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政道风云

点击: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在纽约金融市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生活放荡?#27963;?#30340;秦子禾意外重生回到了1991年辉河市的抗洪抢险现场,面对前世震惊全国的溃坝事件,他想力挽狂澜,然而历史很难被完全改变......
离奇的身世让他拥有众多的官场资源,前世的放荡的生活让他不堪回首,崭新的生活就在他的面前,路在脚下,他决心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

第001章 溃坝事件

一道闪电划破了漆黑的夜空,强烈的闪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睛。紧接着一串惊雷在空中炸响,整个大地为之震动。狂风加杂着豆大的雨点疯狂的肆虐着,混浊的河水翻滚着滔天的巨浪,一波接一波的冲击着辉河大坝……

辉河市抗洪抢险指挥?#21487;?#22312;大坝上临时搭建的几座篷账里,一队队解放军战士、公安干警?#22303;?#26102;组织起来的村民们,扛着沙包在大坝上一路小跑着,指挥部里临时架设的电话铃声一声接着一声:一号石笼被冲毁!二号石笼被冲毁!如果三号石笼再被冲毁洪水就直接冲击大坝了!

怎么办?抗洪抢险现场总指挥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紧急的思考着对策。顾名思义,石笼就?#21069;?#30707;头装进铁丝编的笼子里,在河湾处为了防止洪水直接冲击大坝所设置的拦洪坝,辉河的大河湾处由于弯度曲线差不多呈九十度角,河水的冲击力度大,一连设置了三道拦洪石笼,如果第三道石笼再被冲毁,那么辉河大坝就危在旦夕!

抗洪抢险总指挥果断的操起电话:“把驻地预备队所有的武警官兵全部调到大河湾,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给我保住第三道石笼!”

一声闷雷轰隆隆的炸响,就像在盘旋在人们的头顶上一样,众?#35828;?#24515;里不由得一颤。抗洪抢险指挥部旁边的一座小篷?#19990;?#30340;一张病床上,秦子禾吃力的睁开了眼睛,茫然的看?#25490;裾世?#26127;暗的灯光和插在?#32422;?#25163;臂上的输?#27735;埽?#19968;时间不知?#32422;?#36523;在何处……

忍着头痛欲裂的?#28304;?#31206;子禾努力的回想着所发生的一?#23567;?#28176;渐的他一点一滴的回想了起来。对了!?#32422;?#26159;在巴西的首府里约热内卢登上了飞往巴黎的法航AF447班机,与?#32422;?#21516;行的还有两名巴西小名模,那可是?#32422;?#19968;挥千金?#25490;?#21040;手的两名双胞胎姊?#33579;急?#19968;起去巴黎渡假。

还有,坐在头等舱里几名中国男人看到?#32422;?#36523;边的两个美人儿,不住的回头与?#32422;?#25645;着讪儿,飞机发生巨烈颤抖时候,尽管广播里说是遇到了?#31185;?#27969;请大家不要惊慌,?#19997;?#20204;也都?#34384;?#20102;脸,随后“轰”的一声巨响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难道?#32422;?#26159;获救了吗?#31354;?#37324;是哪儿?秦子禾动了一下身子想看看?#32422;?#30340;身体还完好与否,一动就感觉到到了一阵钻心的疼痛和乏力,他强忍着疼痛活动了一下手,哦,还?#33579;?#33021;动,又活动了一下脚,也能动,见?#32422;?#36523;体完好无?#20445;?#20182;放下心来,眼睛开始四处搜寻起来。

这里是一个简易的篷帐,篷顶的一只电灯散发着昏黄的灯光,?#32422;禾?#22312;一张行军床上输着液。旁边不远处有一张小?#28291;?#19968;个穿着白大掛的小护士伏在桌上好像是睡着了,白大掛下裸露着洁白的小腿,灯光下洁白的皮肤更显得十分的柔和,脚上虽然穿着一双普通的透明塑料凉鞋,却像水晶鞋一样与她洁白的小脚浑然一体,特别的晶莹剔?#31119;?#21482;是从他的角度看不到她的?#22330;?br />
听着外面哗哗的雨声?#32422;?#22868;跑声和呼喊着,秦子禾一时间不知道?#32422;?#36523;在何处。猛然间他才?#20174;?#36807;来,外面的呼喊声是?#32422;?#26368;熟悉母语――中国话!他不由得一震!?#32422;?#20056;坐的飞机是在巴西附近的大西洋上空失事的,?#32422;?#24590;么回到了万里之外的中国?#31354;?#21040;?#36164;?#24590;么回事?

