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综合处长

点击:
形形色色的机关,纷纷繁繁的人情,在这个特殊的生存领域里,人们带着假面,不敢裸露自己,笑脸背后谁也不知道藏着何等居心,虽然近在咫尺,却仿佛远在天涯。就是这样的生活,却?#24418;?#25968;的人削尖了脑壳往里钻,梦想找到自己的位置,揣摩领导意图做上[老板]心腹,官运亨通,待遇到位。可是,这一切来得并不容易,为了[声色]做了[犬马],要得[甘来]把[苦尽],到头来也许美梦一场,独自憔悴。
道破机关中的机关,说尽尘世里的尘事……

序:钱是不能忘记的

有地方的高考作文题目?#23567;?#20160;么不能忘记》,朋友因嘱我做篇类似文章,也好换些碎银度日。我知道自己是写不好高考作文的,二十多年前高考恢复,我就因作文写?#36965;?#21482;得勉强上了个师专。不然早飞黄腾达,人模人样了,也不至于?#35828;街心輳?#36824;生活在民间,混同于普通老百姓,看着人?#39029;齔等?#36743;,吃香喝辣,自己天天汗流浃背,猛敲电脑,卖文为生。

这是闲话。有人说,想叫人家记住你,最好的办法是找他借钱。反之,若让人家忘记你,那就借钱给他。不知有人用过这法?#29992;?#26377;,反正我是屡试不爽。我因此常给人支招,你看着谁不顺眼,又不好明里跟他割袍断交,就借两百块钱给他,保证从此他一见你就会绕着走。

当然让人记住你的办法还很多。有官员大搞圈地拆迁,造了几个形象工程,弄得民不聊生,却生怕人家忘了他这个始作俑者,于是表扬与自我表扬相结合,请人铭了石碑数块,竖在显眼处,也不管嗤声盈耳,到底是留下英名,还是留下笑柄。政声人去后,权倾一?#20445;?#25163;眼通天,刻几块石碑,自然小菜一碟,但百姓的口碑和心碑,也是这么容易刻的么?

有种说法,如今最好记的是领导的爱好和生日,最不好记的是纪委的文件。所以每逢节假日,纪委总是一个又一个红头文件往下发,告诫大家不要顶风违纪。这下可好,一些快活主子,上午轮子转,?#24418;?#30424;子转,下午色子转,晚上裙子转,本已转得头晕脑胀,不知今夕何夕,一见红头文件,一下子清醒过来,意识到不能老这么昏天黑地地转下去,也该干干中心工作了。节假日的中心工作是什么,自然不?#36828;?#21947;。

随着反腐工作的不断深入,反腐力度也越来越大。比如跟官员妻子签订反腐联盟,曰枕边反腐。比如给官员子女办反腐培训班,叫反腐童子军。还有短信反腐,定期给一定级别的官员发短信,什么淡泊名利,清风拂袖身自正;曲直?#32622;鰨?#27491;气在胸威自生。什么?#23576;?#21247;骄逆勿沉,做堂堂正正人?#40644;?#22659;勿庸浊勿?#36965;?#24403;勤勤廉廉官。

什么贪廉一念间,荣辱两世界;清风扶正气,廉字值千金。这些短信对仗工整,词意切切,收到短信的官?#20445;?#19968;定会大长?#20999;浴?#21453;正我这个文联副主席受益匪?#24120;?#21453;腐自觉性越来越高。除每月领走一千元基本工资外,文联不发奖金,不给补助,也毫无怨言,整天乐呵呵的。

除此之外,各项反腐措施更是一步到位,从黑灯瞎火鬼都不上门的楼道里走过,还屁颠屁颠地哼起杨花小调,且句句都是真唱,虽然拿不到出场费,赢不来热烈掌声,却可给自己壮?#36710;?#23376;,以免踩着老鼠蟑螂什么的,吓得屁滚尿流,出我大主席的洋相。不吃请,也不请吃,天天在?#39029;?#32769;婆做的粗茶淡饭,已吃得脸?#20160;?#33394;,骨瘦如柴,肚子里油干脂净,几可登仙了。

过去还担心作家艺术家找不到我的办公?#36965;?#25571;着红包没处送,特意在门口挂着一张?#28079;?#30340;?#29976;荊?#19978;写“送红包者由此进”几个大字,每天眼巴巴盼着人家上门,好坐收渔利。如今在短信精神鼓舞下,我马上将牌子摘掉,以示反腐的坚强决心。

