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综合处长

点击:
形形色色的机关纷纷繁繁的人情在这个特殊的生存领域里人们带着假面不敢裸露自己笑脸背后谁也不知道藏着何等居心虽然近在咫尺却仿佛远在天涯就是这样的生活却?#24418;?#25968;的人削尖了脑壳往里钻梦想找到自己的位置揣摩领导意图做上[老板]心腹官运亨通待遇到位可是这一切来得并不容易为了[声色]做了[犬马]要得[甘来]把[苦尽]到头来也许美梦一场独自憔悴
道破机关中的机关说尽尘世里的尘事

序钱是不能忘记的

有地方的高考作文题目?#23567;?#20160;么不能忘记朋友因嘱我做篇类似文章也好换些碎银度日我知道自己是写不好高考作文的二十多年前高考恢复我就因作文写?#36965;?#21482;得勉强上了个师专不然早飞黄腾达人模人样了也不至于?#35828;街心ݏ?#36824;生活在民间混同于普通老百姓看着人?#39029;Z等?#36743;吃香喝辣自己天天汗流浃背猛敲电脑卖文为生

这是闲话有人说想叫人家记住你最好的办法是找他借钱反之若让人家忘记你那就借钱给他不知有人用过这法?#29992;?#26377;反正我是屡试不爽我因此常给人支招你看着谁不顺眼又不好明里跟他割袍断交就借两百块钱给他保证从此他一见你就会绕着走

当然让人记住你的办法还很多有官员大搞圈地拆迁造了几个形象工程弄得民不聊生却生怕人家忘了他这个始作俑者于是表扬与自我表扬相结合请人铭了石碑数块竖在显眼处也不管嗤声盈耳到底是留下英名还是留下笑柄政声人去后权倾一?#20445;?#25163;眼通天刻几块石碑自然小菜一碟但百姓的口碑和心碑也是这么容易刻的么

有种说法如今最好记的是领导的爱好和生日最不好记的是纪委的文件所以每逢节假日纪委总是一个又一个红头文件往下发告诫大家不要顶风违纪这下可好一些快活主子上午轮子转?#24418;?#30424;子转下午色子转晚上裙子转本已转得头晕脑胀不知今夕何夕一见红头文件一下子清醒过来意识到不能老这么昏天黑地地转下去也该干干中心工作了节假日的中心工作是什么自然不?#36828;?#21947;

随着反腐工作的不断深入反腐力度也越来越大比如跟官员妻子签订反腐联盟曰枕边反腐比如给官员子女办反腐培训班叫反腐童子军还有短信反腐定期给一定级别的官员发短信什么淡泊名利清风拂袖身自正曲直?#32622;?#27491;气在胸威自生什么?#23576;?#21247;骄逆勿沉做堂堂正正人?#40644;?#22659;勿庸浊勿?#36965;?#24403;勤勤廉廉官

什么贪廉一念间荣辱两世界清风扶正气廉字值千金这些短信对仗工整词意切切收到短信的官?#20445;?#19968;定会大长?#20999;ԡ?#21453;正我这个文联副主席受益匪?#24120;?#21453;腐自觉性越来越高除每月领走一千元基本工资外文联不发奖金不给补助也毫无怨言整天乐呵呵的

除此之外各项反腐措施更是一步到位从黑灯瞎火鬼都不上门的楼道里走过还屁颠屁颠地哼起杨花小调且句句都是真唱虽然拿不到出场费赢不来热烈掌声却可给自己壮?#36710;?#23376;以免踩着老鼠蟑螂什么的吓得屁滚尿流出我大主席的洋相不吃请也不请吃天天在?#39029;?#32769;婆做的粗茶淡饭已吃得脸?#20160;?#33394;骨瘦如柴肚子里油干脂净几可登仙了

过去还担心作家艺术家找不到我的办公?#36965;?#25571;着红包没处送特意在门口挂着一张?#28079;?#30340;?#29976;G?#19978;写送红包者由此进几个大字每天眼巴巴盼着人家上门好坐收渔利如今在短信精神鼓舞下我马上将牌子摘掉以示反腐的坚强决心