“水……”秦子禾急于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张口喊了一声“水”字,想?#34892;?#37027;个小护士询问一下情况,可一张嘴他就感觉到嗓子?#38378;寻?#30340;疼痛,根本发不出声音,那声“水”字不过是潜意识中发出来的而已。

秦子禾几番努力楞是发不出声音,情急之下挣扎着想坐起来,一下子扯倒了输液架,“呯”的一声大响,药瓶顿时摔爆了!这声音顿时惊醒了熟睡中的小护士,她猛的站起身看到眼前的一幕有些惊呆了,小嘴张得大大的,美丽的眼睛瞪得圆圆的!片刻之后才?#20174;?#36807;来,立即惊喜的叫着:“秦乡长,你醒过来了!”紧接着运作迅速的上前拔下秦子禾胳膊上已经血液回流的针管,小手紧紧的安着针眼外的药棉给他止血。

“夏梅!”秦子禾吃惊的瞪大了眼睛,恍惚之间他感觉眼前的景象很不现实,眼前的夏梅是十八年前的夏梅,是十八年前?#32422;?#30340;初恋情人,?#28304;?#20182;心灰意冷返回美国后,就再也没见过她!

慢!什么,什么?她叫我秦乡长?秦子禾的?#28304;?#36720;”一声眼前就是一黑!秦乡长这个称谓对他来说太遥?#35835;耍?#20960;乎都从他的记忆中消失了。难道、难道?#32422;?#20687;网络小说中说的那样回到了从前?他稳了稳心神,嗯!这很有可能,?#32422;?#20056;坐的那架飞机从几万米高空失事,绝没有生还的可能,很可能是不可思意的重生了!

看着夏?#26041;?#22312;咫尺美丽的脸庞,秦子禾很想询问一下?#32422;?#24515;中的疑惑,但嗓子里?#33618;?#21457;出嘶哑的嗯嗯声却说不出话来。夏梅一见急忙让他按着药棉便把小桌上墨?#36538;?#30340;军用水壶拿了过来,拧开壶嘴上前喂他水喝。

秦子禾也顾不得其它了,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感觉嗓子好受了许多向夏梅示意了一下,夏梅收回水壶关切的说:“秦乡长,再喝一些吧,你身子虚,多补一些水有?#20040;Γ ?br />
秦子禾摇了摇头清了一下嗓子,思量了一下问:“夏梅,我怎么了,这是在哪儿?”

秦子禾自认为很适?#38505;?#20010;场景的问话惊得夏梅瞪大了美丽的眼睛,急忙上前用手探摸他的前额看发不发烧。声音急切的说:“秦乡长,你没事吧?你连续三天三夜在辉河大坝上抗洪抢险,昨晚累得晕倒在大坝上,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

夏梅的话一下子让秦子禾忆起许多前?#23601;?#20107;,也让他确定了现在是什么时间。发生在1991年6月的那场洪水是他心中永远的痛,也是因为那场洪水彻底毁灭了他的仕途之路,坐了几年冷板?#25163;?#21518;,最终心灰意冷的返回了美国,在成为国际金融市场?#32447;尺?#39118;云人物的同时,也让他变成了一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

事情还得从秦子禾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生毕?#30340;?#24180;说起,本来他想在小姨的金融投资公司工作,帮助小姨楚瑶一起创业,但是小姨却以他母亲的?#26049;?#26159;让他为家乡效力为由,让他回国工作,想起小时候母亲对?#32422;?#20805;满殷切希望的眼神,他辞别了小姨揣着那张硕士证书回到了祖国。

秦子禾的家乡就是松江省辉河市,因此他回到松江省,此时正赶上国内文凭热,他报名参加松江省的人才招聘会,凭着他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硕士的头?#21361;?#20973;着他是海归人才,立即成了人都招聘会?#29616;?#25163;可热的人物,省城各大公司纷纷向他伸出了橄榄枝,他却不屑一顾,最后选择了回家乡辉河市工作。

辉河市只是一个县级市,归桐江市管辖。当时到省城招聘人才的是桐江市委书记王国?#36965;?#25226;秦子禾招聘过来他十分的高兴,便询问起他的意向,首先给出了市里各个局委办任他挑选的态度。