只是我又想,发发短信就将腐反了,纪委?#22836;?#36138;局的革命干部没事可做,恐怕只好卷了铺盖回?#36965;?#21435;领失?#24403;?#38505;了。后又发现自己多虑了,人?#19968;?#26159;得留下来,不然这反腐短信谁来编写?反腐短信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促进电信事业的蓬勃发展。收到反腐短信的人接受了教育,都是要出学费的,这样电信公?#23621;?#36130;可发,制作短信的部门也有丰厚提成可拿。吾心疼自己的血汗钱,跑到电信公司,强烈要求删掉接受这类短信的功能,却被告知没法?#22659;?#27668;?#26790;?#21475;吐白沫,差点就这么光荣了。

不过我马上又想通了,世上哪有不花钱,白受人教育的美事?#22771;?#26159;不能忘记的,接受教育,提高反腐意识,促进反腐行动,比钱更重要,更不能忘记。反腐倡廉,人人有责,大家都肯做点贡献,众人拾柴火焰高,三五两下就把腐给反了,别说出点短信钱,就是砸锅卖铁,也在所不辞。

上篇

没想到搬进古马街的第一天,我就碰上了方玉。

那是久雨后一个清爽的晴天。街上没有汽车和?#23548;?#30340;人流,相挨着的方方正正的青石板返照着艳阳的光。?#32423;?#26377;女人从街上无声横过,被裤袜埋没了一个冬天的白腿在裙裾下交替着,令街边的男人直?#22763;?#27700;。

那天我满脑子是?#21988;?#35762;给我的那个故事,那个断?#38386;?#32493;的陈旧而离奇的故事。最初?#21988;?#32473;我讲那个故事,是好多年前了,好多年来我几乎不再痴?#38405;?#20010;故事。谁知道我一搬进这个叫古马街的偏僻的地方,又莫名其妙地想起?#21988;?#35762;的那个故事来。我有一种搬进了?#21988;?#30340;故事里的感觉。为了印证这种感觉,我再一次?#28216;?#26366;清理就绪的家具和书堆中突围出来,踩着嘎嘎叫着的楼梯下到楼下。于是我碰上了方玉。

方玉是从街对面横过来的。方玉横街?#20445;?#30524;睛一直望着自己的脚尖。她的脚尖和影子一同移动着。过了街,方玉才把头缓缓抬起来。就这样我们碰上了。“你怎么到了这里?”我这么说了一句,马上意识到自己问得很笨,只得赶紧闭住嘴巴。我确信哲人说的话,缄默是一种智慧。

“我去你的住处,你的邻居说你刚搬走。我知道你会搬到这么一个地方来的。”方玉望着我,然后伸出一只手。“不欢迎?”

?#21988;?#30340;故事里有一个叫紫婆的女人。紫婆的气质很高贵,走在街上从不多看一眼街人。她总是盯住自己的影子或影子里自己的脚尖,就像多年后从街上横过的方玉一样。?#21988;?#29992;一种神秘兮兮的语气告诉我。

紫婆的脚尖沾着草叶和或黄或黑的泥巴,裤管是湿的。紫婆一只手提着空篮子,一只手拿了把小铲子。这个时候,街人知道紫婆的心情很肃穆,她刚?#32960;?#25104;一件神圣的事业。这个时候,街人就?#28079;?#20809;从紫婆身上撤下来,顺着紫婆刚才走过的路线瞟过去,瞟几眼街尾的紫霞坡。

等到街人莫名其妙地舒一口气,回头再去瞧紫婆?#20445;?#32043;婆的身影已消失在街边的那道黑漆槽门里了。

?#21988;?#35762;到这里就刹住了。?#21988;?#35828;,她?#29992;?#36827;过那道黑漆槽门,她无法知道里面发生的事。我知道?#21988;?#22312;跟我卖关子。?#21988;?#25925;意吊我的胃口。那年我十八岁,已经有三年的诗龄了。但我突然对诗歌厌倦起来,大模大样地写起小说。王蒙说每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都是他妈的诗人。我不想成为这么一个太普通的人物。王蒙没有说每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都是他妈的小说?#36965;?#37027;?#26790;?#23601;去写小说。写小说组织故事很重要。?#21988;?#29702;直气壮地对我说,她有一个故事。?#21988;?#33707;不是抓住了我的心理?