只是我又想发发短信就将腐反了纪委?#22836;?#36138;局的革命干部没事可做恐怕只好卷了铺盖回?#36965;?#21435;领失?#24403;?#38505;了后又发现自己多虑了人?#19968;?#26159;得留下来不然这反腐短信谁来编写反腐短信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促进电信事业的蓬勃发展收到反腐短信的人接受了教育都是要出学费的这样电信公?#23621;?#36130;可发制作短信的部门也有丰厚提成可拿吾心疼自己的血汗钱跑到电信公司强烈要求删掉接受这类短信的功能却被告知没法?#22659;?#27668;?#26790;?#21475;吐白沫差点就这么光荣了

不过我马上又想通了世上哪有不花钱白受人教育的美事?#22771;?#26159;不能忘记的接受教育提高反腐意识促进反腐行动比钱更重要更不能忘记反腐倡廉人人有责大家都肯做点贡献众人拾柴火焰高三五两下就把腐给反了别说出点短信钱就是砸锅卖铁也在所不辞

上篇

没想到搬进古马街的第一天我就碰上了方玉

那是久雨后一个清爽的晴天街上没有汽车和?#23548;?#30340;人流相挨着的方方正正的青石板返照着艳阳的光?#32423;?#26377;女人从街上无声横过被裤袜埋没了一个冬天的白腿在裙裾下交替着令街边的男人直?#22763;?#27700;

那天我满脑子是?#21988;?#35762;给我的那个故事那个断?#38386;?#32493;的陈旧而离奇的故事最初?#21988;?#32473;我讲那个故事是好多年前了好多年来我几乎不再痴?#38405;?#20010;故事谁知道我一搬进这个叫古马街的偏僻的地方又莫名其妙地想起?#21988;?#35762;的那个故事来我有一种搬进了?#21988;?#30340;故事里的感觉为了印证这种感觉我再一次?#28216;?#26366;清理就绪的家具和书堆中突围出来踩着嘎嘎叫着的楼梯下到楼下于是我碰上了方玉

方玉是从街对面横过来的方玉横街?#20445;?#30524;睛一直望着自己的脚尖她的脚尖和影子一同移动着过了街方玉才把头缓缓抬起来就这样我们碰上了你怎么到了这里我这么说了一句马上意识到自己问得很笨只得赶紧闭住嘴巴我确信哲人说的话缄默是一种智慧

我去你的住处你的邻居说你刚搬走我知道你会搬到这么一个地方来的方玉望着我然后伸出一只手不欢迎

?#21988;?#30340;故事里有一个叫紫婆的女人紫婆的气质很高贵走在街上从不多看一眼街人她总是盯住自己的影子或影子里自己的脚尖就像多年后从街上横过的方玉一样?#21988;?#29992;一种神秘兮兮的语气告诉我

紫婆的脚尖沾着草叶和或黄或黑的泥巴裤管是湿的紫婆一只手提着空篮子一只手拿了把小铲子这个时候街人知道紫婆的心情很肃穆她刚?#32960;?#25104;一件神圣的事业这个时候街人就?#28079;?#20809;从紫婆身上撤下来顺着紫婆刚才走过的路线瞟过去瞟几眼街尾的紫霞坡

等到街人莫名其妙地舒一口气回头再去瞧紫婆?#20445;?#32043;婆的身影已消失在街边的那道黑漆槽门里了

?#21988;?#35762;到这里就刹住了?#21988;?#35828;她?#29992;?#36827;过那道黑漆槽门她无法知道里面发生的事我知道?#21988;?#22312;跟我卖关子?#21988;?#25925;意吊我的胃口那年我十八岁已经有三年的诗龄了但我突然对诗歌厌倦起来大模大样地写起小说王蒙说每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都是他妈的诗人我不想成为这么一个太普通的人物王蒙没有说每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都是他妈的小说?#36965;?#37027;?#26790;?#23601;去写小说写小说组织故事很重要?#21988;?#29702;直气壮地对我说她有一个故事?#21988;?#33707;不是抓住了我的心理

