的套間里有一張很舒適的大床,屋里開著一盞柔和的小燈,再加上趙大強的眼睛已經適應了屋內的光線,看得清清楚楚的,在那張大床上,有一團雪白在輾轉蠕動著,吟哦著。

他的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看的越來越投入,聽的也越來越血脈賁張,身子原本在門外,僅僅把腦袋伸進門去偷窺,可不知不覺間就整個人都順著虛掩的房門走進去了!

一走近他看的更加清楚了,在床上翻滾著的雪白不是別人,居然正是那個平時冷冰冰的、高高在上的一委之主鄭紅雪!

此時此刻,這個女人的發髻散落了下來,長長地披散了一整個枕頭,黑黝黝的把她的臉襯托的那么白嫩,那個黑框眼鏡丟在床頭柜上,眼睛緊閉著。

在柔柔的燈光下,她的臉蛋嬌紅,嘴唇更是嫣紅可愛,微微的張開著,露出雪白的牙齒,丁香般的小舌頭焦渴的舔著嘴唇,那讓趙大強激動的聲音,正是從這個鮮草莓般的小嘴里發出來的。

趙大強怎么也沒想到他一向視為中性人的女領導居然這么美麗,還關著門用這種方式愉悅自己!

 第二回 膽大包天的幫忙

他的眼睛漸漸的飄忽到了那女人的身體上,這一看就更加口水都流出來了。女人秀美的輪廓如同激光般瞬間穿透了趙大強的神經!

他著了魔般的越來越走近了床邊,眼睛發紅貪婪的看著床上那具魅惑到極點的身體。

鄭紅雪可能也是尚在醉中,居然絲毫沒有察覺到床邊有一個她平時根本連留意都不曾留意過的男下屬正貪婪的盯著她,只顧一個人沉醉在忘我的快樂中。

趙大強也沒想到,自己的領導居然還會有這么一副好身材?平時穿著刻板的正裝,可是絲毫沒有察覺到她也能跟性感、豐滿、誘惑這些能稱得上人間尤物的女人才配得到的詞匯扯上關系。

可是現在,床上分明就是一個火爆的嬌娃啊,哪里還能跟平常那個偽男人劃上等號呢?

趙大強正值身強力壯的時候,因為妻子生過孩子之后,也不知道是因為照顧孩子分了神還是身子沒有養好,對男女之事總是顯得十分勉強,對他的要求能推就推,不能推就滿臉的不耐煩死魚一般躺著不動,讓他就算是要了她也寡淡無味,跟吃了少油沒鹽的菜一般難受。

看著床上這個極度需要男人的女人,趙大強忽然忘記了這個女人就是他平時畏懼如虎的、能一言確定他成敗榮辱的領導。

在他的眼里,此刻這個女人就是一個可憐到極點的柔弱女人,而他,正可以跟扶危濟困的大俠客一般幫她一把。

酒精的力量跟床上女人的誘惑這雙重作用,讓趙大強徹底的失去了理智,他色膽包天,昏頭昏腦的、手忙腳亂的、忘乎所以的扯下了褲子,連上衣都沒來得及脫就撲上了床,一下子就占有了她……

鄭紅雪剛剛的確是被自己無能為力的行為弄得懊喪不已,她費了半天的勁就是不能跟以往一樣沖上那個頂峰,正想算了,誰知道突然之間居然被人把手打開,還沒等她反應過來,突如其來的就把她空落落的身體跟空落落的神經給填塞滿了!

但她依舊有一絲殘存的理智在作用著,被人突兀的襲擊當然不干,掙扎著想要推開他,可是那暴風雨般的攻擊卻是帶給了她那么震撼的快樂,一下下惡狠狠地把她送上了云端,她長這么大,還從來不知道男人有這么大的魔力,居然能夠把她從一個實實在在的人變成一團輕飄飄的棉花團。

她忘記了呼救了!

這種平生第一次的、銷魂蝕骨的快樂讓她忘卻了侮辱,別說現在讓她推開身上的男人了,就是這男人自己要走她恐怕也要死死地拉著他,讓他把她送上云端再走了!

趙大強的確沒有讓她失望,他正值壯年再加上也受了饑餓,此刻兩個人的的確確是干柴烈火,焦渴到了一塊兒,這一番折騰可就恰似火星撞地球了!

趙大強看著這個女人居然一點都沒有抗拒,而且還主動伸出雙臂纏繞住了他的脖子,仿佛要把他渾身的精氣神都吸進去一般!