但写小说的十八岁的我,一眼就看出了?#21988;?#30340;把戏。在其他的小说里,我早就设计过这样的细节。我没有显出迫切的样子?#20204;嗤?#24471;意。我漫不经心地说,有一天早晨,那道黑漆槽门嘎一声开了,紫婆一手拿着小铲子,一手提了小篮子,?#29992;?#37324;迈了出来。

?#21988;?#31435;即抬起头瞪住我,说,咦,你是怎么知道那天早晨,紫婆拿着铲子和篮子出了门的?#22771;嗤?#21448;说,那天我?#31561;眨?#35201;提前到学校去打扫教?#36965;?#25165;起得格外早,莫非你也要去学校搞卫生?#22771;嗤?#36824;说,真的还?#33618;悴?#20013;了,紫婆那天真的早早就出了门。

这就是?#21988;?#35201;讲的那个故事的开头。我一想起?#21988;?#21465;述这个故事的开头时的情形,心里就非常得意。我是一个?#19981;?#27427;赏自己的小聪明的不中用的?#19968;鎩?#25105;一得意,就忘乎所以地摇着脑壳四处瞟。这?#27963;?#23601;触着了方玉的目光。

“岂敢不欢迎?”我一开口,又发现自己说错了话。我有点装模作样地敲一下自己的脑壳,敲得很响亮。

“不邀我进屋看一看?”方玉抓牢我的手,一步迈上街坎,向我靠近。我闻着方玉身上一股诱?#35828;?#33459;香。

“岂敢……”?#26131;?#37324;不由得?#32622;?#20986;这个词来。我弄不清说话是否也有惯性。幸?#26790;?#25226;后面的话给刹住了。

方玉宽容了我的笨?#23613;?#22905;小心翼翼跟我上了梯子,走进我的屋。她要替我清理?#20999;?#20081;七八糟扔着的家具和书籍。我把她按在一把刚打开的折叠椅上,制止了她的行动。然后我在她对面的书堆上坐下来。我望着她的眼睛,说:“这样不是挺好吗?相看两不厌。”

方玉就撇了撇嘴。我知道方玉不以为然,对我这缺乏?#21738;?#24863;的?#21738;?#19981;以为然。

我无计可施,只好摆出一个要?#34917;?#20107;的架式来。方玉最伯我这一?#23567;?#22905;立即站起身来。这是一种拒绝的最佳方式。我闭上嘴巴,可怜巴巴地望定方玉。

“我是从这里路过的。我不能待得太久,晚上还得陪一位朋友进OK厅,那位朋友好多年没听我的歌了。”方玉说着,转身向门口走去。

门外的楼梯嘎嘎嘎响起来。

等?#19968;?#36807;神,从书堆里站起身,呆呆地立到窗前,方玉已经横至街心。方玉的头仍如来时一样低垂着,背影有些晃动。我的思维一下子?#21482;?#21040;?#21988;?#32473;我讲的那个故事上面。其实方玉跟那个故事没一点关系。

“神经病!”我骂自己一句,同时用手指将自己的脑壳重重敲了一下。

仿佛我的咒骂声和敲击声惊动了街心的方玉,她忽然就车转身,抬抬头,朝楼上窗边的我望了一眼。

方玉的目光和她眼圈里的泪水一样,混浊而?#32622;?#33945;。

那道黑漆槽门据说从来就没上过闩。紫婆的篮子和小铲就挂在门后的木闩上。?#20999;?#26377;求于紫婆的人要进那道门,因而很容易,尽管这些人都是深更半夜才去推这道黑漆槽门。

那个晚上去推这道黑漆槽门的是一个?#24515;?#22919;女。那个晚上天上下着不大不小的雨,街面已被淋湿,有些滑溜。?#24515;?#22919;女怀里抱着一样东西,她的心情和怀里的东西一样沉重。?#24515;?#22919;女那有些干瘦的手指按在槽门的铁环上,许久没有动弹。她犹豫着,没有勇气将这道门推开。也不知究竟过了多久,那道门终于嘎一声响了。?#24515;?#22919;女的手在铁环上使了使劲。
黑龙江22选5平台
内蒙古新时时彩 赛马会论坛一尾中特 彩票幸运农场 500重庆时时彩走势图 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表 2019078期3d开奖号码 新疆十一选五遗漏结果 2019北京pk10直播视频 快乐飞艇是官网吗 蓝盾国际娱乐城总部 体育彩票幸运赛车视频 七乐彩走势图带坐标 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单双中特单数虎狗 福建31选7复式投注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