秦子禾的家乡是辉河市大河湾乡,虽然他十一岁时就离开家乡和小姨去了?#26412;?#28982;后又去了美国,但?#32422;?#20065;还是有点印象的,既然母亲希望他能为家乡效力,他毫不犹豫的选择先回家乡工作。

王国忠虽然觉得一个经济学的硕士到乡镇工作有点埋没人才,但还是充分的尊重了他的意?#31119;?#21478;外,他觉得年轻人先到基层?#22303;?#19968;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就这样秦子禾就来到了大河湾乡,?#25300;?#26159;乡长助理。这一年是1990年9月,秦子禾23岁。

转过年3?#36335;藎?#31206;子禾正式就任大河湾乡副乡长,主管经济、水利和交通等工作。如果事情按照正常的情况发展下去,以他海归人士及经济学硕士的身份和能力,再加上市委书记王国忠的赏识,他很快就会脱颖而出成为一颗政治新星的,?#21830;?#26377;不测风云,1991年6月那场洪水把他的一切都毁了。

1991年6月,辉河遭受了百年不遇的大洪水,市委书记王国忠亲临灾情最重的大河湾乡现场指挥抗洪抢险,也就在秦子禾没日没夜守在大坝上,因过度劳累昏倒在大坝上的那个夜晚,辉河的大河湾处被洪水冲毁,发生了震惊全省的溃坝事件,正在大河湾处现场指挥的桐江市委书记王国忠以身殉职!

王国忠是王系第二代领军的人物,开国元勋王老的小儿子,39岁就坐上了桐江市委书记的宝座,在市委书记的位置上磨砺了四年之后,马上就要再进一步就任省委副书记了,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以身殉职了!

王老得到小儿子以身殉职的消息后,老年丧子,悲痛不已,随之便?#25250;?#24237;震怒,他要的不是被命名为英勇称号的烈士儿子,而是能够继承?#32422;?#25152;未完成事业的儿子!因此,从桐江市到辉河市上下被处理了一大批人,就连主管水利的副省长也引咎辞职。

轮到直接责任者大河湾乡,乡领导一个也?#33618;?#24184;免,全部被?#20998;埃?#20570;为主管水利的副乡长秦子禾被直接打入了冷宫,给调到辉河市最僻远的?#21487;?#20065;做了一名乡村小学的教师!

正文 第002章 关于夏梅

让一个从美国归来的经济学硕士当乡村小学教师,这不谛命运给秦子禾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但他还是接受了,尽管大河湾大坝溃坝与他没有什么关系,可王国忠的殉职让他的心里充满了深深愧?#21361;?#20182;想通过这种方式来赎罪。更为重要的是,他的母亲秦莹曾经是一名乡村小学的教师,因为一次山洪暴发,她为抢救落水的学生而献出了绚丽的生命,那一年秦子禾才6岁。因此他才决定做三年的乡村小学教师,继续母亲未完成的事业。

然而,命运再一?#24043;脚?#20102;秦子禾,当他拿出小姨给他的私房钱把?#21487;?#20065;三间破烂的草房的校舍变成明亮的砖瓦房,当他把小学办得红红火火的时候,一纸调令把他调到乡水库成了一名水库巡守?#20445;?#32780;乡长?#23853;崭?#20013;毕业的小舅子,一个刚招进来的民办教师接替了他的位置,他愤然之中一走了之,回了美国。

秦子禾到大河湾乡当乡长助理不?#33579;?#22799;?#21453;游?#26657;毕业分到了乡卫生院当上了一名护士,善良美丽气质高贵的夏梅立即成为乡村一道亮丽的风景,引来无数瞩目的?#25239;狻?#34429;然乡政府与卫生院只有一墙之隔,三个月之后秦子禾才第一次见到夏梅。

那天秦子禾主管的水利办小王突发急性阑尾炎,他和水利办的几个人把他送到卫生院急救,这才第一次见到了青春美丽的夏梅。还?#33579;?#20065;卫生院的条件和设备虽然简陋,但阑尾炎这样的小手术还是能做的,秦子禾一?#30424;?#30528;的心才放了下来。
黑龙江22选5平台
14场胜负彩几点开奖 彩票开奖分析软件 永隆国际娱乐城网址 上海快3一定牛预测一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60期 正版码报免费资料大全 河北时时彩平台 甘肃快3号开奖 喜乐彩 辽宁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江西时时彩一星追号 白小姐免费一码中特 海南私彩怎么算中奖 高频彩票保本 广东26选5尾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