但写小说的十八岁的我一眼就看出了?#21988;?#30340;把戏在其他的小说里我早就设计过这样的细节我没有显出迫切的样子?#20204;嗤?#24471;意我漫不经心地说有一天早晨那道黑漆槽门嘎一声开了紫婆一手拿着小铲子一手提了小篮子?#29992;?#37324;迈了出来

?#21988;?#31435;即抬起头瞪住我说咦你是怎么知道那天早晨紫婆拿着铲子和篮子出了门的?#22771;嗤?#21448;说那天我?#31561;գ?#35201;提前到学校去打扫教?#36965;?#25165;起得格外早莫非你也要去学校搞卫生?#22771;嗤?#36824;说真的还?#33618;悴?#20013;了紫婆那天真的早早就出了门

这就是?#21988;?#35201;讲的那个故事的开头我一想起?#21988;?#21465;述这个故事的开头时的情形心里就非常得意我是一个?#19981;?#27427;赏自己的小聪明的不中用的?#19968;|?#25105;一得意就忘乎所以地摇着脑壳四处瞟这?#27963;?#23601;触着了方玉的目光

岂敢不欢迎我一开口又发现自己说错了话我有点装模作样地敲一下自己的脑壳敲得很响亮

不邀我进屋看一看方玉抓牢我的手一步迈上街坎向我靠近我闻着方玉身上一股诱?#35828;?#33459;香

岂敢?#26131;?#37324;不由得?#32622;?#20986;这个词来我弄不清说话是否也有惯性幸?#26790;?#25226;后面的话给刹住了

方玉宽容了我的笨?#23613;?#22905;小心翼翼跟我上了梯子走进我的屋她要替我清理?#20999;?#20081;七八糟扔着的家具和书籍我把她按在一把刚打开的折叠椅上制止了她的行动然后我在她对面的书堆上坐下来我望着她的眼睛说这样不是挺好吗相看两不厌

方玉就撇了撇嘴我知道方玉不以为然对我这缺乏?#21738;?#24863;的?#21738;?#19981;以为然

我无计可施只好摆出一个要?#34917;?#20107;的架式来方玉最伯我这一?#23567;?#22905;立即站起身来这是一种拒绝的最佳方式我闭上嘴巴可怜巴巴地望定方玉

我是从这里路过的我不能待得太久晚上还得陪一位朋友进OK厅那位朋友好多年没听我的歌了方玉说着转身向门口走去

门外的楼梯嘎嘎嘎响起来

等?#19968;?#36807;神从书堆里站起身呆呆地立到窗前方玉已经横至街心方玉的头仍如来时一样低垂着背影有些晃动我的思维一下子?#21482;?#21040;?#21988;?#32473;我讲的那个故事上面其实方玉跟那个故事没一点关系

神经病我骂自己一句同时用手指将自己的脑壳重重敲了一下

仿佛我的咒骂声和敲击声惊动了街心的方玉她忽然就车转身抬抬头朝楼上窗边的我望了一眼

方玉的目光和她眼圈里的泪水一样混浊而?#32622;?#33945;

那道黑漆槽门据说从来就没上过闩紫婆的篮子和小铲就挂在门后的木闩上?#20999;?#26377;求于紫婆的人要进那道门因而很容易尽管这些人都是深更半夜才去推这道黑漆槽门

那个晚上去推这道黑漆槽门的是一个?#24515;?#22919;女那个晚上天上下着不大不小的雨街面已被淋湿有些滑溜?#24515;?#22919;女怀里抱着一样东西她的心情和怀里的东西一样沉重?#24515;?#22919;女那有些干瘦的手指按在槽门的铁环上许久没有动弹她犹豫着没有勇气将这道门推开也不知究竟过了多久那道门终于嘎一声响了?#24515;?#22919;女的手在铁环上使了使劲
22ѡ5ƽ̨