他也是興奮不已,懷著翻身農奴把歌唱的邪惡心態,整個把她提起來按倒在相對較高的老板桌上,就在那張他平常無數次懷著無比敬畏的心情擦過的桌子上,惡狠狠地把他的卑微發泄了出來。

云收雨住,趙大強就算是再強壯,也不由得渾身汗濕,丟盔卸甲的坐倒在了沙發上,女人就保持著剛剛達到頂峰的姿勢歪倒在老板桌上一動不動,仿佛還在享受著尚未消退的幸福。

而男人總是比女人干脆好多,趙大強的快樂就已經結束了,酒意也更加隨著汗水一起消散了,他坐下來之后僅僅得意了一兩分鐘,馬上,理智就回到了他的腦子里,這一恢復可就把他嚇得渾身冰冷,魂不附體了!

“老天爺!剛剛我這是鬼迷心竅了吧?怎么會碰了老板?這下不死也要脫層皮了!”

趙大強在心里暗暗叫苦,嚇得渾身顫抖起來,趕緊扶著沙發背艱難的站了起來,跟脫的時候一樣手忙腳亂的提起褲子掩蓋好了罪惡的證據,偷眼看著老板依舊躺在那里不動,長長地頭發從桌邊垂了下來,她好像仍舊閉著眼睛。

“看來她依舊醉的不輕,老天爺保佑,讓她別醒!”

趙大強暗暗祈禱著,輕手輕腳的準備溜走,誰知道就在他轉過沙發抓住臥室的門把手的時候,耳邊傳來那無比熟悉又無比懼怕的、冰冷冷的聲音說道:“站住!”

 第3回:白里透紅的鄭主任

趙大強一聽到這個平時發號施令的時候就是這種口吻的聲音,登時嚇得腿肚子轉筋,想要奪門而逃又邁不動步子,心里更是不爭氣的只想求饒,就哆哆嗦嗦的停住了身子,聽天由命般的背對著已經在桌子上坐的穩穩地了的女領導。

“呃……鄭……鄭鄭鄭……鄭主任……您……您您……您叫我?”趙大強不單單是聲音嚇得顫抖著,更是從頭發梢一直抖到了腳趾頭。

“你是小趙?”

鄭紅雪剛剛在神魂顛倒的時候,似乎已經看清楚了那個膽大包天的男人是誰了,但是不太確定,因為趙大強在她的印象里,什么時候都是一副窩窩囊囊的平庸相,跟在她身上奮力馳騁的形象相差太遠!

可是她看他被她一聲“站住”就嚇得渾身發抖,話都說不利落的樣子,就又把那個膽小如鼠的男人跟眼前這個人融合到一起了。

趙大強聽到領導居然認出了他,更加魂不附體了,他低著頭嘟囔道:“嗯……鄭主任,我……我來……我來看看您是不是需要我送您回家……”

鄭紅雪卻已經徹底的放下心來了!剛剛她朦朧中遭到侵犯,非但不大叫反抗,反而順勢享受了一番,當時固然是暢快淋漓,可愉悅消退之后,理智瞬間讓她也出了一身的冷汗!

想到自己居然被一個平時窩囊到極點的小雜碎給玷污了,她心里顯然是窩火之極的!那么該如何處理這個色膽包天的家伙呢?

報警顯然是不明智的,那樣身敗名裂的可不僅僅是那個男人,她立刻會被唾沫星子淹死的。

就此趕走他假裝什么也沒發生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可如果這個男人從此之后借這件事要挾把持她可怎么辦?

她在煩亂之中試探的叫了一聲,誰知趙大強馬上就承認了是他,這就好辦了!

就這個膽小如鼠的男人,今晚也不知道什么壯了他的膽子,讓他敢對她行使了男人的威猛,看他現在就嚇成了這樣子,只要她不追究他就會覺得老天爺照看了,還怎么敢反過來要挾她呢?

唉!吵嚷出去吃虧最大的不會是這個死小子,就算是他被警察抓走了又管她什么事?可她立刻就會成為大眾的笑柄,一輩子抬不起頭來!

罷了罷了!只當被鬼壓了一次吧,把這個啞巴虧吃了算了,現下最要緊的是如何安撫住這個混蛋不讓他出去亂說,至于日后怎么處置他,反正他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放著,要他扁要他圓還不都在她一念之間?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